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章 親到了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45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特蕾西亞?”

唐恩細細地咀嚼這個名字,卻發現自己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畢竟,身為普通人,還是一個尚年幼的少年,對於貴族的事情不可能瞭解那麼多,最多知道村子上屬的領主換了,新來的領主姓氏是艾因羅貝迪亞,一個很長也很古怪的姓氏。

他看向特蕾西亞,正想強硬地回她一句“沒聽過”來表現自己不屈的性格,卻忽然看到對方正笑吟吟地望著他,湛藍色的眼眸始終盯在他臉上,其中有隱隱約約的期待,以及不知為何產生的喜悅。

“……”

他紅著臉,扭過頭去:“我不知道。”

“誒,不知道嗎?”

雖然這樣,但特蕾西亞的語氣中沒有半點失望的意思。在唐恩沒有看到的視野盲區中,她臉上的笑容如綠蔭芳甸中怒放的野花一般燦爛起來:“你可以好好記住這個名字的!”

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我相信你可以的”這種意味不明的資訊讓唐恩愣了愣,下意識回過頭,問道:“為什麼?”

倒不是說記不住,只是不明白為什麼特蕾西亞會特地說出這種話。

“唔,要問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因為……”

特蕾西亞點著唇角,思考了好一會,然後才展開笑顏:“因為我也記住了你的名字啊。”

“……”

唐恩默默地扭過頭。

“你很容易臉紅誒。”

“沒有。”

“是得病了嗎?”

“不是。”

“哦?也就是說……你害羞了?”

“這個更不可能啊!”

“……”

挪動。

“哇!不要靠過來啊!”

潺潺的溪水流向遠方,唐恩的身軀在綠草鮮花中半跌半坐,看上去很是狼狽。在他右側不遠處,特蕾西亞好奇地看著他激烈的表現,眨了眨眼,好一會後,忽然“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不准笑!”

唐恩惱怒地看了這個行為舉止都很古怪的少女一眼,然後氣哼哼地重新坐正,目光一絲不苟地盯著河對岸,這一回真的連眼角的餘光都沒有去看特蕾西亞。

一副我很高冷不要靠近我的抗拒模樣。

“對女孩子生氣了嗎?”

“你!”

看似堅固的防守在不到一秒內就被特蕾西亞攻破了。

唐恩終於還是拿眼前金發藍眸的少女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垂頭喪氣接受了自己的失敗。

居然被女孩子打敗了。

他內心產生了不知是沮喪還是挫敗的情緒,這種情緒幾乎也同時在臉上表現了出來,簡直和不會掩飾自己的嬰兒一樣,淺顯易懂。特蕾西亞眨著藍色的眼眸觀察了好一陣,終於確定眼前的少年是在為和自己的“戰鬥”失敗而感到難過,頓時覺得頗為好笑。

不過,少年與少女,本來就是少女比較早熟,少年的想法倒也不算太幼稚,在特蕾西亞看來,居然還頗為可愛。

當然,事情再怎麼說也是自己引起的,以特蕾西亞的性格,自然不可能再去用言語“挑釁”唐恩。她伸出手,輕輕將額際垂落的金髮撩到耳後,然後開口轉移了話題:“說起來,你為什麼不過去和他們一起玩呢?”

他們指的當然就是河對岸正在玩魔王勇者扮演遊戲的小孩子們,雖然年齡和特蕾西亞相差不大,但後者已經習慣將他們稱為孩子了,畢竟心理年齡和生理年齡總有差距。

其實這才是特蕾西亞靠近唐恩的主要目的,一個看上去被孤立的孤僻少年,眼眸中充滿著孤獨、倔強、羡慕、渴望、不甘……等各種各樣的情緒,她想弄明白其中的原因。

在特蕾西亞好奇的目光下,唐恩不屑地“哼”了一聲,挺起腰板,冷冷地吐出兩個字:“幼稚!”

“……”

唐恩往後縮了縮。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句話說出口後,感覺特蕾西亞的目光忽然變得很微妙。

他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哪裡說錯了。

特蕾西亞眯著眼,緊緊地盯著唐恩:“你在說謊。”

她一字一頓說道。

“沒、沒有!”

唐恩頓時感覺一股熱意湧上大腦,他紅著脖子,繼續嘴硬,哪怕特蕾西亞用清澈湛藍的眼眸看著她,也沒有退縮地與她對視。

只不過這種對視並沒有持續太久,當唐恩看到特蕾西亞身體前傾,秀麗的臉龐與湛藍的眼眸離自己越來越近,甚至近到可以看到她眼眸中倒映出自己的模樣,嗅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的時候,他脖子上火焰般的紅色終於一路蔓延到了臉頰乃至耳後,剛剛還用冷漠的“幼稚”兩個字表現自己成熟的少年忙不迭移開視線,輕而易舉地敗下陣來。

“贏了!”

看著狼狽的唐恩,特蕾西亞的眼睛彎成月牙,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現在該告訴我實話了吧?”

有誰說過輸了就要實話實說嗎?

唐恩很想這麼回答她,但這個時候他的臉已經滾

燙如同被正午毒辣的陽光炙烤過一般,萬一眼前的少女又做出像之前一樣的舉動,讓自己出糗怎麼辦?

