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8小時睡眠制度下的密謀

第一卷 初識 第二章 大塊頭的搬運工與難纏的員警姐姐

書名:8小時睡眠制度下的密謀 作者:iissy 本章字數:1040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9


“記者對部分因突然昏睡而受傷的人進行了採訪,他們聲稱自己在被執行強制睡眠之前完全沒有收到警告,而且有部分傷者確信自己的睡眠時間已經完全達到了8小時。政府已經對這些事件進行了立案調查,現在還不能確認是用戶睡眠監控手環的問題還是睡眠監控系統發生了故障、亦或是系統遭到了駭客攻擊。雖然現在只是個別案例,但是睡眠監控系統的安全問題再次引起人們的重視,我們也將進行跟蹤報導。”

老貓關上了電視,數著領取的上周工資,確實比前一周多了一些,平時每天最多扛八九個人也就頂天了,可從上周開始每隔幾天都會多出幾個人。讓他高興的倒不是錢多了,對於獨來獨往的他來說,錢並不是太重要,而是因為他愛自己的工作,這工作不僅是可以充分發揮自己強健的體魄,而且他喜歡看那些各式各樣突然昏睡過去的人。穿著套裝的office lady、戴著眼鏡的高中學生、化著濃妝的澀谷少女、刻著紋身的不良少年、透著酒氣的中年大叔,他們為了緊張的工作、學習或者放蕩的生活,每個人都試圖以不同的理由挑戰8小時睡眠的權威,但是不管理由正確與否,都紛紛敗下陣來。他把他們一個個拎起來,丟進膠囊,就像是把別人的成敗輕而易舉的捏在自己手心裡,似乎有一種作為正義執法者的莫名快感——哪怕自己只是個搬運工。但是如果這些人並不是因為自身的原因,而是因為一些意外別錯誤的關進了膠囊,那自己豈不是變成了一個幫兇的角色,這讓看完新聞之後頗具正義感的老貓心裡有些不快。

對於睡眠監控系統這種電腦程式方面的問題他一無所知,不過他還是決定做點什麼,他翻著自己的小本子,上面詳細記錄了每一次工作任務的時間、地點和人物特徵(這是他的一點小小愛好)試圖找出一些什麼共同的特點,但是感覺一無所獲。所以他決定,下次任務時要記下昏睡者的聯繫方式,雖然翻看昏睡者的東西違反了工作紀律,但是也許直接跟他們談談是解決事情真相最好的方式,當然這應該是睡眠員警的工作,可正義感驅使著他開始行動起來。

最近的街面上人流不如往常多了,即便只是個案,可畢竟誰也不想自己突然趴在路面上,除了工作學習之外,人們把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了家裡,更確切的說實在床上。大的賣場和超市顯然也受到了衝擊,紛紛推出了促銷會,以便吸引顧客。

“喂喂,還要買麼?”林傑左手、右手和背上已經掛了五六個滿滿的購物袋。

“當然!這些衣服平時要花去我大半年的工資,現在只要花兩三個月的錢就能買到了!”說著話時莉娜輕盈地步伐已經邁向了下一個商場。

可是就在下一秒,她的腳忽然絆了一下,然後整個人癱了下來。林傑丟下購物袋,好不容易才抱住莉娜沒讓她摔在路面上。

“喂,莉娜,你怎麼了?”林傑蹲下,扶著莉娜靠在自己身上。

莉娜沒有反應,林傑覺得情況不對,於是翻看了莉娜手腕上的睡眠監控環。上面顯示著莉娜已經進入強制睡眠狀態。

老貓點完煙抬頭時正看到有一個女孩突然癱倒,被後面的男孩抱住。這時任務器也發來了消息,地點表明就是對面的馬路邊。

林傑抱著莉娜起身正準備叫計程車時,老貓寬大的身軀當在了他的眼前。他和莉娜兩個人全都籠罩在了這巨大的身影裡。

“你是她的授權人麼?”老貓悻悻地掐滅了剛點著的煙。

望著穿著搬運工工作服的老貓,林傑忽然想起自己剛才急著去扶莉娜,忘了摁她手腕上監控手環的授權搬運指紋解鎖開關,“不好意思,之前很少遇到這種情況,一著急忘記了。”

