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八章 最壞的時代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9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07


1062年8月1日。

一大早,特蕾西亞就按照約定好的時候來到維格村,在河岸邊見到了早已等待多時的唐恩。

“啊,抱歉,唐恩,讓你久等了……你怎麼了?”

特蕾西亞看著唐恩眼眶邊兩道明顯的黑眼圈,眨了眨眼:“沒睡好麼?”

“沒什麼。”

唐恩不自然地扭過頭去,他才不會告訴特蕾西亞自己是因為昨晚興奮到睡不著所以才會變成這幅樣子的。

不過,特蕾西亞見到他這樣,或多或少也猜到了一點,但也不說破,只是輕笑一聲,然後抓起唐恩的手,拉著他往村外走去:“馬車在村外,我們走吧。”

“知道啦,我自己能走的……”

被特蕾西亞抓住手的唐恩感受著掌心傳來的溫暖與細膩,臉稍微變紅,小聲嘟囔了幾句,卻也沒有太過抗拒。

在附近村民驚訝的目光裡,特蕾西亞拉著唐恩來到村外,卡爾早已在馬車旁等待多時。

那好像是……昨天和特蕾西亞一起來的老者。

唐恩摸著下巴,對卡爾還有一點零星的印象。

“唐恩!”

特蕾西亞把他拉到馬車旁,指著卡爾道:“這是卡爾爺爺,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長輩,也是我的……”

“我是小姐的管家。”

卡爾接過話,然後朝唐恩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請多指教,唐恩少爺。”

“噗!”

唐恩差點把早飯都噴出來了,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被人稱呼為“少爺”,頓時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卡爾,後者面色淡然。

他又扭頭看了看特蕾西亞,後者一臉壞笑:“好啦,唐恩,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就裝作很高興地接受吧!”

接受不能啊!

雖說確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被這樣稱呼總會讓他起一身的雞皮疙瘩。他面色不自然地伸出手:“你好,卡爾……唔,先生,請多指教。還有,您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

沉默了一會後,卡爾點點頭:“我明白了,唐恩少爺。”

你真的明白了嗎!?

唐恩聽到身旁特蕾西亞壓抑的笑聲,嘴角抽了抽,索性也不去強調什麼了。

“那麼,兩位,請上車吧。”

卡爾幫他們打開馬車的車門,特蕾西亞一馬當先走入車廂,然後朝著唐恩伸出手:“上來,唐恩。”

“哦。”

唐恩有點扭捏,但還是伸出手抓住了特蕾西亞白皙的小手,踩著車轍,進入了車廂之中。

“卡爾爺爺,可以開車了。”

看到唐恩坐穩,特蕾西亞喊道。

“是,小姐。”

卡爾揮動馬鞭,兩匹棕色馬頓時邁著輕快的步子,朝前奔去。

車廂裡,特蕾西亞和唐恩面對面坐著,空間的狹小有點出乎唐恩的預料,他與特蕾西亞之間不過隔著數十釐米的距離。這距離對於他來說顯然太近了,近到可以嗅到少女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可以看到少女的睫毛微微顫動,甚至可以看到少女湛藍色的眼眸中映照出來的自己的模樣——局促不安、緊張迷茫、坐姿僵硬的少年。

“怎麼了,唐恩?”

特蕾西亞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卻以為他是在為學劍的事情感到不安,於是安慰道:“放心吧,你很有天賦的,唐恩。相信我,只要你好好學劍,或許不用十年,就可以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到那個時候,唔……”

大概是想到了什麼,她眼神閃爍了一下,沒有繼續說下去,沒有繼續為唐恩描繪美好的前景。

唐恩也沒有注意到她在說什麼,只感覺有如蘭似麝般的香氣從她口中吐出,與溫暖的空氣一同撲到他臉上,讓他的心不知怎的忽然開始怦怦直跳,聲音在狹小的車廂內回蕩,好像是在打鼓。他想當然地以為特蕾西亞也能聽到自己劇烈的心跳聲,連忙咳嗽了兩聲,試圖掩飾自己的尷尬,只是面色卻依舊有點不自然。

特蕾西亞見狀,眨了眨眼,臉上浮現出神秘的微笑:“怎麼了,唐恩?身體不舒服嗎?”

“沒什麼。”

唐恩目光閃爍。

“是嗎?可是你的臉很紅啊……”

特蕾西亞緩緩俯身向前,臉龐距離唐恩越來越近,同時伸出手,似乎想撫摸他的額頭:“是不是發燒了?”

燥熱的感覺頓時油然而生,臉龐就像被火燒過一樣灼熱。看著特蕾西亞越來越近的面容,唐恩咽了口口水,瘋狂搖頭:“沒有!我很好,什麼事都沒有!”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聽到這句話,特蕾西亞瞬間坐回原位,原本將要碰到唐恩的手也收回,放在膝蓋上,坐姿端正得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只是,當唐恩投來疑惑的目光時,她也似笑非笑地看著唐恩,眨了眨眼:“我還以為你是生病了,結果只是害羞而已啊。”

“……”

看著特蕾西亞得意的笑容以及狡黠的目光,唐恩沉默地思考了一下,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辦法,只好選擇了最“直接”也最有“尊嚴”的辦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他默默扭過頭去,看著窗外。

“好啦好啦,是我錯了,我不該逗你玩的……”

特蕾西亞雙手合十,態度誠懇。

……

被特蕾西亞“調戲”了一番,在她“真摯”的道歉下好不容易選擇了原諒的唐恩稍微放緩了心情,終於有空閒去打量馬車外的風景。在他和特蕾西亞笑鬧的這會功夫,馬車早已離開了坑坑窪窪的鄉間小道,來到了寬闊筆直的大道上,並且一直往

