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要征服世界的魔王大人我為什麼要打敗勇者妹子們保護地球?!

魔王大人的漸漸崩壞的日常 第七章,魔王大人,堅定信念,妹子哪有妹妹可愛!!

書名:要征服世界的魔王大人我為什麼要打敗勇者妹子們保護地球?! 作者:限定條件我 本章字數:37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吃,吃,吃

我低頭猛吃,經過了剛才的誤會,妹妹的臉一直紅紅的,好可愛!!不對,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我感覺很是羞愧,明明妹妹是那麼純潔的女孩子,我卻過度疲勞的和其他莫幹原因做出了類似變態妹控的事情,雖然是不可抗力,但是.........

悔恨交加的我不敢看妹妹,在妹妹說,‘變態哥哥,吃飯了哦!’之後,我立刻把頭埋入米飯裡。

“哥哥?”

“嗯?”裝作努力吃飯的我聽到妹妹的聲音,連忙答道。

“我吃第二碗了哦!”

“啊,是嗎?那多吃點,吃的多,會長胸部哦!”不行,我要裝作好哥哥的樣子,不對,我本來就是好哥哥啊。

“我是想說,哥哥,已經十分鐘了哦,你什麼時候才能把第一碗吃完?”

“............”

啊咧咧?!

我仔細一看自己的碗,靠近自己的這邊早已顆粒無剩,而在另一半,還是滿的。

鎮定,這個時候,不能慌!

“妹妹喲,哥哥是在創造藝術哦!”

我把碗遞過去,“你看,是一半有,一半沒有哦,這就是中國很有哲理的話哦。”

“什麼啊?”

妹妹認真的湊過來,很是天真的問道。

果然啊,我家妹妹真是純潔啊!

“那當然是,‘學無止境’啊!”

“啊?哥哥,我不懂!”

妹妹很是可愛的偏了偏頭,滿臉疑惑。

“學習,就像是吃飯,吃完一半,哪怕你把它吃的在乾淨,還會有另一半,當你吃完這一碗,鍋裡還有。當你吃完鍋裡的飯,明天又要吃飯。”

雖然連我自己都不懂就是了。但是妹妹那麼單純,肯定會被騙的,雖然也容易遇到別的男人騙他,但是到時候把那些人打走就是了,這麼純潔的妹妹,妹婿不比我更厲害怎麼行?(喂喂,你都是魔王了,那還找的到比你厲害的啊,妹控也要有限度啊!)

“哥哥,好厲害!”

果然,妹妹滿臉疑惑,但還是很是崇拜的看著我。

“可是,哥哥。”

“什麼事?我親愛的妹妹哦。”本以為已經化解了尷尬的我,很是高興。

“為什麼你剛才要對我的胖次.........”

“噗!”

我噴的不是飯,是血。

“哈哈,哥哥真好玩!”妹妹拍手笑著,大大的眼睛眯成彎彎的月亮。

“呵,呵呵。”我應和的笑著。

好想去死。

吃,吃,吃

這次是真的吃,很快。

一碗。兩碗。

“我吃飽了!”

我放下筷子。

“嗯,哥哥去看電視吧,碗筷就放到那裡,妹妹會拿過去的。”

啊,果然是居家好女友啊,額,不對,是妹妹。

座到沙發上,好像有什麼事情忘了?

啊!那兩個人,應該醒了吧。

我看了看妹妹,妹妹在廚房,背對著我,很是認真的在洗碗。果然是賢妻良母型

的。

我走到自己房間,

吸,吸,呼

希望,不要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開門.............

下巴掉了...

咳咳,現在讓我來解釋一下我房間的情況。

首先是班長,她穿著我的白色襯衣,背對著我,坐在桌子上,很是專注的翻看這什麼。

是不是感覺沒什麼奇怪的?

嗯哼,黑髮如墨,一直垂下,猶如瀑布,身體坐正,專注認真,下半身,兩條雪白纖細的大腿,乖寶寶再加上文藝少女的屬性,卻穿著男性的襯衣,下半身還是沒有胖次的,這就是傳說中的反差萌嗎?

哎,感覺鼻子有些癢,還有些熱熱的。

好,再來看看,那個勇者。

她坐在我的床上,保持著一個姿勢,臉上紅撲撲的,出了很多汗,頭髮都被打濕了,貼在臉上,下半身藏在被子裡,盔甲早在昏迷的時候已經消失了,現在只是穿著類似水手服的衣服,手裡拿著我寫給她的那張紙,總感覺,有些狼狽啊。

我看著她,勇者臉越來越紅,

一動不動。

算了,我揉了揉眉頭,現在最重要的是班長啊。

我輕輕的關上門。

輕手輕腳,

走到班長背後,還沒發現,班長在看什麼啊?這麼專注?

一把抱住,捂嘴!

這是最暴力,最保險的方法。

“嗚嗚!”

突然被男性從背後抱住,還被捂住嘴,班長劇烈的掙扎著。

班長的身體,好柔軟,好香,皮膚好滑。再加上劇烈掙扎,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弓雖X犯了,果然讓人想犯罪啊。啊,不對,我在想什麼。搖搖頭,驅走邪惡的想法。

“班長,是我,我是蕭雲,你不要叫。我妹妹就在外面,你千萬不要發出聲音!”