說著,林傑趕忙解鎖了開關。老貓身上的任務器在林傑解鎖開關之後,也提示了任務取消的資訊。

“需要幫忙麼?我暫時沒有別的任務。”老貓望著瘦弱的男孩和他身旁地下的一堆購物袋,撇了撇嘴。

“啊,多謝。”

“其實,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老貓抓了抓頭髮。

“您請講。”林傑一邊用手機叫了計程車,一邊說。

“可以給我你們的聯繫方式麼,我想瞭解下她突然昏睡具體情況。”

林傑用懷疑的眼神盯著老貓。

“不是,我不是奇怪的人,也不想做越權的事。”老貓龐大的身軀和扭捏的神情合在一起讓人覺得有點想笑,“但是你可能知道,現在新聞中報到的事,我覺得像我們這種第一個接觸被睡眠者的搬運工也許能瞭解到有用的第一手資料。”

“這樣吧,我把我的手機號給你,如果你覺得可以就跟我聯繫。”看到林傑沒回答,老貓從口袋掏出自己的記事本撕下一頁寫上電話號碼之後塞給了林傑。

計程車已經停在了路邊,老貓上前幫忙打開了車門。林傑抱著把莉娜放上車的功夫,老貓已經把購物袋都碼進了後備箱,然後有點尷尬地沖林傑揮了揮手。

“搬運工的第一手資料啊。好極了,我也正需要。”林傑望著老貓憨厚的笑臉心裡想著,然後也禮貌的揮手致敬。

“聽說你可以為客戶提供免睡眠時間?而且價錢比黑市便宜?”穿著工作套裝的大姐姐縷了下長髮,一臉天真地問道。

“當然?”坐在桌子對面的少年答道。

“該不是直接竊取別人的睡眠時間吧?”

“我們駭客也有自己的職業道德,不會直接去盜取別人的睡眠時間,把別人突然置於危險的境地,只會從黑市的平臺中挖些油水。不過這些技術問題你不必關心,你只要付錢就好了。”

“其實你根本沒有直接盜取別人的睡眠時間的能力吧。”女子挑釁般地揚了揚眉毛。

少年微微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可以知道跟你一起來的那位男士的睡眠ID號麼?”

美女姐姐看了一眼站在身後穿著一身黑西裝的同伴,沖他點了點頭。

“你可不要做什麼壞事。”男人知道少年正在掃描自己的虹膜資訊,說道。

少年此時已經把筆記本轉回到自己面前,用幾秒鐘的時間迅速地敲擊了一通鍵盤,就在按下回車鍵的時候,黑衣男子忽然如爛泥般癱在了地上。

“如你所見。”少年攤開手聳了聳肩。

女子似乎對倒在地上男子毫不在意,而是直直盯著少年的眼睛。

“我們來談談條件吧。”美女解開了衣服最靠上的一顆扣子。

“對不起,我只收錢,對其他東西不感興趣。”少年紅著臉把目光從女子的胸前移開。

“哈哈哈,果然還是個孩子。”美女姐姐笑著從解開扣子的上衣內襯口袋中掏出了一本證件擺在少年面前,“重新介紹一下,我是睡眠警署的警官,愛麗絲·林。”

“睡眠員警!林?”

“只是同姓巧合而已,叫我愛麗絲吧,不過你要是願意做我弟弟也是可以的。”

愛麗絲伸手摸向林傑的腦袋,被一把撥開了。

“你想幹什麼?”在員警面前現場表演竊取別人的睡眠時間,林傑覺得自己蠢透了。

“不要生氣嘛,我又不是來逮捕你的。”愛麗絲整了整身姿,“說正事吧,我想請你協助我們調查最近的睡眠監控事故。”

“你怎麼會找到我,我以為你們睡眠員警……”

“以為我們都是吃白食的?”愛麗絲看了眼趴在地上的男同事,“恩,確實有一些,不過也有像我一樣能幹的呦。話說回來現在這些事故還是給政府帶來了不小的困擾,我們需要有能力的社會人士的協助,比如你,林傑,新景大學2111屆電腦系高材生,畢業時曾經被推薦免試進入政府睡眠監控系統管理中心任職,但是他自己卻拒絕了。現在是職業駭客,偶爾做一些睡眠時間的倒賣生意。”

