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一章 此時此地的初見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3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1062年7月21日。

正值夏日,陽光灼灼,金色的光輝灑落到地面上,反射出略微刺眼的光芒。少女坐在窗前,看著庭院中青草鋪就一片青翠,不知名的名貴花朵綻放芳華,高大的樹木灑下片片綠蔭。間或有幾許微風自莊園外吹來,鑽入少女房中,輕輕吹拂她金色的劉海,帶來一陣清涼與舒暢,令少女也不禁眯起眼,嘴角噙上了淡淡的微笑。

就在此時,房外忽然響起了“咚咚”的敲門聲:“小姐,家族那邊傳來消息。”

溫和而有磁性的男子聲,或許是因為上了年紀的緣故,其間還帶著些許的滄桑。

少女沒有回頭,只是伸出手指,輕輕把玩著鬢邊的金髮:“什麼事,卡爾爺爺?”

被少女稱為“卡爾爺爺”的人沒有猶豫地說道:“家主與幾位大人都希望小姐能回到家族,畢竟,多特蒙德大人蘇醒在即,而小姐又是家族之人,年齡也符合要求……”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少女玩弄頭髮的手頓住:“我明白了,不過,我覺得自己還缺少鍛煉。”

“所以,卡爾爺爺,麻煩你回復家族,就說,我還需要在外面多歷練一段時間。多特蒙德大人的事情,交給幾位兄長也無妨吧?”

她笑了笑,聲音如百靈鳥一般清脆。

“小姐……”

卡爾的聲音有點糾結:“話雖如此,但老夫覺得……”

少女卻不待他說完,站起身來,一把將牆上的佩劍拿下,走到窗邊,精緻的臉龐上浮現出些許羞怯的緋紅,但很快又恢復正常。她輕手輕腳地越過窗沿,穩穩當當地落到庭院內,然後喊道:“就是這樣啦,卡爾爺爺,你這樣回復就可以了,我先去外面散散步。”

話音未落下,人已從庭院大門溜了出去,漸行漸遠,只留下清脆的笑聲在風中回蕩。

走廊上,稍顯瘦弱卻站得筆直的身影在房門前停了一會,才無奈地搖了搖頭,離去了。

* * *

七月的維格小村正好處於耕作的空檔期,年初三月播種下去的作物如今還在生長,其他的田地則為了保證土壤肥力而進入了休耕狀態。此時,村裡的村民要麼趕著牛羊到村外數百米遠的荒原去放牧,要麼就三三兩兩結伴進入毗鄰村莊的森林中打獵。也正因為如此,如今的維格村內只留下了主持家務的農婦,以及尚未長大的孩童。

一條小溪流從村子中間穿過,將原本就不大的村子分為兩個部分,靠著一座簡陋的木橋彼此相連。

說是木橋,其實也不過是兩三塊木板隨意堆起來罷了,只能勉強供村民和牲畜經過而不至於倒塌。少女自村子東邊行來,踩在這簡陋的木橋上,渾身沐浴金色的陽光,正要過橋。午後的村子靜謐而安詳,只能聽到溪水嘩啦嘩啦的聲音,對岸的空地上,幾個小孩充滿活力,正拿著木棍相互嬉戲打鬧,歡笑聲隱隱約約飄向遠方。

少女眯起眼睛,似乎很是享受這種安逸的氣氛。她側過頭,往溪水流經的方向眺望去,視野中卻冷不防出現了一個單薄的身影。少女輕咦一聲,正要踏出的腳步頓住。

那是一名穿著簡陋的黑髮少年,相貌普通,頂多可以算是清秀,遠遠未達到讓少女為之側目的程度。只是,他那一雙同樣是黑色的眼眸卻明亮如星,閃爍著非同一般的光彩,讓人過目難忘。少年坐在河灘邊,眼前是小溪潺潺,不知名的野花在他身旁怒放,綠草如芳甸,在溫暖和煦的陽光照耀下一直往遠方延伸而去。有風吹過,似耳邊低語。

那是很美麗的畫面,看著這畫面,少女也覺得心情仿佛更加舒暢了。

只是,讓少女駐足不前的卻並不是這幅畫面,而是她望著少年時,從他那雙明亮如星的黑色眼瞳中看到的情緒——孤獨、渴望、羡慕、倔強、不甘、無奈……

從沒有一個人的眼裡可以同時演繹如此複雜的情緒。

她忽然很想去問一下那個少年,詢問一下,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他露出如此複雜的神色。

少女一向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既然這樣想了,索性也拋棄了原先散步的想法,輕輕從小木橋上一躍而下,裹在純白色皮靴內的小腳穩穩當當地落到河岸,在潮濕的泥土上踩出一個小小的坑洞。

此時的她或許並沒有想到,命運竟會是如此神奇,哪怕一個微不足道,僅僅是突如其來的想法,都可以改變兩個人既定的未來。

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潮濕水汽,少女深吸了一口氣,而後邁步向前,徑直走到少年身旁,頓時,遮擋住了投射下來的陽光。

正出神的少年直到被陰影覆蓋,才恍然發現自己身旁有人靠近,連忙轉過頭,卻驀然呆住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頭璀璨的金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迷人的光暈。金色長髮有一部分紮成長辮垂在身後,另一部分則從兩側以及額前垂落,被劉海遮擋住的是一雙湛藍色的眼眸,如純淨的藍寶石,又好像一塵不染的蒼穹,其中倒映出少年呆愣的表情。少女精緻的面龐上帶著淺淺的笑容,氣質高雅,像是傳說中的貴族少女,但穿著打扮卻不像貴族那樣奢華,僅僅是穿著類似皮甲的上衣與褲子,