“他們不和我玩。”

最後還是選擇了把這個辛酸的答案說出口。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特蕾西亞還是很好奇:“誒,為什麼呢?”

唐恩腰板一挺:“因為他們幼……”

“嗯——”

少女又眯起眼,口中發出不滿的唔嗯聲,雖然意義不明,但卻很可愛,像是那種讓人看了就會喜歡上的幼獸。

唐恩的腰板又軟了,他用手撐著自己往後仰的身體,搪塞道:“反正就是這樣啊,你瞭解那麼多幹嘛?”

“就是想知道而已。”

特蕾西亞歪了歪頭:“要怎樣才能告訴我呢?”

要怎樣才能告訴我……老實說這是一句具有隱晦暗示意味的話語,因為它的潛臺詞就是“要我做什麼你才肯告訴我”,進一步而言就是“如果你肯告訴我我就什麼都會做”,而這種話由女孩子說出口更是十分誘人,帶有類似于男孩子問女孩子“你喜歡什麼類型的人”同樣性質的暗示意義。

唐恩只是個少年,不明白這句子背後到底有什麼含義,但這並不妨礙他腦抽說出接下來這句話:“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誒!?”

少女吃驚地捂住了嘴,湛藍色的眼眸睜得大大的。

她顯然被唐恩的話嚇到了,但其實唐恩現在也在暗暗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這種話,哪怕是一個涉世未深的鄉村少年也應該深刻懂得人作死就會死的道理啊!

這是調戲吧?調戲一個貴族少女,自己會被活活打死吧?

他腦海中思緒萬千,而作為被調戲的物件,特蕾西亞現在倒是只有一個想法:自己被調戲了?

明明以為只是一個孤僻的少年,結果接觸之後才發現出奇的作死……或者說是大膽,自己人生第一次被調戲,居然就是被眼前貌不驚人的少年嗎?

她眨了眨眼,看到唐恩也是一副後悔懊惱的模樣,頓時心裡有點好笑。

這就是說話不經大腦的後果。

眼眸中異彩閃爍,好一會兒後,她才輕輕咬住下唇:“好啊,說定了。”

“噗!”

唐恩差點把早中飯連同還沒吃下的晚飯都噴出來了。

他狼狽地擦去嘴角的唾沫,抬頭望去,卻發現少女已經走到了小溪邊,正在朝他招手:“過來,唐恩,快過來!”

不會是被自己調戲惱羞成怒想把自己推下小溪淹死吧?

唐恩心中揣揣,不過鑒於這條小溪深度甚至不到自己的膝蓋,被推下去也就出點醜而不至於有性命之憂,本著讓她出出氣不要記恨自己的樸素思想,他站起身來往溪邊走去。

他走得很慢,步伐比起正常人來說也顯得輕飄飄的,走起來小心翼翼,像是怕被什麼絆到腳。不到十米的路程,他卻走了好幾秒。特蕾西亞看在眼中,眼眸閃爍,若有所思。

“怎麼了?”

唐恩站到溪邊,做好了被推下去的心理準備後,開口問道。

少女看了他一眼,似乎很奇怪唐恩為什麼要問這麼理所當然的問題:“親你啊。”

這傢伙玩真的?

唐恩腦海中浮現出不可描述的畫面,於是臉頰又泛起了詭異的紅色,今天這一天他臉紅的次數已經超越了過去十四年來的總和。

特蕾西亞卻沒有管他在想什麼,只是忽然蹲下,然後用眼神示意他也蹲下來。

唐恩照做,心裡卻很疑惑。

原來親親是要蹲下來的嗎?

他眨巴著眼睛,忽然發現少女臉上的神情很認真,像是真的要履行這種開玩笑一般的要求。頓時,原本就已經很後悔自己說話不當的唐恩心中產生了濃濃的退意,可是他又怕自己現在說“別這麼認真我只是開個玩笑”這種話會被少女拔劍剁成肉醬。

進退兩難的局面,說的就是這種。

少女卻沒有理他,只是指著潺潺的溪水:“看!”

看?

唐恩把視線移過去,溪水很清澈,潺潺向前流去的同時,倒映出他和特蕾西亞的臉龐。

溪水撞擊在河中的礁石上,點點水珠飛濺到空中,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出晶瑩燦爛的光芒。有清風吹拂,從溪水上游一直吹拂到兩人的面龐上,青翠的野草在風的吹拂下往溪水倒去,像是要觸碰這給予它生命的源頭。唐恩看著這一切,心中忽然產生了似溪水般一圈一圈蕩開的波瀾。好似心有靈犀一般,他扭過頭,望向特蕾西亞。

卻見後者伸出手,輕輕在倒映著唐恩臉龐處的溪水中掬起一捧,放到唇邊,小口小口唑飲,她的咽喉一動一動,吞咽清甜的溪水,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松鼠,格外可愛。

唐恩愣愣地看著她,有點不知所措。

少女將掬起的溪水一飲而盡,而後,扭頭看著唐恩,臉上浮現出好像惡作劇成功一般得意的笑容:“親到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