“你調查得還挺清楚。”

“調查你個頭,我是高你兩級的學姐,你上學時一直宅在宿舍,才不認識你這貌美如花的系花學姐的。”愛麗絲自我陶醉般地擺動著長髮,“而且我在學校時是推薦你去政府工作的都德教授的助手,關於你的事問問他就全知道了。”

“多管閒事的老頭子。”

“總之你現在要為我們工作,不然……”

“這哪裡是要別人協助,分明是脅迫吧,但即使不為你們工作,我也會查這件事,我還有筆賬要跟他們算。”

“那就好。不過倒賣睡眠時間的買賣就先別做了,需要錢可以找我。”說著愛麗絲站起身沖林傑拋了個媚眼,“有其他需求也可以找我。”

“謝謝,並沒有!”林傑試圖從愛麗絲婀娜的身姿上移開視線。

“對了,這是你的臨時雇員證,我在為你申請睡眠監控系統的高級操作許可權,過兩天辦下來再來找你。”愛麗絲又掏出一本證件丟給了林傑。

“你不把他搬走麼?”林傑看到愛麗絲開門要出去,指了指還躺在地上的男子。

“還是交給搬運工吧,我才懶得管這豬一樣的副手呢,我喜歡聰明的孩子。”愛麗絲沖林傑做了個飛吻走了出去。

愛麗絲剛出門沒多久就又傳來了敲門聲,“有人嗎?我是搬運工。”

“請進。”

一個快要把門框擠破的身影挪了進來。

“是你?”林傑和老貓不約而同地說

“為什麼不自己處理家裡的客人。”老貓埋怨道。

“說實話,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

“好吧,我看我以後也不需要帶著任務器了,跟著你就好了,反正你身邊都是被強制睡眠者。”老貓揪起了黑衣男。

“好了,別開玩笑了。之前你說想瞭解強制被睡眠者的情況。”林傑問道。

“是啊。”

“其實我也需要。”林傑亮出了自己剛得到的政府臨時雇員證,“我可以信任你嗎?”

“我們搬運工配有很多大廈的萬能通行證,可以搬運毫無知覺的睡眠者,所以只有正直的人才能當搬運工。”老貓騰出一隻手拍了拍胸口,“你可以信任每一位搬運工。”

“不知道政府是怎麼揀選搬運工的。”

“據說我們搬運工身體裡都與生俱來的帶有正直基因,檢測通過的人才能入選。”

“真有這種基因?不過既然政府都信任你們,那我選擇相信你。”

“謝謝,不過沒想到你是政府雇員啊。”

“臨時工,現在手裡還沒有什麼許可權,查不了太多資料,所以我想搬運工提供的資訊應該很有用。”

“交給我吧。那新聞上說的事是真的了?駭客攻擊?”

“現在還說不好,但是我會查清楚的。”

“是我們。”

“對,對,我們。”

老貓來到男人面前先是偷偷地翻看了老人隨身帶的證件和聯繫方式,然後輕輕地抱起老人走向附近的睡眠儲存大廳。是的,是抱起不是拎著,老貓有自己的做事原則,對於女士、小孩和老人,他從來不會像對待男人一樣拎過來丟過去。其實一般來說很少會遇到老人或小孩這樣的強制被睡眠者,老人一般自製能力都比較強,而小孩則都有家長的管教,所以這兩類人被強制睡眠的可能性一直很低,可是最近這兩個年齡段的強制被睡眠者也開始增多了。

完成了這次任務之後,老貓今天的工作時間已經到了,於是他找了家咖啡館,要了份簡餐坐在露天的座位上開始翻看自己的記事本。有一些處理過的強制被睡眠者現在應該已經醒了吧,打些電話瞭解一下情況吧。

電話響了幾聲之後接通了。

“軒納女士您好,我是上午搬運過您的搬運工。”

“不不,我不是想您約會,您誤會了。”

“什麼,不想約會還找您幹嘛?我有別的事情想問……喂,等等,您別掛啊。”

老貓無奈地轉到了下一個號碼。

“叔叔?”老貓摸了摸自己的臉,“以你的年齡這麼稱呼我倒是沒問題。”

“什麼?秀肌肉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不不,當然更不可以摸了!”

