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九章 保護他人的劍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3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直到馬車抵達特蕾西亞的莊園,唐恩都沒能從她口中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所謂“最壞的時代”指的是什麼,唐恩不知道,但當特蕾西亞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莫名感覺自己內心深處多了某種沉甸甸的東西,好像被寄予了厚望的人,將要背負著他人的期待在未知的道路上前行。

自己學劍,也是出於他人的某種期待嗎?

唐恩腦海中掠過特蕾西亞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

特蕾西亞的莊園距離維格村並不遠,雖然馬車走的慢慢悠悠的,但還是在半個小時內抵達了目的地。伴隨著風中傳來若有若無的流水奔騰之聲,空氣好像也變得潮濕。從馬車兩邊的視窗望出去,可以看到遠方有一大片綿延的田地,還未成熟的小麥在陽光下伸展身軀,當風吹過時,便隨風搖曳,仿佛激起了綠色的波浪。

與田地一起出現在視線之中的還有灰白色牆體,茅草房頂的房屋,它們錯落分佈在這些田地間,像星星點點的光芒。偶爾還能看到一兩個農民打扮的人在田地中勞作,頭頂毒辣的陽光。馬車越往前走,流水奔騰的聲音就越是響亮,分佈在道路兩旁的房屋也越來越多,而且,田地也不再只是種植農作物了,唐恩甚至能看到種植著葡萄和橄欖的田地,來來往往的農民在其中勞作。

實際上,他們已經進入了特蕾西亞莊園的土地內。一路上不時可以看見騎著馬巡邏或是操練的警備人員,他們看上去訓練有素,在看到馬車經過時還會停下手頭的工作,朝著馬車行禮致意,很是敬畏的模樣。

這些就是傳說中領主手下的騎士吧?

唐恩的目光好奇地在這些騎士身上掃過。

說是莊園,倒不如說是一個小鎮比較合適,起碼,就唐恩所見,這一座莊園可比維格村大多了,他甚至還在林立的房屋茅舍之中看到了教堂的尖頂與十字架。雖然只是模模糊糊,但也一下子把教團這個一向距離唐恩十分遙遠的詞語和他的生活聯繫到了一起。

他像是個小孩,貪婪地注視著周圍一切新鮮的風景,似乎要把它們都納入眼中。直到他發現特蕾西亞正笑意吟吟地看著自己的時候,才紅著臉收回了目光。

大概是覺得不好意思,他解釋了一句:“我以前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鎮子。”

“以後會經常見到的。”

特蕾西亞笑眯眯地說道:“如果你要和我一起學劍的話,一周起碼要來這裡五次。”

“五次?”唐恩有點意外:“這麼多?”

“學劍可是一個持之以恆的過程。”

特蕾西亞哼哼道:“你不會是怕了吧?”

“怎麼可能!”

唐恩立刻坐直了身子:“怎麼可能會怕!”

“是嗎?”

特蕾西亞見他這幅堅定的模樣,眨了眨眼,臉上忽然浮現出詭秘的笑容:“那就好。”

“額。”

看著她臉上的笑容,唐恩不知怎的忽然打了個寒顫,腦海中浮現出不祥的預感。

他還沒來得及去探究這種預感的真實與否,就聽到車駕上的卡爾忽然說道:“到了。”

話音落下,馬車穩穩地停了下來,特蕾西亞打開車門,拉著唐恩走下馬車。

這裡是一處較高的山坡,而在山坡的邊緣斷開,形成一個不高不低的懸崖。懸崖的邊緣地帶,坐落著一座豪華的府邸,紅色琉璃瓦鋪成的屋頂,粉白色的牆壁,折射燦爛陽光的玻璃窗,厚重的紅木實心大門,以及一條直達大門門口,用純白色大理石磚砌成的大道。大道兩旁是種植著名貴花草的花園,高大的樹木灑下綠蔭,應季的鮮花在陽光下盛放,綻放芳華的同時散發出淡淡的幽香,令人心曠神怡。除此之外,兩旁的花園中還各有一個小小的噴泉水池,展翅飛翔的天使雕像手中的聖壺朝人間灑落清甜的甘露,水花濺落,使空氣也帶著清涼舒爽的氣息。

前院花園往後延伸而去,是府邸的後院,雖然未曾親眼目睹,但單看前院的花園,唐恩也已經能夠想像出那是如何驚豔的景象了。

這整座府邸都給人一種奢華的感覺,但若仔細觀察的話,卻不難發現隱藏於其間的歲月的痕跡,如攀附在粉白牆壁上的綠色爬山虎,或是天使雕像上不起眼的斑駁痕跡……這一切讓原本奢華的感覺也沉澱了下來,轉而變為了一種古樸滄桑的感覺,就好像是一位歷經世事的老者,正在默然注視著遠去的歲月。

“這裡就是我住的房子。”

特蕾西亞指著府邸,為唐恩介紹道:“它原本是屬於艾因羅貝迪亞家族的產業,小的時候我經常在這裡玩,後來家族委派了一位外姓男爵來幫助管理這座府邸以及這片領地,就是你們以前的那位領主,不過出於某種特殊的原因,我將會在這裡度假,嗯,時間不定。”

她的解釋比較含糊,沒有說是什麼特殊的原因,唐恩也沒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他的目光已經完全被眼前的府邸吸引了。

“還有那裡!”

