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四章 少年的決意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91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唐恩回到家中時,天色已完全暗了下來。

他的家位於村子東面一個偏僻的角落,幾乎相當於靠近村子的週邊了。用木頭搭成主框架的小屋在牆面抹上了厚厚的白石灰,房頂則是以曬乾的稻草、蘆葦等各種植物鋪設而成,從外表上來看很是簡陋。當然,這樣一個貧窮的小村莊,村民居住的房屋大體都是這樣。或許在這片區域,就只有領主的莊園可以稱得上豪華了。

房子後面是一片寬闊的空地,和村外的一大片荒原相連,其上因為無人打理的緣故已是雜草叢生。唐恩先是繞了一大個圈子,來到空地後,將手中的樹枝隨意地丟到空地上,然後才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返回家中。

推開那扇老舊的木門時,唐恩的老爹正坐在桌旁,手中仔細擺弄著他的弓箭。他是村裡的獵人,準確地說是獵人兼職農戶,在平時和一般農民一樣耕地種田,到了農閒時則會背上弓箭,鑽入村子西邊連著大山的樹林中狩獵。即便是在整個村子裡,他的狩獵技巧也是數一數二的,每次總能有收穫,正因為如此,唐恩家裡的生活也要比其他村民好上一點。

屋內的擺設很簡單,一張桌子,兩張椅子,牆角擺著已經被蟲蛀蝕得斑斑駁駁的櫃子,櫃子內隨意擺放著碗筷之類的雜物,另一個牆角則是生火做飯用的爐灶。至於他和老爹的床,則是在更進去的裡屋內。

傢俱全部都用紅松木製成,而且唐恩記得很清楚,這些全都是老爹親手做的,雖然很粗糙,但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了。桌子上,一盞煤油燈安靜地散發出柔和溫暖的光芒,拉長的焰火在牆壁上投射出一個細長的黑影。打開門時,從屋外灌入房內的夜風使這焰火抖了一下,連帶著牆壁上的黑影也劇烈擺動,在整個房間內晃出大大小小的黑色斑點。

除了煤油燈外,桌上還擺放著他們今天的晚餐——細長的黑麵包,麥片熬成的粥,以及不知道什麼動物的肉,大概是今天老爹今天狩獵的收穫。

唐恩走入房中,順手將門帶上,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還在擺弄弓箭的老爹一眼,然後才細手細腳地走到桌邊坐下,開始享用對於平時的自己來說已經遲到了很久的晚餐。

就在他屁股剛剛坐到椅子上的時候,借著煤油燈昏黃的燈火調整弓箭的老爹忽然抬起頭,瞥了唐恩一眼:“怎麼這麼晚?”

低沉的男子聲,並非是在斥責,僅僅是很平常的詢問。

“額……”

唐恩的手僵了一下,然後訕訕地轉過頭:“沒什麼,遇到一點事,耽擱了而已。”

“……”

老爹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唐恩,看得後者有點毛毛的,稍微往後挪了挪。

在村子裡的其他村民看來,唐恩的老爹只是個再尋常不過的普通人罷了,除了狩獵技巧高超以外,再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一頭黑色的頭髮亂糟糟的,如叢生的雜草,甚至蓋住了他的眼眸;飽經風霜的臉上總是帶著淡然的神情,似乎沒有什麼可以引起他的注意;那雙無時不刻都握著弓箭或農具的手長滿了老繭,走在路上總是佝僂著背……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他好像只是個普普通通的農戶,甚至就連名字都是普普通通到說出來的下一刻就會被人遺忘的約翰,沒有證據能體現他擁有什麼特殊的本領或身份。

只有唐恩知道,當老爹抬起頭,用深深隱藏在劉海之下的黑色眼瞳看著他的時候,他會覺得其中好像有星辰閃爍,在那一瞬間,天上的星河也墜落到人間,讓這雙注視著他的眼眸爆發出驚人的光彩。

不過,這只是他第一眼的感覺罷了,當他從這雙眼眸所帶來的驚人光彩中回過神來時,卻會發現一切又都歸於沉寂,老爹的眼眸波瀾不驚,似乎從未有過閃爍的星辰,一切都只是他的錯覺。

他並非是第一次遇到過這種情況,甚至也曾經想過仔細詢問一下,只不過,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告訴他,即便是去問了,老爹也不會和他實話實說,所以,更多時候他也僅僅是在心裡想一想罷了。

“怎麼耽擱了?”