真不知道現在的小女生都是怎麼想的。

“想跟我交往?等下,我記得您是男生吧?”

“什麼不在乎,我在乎啊。”

這次老貓主動掛斷了電話。

一通電話打下來真正願意跟老貓認真交談的似乎沒幾個。老貓一邊把食物塞進嘴裡一邊無奈地闔上了記事本。

“你不知道搬運工在女生中一直很有人氣嗎?”莉娜一開始看到林傑屋裡來了一個搬運工還有點吃驚,但是知道是幫過自己的人,便一下子熱心起來。

“真的嗎?”老貓呆頭呆腦地問。

“我打工的地方就有幾個女孩子在和搬運工約會呢,那健壯的肌肉。”莉娜說著看了一眼蜷縮在椅子上瘦弱的林傑。

“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林傑。

“你說啥?”老貓瞪了一眼林傑。

“不,我不是說你。我是說女生都喜歡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你是想找打吧?”老貓和莉娜異口同聲。

“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幾個單身的姑娘?”

“還是算了吧。”老貓有點不好意思。

“好吧。”莉娜悻悻然地說,“不過居然還有人原因跟他交朋友,他這個人平時對什麼人都很冷淡。真是難為你了,老貓。”

“你這話很失禮啊。”林傑抗議道。

“對對,其實你是順其自然行的。是老貓提出想跟你交朋友你就答應了,就像我提出跟你交往你也答應了一樣。”

“我哪有這麼隨便!”

“你這個人送上門來的從來不拒絕。哎呀!光和你們聊天了。好了好了,我該去上班了,那明天見。”莉娜跟林傑和老貓揮了揮手,跑走了。

“我們還是說正事吧。”林傑等莉娜走出房間之後才重新開口,“也就是你說完全都沒問出來什麼?”

“最後有一個老人倒是說想跟我好好談談,他也確定自己是被錯誤的強制睡眠了,說讓我今天下班之後去市立大學找他喝喝咖啡聊聊天。”

“市立大學?”

“恩,是個教授,應該是叫都德。”

林傑翻了個白眼。

“你認識?”老貓看到林傑的表情問道。

“我的大學導師。”

“哎?我接觸的兩個被錯誤強制睡眠都是你認識的人,看來你還真是柯南一般的存在。”

“都是我認識的人?”

林傑咬了下嘴唇,“等等,我想這也許這不是巧合。雖然不太想見他,不過下午我還是跟你一起去找都德教授吧。”

天氣漸涼,樹木都披上了或黃或紅的秋裝。林傑走在他曾經很熟悉的校園中。老貓則多少有點不自在,畢竟自己從來沒跟大學扯上過什麼關係,而且他還穿著搬運工的工作服,衣服隱藏著的那身肌肉引來了不少女學生的側目。

“都德教授說在咖啡廳等我,我還沒問是哪個咖啡廳。”老貓正要掏出手機。

“不用了,老頭最喜歡的地方,我知道是哪兒。”

林傑領著老貓穿過小徑,來到咖啡廳門口推開了門。

“主人,歡迎回來。”離門最近的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少女看到有人進來連忙鞠了一躬。

林傑沒有理會徑直奔向教授最喜歡的座位。老貓一看就是沒來過這種地方,傻傻地注視著站在門旁的女僕,臉卻一下子紅了起來,看到林傑最遠來趕忙追了上去。

“嗨。”林傑直接坐在了都德教授對面,老貓也跟著坐在林傑旁邊。

“呦,這不是林傑。”教授看到林傑打了個招呼,又朝老貓點點頭,“怎麼樣,有什麼線索沒有?”

