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五章 缺少信念的少年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83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07


1062年7月31日。

七月末,正午時分,大日炎炎炙烤著地面,將腳下的泥土烤得乾巴巴的,甚至裂開了幾道縫隙。人間如同蒸騰的火爐一般炎熱,偶有幾許清風吹過,才能讓人感受到舒暢的涼意。

這種天氣下,即便是最貪玩的小孩也躲在了家中不敢輕易外出,無論是農田裡還是道路上都少了往日裡三三兩兩的人聲,世界仿佛回到了原始的寂靜之中。唯有繁華綠樹毫不在乎毒辣的陽光,反而因為充足的光照而蓬勃生長,一些人跡罕至的小道上,雜草甚至已經爬到了路中央,耀武揚威地宣示自己的存在感。

就是這樣炎熱的天氣裡,維格村西邊的森林裡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這片森林佔據了整個維格村西面的土地,往後一直綿延到無盡的摩多山脈之中,在當地人的傳說中,這片森林曾經被稱之為“血壤的森林”,但也有人說應該是“血染的森林”,因為這片森林中的土壤不知為何都是如血一般的鮮紅,看上去格外可怖。奇怪的是,有經驗的農民都能看出這片森林的土壤無比肥沃,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卻也沒有人敢在這裡開荒擴土,開墾農田。

七十多年來,維格村的村民背靠這片森林,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但哪怕是最有經驗膽子最大的獵戶,也不敢深入血壤森林深處。根據故老相傳的傳說,那森林的深處潛伏著恐怖的猛獸,會將一切入侵者毫不猶豫地吞噬。這一個傳說在幾個愣頭青傭兵不要命地闖進去尋找稀有草藥最終杳無音信之後得到了證實,以至於村裡的人有一段時間對這片森林可以說是敬而遠之,不敢靠近。

然而,這兩個不速之客卻堂而皇之地進入了血壤森林深處,甚至在其中徘徊了足足三四個小時後才施施然走了出來,且面色淡然姿態輕鬆,全然看不出被猛獸襲擊的樣子。

這兩名不速之客中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大約十四五歲的少女,若是唐恩在這裡,就會很驚訝地發現,這名少女就是之前與他在溪邊聊了許久的特蕾西亞。

此時,特蕾西亞已經不再是像之前那樣,穿著類似皮甲的衣服,而是換上了一身藏青色的劍士禮裝,做工精美的布料柔順如同絲滑,其上鑲嵌的寶石狀裝飾品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燦爛的光芒。少女的肩膀上著飾以金色的流蘇,胸前佩著雙劍交叉的徽章,腰間則用一條鎏金腰帶緊緊扣住,勾勒出少女纖細的腰部。禮裝的長褲緊緊地貼著少女的肌膚,青色修飾著天空花紋的長筒靴包裹著少女的腳。與之前相比,這套著裝看上去防禦力弱了一點,但卻更顯出了少女姣好身段與活潑性格。

與之前一樣,特蕾西亞腰間別著她的佩劍,劍被純木製成,雕刻華美的劍鞘所包容,但哪怕是隔著劍鞘,也依舊能感覺到劍鋒的鋒利與其上凜然的氣勢。

少女輕輕扶著長劍劍柄,另一隻手隨手拂開前方垂落的蔓藤,口中則問道:“這樣大概沒問題了吧,卡爾爺爺?畢竟,距離多特蒙德大人上一次蘇醒不過十幾年罷了,他們,還沒那麼容易恢復元氣吧?”

她說著,微微側過頭,看向身後的老者。

跟在她身後的老者雖然年齡已經很高了,但精氣神卻還很充足。他身著黑色的管家服,戴著白手套,腰間佩劍,身材稍顯瘦弱,但腰卻挺得筆直,一頭銀髮梳理得一絲不苟,面容滄桑歷經世事,眼中卻時不時閃過鋒銳的神光。如果不去看他滄桑的面容與臉上滿布的皺紋,而僅僅觀察他的眼眸,說不定會輕易把他誤認為是一名風華正茂,實力強大的壯年男子。

名為卡爾的老者聽到特蕾西亞的話後,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後緩緩搖了搖頭:“或許是這樣,但是,小姐,多特蒙德大人最近的動靜變得越來越頻繁,距離他的下一次蘇醒,或許也不遠了。”

“到了那個時候,恐怕小姐會被賦予極大的期待,家族也不會任由小姐像現在這樣在外面悠閒度假了。”

話音落下,特蕾西亞的腳步頓了頓,又很快恢復正常。她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你太高看我了啦,卡爾爺爺。即使多特蒙德大人蘇醒,被選中的應該也是我的幾位兄長,至於我,我還差得遠呢。”

說罷,她縱身一躍,長筒靴輕巧地踩在林中血色的土壤上,身形像自由自在的精靈,往著森林外奔去。

卡爾在她身後,開口欲言,卻見她已經走遠,只能歎了口氣,跟了上去。

其實,小姐你的天賦一點也不差的。

可惜,你太過看低自己了。

他內心對於這位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少女感到無奈,也有點憐惜。從很久以前開始,甚至從剛剛握住劍的那一刻開始,所有人都見到了她的天賦,唯獨她自己一直在否定,這其中的複雜緣由,真要追究起來的話,又有誰能說得清呢?

林間的風匆匆掠過,卡爾緊跟著特蕾西亞離開了血壤森林,來到森林外的小道上,一輛外表樸素平凡的馬車正停在道路上,拉著馬車的兩匹棕色馬身材高大,但卻被毒辣的陽光照得精神萎靡。見到特蕾西亞和卡爾的身影後,它們連忙張開嘴嘶叫,似乎已經迫不及待想離開這裡,回到陰涼舒爽的馬廄。

“要回去嗎,小姐?”

