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三章 樹枝與劍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407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潺潺的溪流邊,少年與少女半蹲著,彼此相隔的距離不過一肩之寬。

“親到了……”

唐恩呆呆地看著金發藍眸的少女。

此時,後者臉上得意的笑容還未散去:“對啊,親到了。”

她以為自己憑藉聰明與機智戲耍了唐恩,小小地報復了一下他先前調戲自己的舉動,卻沒想到後者忽然“騰”一下把臉轉了過去,背對著她,一句話也沒有說。

特蕾西亞眨了眨眼:“你怎麼了?”

“沒什麼。”

唐恩的聲音似乎有幾分緊張,也有幾分局促。

少女歪著頭,似乎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

不過,不管怎麼說——

“我做到了哦,現在該你履行約定了。”

特蕾西亞伸手去抓唐恩的衣袖,誰知道剛剛抓住,少年就好像被焦灼的火苗燙到一樣,匆忙地將她的手甩開,後退了一步,用警惕地目光看著她。少女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嚴陣以待的唐恩,表情無辜:“我手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沒有。”

“那你幹嘛躲著。”

“因為你很奇怪。”

唐恩拉了拉自己的衣袖:“總而言之,不要隨便靠近我。”

“哦。”

似乎被討厭了。

少女垂著頭,情緒有點低落。

唐恩看到她這模樣,忽然有點同情,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但很快他就搖了搖頭,把這想法從腦海中驅逐了出去:眼前的少女可是大敵!是一天之內連續戲耍了自己好幾次,讓自己出了好幾次糗的大敵!怎麼可以隨便同情敵人!

越是可愛的表面,內心就越是險惡。

雖然還只是個少年,但唐恩卻因為自己的親身經歷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好在,特蕾西亞雖然有點失落,但也沒有太過在意,很快就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後:“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履行你的約定吧?”

她興致勃勃地看著唐恩,眼中閃爍著顯而易見的求知欲。

真是難纏的傢伙!

唐恩嘴角隱晦地撇了撇,小聲嘀咕了幾句類似於“才沒有和你約定過什麼”亦或是“這種事情才不重要”的抱怨話語,但少女不為所動,反而直接坐到了溪邊略顯潮濕的泥土上,抱著膝蓋,用亮閃閃的眼眸看著他,好像在期待他講出什麼有趣的故事。

不嫌髒嗎?

唐恩也坐了下來,隨手拽起一根青草在手中把玩,口中則說道:“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啦,我從小體弱,比正常小孩體質弱了很多,經常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

“所以他們就不和你玩了?”

特蕾西亞介面道。

唐恩點了點頭。

這倒是一個很常見的現象,在大人的世界裡,軍隊也好,傭兵團也好,都不會歡迎一個弱者的進入。哪怕是像現在這般小孩子之間的打鬧,想必也不會願意帶著一個拖油瓶到處跑,更何況這少年看上去本來就很孤僻,性格……唔,有點心口不一,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和身體的因素加在一起,想必也不會很受歡迎。

這好像可以解釋一切,唯一的問題在於……

特蕾西亞上上下下打量著唐恩,一塵不染的純淨眼眸從他的頭髮一直掃到腳底,看得後者有點發毛:“幹、幹嘛!?”

他努力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樣,可能是想恫嚇特蕾西亞,告訴她自己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在特蕾西亞看來,果然是不怎麼受歡迎的性格啊,但是,也確實是與眾不同了——一般來說,在特蕾西亞面前努力表現自己強大的男孩子都是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贏得她的關注;唯獨眼前的少年是為了給自己壯膽,讓自己不至於被特蕾西亞的目光嚇到。

可是這麼一來反而更加暴露了他的底氣不足……

特蕾西亞覺得有點好笑,他的這種性格,到底應該說是可愛呢,還是不可愛呢?