老爹忽然又開口問道。

“就是耽擱了啊,遇到一點事情,所以就晚回來了一點。”

唐恩不知道為什麼並不想提起自己遇到特蕾西亞的事情,於是顧左右而言他,隨口把話題扯過去,然後連忙用食物堵住自己的嘴,同時也堵住了老爹想要追問的欲望。

看了一眼嘴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唐恩,老爹隱晦地搖了搖頭,站起身,把弓箭掛到牆上,然後朝裡屋走去。

“記得把燈滅了。”

他吩咐道。

“哦。”

唐恩隨口回道。

這盞煤油燈應該可以說是家裡最貴的東西了,哪怕老爹用的弓箭都沒有它貴重,據說是當初老爹打獵時救了一個貴族,後者賞了他十幾個銀幣後老爹專門跑去城裡買的。不然,普通的農戶哪有餘錢閒心用這東西。無論是唐恩還是老爹,對於這個能在黑夜裡帶來光明的東西都極為看重。比方說,唐恩可以晚回家而不必擔心被責駡,但他卻不能忘了熄燈,否則就要因為浪費煤油被老爹痛駡一頓……

說起來那個貴族還真是摳門啊,就賞了十幾個銀幣。

唐恩邊盯著煤油燈邊吃飯,內心還腹誹著。

吃完飯後,他依照慣例將剩餘的食物收拾好,又將燈吹熄,就要和老爹一樣回裡屋睡覺。畢竟,黑夜下的村子還是很無趣的,也沒有什

麼娛樂活動,一般來說大家吃完飯都會早早上床睡覺。

除非有什麼特殊的事情要做。

唐恩邁出去的腳步不知為何稍微頓了頓。

他想起了自己撿回來的那根樹枝,想起了今天在溪邊遇到的那位古怪的少女特蕾西亞,進而又想起了特蕾西亞握著樹枝揮向自己的那個場景,那時候,一根平凡無奇的樹枝在少女的手中化為了鋒利的長劍,給少年的內心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印象。雖然有點羞惱也有點不甘,但他還是不得不承認特蕾西亞的那一劍很強,不僅是力道,就連少女的氣勢也強悍到令他不敢直視。如果少女鐵了心要給自己一點教訓的話,自己無論如何都躲不過那一劍。

揮出那一劍的只是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少女,而她所用的甚至只是一根樹枝。

這多少讓唐恩有點挫敗,但同時,內心深處也有隱隱約約的羡慕與渴望——如果,如果自己也能揮出這樣的一劍,那該多好?

自小到大以來的體質問題讓唐恩一直被其他同齡的小孩嘲笑看低,十四年來他早已熟悉了這種嘲笑的聲音,也已經習慣了別人的嘲笑,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接下來的人生中,他大概還會這樣被一直嘲笑下去,甚至可能更過分。除非他像吟游詩人頌唱的傳說中的主角那樣,有各種各樣的奇遇,不然,就算勇者再世也無法幫助他了。

但是,在今天,這種習慣性的想法被打破了,那個少女輕而易舉地就讓唐恩湧現出了一種極度的渴望,他渴望向那名少女一樣,揮劍時舉重若輕,哪怕只是一根樹枝都能表現出凜然的氣勢,像呼嘯的風,也像靈動的水。