卡爾問道。

身為這片領地新的主人,特蕾西亞原本

應該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但鑒於她的年齡以及特殊的身份,這些事情無一例外都交給了卡爾來處理。今天之所以會來到血壤森林,不過是因為要查探一些事情罷了,現在具體情況已經瞭解,卡爾覺得是時候回去把今天查探到的事情寫成信件彙報給家族了。

特蕾西亞一開始也是這麼覺得的,但是,當她剛要點頭答應時,卻又忽然把目光移向了小路的另一個方向,一時間,目光有點躊躇。

“怎麼了,小姐?”

卡爾見到特蕾西亞這幅猶豫的模樣,有點疑惑,開口問道:“那邊……我記得是一個小村子,小姐可有什麼事情需要處理?”

所謂的小村子指的自然就是維格村,一條溪流將維格村分為東西兩個部分,雖然有橋,但也不過是木板隨意堆砌起來的而已。像他們乘坐的馬車根本不可能從橋上經過,所以他們原本的路線應該是從這條小路的另一頭繞到大路上,再從大路返回莊園的。

不過,現在看到特蕾西亞的表情,卡爾倒是有點好奇了。

有什麼事情能讓特蕾西亞也表現出躊躇猶豫的模樣呢?

“唔嗯,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

特蕾西亞搖了搖頭,腦海中浮現出少年黑髮黑眸,面色通紅的模樣,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微笑:“想起了一個人而已。”

“哦?”卡爾對此頗有興趣:“是小姐的朋友嗎?”

“算是吧。”

特蕾西亞想了想,然後轉身望著小路的另一個方向:“我想去見見他。”

就在那個小村子裡嗎?

卡爾還沒來得及細問,就見特蕾西亞已經走向了村子的方向,邊走還邊朝他揮手:“卡爾爺爺,你先走吧,我馬上就回去。”

小姐還是這樣雷厲風行啊。

卡爾苦笑著搖了搖頭,最終還是無法放心讓特蕾西亞一個人離去,再加上他也有點好奇特蕾西亞口中的“朋友”到底是什麼人,當下無視了兩匹棕馬看著他可憐兮兮的目光,丟下馬車便朝著特蕾西亞追去。

嗯,經過良好訓練的馬匹是不會隨意走動的……

* * *

今天的維格村依舊很和平,今天的少年唐恩依舊沒有朋友。

不過到了現在,他也不在乎什麼朋友了,對於如今的他來說,比起在溪邊坐著發呆,看其他小孩玩耍嬉戲,似乎已經找到了更重要的事情去度過自己的閑餘時間。

雖然他無論何時都顯得很閑。

毒辣的陽光炙烤著綠草茵茵的河岸,即使是微風經過流淌的小溪時帶來一陣潮濕的水汽,也無法緩解這種灼熱的感覺。少年唐恩沐浴在這種灼熱的感覺之中,任陽光灑落自己身上,烘烤自己的身軀,讓自己的額頭乃至後背都因為出汗而變得濕漉漉也不管不顧。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一樣事物身上——他手中的樹枝。

不,在他看來,應該是他手中的劍才對。

雖然只是握著樹枝,但少年固執地認為自己握著的是劍。

既然是劍,那麼就應該發揮劍的作用。

頂著陽光照耀,面對清風吹拂,聆聽流水潺潺,少年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將手中的樹枝舉過頭頂,與自己的影子平齊,甚至要與天上的大日共存。他原本因為太陽曝曬有點恍惚的雙眸在這一刻凝聚焦距,將視線直直地放到了自己身前的虛空。精氣神高度彙聚之後,握著樹枝的手猛地握緊,下一刻,一聲輕喝從口中吐出——

“喝!”

“呼!”

樹枝自上而下,劃開一道優美的弧線,氣勢淩厲地劈開空氣,最後穩穩地停在距離地面數釐米的地方,帶起的勁風濺起草葉亂飛,足見少年已是用盡了全力來揮出這一劍。

十天了,從遇到那個名為特蕾西亞的女孩子起,已經過去十天了。自從那一個晚上第一次握著樹枝模仿她的動作後,這十天內,唐恩一直都在重複這樣的過程,他渴望像少女一樣強大,渴望揮出像少女那樣舉重若輕的一劍。所以,哪怕是汗水淋漓,哪怕是體力透支,哪怕是累到虛脫連話都說不出,他都沒有放棄這樣的執念。

對於先天體質比常人更弱的他來說,這一劍已經是他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可是,還是不夠。

還是比不上特蕾西亞的那一劍——沒有她的氣勢、沒有她的力道、沒有她的輕鬆寫意、沒有她的收放自如……少女從那一劍上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少年都沒有。

他不過是模擬了一個樣子罷了。

所以,自然可以說,遠遠不夠。

哪怕對於他來說,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是個奇跡了,可他依然覺得不夠。

少年頹然地坐在草地上,小口小口地喘著粗氣,被汗水浸濕的黑髮沾在額頭上,從脖子到後背都有一種炙熱卻又濕漉的感覺,他好像同時身處火爐和雪地,從身到心都是無法言喻的難受。

為什麼……會這樣呢?

少年無力地躺倒,右手擋住投射下來的刺眼陽光,左手卻依舊緊握著那根樹枝。

到底是為什麼,自己會缺少她所擁有的那些東西呢?

明明握劍的姿勢、出劍的動作都是一樣的,可是,為什麼她擁有令人生畏的氣勢,而自己卻沒有呢?

少年身處深邃的黑暗之中,靜靜地思考著。

忽然,悠遠的清風帶來了少女清脆的聲音:“因為你缺少一樣東西。”

“名為信念的東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