“啊?”本來想提問的林傑反倒被都德教授搶了先。

“愛麗絲找過你了吧,拜託你查最近的睡眠監控系統出現錯誤的事件。”

“你怎麼知道我答應她了。”

“她想辦到的事還沒有做不到的,哪怕用上各種非常規手段。”教授沖林傑擠了一下眼,“你和莉娜還在一起吧?和愛麗絲的事兒可別讓她知道了啊。”

“色老頭!我可沒有跟你一樣的興趣,我和愛麗絲之間什麼事情都沒有。”林傑白了教授一眼。

“是你想歪了吧,我是說女生的嫉妒心強,你因為工作總跟愛麗絲這樣的大美女泡在一塊,莉娜會吃醋的,哈哈哈。先點咖啡吧,咱們慢慢說。對了最近這裡新出了一款咖啡叫透過絲襪的眼淚,我非常推薦。”

“是嗎?那我也要這個。”老貓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林傑無奈的搖搖頭,“那我……也嘗嘗好了。”

“我可以確定我是被系統錯誤地強制睡眠了。而且應該不是系統bug。”教授肯定地說。

“那應該就是有人在竊取別人的睡眠時間?”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是硬體性能的問題,系統已經運行了這麼久,一直這樣的高速運行有可能造成伺服器超載導致出錯。不過你暫時不用考慮這個原因,這方面的調查我正在做。”

“員警還找了你幫忙?”

“我知道你的專長是駭客技術,自己也做盜取睡眠時間的事,所以才讓愛麗絲去找你幫忙調查那方面的原因。不過你已經自大到覺得員警認為只找你一個人就能把問題搞定了?”

“我只是從黑市的交易帳戶中轉出些睡眠時間來賣,從來沒有直接盜取某個人的睡眠時間。況且個人的睡眠時間帳戶ID都是保密的,即便是我,不知道ID也是盜不出來的。”

“那就從帳戶ID失竊的方向著手吧。把你追蹤的被盜目標更多的定位在老人、知識份子和上層人士中,這些人的生活相對要規律一些,如果是這些人被強制睡眠大概率是襲擊事件。如果你問那些每天K歌、蹦迪吸至幻劑的年輕人,他們自己都說不清自己睡夠了8小時沒有。”教授說了點自己的意見。

“所以我也在讓老貓幫我收集他所接觸到的被強制睡眠者的資訊。但是我覺得以我的技術都不能直接盜取個人ID的話,其他人也做不到。”

“還真是狂妄的自信啊。”教授撫摸著咖啡杯外面裹著的一層絲襪,向一旁正走過的女僕招了招手,“請問,這裹咖啡杯的絲襪是你們穿過的麼?”

“喂,你這是赤裸裸的性騷擾吧!而且怎麼可能用穿過的。”林傑對教授很無奈。

一旁的女僕倒是一點都沒有害羞的樣子,“當然是了,您還可以加錢指定使用我們店裡任何一位您喜歡女侍者的絲襪。”

“哦。”教授和老貓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林傑聽完女僕的回答為了壓抑住想吐的衝動,趕緊把談話導回正題,“如果真是有人盜取ID資訊,一定是更加直接的欺詐方式來獲取的,我正好有一個想法要驗證,請問您的授權系統中都有誰?”

“就問這?直接給我打電話不就好了,還特意過來一趟,還真尊敬老師啊。”

“沒辦法,我已經把您的電話號碼刪了。我的手機裡不存沒有用的人的電話。”

“咳咳……”教授氣得嗆了一口咖啡,緩了緩氣接著說道,“我沒有授權任何人,因為我不相信任何人,只有搬運工是最值得信賴的。”

說完向老貓舉杯致意。

“謝謝。”老貓同樣舉起絲襪裹著的杯子。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沒有別的要問的了?作為老師我還有很多關心你的問題想問呢?”

“沒必要,還是做好你自己的調查吧,別我們查了半天就是因為伺服器配置太低或者中介軟體的設置不對造成的。”

“我現在有九成的把握能確定不是系統的性能問題。”教授忽然變得一本正經起來。

“你是叫老貓吧?”都德教授又轉向老貓,“為了查明這件事情可能會遇到很多危險。這孩子愛逞強,雖然腦袋瓜很好使,可身體並不好,拜託你好好照顧他,同時也謝謝你之前把我安全的搬到睡眠大廳。”

“放心吧,就像您說的我們搬運工是最值得信賴的人”老貓和教授碰了一下咖啡杯。

“下次再來時,我介紹你加入這裡的會員俱樂部,平時她們都不太愛理我,不過她們好像都挺喜歡你們搬運工的。咱倆搭伴兒,以後都我請客。”

“好啊。”老貓開心地說。

林傑看著他們,趴在桌上扶了一下額頭。

“請問是愛麗絲嗎?”林傑撥通了女警給他留的電話號碼。

“林傑呀。怎麼,想我了?”

