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六章 劍鋒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6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你缺少一樣東西。”

“名為信念的東西。”

熟悉的聲音順著風吹來,躺在地上的唐恩猛地睜開眼,扭過頭望去,卻正好看見特蕾西亞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一步一步朝他走來。她的眼眸中閃爍著奇異的光彩,像是驚訝,也像是喜悅。

自那一天后,又過去了十天,他終於再次見到了這名少女。

午後的陽光灑落包裹著少女逐漸靠近的身軀,讓她整個人都在這光芒的照耀下反射出璀璨奪目的絢爛,清風拂過,與陽光融為一體的金色劉海頓時輕輕飄起,露出了那對純淨的湛藍色眼眸。在唐恩的眼中,頂著燦爛光芒朝他走來的少女,此刻就如同畫中才會出現的風景一般,令人難以移開視線。

他直勾勾地盯著特蕾西亞,一時間竟失去了對周圍的注意,哪怕少女已經來到他身前,身軀投射下陰影擋住照落下來的陽光,他依舊茫然未覺。

“你在發什麼呆呢,唐恩?”

少女低下頭,藍色眼眸正好與唐恩的視線對上,她臉上淺淺的笑容好像在暗示著什麼,讓唐恩的臉龐一瞬間染上了微微的紅色。

直到此時,少年才恍然醒悟過來,連忙用雙手撐著地面,極為勉強地將疲乏的身軀挺起來,坐在草地上,隨後,有點不敢確定地眨了眨眼:“特、特蕾西亞?”

“啊,是我!”

少女臉上淺淺的笑容變得極為燦爛,她似乎很高興唐恩能記住她的名字。

唐恩自然不能理解特蕾西亞為什麼忽然變得如此高興,他只是覺得特蕾西亞在這一瞬間忽然笑得極美麗,竟給了他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不由得,臉上紅暈更甚,所以有陰影遮掩,才沒有被少女看出端倪。

“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問道。

在他看來,似特蕾西亞這樣的人怎麼也不可能閑到經常在這樣偏僻的小村子裡出沒。如果說上次算是偶然的話,這一次她又出現在這裡可就有點詭異了。

“哈?”

特蕾西亞歪了歪頭,用手指點了點嘴唇:“恰好經過這裡,然後……過來看你在不在吧?”

過來看你在不在……

唐恩聽到這句話後,不知怎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咚咚”的聲音清澈地回蕩在他的胸膛內。他咽了口口水,儘量使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現在看到了,然後呢?”

“然後?”

說到這一點,特蕾西亞湛藍色的眼眸忽然開始閃閃發亮,好像迷人的寶石:“很驚訝誒!”

“驚訝?”

唐恩張大了嘴:“為什麼?”

見他一臉迷糊的樣子,少女臉上浮現出神秘而得意的笑容,她俯下身子,用一種鬼鬼祟祟的語氣在唐恩耳邊說道:“剛剛,我都看到了哦,你在練劍,對吧?”

她俏皮地眨了眨眼:“是我之前的那一劍哦。”

說實話,她忽然擺出說悄悄話的模樣,又做出如此活潑調皮,對於每一個正常青春期少年來說都是致命大殺器的動作,換做初次見面那一天,唐恩可能早就倒戈卸甲潰不成軍了。

這倒不是說現在的唐恩已經閱盡風雨對於這種事情可以做到淡然處之了,而是因為眼前有更特殊的緣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太近了。

“太近了啊!”

看著少女仿佛近在咫尺的臉龐,感受耳畔傳來溫暖的呼吸,唐恩半是羞怯半是惱怒地喊道。

他甚至可以從少女的眼眸中看到自己早已血紅通透的臉龐。

於是連忙向後退了兩步,離開了少女身軀帶來的陰影,重新暴露在灼熱的陽光下,模樣顯得很是狼狽。

少女又炸了眨眼:“你怎麼了?”

“你還問!”

唐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特蕾西亞歪了歪頭:“害羞了?”

“才沒有啊!”

……

用唐恩的說法來說,自己是因為“你忽然靠過來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所以才會這麼激動”,絕對不是因為害羞或者其他什麼原因。對於特蕾西亞的無端猜測,他表示極大憤怒,並且簡稱自己“絕對不會原諒你”。特蕾西亞於是雙手合十,好聲好氣地說了十幾遍“抱歉啦是我錯了啦”這樣極其沒有誠意的話語,最終才得到了唐恩本人宣稱“勉強原諒你了”的寬恕。

這傢伙真是好哄啊。

看著氣哼哼的唐恩,少女內心默默吐槽。

“好了,我們說回之前的話題吧。”

好說歹說哄完……我是說得到了唐恩的原諒後,特蕾西亞索性也坐到了草地上,和唐恩面對面:“你剛剛在練劍,對吧?”

“額!”

唐恩神情一僵,然後默默地扭過頭,一言不發。

他沒有想到之前自己練劍的場景居然會被少女看到,頓時有點心慌,一方面是因為自己揮出來的劍相比少女實在過於寒磣,被她看到格外丟人;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練習這一劍並沒有得到少女的同意,換句話說,他,相當於一個竊賊,還是一個當著原主人顯擺偷來的東西結果被逮了個正著的丟人竊賊。

這樣雙重丟人的事情,唐恩當然不會想提起。

本能地,他不想在少女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然後少女輕易打破了他妄圖蒙混過去的想法:“不說話也沒用的啦,我都看到了。”

“……”

唐恩依舊緊閉著嘴唇,只不過神情變得更僵硬了。

特蕾西

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幹嘛這樣子?”

