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章 學劍的初始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402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好、好重!”

府邸內,唐恩抱著長劍,跟在特蕾西亞身後,邊走邊踹氣,眼看下一秒就要累趴下的模樣。

“劍和樹枝可是不一樣的呢。”

特蕾西亞回眸,瞥了他一眼,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唐恩撇了撇嘴。

雖然一直很羡慕特蕾西亞的佩劍,也不止一次幻想過自己手握長劍的模樣,但真的接過長劍時,才發現原來劍這種東西比他想像的要重得太多。他原本體質就弱,單單抓著劍就已經用盡了大部分力量,想要和特蕾西亞一樣揮動自如,大概是只能在夢裡才能看到的景象了。

“所以才要學劍啊。”

似乎看出了唐恩的想法,特蕾西亞如此說道。

“在保護他人之前,首先要有強健的體魄呢。”

她拉著唐恩,繞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了府邸的後院,一片廣闊的、長滿鮮花芳草的空地。

風輕輕吹拂,掠過唐恩的劉海,他小心翼翼地從特蕾西亞的身旁走過,望著眼前的草地,只見不遠處,草地的最中央坐落著一根高大的樹樁,樹樁上滿是利器劃過的痕跡。這些痕跡已都在歲月的消磨下失去了棱角,變得淡然而沉默。

特蕾西亞走上前,輕輕地撫摸著高大的樹樁,眼中浮現出溫柔的色彩:“我小的時候,爺爺就是帶著我在這裡學劍的。當時的我什麼也不懂,就只會拿著劍在樹樁上亂砍亂劈,爺爺告訴我,劍不是這麼用的。我當時還很不服氣,以為劍只要進攻就夠了,直到很久以後我才明白,真正的劍,是豎在身前保護親人,與盾同樣的堅定信念。”

“可惜……”

她眼簾低垂,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唐恩隱隱約約從她的眼眸深處看到了一閃而逝的落寞與哀傷。

他想讓特蕾西亞從這種沉浸於過去的落寞與哀傷之中掙脫出來,所以,他開口道:“那現在呢?”

“現在?”

特蕾西亞輕輕敲了敲樹樁,發出“梆梆”的清脆響聲。而後,她轉過身,緩緩抽出佩在腰間的長劍,金色長辮斜斜地搭在肩上,如陽光般燦爛耀眼:“現在,我要教你學劍,唐恩。”

“額?”

唐恩咽了口口水,悄悄咪咪地瞄了一眼她手中的長劍,腦海中開始盤算一旦特蕾西亞出手自己能有多少勝率。

當然,不管怎麼算,反正最後都是零。

一想到自己等會要被特蕾西亞吊起來打,雖然她是為了幫助自己學劍,但唐恩多少還是覺得面子上過不去,頓時臉色變幻不定。

“噗!”

看到他的神色,特蕾西亞頓時猜到了他的想法,忍俊不禁,笑出聲來:“你在想什麼呢唐恩,你連入門都沒有,就算要學劍,也不會直接讓你和我實戰的。”

唐恩頓時松了一口氣,但同時也產生了一絲被輕視了的不爽的感覺。

少年就是如此矛盾的一個人。

“好了,唐恩,先來試一下吧。”

特蕾西亞忽然拍了拍樹樁。

“試什麼?”

唐恩抱著劍,不知所措。

“試劍啊。”

特蕾西亞的回答讓唐恩覺得自己很愚蠢。

“真的要試嗎?”

唐恩走到樹樁前,握著劍躍躍欲試的模樣,嘴上卻顯得十分猶豫:“萬一我把它砍壞了怎麼辦?”

“哼哼。”

特蕾西亞給他的回答是意味不明的輕笑聲。

自覺被看低了的唐恩抿了抿嘴,決心讓特蕾西亞見識一下,哪怕是從未學過劍的自己,也能夠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

他緩緩將手中長劍舉過頭頂,渾身力氣凝聚到手腕上,然後輕喝一聲,用力揮下,帶起呼呼地的風聲。

“嚓——”

長劍砍在樹樁上,發出清脆響亮的哢擦聲,在唐恩用盡全力的一擊下,長劍斜斜地嵌入樹樁內,不負眾望地給樹樁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但與此同時,強大的反作用力也通過手腕回饋給唐恩,原本就將力氣盡數揮霍的唐恩在這股反作用力衝擊之下,一時間竟猝不及防,握著劍柄的手被狠狠震開,人也踉蹌著後退了幾步,跌坐到了地上。

“噗嗤!”

