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一章 相處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8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1062年8月2日。

清晨的陽光從窗臺照進來,灑落在少女恬淡的睡臉上。花園中隱約傳來小鳥清脆的鳴叫聲,吱吱喳喳的,將少女從甜美的夢境中喚醒。她從床上支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打了個哈欠,坐著發了一會呆後,才慢吞吞地從床上挪下來,開始更換衣服,將純白色的睡衣脫下,換上了更簡便更易於行動的衣服。

她取下牆上的佩劍,輕輕推開房門,一如既往地來到了後院,對著奔騰而去的白水河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容,讓人很輕易就能看出她的喜悅。享受完清晨清新的空氣,少女又拔出劍,開始數年來從不間斷的晨練。淩厲的劍鋒在她周身環繞,劃過一道道璀璨的軌跡,看上去好似銀蛇起舞,賞心悅目。

一套劍法下來,少女緩緩舒了一口氣,感覺渾身輕鬆,就連精神也變得舒暢了不少。做完這一切後,她才離開後院,但卻並沒有如以往一樣去享用早餐,而是繞到了府邸的前門,站立在高坡之上,眯起眼睛,迎著地平線上冉冉升起的紅日,似乎在等待誰的到來。

這個時候,整個莊園也已經蘇醒,農戶們三三倆倆走向自己的田地,開始一天的勞作;身著半身甲,手握制式長槍的騎士繞著莊園巡邏,並即將迎來新一天的操練;偶爾,還能聽到風中傳來家犬的吠叫聲,順著風一直飄到特蕾西亞耳中,讓她嘴角不自覺染上了些許笑意。

即使是普通人,生活也是極為豐富多彩的。

她是這個莊園的主人,也是這片領地的領主,能夠看到自己治下的民眾安詳平靜地生活,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吧?

她腦中浮想聯翩,幻想著等到自己成年的那一天,就向家族請封一片領土,然後,努力成為一名合格的領主,起碼,要讓領地的子民能在這樣的時代中過上安穩的生活。

當然,這片領土最好能在這附近,一方面,這裡是給她留下了許多童年回憶的地方;另一方面,如果領地在這裡,那她也可以順便教導唐恩如何學劍……當然,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唐恩的劍術已經超過自己了。

她似笑非笑,搖了搖頭。

這就是她最大的理想了。

畢竟,自己的劍術天賦從來都不怎麼好,所能做到的,也不過是這些而已。至於更長遠的事情,諸如如何結束這樣一個時代,自然會有比她更優秀的人去努力,比如她的那些兄長。

她或許也能為如此偉大的事業貢獻一點自己的力量,但是,站在時代風口浪尖的人,永遠不會是她。

少女心中篤定這一點。

然而,沒有人知道,命運是否會有詭秘離奇的轉折。

這個時候的特蕾西亞,只是在等待某位少年的到來罷了。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當地平線上那輪紅日終於露出全貌,並逐漸朝著最高天爬去的時候,少年終於隱隱約約露出了他的身影。那是遙遠的天際一個很模糊的小點,正在陽光的照耀下往這裡奔來。雖然速度很慢,但那個小點好歹還是在特蕾西亞的目光中愈變愈大,當他最終進入了小鎮內的時候,已經能夠很清晰地看到,那是一名黑髮黑眸的少年。

特蕾西亞唇角微微勾起。

周圍的居民或是巡邏的騎士看到這名邊跑邊喘氣,渾身大汗淋漓,累成死狗模樣的少年往著高坡之上的府邸奔去,都投以訝異的目光。但當他們看到府邸門前等待著的特蕾西亞時,又忽然間明白了,起碼明白眼前這名行跡詭異古怪的少年應該是領主大人的客人,所以,倒也沒有阻攔。

從小鎮口到府邸不過一千多米的距離,少年足足跑了十幾分鐘,邊跑邊停的,到了上坡時還劇烈地喘氣,真叫人懷疑他會不會下一秒就跌倒在地上,從此再也站不起來。

而對於少年的淒慘模樣,特蕾西亞只是站在原地看著,並沒有要出聲的意思。

最後,少年終於跑到了特蕾西亞面前,剛剛站定,膝蓋一彎,差點摔倒,還好最終撐住了,扶著腿勉強站在原地喘氣,額頭上、脖子間以及背後的汗水淌下,打濕了他的衣裳。

“太慢了。”

特蕾西亞搖了搖頭:“遲到了一個小時,就算你體質再弱,也不至於這麼慢。”

唐恩猛地抬起頭,憤憤不平地看著她,後者一臉坦然:“是這樣的,我給了你兩個小時的期限,也是考慮到了你體質方面的缺陷,這絕對是一個合理的時間,足夠你到了。而你之所以還是遲到了,完全是因為你沒有發揮自己自己身體的極限而已。”

“是、嗎!”

唐恩狠狠擠出兩個字,然後重新低下頭開始喘氣。他才不會告訴特蕾西亞自己是天濛濛亮的時候就起床的,老爹都沒他起得早。可惜一路上跑過來還是累成了死狗。更何況他還背著一把長劍,負重增加,速度自然快不到哪裡去。

“就是這樣的!”