“沒什麼。”

唐恩搖了搖頭。

“是嗎?”

特蕾西亞抱著膝蓋,眯起眼,死死地盯著唐恩,口中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唔嗯——”

被她這麼盯著,唐恩感覺頭頂的陽光仿佛都更加灼熱了,曬得他額頭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詭異的是,他的後背卻忽冷忽熱的,好像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在,特蕾西亞的凝視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她就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站了起來。

唐恩悄悄松了一口氣,但也有種莫名的失落感:“你要走了?”

他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問道。

特蕾西亞一眼就看出了他隱藏在表面偽裝下的真實想法——倒不如說,唐恩口不對心的表情實在是太過明顯,以至於特蕾西亞都不用怎麼思考就能猜出他在想什麼,頓時嘻嘻一笑:“你捨不得嗎?”

唐恩嘴一撇,默默地扭過頭:“怎麼可能!”

“好啦好啦,我錯了。”

……

“其實我不是要走啦。”

又一次哄……道歉完之後,特蕾西亞給唐恩解釋道:“只是想試一試你練到什麼程度了而已。”

“練到什麼程度?”

唐恩抬起頭,有點疑惑。

不過看樣子,特蕾西亞是不準備追究他偷偷學習她劍式的事情了。

“沒錯,所謂的劍式,一定要在實戰中才能看出成效哦。”

絲毫沒有顧及唐恩只是個普通少年的事實,特蕾西亞向他灌輸著他本不會接觸到的知識:“每一個握劍的人,都必須經歷無數次實戰,找到自己揮劍的理由,才能真正成為一名高超的劍士。”

“所謂握劍的信念,就是這樣。”

她此刻的面色竟變得格外嚴肅。

唐恩有點恍惚,想起了之前她說的,自己缺少的信念。

缺少信念,就是找不到自己揮劍的理由嗎?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僅僅聽起來,便會覺得是仿佛真理一般的東西。

好像有什麼無形的東西,正在觸及他的內心。

不知不覺間,他被特蕾西亞這般正經的話語影響到了,面色也逐漸變得和她一樣嚴肅:“那麼,我應該怎麼做?”

特蕾西亞正色,點了點頭:“朝我揮劍吧!”

“……”

剛剛醞釀起來的肅穆心情轉瞬就被破壞了,唐恩有點不可思議地看著少女:“你說什麼?”

“我說,朝我揮劍。”

特蕾西亞緩緩拔出了腰間的長劍:“讓我來感受一下你劍鋒的鋒利吧,唐恩。”

劍鋒的鋒利……

唐恩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樹枝,又看了一眼特蕾西亞手中的長劍,頓時沉默了。

特蕾西亞見了有點迷惑,還呆萌地眨了眨眼:“怎麼了麼?”

“沒什麼。”

唐恩只能搖了搖頭,默默舉起手中的樹枝。

特蕾西亞見狀,後退兩步,擺出了防禦的姿勢,藏青色的劍士禮裝讓她看上去顯得英氣颯爽。此刻,唐恩還能從她湛藍色的眼眸中看到興奮的色彩:“來吧,唐恩!”

所以,她很喜歡劍嗎?

唐恩頓時被她的目光觸動了,覺得自己依稀觸碰到了什麼,或許他並不明白什麼叫做揮劍的信念,但他卻可以從少女的眼眸中窺見一絲端倪。

那麼——

“你要小心了!”

唐恩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現在的我可是今非昔比啊。”

明明才過去十天好嗎。

特蕾西亞內心吐槽了一句,但還是表現出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我拭目以待哦,唐恩。”

“那我要上了!”

雖然身體還很疲憊,但能夠和特蕾西亞一較高下——姑且算是一較高下——還是讓他很興奮。精神上的激動一時間蓋住了身體的疲乏,他努力打起精神,將樹枝舉過頭頂,腦海中之前特蕾西亞揮劍的姿態動作神情又一次掠過。緊跟著,當風拂過他的髮際之時,他忽地往前踏出一步,輕喝一聲,手中樹枝劈下,劃開空氣,直直地朝著特蕾西亞揮去。

經過十天的練習,雖然他無法模仿出特蕾西亞的氣勢與神韻,但是,如果是進攻的話,哪怕只要完整地揮出這一劍,自己都能處於主動的地位!

他選擇性地忽略了自己只會這一劍的事實,並且,也選擇性地忽略了,自己這一劍,就是從特蕾西亞那裡學來的。

所以,接下來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就很正常了——面對他來勢洶洶的進攻,特蕾西亞神色淡然,不為所動,哪怕耳旁風聲淩厲也不管不顧,直到樹枝已經近在咫尺的時候,她才抬起眼,不急不緩地看了一眼頭頂的樹枝。緊跟著,腳腕微動,身軀已往旁邊側去,儘管只是一個很微小的幅度,但卻讓揮下的樹枝以毫釐之差從她身前掠過。

勢在必得的一擊揮在了空處,用力過度的唐恩只感受渾身力氣都無處揮使,頓時有點站立不穩。而就在這時,特蕾西亞也動了,她輕輕抬頭,鋒銳的劍鋒劃過一道亮銀的弧線,下一秒,唐恩只感覺一個冰涼的物體拍在自己手腕上,疼痛的感覺傳來,讓他下意識鬆開手,握在手中的樹枝於是輕巧地跌落到草地上,唐恩也因為失去了著力點,跌坐到了地上。

他回過頭,看到特蕾西亞正笑眯眯地看著他,臉上露出俏皮的笑容:“我贏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