林傑掛了電話,又重新撥了過去,“我有事想跟你確認。”

“不需要確認,我有時間的,你什麼時候想約我都可以。”

“拜託,不要自說自話好不好,我有正事。”

“咣”的一聲,林傑的家門被踢開了。

“你有線索了?”愛麗絲大大方方地邁步進了屋裡。

“你就在外邊還接什麼電話啊,而且為什麼要踢我家的門。”

“聽說有正事比較興奮。”愛麗絲活動了下腳踝,輕描淡寫地說。

“我鎖不了門,晚上有壞人來怎麼辦!”

“沒關係,姐姐可以留下來陪你。”

“不必了,你比壞人危險多了。說正事,我想問,政府下屬的公司是不是有在社會上招聘睡眠監管系統的測試員。”

“睡眠監管系統的優化和維護不歸我們睡眠員警管,這事兒我只能幫你問問,畢竟不在我的許可權範圍內。”

“這很重要,務必請幫我查一下。”

“好的。不過還有個不好的消息,給你申請的更高的系統許可權沒有批下來,警局似乎還是對雇傭外來人員有所顧慮。”

“沒關係,我想別的辦法。”

“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查,我的許可權還是比現在臨時授權給你的高一些。還有如果你有線索,需要做什麼行動前告訴我,我儘量和你一起,不知道這些罪犯有什麼來頭,可能會有危險。”

“好的,謝謝。”

林傑和莉娜再次來到艾米的家時,艾米依舊睡得天昏地暗。

“艾米,你的打工還在進行啊?”

“恩,對啊。”

“其實我有事想拜託你?”

“好啊,讓我幫什麼忙?不過我除了睡覺好像也不會幹啥。”

“我也想去你那裡打工,你能帶我去問問他們還招不招人?”

“哎?”聽到林傑的話,艾米和莉娜都吃了一驚。

“林傑,你在開玩笑吧。我們都知道你自己平時都不能保證睡夠8小時,不是還去黑市買過睡眠時間嗎,之前也自己黑別人的睡眠時間來用的吧。”

“我都說過我不是直接偷別人的睡眠時間了。而且我也想換種生活方式試試。”

“倒是可以,不過工作是有考核的啊,每天沒有10個小時以上的睡眠,會被辭退的。”

“我爭取每天睡夠10小時。”

“正好今天可以領工資了,我換下衣服帶你們去。”艾米從攤在地上的被子裡掏出兩件衣服走去了衛生間。

“你確定你要去打這份工?”莉娜小聲地問林傑。

“嘗試一下也沒什麼不好,而且你不是說想讓我找份正當的事兒幹麼,這個比我當駭客倒賣睡眠時間正當多了吧。”

“說得倒是。”

艾米從視窗領了工資開心的塞進了錢包,然後讓林傑上到前來。

“你好,我聽了朋友的介紹,也想來這裡打工。”林傑對著茶色玻璃上的對話口說到。

“那大概情況你朋友應該都跟你說了,具體內容你看合同吧,沒有問題就可以簽約。”說完一份合同從下面的遞物口遞了出來。

“需要提供個人的睡眠帳戶ID?會不會不安全?”

“我們不會隨便透露員工的帳戶ID的,而且你朋友不都在這裡工作一陣了,也沒有遇到問題吧。”

“恩,恩。”林傑應和著,對著櫃檯茶色玻璃邊一角露出來的攝像頭掃描了自己的虹膜,解鎖了自己的睡眠ID授權,簽好合同遞了進去。

“歡迎你作為測試員加入政府的睡眠系統優化計畫,謝謝。”

“不客氣。”

“嘿,愛麗絲,我需要一些睡眠帳戶ID。”林傑又撥通了女警的電話。

“也不先問個好,真是沒禮貌。對需要的帳戶有什麼要求?”

“最好是正常8小時睡眠作息有規律的人。但是提供帳戶的人可能有被錯誤地執行強制睡眠的風險,所以最好是能保障提供人在被強制睡眠後也不會有人身安全隱患。”

“需要多少?”