她搖了搖頭,忽然站起身,環顧四周,似乎在尋找什麼。

視線掃過不遠處的草地,少女眼眸一亮,在唐恩好奇的目光中走過去,然後彎下腰,輕輕從草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放在手裡掂量了一下,然後滿意地點了點頭——小溪附近沒有樹林,只有村子西邊後面有,這根樹枝大概是不知道哪個熊孩子帶過來玩耍,然後又丟棄在這裡的,重量和硬度倒是蠻合適的。

特蕾西亞用白皙的手握住樹枝的一端,並不嫌棄樹枝粗糙的表面。

然後,她一步一步,朝著唐恩走來。

“額?”

唐恩歪了歪頭,內心忽然產生了些許不妙的預感,但卻又說不出這種預感從何而來。

是因為眼前的少女嗎?

他愣愣地看著特蕾西亞朝自己靠近,一直到距離自己大約三步遠的地方,然後緩緩舉起了手中的樹枝。

喂、等等!不會吧!?

唐恩好像有點明白自己那不妙的預感是為何產生的了。

果然,不出所料,在唐恩惶恐迷茫的目光中,少女手中的樹枝舉過頭頂,她猛地往前踏出一步,身軀擋在唐恩面前,將迎面投來的陽光都給擋住,純白色的皮靴在潮濕的泥土上踩出一個小小的坑洞,看得出少女踩的步伐很是穩重。下一刻,一聲清脆的輕喝聲後,少女手中的樹枝劃開空氣,往唐恩頭頂劈下,迅捷的速度帶起呼呼的風聲。

在唐恩的眼中,眼前的少女身上忽然爆發出了和之前截然相反的氣勢,被她駕馭著從上方襲來的樹枝不知何時化為了一把鋒利的長劍,將他的上下左右整個視野全部佔據,讓他找不到任何一個躲避的空隙。

少女的一劍,竟似乎封鎖了他所有的退路。

這是避無可避的一劍!

下意識地,唐恩身體往後仰去,想避開這一劍的鋒芒。

但他卻忘了,自己身後是……

“哇

!”

“噗!”

少年的驚叫聲與溪水的撲濺聲幾乎同時響起,唐恩的身軀堪堪停留在河岸邊,半懸半坐,所幸沒有跌落溪流,但他的雙手卻已經探到了淺淺的溪水最下方,撐在了溪流底部細小的鵝卵石上,維持他的身體不至於跌倒,但整個身體的重量卻也咯得他兩隻手掌都有點疼。

在少年的頭頂,距離他的額頭不到一釐米的地方,一根外表平凡無奇的樹枝正穩穩地停在半空中,微風吹過,拂起唐恩的劉海,被掀起的劉海之下,少年的黑色眼眸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就在前一刻,這平凡無奇的樹枝還是一把鋒利的長劍。

樹枝的另一端,白皙的小手忽然鬆開,任樹枝頹然跌落到地上。隨後,原本還站在原地看著他反應的特蕾西亞連忙跑過來,朝他伸出手:“啊啊,抱歉,好像有點過分了,對不起。”

她搖了搖手,示意唐恩抓住。

這可不只是有點過分啊。

唐恩有點氣惱地哼了一聲,不情不願地伸出一隻手,特蕾西亞緊緊地抓住,然後用力,把唐恩從某種意義下十分危險的境地中拉了出來。剛一擺脫困境,唐恩就迫不及待地將手縮了回來,先是盯著自己收回來的手看了一會,然後又看了一眼特蕾西亞,不知想起了什麼,臉頰微紅,連忙扭過頭去。

特蕾西亞卻以為他在生氣,連忙道歉:“抱歉,剛剛是我不好,對不起。”

她雙手合十,表現得十分誠懇,唐恩卻扮演起了小心眼的角色:“你剛剛差點就打到我了誒,這可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他哼了一聲,抱著胸口,整個人身上都寫著“我不開心”四個字。

“不管怎麼道歉都沒用的。”

他又補充了一句,表明自己現在憤怒的心情與堅決不接受道歉的小肚雞腸……或者說是決心。

根本就是個無法掩蓋自己情緒的孩子嘛!