著東北方向奔去。唐恩看著窗外逐漸遠去的荒原,忽然有點疑惑。

離開維格村後,東南方向是一片廣闊的荒原,其上分佈著其他大大小小不一的村鎮,據說只有穿過荒原後才能見到方圓數千里唯一一座帝國的城池。而往東北方向去則會見到一道綿延的山脈,它一直往西,將整個西面和北面都擋住,尋常的旅者根本不可能翻越這座山脈去往另一面,想要到達山脈那邊的城池,就只能繞過去。另外,維格村西面的血壤森林,也是一直連到這片山脈之中的。

在山脈之前則是一條河,規模不大,但卻分出了好幾條支流,往北流去的暫且不提,有一條卻是直接流入了那道綿延的山脈之中,為山脈內的植物生長帶來了豐富的水源。

順便一提,維格村裡那條淺淺的小溪流也算是它的支流之一,只不過有點寒磣……額,就算是河與河,也有不一樣的際遇。

“我的莊園就在白水河的河岸邊,距離阿道爾山脈也不遠,大概就幾百米的距離。”特蕾西亞指著地平線邊若隱若現的山脈輪廓,對唐恩說道。

白水河,阿道爾山脈……

從前只在口耳相傳的故事裡聽到過的地方一下子有了確切的名字,唐恩直直地看著遠方勾勒出來的模糊痕跡,有點恍惚地點了點頭:“是嗎,在河邊……額?你說什麼!”

他猛地反應過來,差點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你說莊園!?”

“對啊,怎麼了?”

特蕾西亞眨著眼睛,一副懵懂純真的模樣。

唐恩嘴唇囁嚅,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在帝國,能夠擁有莊園的,只有貴族。而這片偏僻的土地上,唯一擁有貴族爵位的,只有他們的領主。從前是擁有杜伊勒姓氏的男爵,而在幾個月前,卻忽然換成了一名擁有艾因羅貝迪亞這個古怪姓氏的子爵。

艾因羅貝迪亞?

唐恩看著特蕾西亞,直到現在他才發現,不知為何,自己似乎從未仔細詢問過特蕾西亞的姓氏。

或許是覺得詢問一個並不怎麼熟悉的少女這種問題不太好,或許是無意中忽略了這個問題,或許……是害怕得知了那個意料之外但卻是情理之中的答案後,自己會失去這個只見過幾次面的“朋友”。

但不管怎麼樣,他確實不知道少女的全名。

“那麼,重新自我介紹一下。”

特蕾西亞臉上浮現出狡黠的笑容,她俏皮地眨了眨眼,說道:“我的名字是特蕾西亞·法格納·艾因羅貝迪亞,同時——”

“也是這片領地新的領主。”

新的領主……

的領主……

領主……

主……

……

“我就是知道你會有這種表現,所以才一直不和你說實話的啊。”

馬車內,特蕾西亞看著一臉呆滯的唐恩,語氣有點無奈。

唐恩沒注意到特蕾西亞說了什麼話,現在他的腦海中只有兩個字在回蕩——領主。

眼前這個看上去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少女,居然就是這塊領地新的領主?不僅如此,她的爵位居然還是比男爵更高了一級的子爵,和她比起來,以前那位七老八十了還只是男爵的領主老頭都可以去上吊自殺了。

雖然知道她的身份很不一般,但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吧?

唐恩寧願相信她是新領主的女兒,也不願意相信她就是新的領主。

但是,看到特蕾西亞臉上的表情不似在開玩笑,一時間,他也沉默了。

這個時候,特蕾西亞戳了戳他的手臂:“唐恩,你在生氣嗎?”

她臉上的表情揣揣,這還是唐恩第一次從她臉上看到這樣的表情。他有點疑惑地搖了搖頭:“為什麼要生氣?”

“因為我欺騙了你啊。”

“你什麼時候欺騙我了?”唐恩更加疑惑了:“你從來沒有和我說過這些,怎麼能叫欺騙。”

“……”

還真是純真樸實的少年啊。

“不過,我倒是有一點不明白。”唐恩忽然說道:“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

又是和他聊天,傾聽他的心事,現在又要教他學劍。說實話,唐恩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魅力能讓特蕾西亞如此看重。可要說特蕾西亞是為了圖謀什麼的話,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只是個純真樸實的少年而已。

“因為我喜歡你?”

特蕾西亞下意識回道。

“……”

唐恩沉默了一陣,然後默默扭過頭。

“抱歉,我錯了!”

特蕾西亞熟練地道歉,只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唐恩臉上的紅暈已如火焰一般明豔。

好不容易調整回心情後,他才回過頭,準備聽特蕾西亞的解釋。

沒想到的是,特蕾西亞給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答案:“因為這個時代。”

“時代?”

唐恩愣住了,對於他來說,這個名詞代表的涵義太過龐大也太過豐富,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能和這個詞語扯上關係。

特蕾西亞看著他,緩緩搖了搖頭,嘴角浮現出一抹讓唐恩看不透摸不著的微笑,好像是無奈,也好像是苦澀:“在我來到這裡之前,帝國有位著名的學者說過,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但我們——所有知情人心中都很清楚,這只不過是他在自吹自擂,往帝國臉上貼金罷了。事實上,這句話去掉前面那半句,才更加準確。從文明誕生的第三紀,到如今的第六紀,沒有哪一個時代可以比現在更糟糕。”

“唐恩,我要告訴你——”

“這是最壞的時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