“先給我9個,之後可能需要再替換。”

“好的,交給我吧。”

和愛麗絲通完電話,林傑打開電腦開始往自己的睡眠帳戶裡轉入時間。

除了坑蒙拐騙偷,個人是無法獲取其他人的睡眠帳戶資訊的,林傑也不屑於做這些事情。當時他在黑市買時間之後,通過監控自己的帳戶反向找到了向自己帳號中轉入時間的睡眠帳號,而這些帳號就是被黑市組織掌握的帳號。當你通過黑市購買超過兩個小時以上的時間,這些時間一般都不會是從一個帳號中轉過來的,而是通過許多不同的帳號分散轉入的。林傑因此追溯到了不少這樣的帳號。他經常幹的事兒就是從這些帳號裡每個揩點油,拿來自己用或者轉手賣出去。現在為了應付睡眠兼職的工作,他只好再比平時多弄兩個小時出來,免得被辭退。

睡眠時間充沛之後,林傑開始翻起強制睡眠者的資料來。每天愛麗絲都會給林傑提供一份睡眠警署統計的被強制睡眠的人員名單,但是資料只統計到區一級的行政區域顯得有點繁雜,反倒是老貓提供給他的資訊實用價值更高。因為搬運工的工作區域一般比較固定,所以得到的大多是同一個小區域內的被強制睡眠者資訊,這樣更容易尋找和確定他們之間的異同點。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下來,老貓拎著兩盒便當敲開了林傑家的門。

“謝謝。”

“沒想到我還得兼職一份送飯的工作。”

“有什麼不好,反正你也要來跟我說說你那邊最近的情況。”

“說起來跟你預料的一樣,我詢問過的被錯誤強制睡眠者裡,有不少人是相互認識的。這裡面有什麼緣由?”

“現在還不能斷定,我還需要進一步的驗證。”

“不過最近感覺好像被錯誤強制睡眠的人好像並沒有再增加。”

“警方提供給我的整體資料也是這麼顯示的。”

“這樣不是挺好嗎?”看到林傑皺緊了眉頭,老貓有點不解。

“恩,往好的方面想也許是系統趨於穩定,或者是犯人有所收斂。”林傑接過了飯盒。

“那往壞的方面想呢?”

“之前犯人是在做測試,現在已經大致完成了測試,但是他們需要一個確認,一旦他們在確認了盜取睡眠ID和偷竊睡眠時間的方法可行性,證明自己完全掌握了這種方法,後續會有進一步更大的動作。”

“感覺危機四伏的樣子啊。”

“是啊。”

“感覺你這樣吃著豬排飯說這些事關重大的話很沒有說服力的樣子啊。”

“是啊。”林傑繼續埋頭吃著自己的便當。

“給。”愛麗絲再次來到林傑的房間,遞給他一份資料夾,“暫時先只有這麼多。不要跟別人說這事兒,你知道,隨便洩露別人的睡眠ID授權是不合法的,哪怕是我們員警。”

林傑打開流覽了一下,裡面記錄了9個睡眠ID,還有所有者的姓名、性別和年齡。

“其他的個人資訊不太方便透露,你最好不要知道的太多。”愛麗絲接著說。

“恩,我也不需要其他資訊,只要跟蹤他們的睡眠時間就可以了,我自己就能辦到。至於他們的個人資訊我不感興趣。”

“現在事故量平穩下來了,這反倒不利於我們查明這裡的來龍去脈,給我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往後可能會出大簍子。”

“我的看法跟你一樣。”說著林傑打開電腦開始處理得到的這些睡眠ID。

“上次你讓我查的事,我托人問了,確實是有政府控股的公司在社會招聘睡眠系統測試員,但是那個部門跟我們沒有什麼交集,我不方便插手。”

“所以需要我這個臨時工。”

“你覺得他們有問題?”

“不確定,正在查。”林傑闔上了筆記本站了起來。

“不幹活了?幹什麼去?”

“我又沒賣給你們警局,我也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林傑整理了下衣服,“約會去。”

“好啊,等我回家換件便服。”

“別自作多情好不好,我是跟我女朋友約會。”

“是她約的你吧。”

“是啊,怎麼了?”

“感覺以你的性格,誰約你,你都會去。”

“你約我,我就絕對不會去。”

“如果在你有女朋友之前,我約你呢。”

林傑看了眼愛麗絲,“沒有‘如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