當然,如果僅僅是渴望的話,故事就沒有那麼容易開始,唐恩接下來將渴望與衝動付諸實踐的行為,才真正開啟了一段連他自己都無法預見的未來。

悄悄咪咪地朝裡屋望了一眼,黑壓壓的裡屋中沒有任何動靜,但是隱隱約約能聽到輕微的鼾聲,唐恩內心頓時松了一口氣,躡手躡腳地往屋外走去,輕輕打開木門,又輕輕合上,像做賊一樣溜出了屋子。

一陣夜風吹過,僅僅穿著一件衣裳的唐恩頓時打了個寒顫。他抬起頭往天上望去,名為露娜的銀月正高高地掛在高空之上,朝人間灑下皎潔柔和的光芒。在露娜的背後,還能看到一圈模糊的光暈,卻並非是因為露娜的光芒出現的,在傳說中,那是銀月露娜的孿生姐妹,另一輪銀月露比的影子,唯有到特殊的時節,露比才會出現在天上。在那之前,所有地上生命都只能看見她的影子。

唐恩無心關注露娜和露比的傳說,而是偷偷摸摸來到了屋後的空地上,撿起了自己之前丟在這裡的樹枝,握在手中,粗糙的手感讓他皺了皺眉,但也沒有太過在意。他閉上眼,仔細回想了一下之前名為特蕾西亞的少女揮劍時擺出的姿勢,然後緩緩調整自己的身軀與雙腿,儘量做到和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乳白色的月光照耀下,少年的身軀直直站立著,面前是一望無際的荒原。身下,野草叢生,不知名的蟲子在草堆裡爬來爬去,發出悠長的鳴叫聲,偶爾還能看到一兩隻螢火蟲飛過,落下點點細碎的光芒。

夜色悠閒而靜謐,少年緊握著樹枝,好像握著一把鋒利的長劍。

下一刻,少年深吸一口氣,然後猛然張開雙眼,左腳往前踏出,踩在草地上發出“嚓嚓”的聲音,與此同時,他高高抬起手,將手中的樹枝舉過頭頂,腦海中一瞬間閃過特蕾西亞揮劍時的姿勢、動作、神情與眼神——

“喝!”

一聲極低的輕喝聲後,少年猛地將手中樹枝對著空氣劈下,頓時帶起呼呼的風聲,濺起四處草葉亂飛。

“呼——!!!”

沉悶的響聲傳來,少年的手停在半空中,此時手中樹枝距離地面不過數釐米的距離。如果再用力一點的話,就會砸到堅實的地面,少年的手臂說不定也會因為反震而麻痹。

即使如此,在揮出這一劍後,唐恩的狀況看上去也不太妙了,他抓著樹枝的手因為虛脫無力而鬆開,手中樹枝不自覺落到了地上,額頭上也不知何時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細汗。

在原地僵了一會後,唐恩忽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開始小口喘氣。

之前看特蕾西亞揮劍時輕鬆寫意的模樣,還以為很簡單的,但直到自己來做的時候,才會發現這到底有多難,僅僅是一劍就將他所有的體力都抽得一乾二淨,這固然有唐恩先天體質弱的緣故,但也和這一劍需要精氣神高度集中有關。

是自己高看了自己呢,還是自己小看了特蕾西亞呢?

唐恩看著靜靜躺在地上的樹枝,腦海中忽然又浮現出了那金發藍眸少女的身影,連帶著,還有她的笑容,以及她啜飲河水後,對自己惡作劇一般戲耍的言語:“親到了。”

……

少年猛地搖了搖頭,將這些在他看來亂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了腦海。

他勉強站起身,目光在那根樹枝上久久停留,很久之後,似乎做出了什麼重要的決定,緩緩俯身,將樹枝撿起。

他又擺出了揮劍的姿勢。

皎潔的月光下,少年站在荒地中重複著揮劍的動作,四周靜悄悄的,只有風被帶起的呼呼聲,以及夾雜在其中的、少年的喘氣聲。

汗水滴落到地上,混著少年的憧憬與決意。

而在荒地後,一間小小的房屋中,正有一雙眼睛對一切冷眼相待,那雙眼眸中,似乎有星辰閃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