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七章 學劍的理由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唐恩不出意料地敗給了特蕾西亞。

對於這個結果,他有點羞惱,但還不至於無法面對。即使刨去他體力疲乏的身體因素,先天體質瘦弱又僅僅只練了十天四不像的劍式就想達到出人意料的效果無異於是癡人說夢,更何況他這一劍本來就是從特蕾西亞那裡學來的。

“我比你更熟悉這一劍。”

少女見唐恩坐在草地上,不像是因為失敗惱羞成怒的樣子,於是眨了眨眼,解釋道:“我知道這一劍會怎麼來,也知道這一劍的弊端在哪裡,所以,我能夠輕而易舉地避開這一劍。”

她上下打量著唐恩,然後搖了搖頭,把他批得一無是處:“你剛剛的那一劍,只有看上去比較像而已。用來嚇唬人倒是足夠了,但是,在我這樣對劍很熟悉的人看來,卻到處都是破綻。輕飄飄的力道也好,完全靠外表撐起來的氣勢也好……其實都可以用徒有其表這四個字來形容。”

她說著,唐恩聽著,越聽臉色越是難看,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特蕾西亞說的又恰恰都是事實。唐恩還不至於因為自己被指出錯誤就覺得沒有顏面,和女孩子爭吵。儘管如此,但骨子裡不服輸的勁子還是讓他固執地抬著眼眸,緊緊地盯著特蕾西亞,眸子裡滿是倔強。

說得難聽點就叫任性。

特蕾西亞對於如何應付唐恩這種小孩子脾氣已經有了一點經驗,於是蹲下身子,笑眯眯地摸了摸唐恩的頭:“雖然如此,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優點啦。”

唐恩翻了個白眼:“不要摸我頭。”

“哦。”

默默收回手,卻看見唐恩眼裡似乎還有稍許期待,特蕾西亞於是會心一笑:“你很有天賦,唐恩。”

“哈?”

唐恩頓時覺得特蕾西亞在糊弄自己,有點狐疑地看著她:“你說我有天賦,什麼天賦?”

“當然是成為一名優秀劍士的天賦啊。”

特蕾西亞的表情顯得理所當然。

唐恩微不可覺地撇了撇嘴,更覺得特蕾西亞是在逗自己玩。

特蕾西亞見狀,挑了挑眉:“你不信嗎?”

當然。

“畢竟我體質這麼差。”

唐恩看了一眼自己這幾天因為練劍已經變得粗糙無比的手,口中嘟囔道。

可是——

“這是沒有關係的!”

特蕾西亞聽到了唐恩自棄般的話語,頓時有點不滿,鼓著腮幫子說道:“練劍的天賦,和你的體質,沒有任何關係!”

“是嗎?”

唐恩還是有點不信:“可是,一般能夠成為劍士的人,不都是有強大的體質嗎?”

“你搞反了!”

特蕾西亞猛地站起來,雙手叉腰,居高臨下地看著唐恩,語氣鄭重嚴肅如宣佈真理:“不是因為強大才能練劍,而是因為練劍,所以才變得強大!”

唐恩的瞳孔猛地收縮。

不是因為強大才能練劍。

而是因為練劍,所以才變得強大。

聲音一遍又一遍在唐恩的腦海中回蕩,他看著眼前的少女,陽光從她背後投下,燦爛耀眼的金輝映襯她的身軀,如同光芒之中走出來的天使。

他呆呆地,似頂禮膜拜。

* * *

村外偏僻的小道上,特蕾西亞和卡爾一前一後,很快回到了馬車旁。

早已在陽光下暴曬多時的兩匹棕馬見到主人歸來,當下感動得無以復加,都無需卡爾揮鞭,就頗具自主性地邁起步子,朝著莊園的方向奔去。

特蕾西亞坐在馬車內,透過牆上的視窗,看到那個小小的村子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一時間,目光有些悵然,不知道在想什麼。

到了這時候,坐在車駕上,一路上沉默寡語的卡爾終於開口詢問道:“那位少年,便是小姐所說的朋友嗎?”

“啊?”特蕾西亞從出神狀態下恍然驚醒,隨後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沒錯,他叫唐恩,很有趣的一個人,卡爾爺爺也是這麼覺得的吧?”

老者仔細思考了一下,最後搖了搖頭:“很遺憾,小姐,就剛剛他的表現來看,似乎並沒有什麼值得我特別關注的地方。”

“外表看上去是如此。”

特蕾西亞好像在贊同卡爾的看法,但隨後又話鋒一轉:“但也僅僅是外表來看罷了。”

“哦?小姐的意思是,對於那名少年,不能僅從外表觀察嗎?”

“當然如此。”

卡爾於是又仔細回想了一下,結果,還是很無奈地搖了搖頭:“抱歉,小姐,或許是老朽眼拙,確實也未能看出那名少年的內在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

“內在?噗!”

特蕾西亞竟忍不住笑出聲來,好容易止住笑後,才開口道:“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而已啦,卡爾爺爺想從他身上感受到那種氣質還是氣勢什麼的,是絕對不可能的。”

卡爾更加疑惑了:“那小姐所說的是?”

