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8小時睡眠制度下的密謀

第一卷 初識 第三章 市民代表和他的前女友

書名:8小時睡眠制度下的密謀 作者:iissy 本章字數:581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9


艾米最近過的也並不愉快。每天的睡覺工作還在繼續,可之前與她簽訂工作合同的政府下屬公司說是什麼因為現在需要配合相關機構對睡眠監控系統進行調查,需要降低睡眠測試工作量,所以發給艾米的工資要遞減。雖然有點不情願,但是暫時又不想找別的工作的艾米還是繼續打著這份工。睡覺對她來說不是什麼難事,不過餓著肚子總歸還是睡不著。難得是個好天氣,艾米換上衣服久違地出了一次門,其實也只是去附近的超市囤積些食物。

前面的路燈,黃燈開始閃爍起來,艾米決定拼一下沖過去。一聲急刹車的聲音,但是艾米的身體還是飛了起來,可是她自己卻感覺不到,因為她已經睡著了。

“快來醫院,艾米出事了。”

林傑接到莉娜打來的電話,馬上奔向醫院。

“現在病人還處在昏睡狀態,不過除了腿部骨折和腦震盪之外,應該問題不大,等她醒了再觀察些日子就可以出院了。”醫生闔上病歷本走了出去。

“是交通事故,司機說他當時以為艾米會跑過去,沒想到她突然就倒在車前了,他來不及刹車。”莉娜摸著眼淚。

林傑走近搬過艾米的手腕,睡眠監測手環上顯示的是強制睡眠狀態。

“你不覺得奇怪嗎,艾米會睡眠不足被強制睡眠?她的工作就是睡覺吧。還有你前一次也是沒有得到任何警告就被強制睡眠了對吧,你那天不是也睡夠了8小時了嗎?”

“你是說艾米和我一樣遇到了睡眠監控系統事故?”

“不是事故。你知道艾米的手環的授權搬運名單裡都有誰?”

“好像沒有幾個人,就你、我、小青學長和都德教授吧。哎,對了這麼說起來,小青學長也說自己被錯誤的強制睡眠了?”

“果然。莉娜,你的授權搬運系統裡都有誰?”

“我只授權了你一個人啊。”

“那就好。”

“果然有別人你會嫉妒麼?”

“死老頭的授權系統沒有登錄別人,先不用管。小青學長……”林傑似乎是沒注意莉娜說的話,自己在那裡自言自語,然後回過神對莉娜說“你有小青學長的聯繫方式嗎?”

“小青學長在路上呢,一會兒就到醫院了。”

“好,我有事要跟他說。”

看到艾米的傷沒有什麼大礙,小青也舒了一口氣。

“學長,你的授權系統裡都有誰?”

“三四個死黨吧。”

“讓他們也多注意安全。”

“是啊,我經歷了一次,現在艾米又出事了,感覺身邊的人都接二連三的遇到事故。政府為什麼不先暫停強制八小時睡眠機制呢?”

“對啊,我為什麼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辦法。”

“你雖說是個不遵紀守法的駭客,倒從來不是個無政府主義者啊。”

“你這是在誇我麼?”

“週一早上我們要在市政廳前舉行抗議活動,你們有時間也過來吧。”小青對林傑和莉娜說完之後回到了艾米床邊揪著自己的頭髮,嘴裡默默念著,“對不起,都怪我。”

雖然林傑對這種事情完全沒有興趣,但是週一的下午還是被莉娜拽著加入了遊行的隊伍。人們沿著大路向議會廳門前彙聚,穿著校服的年輕學生、打著領帶的社會公知、還有佩著金屬飾品的朋克青年,抗議的隊伍中匯雜著各種類型的人。從高空中俯視著街區的警用直升機的視角看來,以議會廳為中心蔓延在各街道上的人流活像扭動著的八爪魚的觸鬚。社會公知和學生領袖似乎是這次活動的組織者,他們的初衷是維護人們生命安全,但是現在卻被湮沒在了人潮中,而現在推波助瀾的更多的是那些流連於夜生活的酒鬼還有暴走一族,似乎是被壓抑了太久的衝動終於找到了一個宣洩的機會,不過不管怎麼說他們目的一致的,都是要求政府暫停八小時強制睡眠制度。