特蕾西亞內心吐槽,但也沒什麼辦法,畢竟這件事確實是自己的錯。仔細想了想後,她忽然對著眼前態度“堅決”的唐恩說道:“不然我再親你一下,你原諒我怎麼樣?”

“……”

唐恩背對著她的身軀好像僵了一下,一會後,他默默地轉過身:“不用了,我原諒你了。”

意外的很好哄。

“不過,你剛剛為什麼要那樣做?”

唐恩忽然問道。

他心中確實很疑惑,就算自己真的得罪了這名少女,她也不用這樣一言不發就拿著樹枝砍過來吧?再說了,她腰間不是還有劍嗎……

“你說這個啊?”

特蕾西亞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然後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因為你說自己體質很弱,可是我卻完全看不出來,所以……”

“所以就想試探一下?”

唐恩抬起頭,“冷冷”地看了少女一眼,後者連忙低下頭,雙手合十放在胸前,擺出“我很抱歉我已經在深刻反省了”的模樣,頓時讓唐恩的表情有所緩和。

再次重申一遍,這傢伙真的很好哄。

“好了,現在你也試探完了,應該沒什麼疑惑了吧?”

唐恩扭過頭,專注地看著溪流,又或是溪流中倒映出來的自己的臉龐,似自言自語般說道:“反正我從小就是這樣啦,沒什麼力量,其他小孩會跑步的時候,我連走路都很吃力,所以被女孩子欺負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一點都不會生氣……”

剛剛分明就很生氣好嗎?

特蕾西亞看著情緒莫名低落的唐恩,有點內疚。畢竟這個話題是自己引起來的,唐恩會想起這些不好的回憶也確實是她的錯,所以她儘量搜刮腦海,想找出合適的語句來安慰唐恩,但最後什麼也沒有找到,只好慢慢挪到他身邊坐下,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然後輕聲說道:“其實,你也不用這樣啦,因為,唔……我和一般女孩子不一樣的。”

“不一樣嗎?”

唐恩看了她一眼,從剛剛到現在第一次贊同了她的話語:“確實是這樣。”

說罷,他繼續回頭盯著溪流,一言不發。

特蕾西亞抿了抿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清澈的溪水潺潺流淌,發出簌簌的聲音,一直往遠方的地平線流去,青草在微風吹拂下輕輕搖曳,不知名花朵的芬芳香氣順著風鑽入他們鼻中,帶來一陣舒暢的清甜。午後的陽光一直照耀著這小小的河岸,讓溪邊的少年與少女始終沐浴在金色的光輝之中。河對岸,隱隱約約傳來孩童的嬉笑聲。

小小的村子,安詳靜謐,卻也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憂傷。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流逝,當金色的陽光終於染上了一抹殘紅,耀眼的太陽正逐漸往地平線下方沉去的時候,特蕾西亞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從溪邊站了起來。

“我得走了。”

她轉身道。

“走了?”

唐恩有點恍惚,但又覺得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哦。”

“今天,很高興認識你,唐恩。”

說完這麼一句話後,少女邁步離去。她走得很瀟灑,一如來時來得很隨意。

唐恩是直到那腳步聲消失之後才回頭的,這個時候,名為特蕾西亞的少女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望著遙遠的天邊,神情有點悵然,也有點迷惘。

好一會後,他才像是想起了什麼,移開視線,把目光放到地上那根平凡無奇的樹枝上。

他站起身,撿起那根樹枝,心中卻浮現出異樣的想法。

在自己的手中,它只是樹枝;而在特蕾西亞的手中,它卻是一把劍。

自己,也能握劍嗎?

在原地呆呆站立了好一陣子後,少年搖了搖頭,握著樹枝,一步一步往村內走去。

夕陽落在他身下,拖出一個長長的背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