身後似乎傳來了特蕾西亞壓抑不住的笑聲。

唐恩頓時羞紅了臉,感覺有一股熱氣湧上臉龐。他連忙從地上爬起,抓住長劍的劍柄,用力一拔,嵌在樹樁上的長劍卻紋絲不動。唐恩這一劍用盡了全部的力氣,所以劍也嵌得很深,並且,因為唐恩不會用劍的緣故,它還是以某種詭異的角度嵌進去的。唐恩折騰了半天,搞得臉紅脖子粗的,最終才把長劍拔了出來。

“呼、呼!”

他一屁股坐到草地上,喘著粗氣,從未覺得居然有比揮劍更難的事情。

這時,身後傳來了特蕾西亞的聲音:“劍不是這麼用的,唐恩。”

聲音如流水,細膩而溫柔地自他耳畔流過,唐恩回過頭,卻發現特蕾西亞正帶著淺淺的微笑看著自己。她朝唐恩伸出手,後者不知是羞愧還是什麼,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紅色,但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抓住特蕾西亞的手,從草地上站了起來。

更遠一點的地方,大概是在走廊那裡,卡爾正站在陰影之中,目光一動不動地望著唐恩,其中閃爍著若有所思的光芒。

唐恩站到特蕾西亞身側,像做錯事的小孩一般垂著頭聽她講話。

“你用的力氣太大了。”

特蕾西亞說道:“劍的要點,在於每一劍都把自己所能發揮出來的力量利用到極致,而不在於每一劍都傾注自己全部的力量。那樣的話,只會讓體力憑白流逝罷了。”

“那麼,何為每一劍發揮到極致呢?”

特蕾西亞向前一步,緩緩舉起手中長劍。

唐恩眯起眼睛,精神高度集中,目

光全神貫注于特蕾西亞手中的長劍上,試圖從她揮劍的動作中找到自己的不足。

下一刻,特蕾西亞手腕微動,唐恩只看見一道銀白色的寒芒在耀眼的金色陽光之中炸開,如同冷豔的寒冰綻放冰潔的花朵。然後,一條極細的線劃過樹樁,平靜得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異樣的聲響。緊跟著,特蕾西亞收劍,高大的樹樁上已然多了一道嶄新的劍痕,不深不淺,卻透露著令人膽怯的鋒芒。

整個過程中,哪怕唐恩聚精會神,也依舊沒能看清特蕾西亞是什麼時候出劍,又是如何出劍的。他只知道一點,那就是,特蕾西亞的動作很自如,很輕鬆,既沒有唐恩那般僵硬,也不是刻意表現出來的精細,而是一種如驅使臂般的流暢與寫意。本是死物的長劍與她的手臂融為一體,甚至成為了她精神延伸出來的一部分。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劍。”特蕾西亞收劍回鞘,對唐恩說道:“於劍道而言,這是每一個劍士都必須掌握的基礎,總有一天你也可以達到這樣的地步。當然,不是現在,現在的你還算不上一名真正的劍士。接下來我要教給你的,便是用劍的基礎,也是成為一名真正劍士的基礎。”

真正的劍士……

唐恩握緊拳頭,目光中閃爍憧憬與灼熱的光芒,似乎恨不得立刻接受特蕾西亞的教導,成為一名她所說的,真正的劍士。

“當然,在那之前——”

特蕾西亞話鋒一轉,臉上浮現出神秘的笑容:“有更重要的東西需要教你。”

“誒!?”