這天的抗議活動已經導致了交通癱瘓和學校工廠的停工,政府的新聞發言人不得不出現在議會廳二樓的宣講臺上安撫大眾的怨氣。發言人表示政府決定接受幾位活動的市民代表進入議會廳與政府要員們進行談話。五位西裝革履的代表仿佛擁有著上帝的神力,在人潮人海中劈開了一條道路,他們一邊向人們揮著手示意大家靜下來一邊順著人海中分開的道路快步走進了議會廳。

而林傑發現其中一個就是小青學長。

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莉娜走散了,這時林傑忽然感覺有人在背後捅自己的癢癢肉,本能地以為是莉娜找到了自己在惡作劇,轉身一把抓住了還停在自己腰上的柔嫩小手。

“幾天不見變主動了嘛。”

“怎麼你也在這兒。”林傑這才發現自己抓著的是穿著便裝的女警愛麗絲。

“便衣巡邏啊,”愛麗絲把嘴唇湊到林傑耳邊,“誰知道這些人會不會惹出什麼禍來。”

“維護治安是普通員警的工作,不是你們睡眠員警的責任吧。”

“我們是有權逮捕詆毀強制睡眠制度的人的。”

林傑望瞭望喧囂的人群,心想不知道員警帶的手銬夠不夠用,卻被愛麗絲一下拷住了手腕,“喂,你在幹什麼,我可什麼都沒說,你是用什麼標準逮捕人的啊。”

“你攻擊員警。”愛麗絲淡定地說著,把手銬的另一端拷在了自己手上。

“我?”

愛麗絲努了努嘴,林傑才發現自己一直攥著愛麗絲的手沒有放開。

“好了,我錯了,快給我解開。”林傑剛忙鬆開抓著愛麗絲的手,焦急地望向四周。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愛麗絲反倒抓住了林傑已經鬆開的手,“怎麼?怕被女朋友看見解釋不清?”

“才沒有,我是怕你一會兒萬一真用到手銬來不及解開。”

“雙拳難敵四手,這種情形你覺得我會抓人嗎?那只會引起更大的騷亂吧。只要不出大事兒看著就好了。”

“現在事兒還不大?”

“政府不怕那些非暴力不抵抗的學生和公知,只是怕他們被極端人士利用,不過應該出不了大事兒,代表們不是已經進去了麼,說明他們在參加活動的人們中還是有威信的。”

“那政府會和代表們達成協議,暫停睡眠監控系統嘍?”

“你和代表們一樣幼稚,是他們會被政府忽悠。一項法令不可能說停就停,況且這不只是一項法令這麼簡單的問題,可以說現在的整個經濟和社會都已經與8小時強制睡眠制度捆綁在一起的。”

“但是現在已經危險到了人們的生命安全。”

“政府認為現在的局勢還是可控的,也會通過媒體的洗腦讓代表和大眾覺得是這樣,而且取消這項法令造成的局面可能會更糟糕。”

“會更糟嗎?”林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走吧,喝杯茶去。”

“我還是第一次被員警請去喝茶,不過你不用在這裡盯著了?”

“代表們一時半會兒出不來,耐心等著吧。街角那兒就有家店,我們去那裡坐會兒。”

不知道是不是茶餐廳的老闆都是不關心政治、與世無爭的人,反正這裡的女老闆對外邊發生的一切看來絲毫沒有興趣,反倒是驚奇地盯著林傑和愛麗絲拷在一起的手腕。

“新款的情侶手鐲,不錯吧。”愛麗絲抬起手給老闆看。

林傑也被牽著不得不抬起手來,只好用另一隻手捂住臉默默念著,“我不認識這個人,我不認識這個人。”

“光銬住手是沒有用的,還要抓住他的心。”女老闆笑著說到,把菜單遞給了他們。

“就要這個情侶甜蜜午後茶點套餐,謝謝。”

老闆拿走菜單轉身回了吧台。

林傑指著一個穿著皮夾克、戴著唇環、胳膊上刻著美國自由社會主義者喬姆斯基頭像、手裡瘋狂的揮舞著遊行旗幟的男子問愛麗絲,“真的不會出事兒呢?”