“是他的天賦。”特蕾西亞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歡欣,似乎唐恩的特殊讓她自己也與有榮焉:“卡爾爺爺,你覺得,這個世界上存在真正的天才嗎?那種只要看我施展過一遍劍式,就能完全模仿出來的天才。雖然很稚嫩,沒有靈魂,但也僅僅是因為他自身缺乏信念罷了,單純從劍式上來講,我覺得……”

她想了一下,終於想出一個完美的形容詞:“無可挑剔。”

“無可挑

剔?”卡爾聽到這位天賦極高的大小姐居然也會去稱讚別人的天賦,頓時有點驚訝。他腦海中回想起之前特蕾西亞和唐恩在河岸邊戰鬥的場景,終於為之色變。雖然在他看來那少年揮劍時缺乏氣勢,與其說是打鬥更不如說是小孩子間的嬉鬧,但他所揮出來的那一劍卻隱隱約約讓卡爾有種熟悉的感覺。

“就是那一劍哦。”馬車裡傳來特蕾西亞得意洋洋的聲音,好像一個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先祖傳下來的劍式,我只是在他面前用過一次罷了,結果他只花了十天就模仿出來了。怎麼樣,卡爾爺爺,是不是很厲害?”

“十天……”

卡爾抓著馬鞭的手頓了頓,好一會兒後,他的心情才平復下來,極為感慨般說道:“如果小姐所說屬實,那麼,他確實是一個天賦不下於小姐的天才。”

“不下於我?”

馬車裡的少女笑了笑:“卡爾爺爺你太高看我了,唐恩先天體質那麼弱都能做到這種程度,這樣的天賦,是我所比不上的。”

比不上麼?

卡爾隱晦地看了一眼車廂,內心歎了一口氣。

小姐什麼都好,就是太喜歡看輕自己了。

他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結,只是說道:“如此一來,我總算明白小姐為何會如此看中他,甚至還要親自……”

他頓了頓,沒有繼續說,特蕾西亞卻猜到了他的想法,嘻嘻一笑:“親自什麼,卡爾爺爺?你是不是以為我喜歡他,所以才會這麼在乎他?”

卡爾沒有說話。

馬車裡傳來少女悠悠的聲音:“我只是覺得,他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劍士罷了,說不定有一天,也能攀上奇跡的巔峰。”

“在這個時代,能多一名強大的劍士,無論是對大陸,還是對人民,都是一件好事吧?”

她不知為何,忽然歎了一口氣。

卡爾沉默著,不知作何言語,只有兩匹棕馬沒有察覺到逐漸沉悶的氣氛,依舊朝前方邁出步子。

馬車往遠方奔去,緩慢而堅定。

* * *

唐恩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中握著那根樹枝,腦海裡卻不斷回想起特蕾西亞離去時所說的話。

“你想學劍嗎?我可以教你。”

“只要你想變得更強,你就能夠做到。”

“當然,我不會勉強你,也不會現在就要你做出選擇的。”

“明天,如果你真的想學劍的話,明天還是在這裡等我吧。”

“唐恩——”

“一起感受劍鋒的美麗吧。”

劍鋒的美麗……是嗎?

唐恩想起特蕾西亞舉重若輕的一劍,想起她輕描淡寫將自己擊敗的場景,心頭頓時一片火熱。

說他不想學劍,那肯定是騙人的,只要是正常的男孩子,誰沒想過像吟游詩人的詩篇中傳唱的那樣,舉起聖劍,帶領夥伴,打敗魔王,拯救大陸。

雖然後面那些距離唐恩都還很遙遠,但這並不妨礙他擁有一顆想握劍的心。

說實話,如果不是別有顧慮,他早就當場答應下來了。

至於所謂的顧慮……

“啪!”

唐恩一把推開木門,走入家中。

不出意料,老爹正坐在椅子上擺弄他的弓箭,這算是他閒暇時間唯一的愛好了。

見到唐恩回來,他也僅僅是抬了一下眼,然後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手中的弓箭,毫不在乎唐恩到底是跑到哪裡鬼混了。

“老爹!”

唐恩拉過椅子,坐到他對面,一臉興致勃勃地舉起手中的樹枝:“我想學劍!”

“……”

老爹終於有反應了,他抬起頭看了一眼興奮的唐恩,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樹枝,表情頓時變得極為糾結:“學劍?”

“沒錯!”

唐恩絲毫沒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依舊很興奮:“我要學劍!”

之前是想,現在是要,充分表明了他堅定的決心。

老爹只問了他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學劍?”

“誒?”

唐恩愣住了。

這個問題就和特蕾西亞之前說的,揮劍的信念一樣,把他問倒了。

所謂揮劍的信念,就是揮劍的理由,也就是說,你為了什麼而揮劍?

現在老爹也在問他——你為了什麼而學劍?

似乎這是最重要也是最必須的一點。

那麼,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學劍的呢?

唐恩想起了之前特蕾西亞對自己說的話——不是因為強大才能練劍,而是因為練劍,所以才變得強大。

“為了……”

他抿了抿嘴唇,臉色忽地變得堅定:“為了變得更加強壯。”

這就是他最直觀也最容易理解的,學劍的理由。

他不喜歡現在的自己,也許體質是先天的問題,無法抱怨,但他可以通過後天的方法來改善。

是特蕾西亞給了他這樣的想法。

“那就去學吧。”

老爹望了他很久,最終蹦出這麼一句。

說罷,他又低下頭,開始擺弄弓箭。

他沒有問唐恩要怎麼學,要和誰學,要去哪裡學……僅僅是因為唐恩說了,我想學,想變得更強壯,於是他就理解了,就可以說出這樣的話:“那就去學吧。”

他好像明白了一切,看到了一切。

而唐恩卻還雲裡霧裡的,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成功了!

自己說服了老爹,然後,終於可以——

學劍了!

他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