蓄勢待發的唐恩氣勢受挫,歪了歪頭,腦海中忽然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特蕾西亞的笑容中,似乎帶上了隱隱約約的惡意。

* * *

事實證明,唐恩的預感不是錯的。

黃昏時分,氣溫有所下降,如血的殘陽灑落昏黃的陽光,緩緩望著地平線沉去。一點一點的黑暗將地面上的原野與村莊都給吞噬,為夜幕的到來做著充足的準備。午後頂著毒辣的陽光鑽入血壤森林狩獵的獵戶也一個個興高采烈地離開了血色的土地,重新踏足熟悉的村莊,朝著溫暖的家走去。

唐恩的老爹雖然是獵戶中狩獵技巧最好的一個,但人卻比較孤僻,不是經常和其他獵戶結伴狩獵,因而收穫也較少,且大部分都是野兔松鼠之類的小獵物。所幸家中只有他和唐恩兩個人,而唐恩由於先天體質的緣故比較瘦弱,食量很小,所以倒也不需要太多肉。

將入夜時分,老爹又坐在椅子上,借著最後一絲昏黃的夕陽擺弄手中的弓箭,只是眼角時不時便往門外瞟,希望能看到地平線上出現某個熟悉的身影。

只可惜,過了許久也未見到。他搖了搖頭,正想出門尋找,卻忽然看見不遠處,頂著夕陽的餘暉,正有一個小小的身影朝著這裡奔來,他頓時皺緊了眉頭。很快,那人奔到他身前,帶著滿頭大汗,扶著門開始喘氣,對坐在椅子上的他視而不見。

正是唐恩。

“你去學劍?”

見到唐恩這麼狼狽的模樣,又想起早上他出門時興高采烈地模樣,老爹有點無奈。如果說現在的唐恩是跑去掏了哪只猛獸的窩,被一路追著跑了八百里他都能信,唯獨學劍,似乎有點不太現實。

“當然是學劍!”

唐恩沒聽出老爹的弦外之音,挺了挺胸膛:“不然,我會那麼累嗎?”

他沒敢說自己是半路被特蕾西亞從馬車上丟下來,然後一路跑回來才會累成這副死狗模樣的。至於原因倒也很簡單,特蕾西亞說,他體質太弱,要想學劍,首先就必須強健他的體魄;要想強健體魄,那就要從現在做起,從生活中的小事做起……

唐恩並不覺得一個先天體弱的人被強迫著跑了好幾千米會是一件小事情,但特蕾西亞說得很有道理,他不得不服。

唯一的問題是,如何在老爹面前隱瞞這件事。他並非擔心老爹會因為心疼他而不讓他去接受這種磨煉,他只是單純覺得,總有一些事是只有自己能明白的,所以這件事不被老爹知道的話應該比較好。

每一個和他這般年紀的少年都是這麼想的,事實證明這種想法都很愚蠢,因為父母是世界上最瞭解你的人。

老爹僅僅是瞥了一眼唐恩,就看出了他到底在想什麼。或許是因為唐恩嘴角掛著的微笑太過牽強,也或許是因為唐恩看著他的目光總是飄忽不定。雖然如此,但他也不想追問那麼多,只是輕輕點了點頭:“該吃飯了。”

“好。”

唐恩點頭,正要進屋,卻忽然想起了什麼,從身後取下掛在腰上的長劍,用三分自豪,七分孩子氣的語氣炫耀道:“老爹,我的劍!”

夕陽的餘光落在這把長劍上,黑夜的陰影籠罩著這把長劍,它仿佛同時在白晝與黑夜的注視下誕生,就如同少年稚嫩簡單的理想,來得太過輕易,叫人不經意間便會忽略命運之後的殘酷真相。

老爹的目光落在這把長劍上,頓時一愣,好一會後才反應過來,緩緩點了點頭:“是嗎?”

他的語氣很平淡:“該吃飯了。”

完全忽略了唐恩想要炫耀的心情,似乎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但是——

“好好保管吧。”

他又說道:“既然是你的劍。”

他的目光又落到劍上,其中有星辰閃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唐恩從那閃爍的星辰中看到了一絲溫柔,一絲追念,與一絲逝去已久,在歲月的河裡沉澱醞釀的濃重哀傷。

是自己的錯覺嗎?

少年不知道。

在今天,他唯一能確定的只有一點。

他開始學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