“理想化的學生和激進的社會青年從來都不是問題的關鍵,政府害怕的是真正的極端哈耶克派,畢竟凱恩斯派從開始實行8小時強制睡眠制度到現在已

經攀到了歷史的頂峰,只怕盛極而衰。”

“哈耶克和凱恩斯都是幹什麼?”

“經濟學家,他們對政府干涉經濟的觀點完全相左。後來有也人把他們的政府干預經濟學觀點引入到政治中。”

“不好意思我對政治和經濟不是很懂。”

“還有一個奧地利經濟學派作者墨菲在自己的一本經濟學的入門書籍裡,甚至專門用了一個章節的內容說明了政府禁毒帶來的不利影響,表明應該從法律上支持毒品的合法化。”

“簡直匪夷所思。”

“如果毒品也可以正常交易,它的價格也會因為供求關係的平衡最終處於一個穩定的狀態,而禁毒反而提高了毒品的市場價格,給販毒行業帶來了巨大的貨幣利潤,並且,因為巨額的利潤也會導致員警的腐化。”

“那你是說政府對人們睡眠的管理也會導致政府的腐敗?應該開放對睡覺時間的交易?”

“你覺得黑市上的睡眠時間交易政府和睡眠警局不知道嗎?那我又是怎麼能查清除你倒賣睡眠時間的事兒,他們只是默許而已。”

“那你呢?”

“政府和警局確實是對黑市交易採取了默許的態度,當然這裡面有一些原因也是為了維持社會的穩定,給大眾一條釋放的途經,避免人們對於制度的過激反應。我不知道政府裡有沒有人收錢、也管不了那麼多,只是我自己從來沒有拿過工資之外的一分錢。”

雖然應付愛麗絲讓林傑覺得很頭疼,但是他還是很欣賞她的坦率,“剛才你說禁毒給了毒販更大的利潤,但是也有更大的風險啊。”

“對啊,正是更大的風險才導致了毒販的全副武裝和冷酷無情,而且禁毒其實降低了毒販對競爭對手暴力相向的邊際成本,既然販毒已經是大罪了,殺人越貨行賄員警有能算什麼事兒呢,這才是涉毒的暴力事件氾濫的原因。”

“你對這些事情怎麼這麼瞭解?而且你是睡眠員警吧,怎麼感覺倒像是和遊行的人們站在一條戰線上的。”

“只是站在不同的立場去考慮問題而已。禁毒的政策到現在也沒有在任何一個國家被廢除吧,強制八小時睡眠制度同樣也運行了這麼多年了,而且要是廢除了這個制度,我豈不是要失業。”

“恩,不光是你,搬運工、系統維護員,還有艾米,我的一個朋友做睡覺測試工作的朋友也都要失業了。”

“這些人的失業只是一個方面,依附於強制八小時睡眠制的整個經濟鏈都會斷裂。而且人們在獲得睡眠自由後,也必然會有一個肆意釋放的過程,同樣可能會導致社會的混亂。”

“那你對這次抗議遊行活動的代表們怎麼看,他們會不會意識到這些問題?”

“那些青年和學生代表大都是理想主義者,總結起來就是很傻很天真,至於那些公知更是無腦的禍害。不過沒關係,政府會擺平他們的。”愛麗絲忽然笑了起來。

“等等,我記得你說你是大我兩級的學姐吧,你認識小青學長麼?剛才代表裡的一個。”

“小青學弟啊,他曾經是我男朋友啊。”

“哎?”

“他是大你一屆的學長,當然是我學弟啊。”

“不是,我是說他是你男朋友。”

“是前男友,別吃醋啦。”

“我哪兒有!我說你怎麼這麼瞭解這些無政府主義的見解,是因為小青學長吧。”

“唉?你提到的那個艾米是他現在的女朋友吧。”愛麗絲顧左右而言他。

“艾米是有在追小青學長,不過我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在交往。你調查這些幹嘛,難不成還喜歡小青學長?”