連同包裹著腳的皮靴在內,不知為何都是純白色的,眼前的少女大概對於白色有著執著的偏好。在少女的腰間還別著一把佩劍,由於並未出鞘,少年無法親眼看到這劍是如何鋒利,但是,單單看那純木製成,雕刻華美的劍鞘便可以看出,這把劍絕非凡物,也不僅僅是簡單的裝飾。

這名少女,打扮不僅不似貴族,甚至有點像一名……劍士。若非從她身上散發出無需留意便可輕易感受到的優雅氣質,絕不會有人把她當成一名貴族。

見到少年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少女歪了歪頭,身體略微向前傾:“你好,請問……”

“哇啊啊!!!”

見到少女精緻的臉龐突然往自己靠近,少年臉上頓時浮現出明顯的羞紅,他手忙腳亂地往後退去,卻不知為何摔倒在地,沾了一身草葉,看上去格外狼狽。

“……”

少女仔細打量著少年,確定他後退的時候沒有碰到什麼或者是被石頭絆倒,於是心生疑惑:他到底是怎樣才會在平坦的河岸邊摔倒的?亦或者說……他其實性格比較呆?

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了“呆頭呆腦”象徵的少年有點惱怒地將頭頂和身上的草葉甩開,抬起頭看向那個讓自己如此狼狽的罪魁禍首,然後看到少女還在盯著他,頓時,身體下意識往後傾了傾,語氣有點慌亂:“你、你要幹嘛?”

“幹嘛?”

少女眨了眨湛藍色的大眼睛:“我只是想問問你在幹嘛而已。”

她的語氣很真摯很誠懇,卻讓少年有點疑惑,疑惑過後,又是濃濃的不信任感。

一個高高在上的貴族——就算不是貴族,起碼身份也不會低——這樣一名少女,忽然跑來問自己在幹什麼?

這是在逗自己玩嗎?

少年想到這裡,有種被戲耍了的感覺,語氣也不經意間變得生硬了:“這關你什麼事?”

“誒?”

少女睜大了眼,似乎對於少年的回答有點驚訝。

其實在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少年自己也後悔了,不管怎麼樣,得罪一名看上去身份不一般的少女,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出乎他的意料,少女並沒有生氣,只是用手指點了點唇角:“姆……我想想,這當然是和我有關的吧?”

畢竟,身為領主,關心自己領地子民的身心,好像沒什麼問題。

她理直氣壯地看著少年。

“哈?”

這回輪到少年睜大眼了。

“怎麼了麼?”

還問怎麼了,你身為一名貴族,真的就這麼無聊嗎?

少年想了想,扭過頭去,沒有理她。

他也不擔心少女生氣,不管怎麼說,貴族都是講究顏面的,總不至於因為這點小事情就和自己一個小孩子過不去吧——雖然那少女看上去年齡好像和自己差不多。

“不想說嗎?”

少女看了少年一眼,然後再次做出了讓他吃驚的事情——她伸出手將身後的青草壓平,然後毫不猶豫坐了上去。雖然和少年隔了差不多一個人的距離,但也可以說是很近了,近到少年甚至可以嗅到從她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像是盛開的紫羅蘭,氤氳在空氣中,恬淡沁人。

少年的面色變得極不自然,他羞紅著臉,又往旁邊挪了挪,直到那種淡淡的幽香已經是若有若無之後,才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兩人之間相距大概一米。

少女沒有在意他的舉動,只是靜靜地注視著河對岸,那邊的空地上,幾個小孩子還在打鬧著,從風中隱隱約約傳來的話語中可以得知,他們應該是在玩扮演魔王與勇者的遊戲。

那是一個很古老的傳說了,一個勇者戰勝魔王,用鮮血與火焰將其封印的傳說。只不過,這個傳說雖然古老,但卻從未斷絕,一直到現在,吟游詩人都還在傳頌這樣偉大的故事,並且,還將一直傳頌下去。

就連這樣偏僻的鄉下,就連那些稚嫩的孩童都知曉這樣的故事。

少年也和她一樣注視著河對岸的景象,只不過,和少女的淡定截然相反,少年的姿態頗為扭捏,時不時便回過頭看一眼少女,然後又做賊心虛一般扭回去。這些舉動,或許是被少女的美貌所吸引,但更關鍵的卻是,少女與其他人相比優雅高貴的氣質讓少年有點畏懼——不過,用自慚形穢來形容會更加恰當。

他無法忽視少女的存在,與年齡相近的異性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更是讓他無論做什麼都覺得不自然,生怕被眼前的少女嘲笑。

身為一名合格的貴族,少女自是不會去嘲笑少年的反應,相比之下,她更好奇另一件事。

“你叫什麼名字?”

她扭頭問道。

“啊?”

少年連忙直起身子,目光緊緊地盯著天空,仿佛要看到那聚攏在一起的雲朵徹底消散:“唐恩、我叫唐恩。”

“唐恩……是嗎?”

少女順著他的目光,仰起頭,望著一塵不染的蒼穹。

她的眼眸,和這蒼穹一樣純淨。仰起頭時露出來的脖頸,白皙如雪,簡直像是精美的雕刻,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名為唐恩的少年自然也是如此。

就在他愣愣地看著少女出神時,耳畔卻忽然有微風輕拂,帶來少女悠然的聲音——

“特蕾西亞。”

“我的名字叫,特蕾西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