我壓低聲音。

班長停止了掙扎,“恩恩,”的點了點頭。

我鬆開手。後退兩步。

班長站起身。

噗,鼻血狂流。(抱歉,純屬幻想)

我呆呆的看著班長,雖然我的襯衣在女孩子穿來有點大,有點長,而且妹妹經常只穿著胖次,再穿著我的襯衣在家裡到處跑,也沒發生什麼福利事件。

但是妹妹屬於身材嬌小型,而班長,卻是身材高挑,所以,我的襯衣幾乎只遮到了大腿跟,雖然把扣子扣的很緊,但是,上去一點,只一點,就是........

不行,我要冷靜下來。對!念經。

“妹即是正義,妹即是可愛,妹即是女友...........”受不了班長福利的我,嘴裡念叨著《妹經》

與此同時,我在心中觀想著法相,寶象莊嚴,蓮花座上,妹妹渾身散發出純潔而神聖的光芒,一瞬間,我就被治癒了,再也不受外界任何誘惑,哼,班長,你還太嫩了!!!

“哥哥,其她的女孩子都是虛幻的,只有妹妹才是真實的哦,”妹妹的聲音響起,清脆,聖潔。

“妹妹喲,感

謝你賜予我如此堅定的信念。”我對著寶座上的妹妹,向一個虔誠的教徒,做著最真誠的禱告。

“那個,蕭雲同學?”班長偏了偏頭。

“啊,班長,那個,這件事情我不太好解釋,主要是現在沒時間,待會妹妹洗完碗,會和我一起看電視,所以我不能呆這裡太久,總之,你在房間裡呆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出去,等我妹妹睡了,我在送你出去。等以後找個時間,我再向你解釋來龍去脈。”我一口氣說完。

“.............”班長臉紅紅的看著我,眼裡隱隱有淚花閃過。

啊,啊 ,是啦,這麼說是對班長不太好,畢竟讓妹子呆在房間裡,不讓她回家什麼的。但是,班長,你也不用哭啊,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 我,明白了。”班長點點頭。

“那,她?”青蔥玉指,指向房間裡的另一個妹子。

我轉頭看向勇者妹子,她眼眶含淚,感覺傻傻的,一直保持著看信的姿勢,手微微的顫抖著。

“她怎麼了?”我問班長。

“不知道,從她起來讀了那張紙上的內容就這樣了。一直都不動,我怎麼叫她,她也不理我,一副要哭的樣子。”班長搖搖頭,很是奇怪的解釋道。然後又問道,“你在那上面寫了什麼?”

“啊,啊哈哈。寫了和你一樣的內容哦。”難道我要告訴她,我寫了很是中二的發言,然後把勇者妹紙嚇到了嗎?

沒錯,勇者妹紙就是嚇到了,不敢說話,不敢動,像一個木頭人一樣。她真的以為一動一說話,就會爆炸呢。真實個單純的妹紙啊,你做什麼不好,非要做勇者這麼沒前途的職業。

哈?你跟我說是英雄?

真正的英雄是要殺魔族的,我魔族在魔界呢,沒有方法,根本找不到魔界入口。在說,真正位高權重的勇者,都是活了幾百年,斬殺過高階魔族的傢伙。這些新手勇者,實力底下,只想著屠魔,成名,衣食無憂。才怪咧,在人間界,魔物都是很稀少的,大多都是最低等的魔物,軍隊就能消滅。就算運氣好,找到了一隻魔物,屠魔贏了,你能享受一段時間的榮華富貴,但是之後呢?沒有了魔物,人家還供著你幹嗎?這個時候,勇者又要長途跋涉,去尋找新的魔物,加上勇者是年輕人都嚮往的一個職業,所以。業務少,對手多,報酬不高,還有生命危險,你和某國公務員比比,就知道有沒有前途了。

尤其是這種單純的妹子。

我走向床邊,看向勇者妹紙,慢慢的靠近。

勇者妹紙,看見我靠近了,眼淚一下就包不住了,嘩嘩的留下來。滿是委屈。

喂喂,我還什麼都沒做啊,你那麼害怕是為什麼啊?還有,之前暴打了我一頓的是你啊,你這麼委屈,搞的我像吃人的惡魔一樣,啊,我本來就是惡魔啊,但是我不是吃人的

啊。

“那個,蕭雲同學!”

班長急切的喊了一聲,我轉頭,迎向班長不信任的眼神。

嗚嗚,好痛。

“那個,班長,我只是想要她舒服一些。”

“怎,怎麼可以?!”班長很是激動。

“哎?怎麼不可以?”

“你,你們還這麼小,怎麼可以做,做那種事!況,況且,我,我還在這裡。”

那種事?我愣了一下。

我給你跪了,班長,你想像力真豐富!

“不是的,班長。你看這個妹紙這麼坐著不動,不是很累嗎?我讓她躺下而已啊。”

“哦,哦”班長臉紅的點點頭。

話說,班長的想像力,不會是傳說中的悶燒吧,不,不會的,可能只是我的行為太猥瑣了,哦,不是,是太容易惹人懷疑了吧,也不對,哎呀,總之,我是個正直的魔王。

雖然和班長說了很多,但是勇者卻是聽不懂的。

所以當我把手搭上勇者的肩膀時,勇者妹紙一臉絕望和生無可戀。

喂喂,你那副要被弓雖X的模樣是要鬧那樣啊?!

我不敢說話,再刺激一隻小兔般的勇者,萬一她又誤會我的意思,大喊著‘要殺要刮隨你便,留取丹青照汗青’之類的話,那麼真正悲劇的會是我。

算了,誰叫我是個正直的魔王呢,輕輕的把勇者放躺,把信拿開,手放到被子裡,擺出最容易睡覺的姿勢。

OK,我站起身。

“班長,我...........”

“歐尼醬!”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