“我現在只喜歡你呦,”愛麗絲叉起一塊甜點遞到林傑嘴邊,“來,啊。”

“我自己有手。”林傑想抬手,發現自己和愛麗絲拷在一起的右手被愛麗絲狠狠壓在下面。

不知道老闆的甜點用了什麼秘方,香氣從愛麗絲手中的甜點散發出來充盈了林傑的鼻腔。

“吃就吃,我怕什麼。”林傑張嘴吞下了愛麗絲喂給他的點心。

議會廳二樓的演講台的門再起打開了,五位活動代表和政府發言人一起出現在了寬大的陽臺上。穿著筆挺西裝的小青學長向前誇了一部來到話筒前。

“大家好,政府已經和我們達成了協議。鑒於現在並沒有因為錯誤強制睡眠事故導致嚴重的人員傷亡情況,而且如果暫停睡眠監控系統也需要進行相關的準備,我們暫且同意政府不停止睡眠監控系統運行的決定。”

“但是我們會設置一個過渡期,在期間政府會每天公開確認是被錯誤的強制睡眠者的數量及引起造成的傷亡人數與傷亡情況,並積極的對此次事件進行調查,定期公佈調查結果,同時研究制定暫停睡眠控制系統的計畫與措施,一旦事故數量出現明顯的增長,將及時考慮暫停睡眠監控系統。請大家相信政府,同時政府也邀請代表們加入我們的計畫,監督和督促我們的工作,謝謝大家。”發言人補充道,並向樓下的民眾深深鞠了一躬。

代表們揮著手示意遊行隊伍解散,隨著人們像退潮般從議會廳的周圍散去,本來因為人聲鼎沸而四散飛開的烏鴉門又重新聚集到了市政廳周圍梧桐樹的樹枝上,像是一群黑衣法官俯視著地面。

“瞧吧,我說就是這樣的結果吧。”

“政府原來是從來不公佈睡眠監測的相關資料的對吧。”

“只有幾年前剛開始實施時公佈過,證明八小時強制睡眠制度的益處和安全性。大家都習慣了之後就沒再公佈過任何資料。”

“你們最好調查一下那五位代表,我懷疑他們裡面是不是有人跟這次事件有關係。”

“這件事我們已經有在做了,我說過政府怕遊行抗議活動被利用,也懷疑有極端人士混入代表當中趁機提出反對政府的主張。”

“政治的事情我不瞭解,我是說可能會有製造這次事故的犯人混入其中。”

“恩,這種可能也不是沒有,反政府組織製造事故以此來攻擊政府的政策。”

“我關注的重點是公佈相關資料,這應該是代表們提出的要求。”

“是的,以政府的做法應該不會主動公開這些資料。”

“可這資料對罪犯很重要。”

“被錯誤強制睡眠的人數?罪犯需要政府公佈這些資料做什麼?”

“我們可以假設罪犯現在利用一些手段來對系統進行破壞,那麼他們需要知道自己的攻擊有沒有成功。”

“驗證?”

“對,這是針對罪犯是惡意攻擊睡眠監控系統的一種假設,並且他們的技術不能做到大範圍的跟蹤他們盜取過的每一個睡眠ID。”

“那能排除黑市交易商惡意獲取他人睡眠時間的可能了嗎?”

“不能。另一種假設就是罪犯是黑市商人,但是黑市交易之前本來是處在一個平衡的狀態,如果罪犯是黑市商人那也肯定是一個新的黑市交易商,他試圖打破這種平衡。這是我判斷的罪犯的兩種可能性。”

“還有兩種可能。”

“還有?”

“恩,純粹的恐怖分子,類似無差別殺人的罪犯,只是為了製造事故而製造事故。另外也有可能是政府內部人士做的。”

“政府的人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權利鬥爭啊,小孩。”

“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真不應該接這個活兒呀。”

“所以保護你的安全是我的責任,”愛麗絲打開了手銬,“好了,人都散了,我不會跟丟你了。”

林傑這才知道愛麗絲把他拷在自己身邊是為了保護自己,“謝謝。”

“一會兒跟我一塊回家。”

“不用做這麼絕吧,我在自己家也挺安全的。”

“我沒說讓你來住我家吧,還是說你自己想來?”愛麗絲舔了下自己性感的嘴唇。

“沒有!那讓我去幹什麼?”

“幫我搬家,我租了你隔壁的房間,”愛麗絲揉了揉被手銬硌出印痕的手腕,“為了更好地保護你。”

“天……”林傑一聲悲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