特蕾西亞忽然拉著唐恩的手,強迫他移開了視線:“是白水河哦。”

她語氣雀躍,唐恩不禁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頓時看到,府邸所在的懸崖下,正有一條寬約數十米的長河咆哮著往遠方的群山奔去,

奔騰的河水撞擊在兩邊的河岸上,卷起一堆堆白色的泡沫,水花飛濺到空中,讓空氣也沾染上潮濕的清新。這條長河的河水甚是清澈,正如同它的名字一樣。

“白水河。”

唐恩默默地在心中念著這個名字。

這條長河,包括眼前的府邸在內,原本都應該是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接觸到的東西,但如今,它們近在眼前。

“白水河的河水很湍急,不適合作為航行的通道,普通人妄想乘船沿白水河穿過阿道爾山脈的話,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河水吞沒。”不知為何,特蕾西亞忽然在唐恩耳邊說起了這樣的話題:“當然,水流很急,速度當然也很快。沿著白水河順流而下,無需半刻便能進入血壤森林之中。”

唐恩扭頭望著她,有點疑惑——都說了不能通航了,那再快還有什麼用?再說了,這和血壤森林又有什麼關係?

特蕾西亞見到他疑惑的神情,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算了,和你說這個也沒什麼用呢。”

“我們進去吧。”

說罷,她抓起唐恩的手,拉著他就往府邸裡走去。唐恩稍微反抗了下,但是毫無辦法,最後只能撇撇嘴,默認下來。

卡爾在特蕾西亞和唐恩說話的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兩人走入府邸後,他才深深地望了一眼白水河以及白水河更遠方的阿道爾山脈,隨後便把馬車交給迎上來的侍衛,跟在兩人身後走入了府邸之中。

進入府邸後,唐恩才發現相比起府邸的外表,它的內在倒是顯得樸素不少,沒有想像中的華麗裝飾,也不見成群結隊夾道歡迎的僕從,這倒是讓唐恩有點意外。

“享樂之物是劍士的墳墓。”

特蕾西亞朝著唐恩眨了眨眼:“追求強大的劍士——不,應該說是,追求強大的所有人,都應該擁有堅定的意志,奢華的裝飾與無謂的追求只會成為自己前進道路上的阻礙而已。這也是現在大多數人的想法,當然,甚至還有一部分極端的劍士認為,除卻劍以外,一切外物都是阻礙,他們拒絕一切外物,包括金錢以及榮譽,就連衣食住行也只保留最原始的生存所需,他們虔誠於劍,同時也得到劍的虔誠。”

“那不是很苦嗎?”

唐恩咋舌。

“是啊,所以他們被我們稱為苦修者。”

特蕾西亞用手指點著嘴唇,說道:“我倒是覺得他們很偉大,只不過,我可能無法做到他們這樣的地步。”

虔誠於劍,所以也得到劍的虔誠嗎?

唐恩心有所感,忽然開口道:“特蕾西亞……”

“嗯?”

少女扭過頭,湛藍色的眼眸一眨一眨:“怎麼了?”

唐恩猶豫了一下,然後問出了心中一時閃現出來的那個問題:“對於你來說,劍是什麼呢?”

“劍是什麼?”

少女忽然愣住了,停下了腳步,連帶著,唐恩也停了下來。

他緊張地看著少女,既對她的答案感到期盼,又有點恐懼。

他不知道這種恐懼從何而來,只是,讓他心情難以平靜。

時間流逝,好像過去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間,特蕾西亞忽然對著唐恩展開了明豔的笑容:“我知道了。”

“什麼?”

唐恩咽了口口水。

“唔嗯,對於我來說,所謂的劍——”

“大概是用來保護他人的依靠吧。”

少女如是說道。

“保護他人?”

聽到這個答案的一瞬間,唐恩內心的恐懼煙消雲散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從離開村子開始,心靈之中一直存在的那一點空缺,好像也因為特蕾西亞的這句話填補了。

“沒錯,保護他人。”

特蕾西亞重重地點了點頭,解釋道:“劍有鋒,會傷人。但我相信,每一個劍士,他最初握劍的目的都不是為了傷害其他人,而應該是為了保護他人,保護自己心中最重要的東西。可能是無法代替的家人,也可能是無法取代的回憶……諸如此類。”

“最開始拿起劍保護他人的那個劍士,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保護了所有人,後來被我們稱之為劍聖。直到現在,他的雕像都還樹立在帝國大小城池的廣場上。”

“那是一個偉大的人,是得到了大陸所有智慧生命承認的強者。”

特蕾西亞眼中浮現出複雜的色彩,既有追憶,也有崇拜。

不知為何,看著她的目光,唐恩心中竟湧現出了一種莫名的衝動,就好像,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被她用這種目光注視著。

那需要自己握劍,保護他人嗎?

他看著自己的手。

就在此時,耳旁又傳來了少女的聲音:“所以,唐恩,用你的劍去保護他人吧。”

他抬起頭,發現少女正用閃閃發亮的眼眸注視著自己,她從身旁不知何時出現的卡爾手中接過一把長劍,鄭重地朝唐恩遞過去:“時刻記住一件事,唐恩。”

“劍,絕非你耀武揚威的工具。”

“劍,是你用來保護他人的武器。”

外表平凡無奇的長劍遞到少年面前。

少女清脆的聲音,訴說著他一輩子的追求。

少年緩慢而堅定地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珍而重之地接過長劍。

命運,開始向前進。

少年手中的長劍,開始為了保護心愛的人而揮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