特蕾西亞的語氣莫名輕快。

這是她給唐恩制定的訓練項目中的第一個,每天早晨從維格村一直跑到她的莊園進行訓練,目的也很簡單,為了強健他的體魄。不然的話,像之前一樣連握劍都費力,那還學個什麼劍。

當然,從維格村到特蕾西亞的莊園,路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唐恩一個人單獨跑過來的話,特蕾西亞不可能不擔心會發

生什麼意外。所以,她也做了一點小小的準備,一方面可以監視唐恩是不是真心實意在訓練,另一方面也可以防止他發生什麼意外。

她朝著唐恩身後眨了眨眼,沒有被他察覺。不遠處,不知何時出現的卡爾微微點頭,然後繞了一個圈,從唐恩無法看到的角度進入了府邸內。當他的身軀被高大的牆壁遮擋住的時候,特蕾西亞才滿意地收回了目光。只是,在她沒有看到的地方,卡爾的目光逐漸變得凝重。

這個時候,唐恩也已經稍微恢復了過來,他扶著膝蓋,抬起頭,目光充滿了懷疑:“我怎麼覺得你在騙我?”

“為什麼?”

“因為,如果你給我的時間真的是兩個小時,怎麼可能在我遲到一個小時的情況下都不去找我,你難道不擔心我發生什麼事嗎?”

“誒,是嗎?”

特蕾西亞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迎著風顫動:“當然不擔心啊。”

她轉過身去:“好了,別說這麼多了,來吃早飯,吃完就要開始訓練了哦。”

說著說著,嘴角卻不禁勾勒出一絲微笑。

居然被察覺到了。

她給唐恩定下的時限,原本就是三個小時。

唐恩不會讀心,無法猜到特蕾西亞現在在想什麼,他只是狐疑地看著特蕾西亞離去的背影,猜測她到底是真的不擔心呢,亦或者只是在虛張聲勢呢?

“還不走的話沒飯吃了哦。”

特蕾西亞用一句話輕而易舉地粉碎了他的懷疑。

“來了來了!”

早已饑腸轆轆的唐恩連忙跟了上去。

少年與少女,一前一後,背著陽光,朝府邸內走去。

清風吹拂,綠蔭搖曳。

* * *

另一邊,牆壁的陰影之中,卡爾撫摸著心臟,眉頭微皺。

“那道目光……”

他喃喃道,似乎想起了什麼,視線隨之投向遠方。

* * *

出乎唐恩的意料,早飯並非很奢侈,起碼不是他所以為的,貴族的那種奢侈。並沒有想像中的豪華大廳與純銀餐具,也不存在即使是白天也一直在高腳燈架上燃燒的蠟燭,更沒有成群結隊迎上來溫柔地給你系餐巾放餐具的女僕……只是一張狹長的方桌,唐恩和特蕾西亞面對面坐著,面前擺放著普普通通的食物。至於女僕什麼的,早就在把食物端上來之後就退下去了。

整個大廳內只坐著唐恩和特蕾西亞兩個人,但他卻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只是瞪著餐桌上的食物開始咽口水。雖然說是普通,但那也是相對于想像中的貴族而言的,相比普通人,這頓早餐還是顯得過於豐盛——鬆軟香甜的白麵包,新鮮的牛奶,蔬菜沙拉,各種水果,以及火腿與熏肉。

“雖然一大早上吃肉不太好啦,但是這是為了補充體力。”

特蕾西亞把肉都放到了唐恩面前:“要變得強壯啊,唐恩。”

只有你們貴族才會在乎早上吃肉好不好這種事情吧?

唐恩心中腹誹了一句,又因為特蕾西亞後面那句話而產生了一種被餵養的感覺,頓時有點糾結,內心掙扎了好一會,終於下定決心,一叉子叉在火腿上,卻又忽然想起了什麼,扭過頭,臉色變幻不定:“這個……很貴嗎?”

“唔嗯,貴倒是不至於吧?”

特蕾西亞撐著下巴,輕輕咬了一口手中的白麵包:“府邸食材都是那些僕人在採購,我也不怎麼清楚啊,不過大概也就……一兩個金幣吧?”

呸,你們貴族的話,一句都不能信!

唐恩差點沒噎住。

來自窮苦鄉村的淳樸少年第一次感到自己的金錢觀受到了外界強烈的衝擊。

帶著不知如何的複雜心情,少年最終還是吃完了早飯,並跟著特蕾西亞來到後院,準備接受人生第一次的劍術訓練……

“還遠著呢。”

特蕾西亞敲了敲唐恩的腦袋,告訴他現在不要想得太遠:“先把你的身體練上來再說吧。”

唐恩對著特蕾西亞怒目而視,無聲地抗議著她這種完全無視了自己人格尊嚴的無禮舉動,很遺憾沒有得到特蕾西亞的重視,所以也只能忿忿地哼了兩聲,然後問道:“那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學劍?”

“真正學劍?”

特蕾西亞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然後伸出手指,在他額頭上輕輕一戳。

“哇!”

唐恩頓時站立不穩,跌坐到了地上。

“什麼時候你能站穩,我就什麼時候教你用劍。”

特蕾西亞笑眯眯說道。

“……”

唐恩一聲不吭,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嗯?”

特蕾西亞歪了歪頭:“你怎麼了?”

她看著唐恩,後者卻不知為何扭過頭去,回避了她的視線,還刻意哼了一聲。

特蕾西亞眨了眨眼,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燦爛:“雖然如此,但也不是不可以先教教你怎麼握劍怎麼揮劍——之類的。”

“真的嗎!”

唐恩立刻轉過頭來,目光激動:“我們快開始吧!”

真是沒辦法,像小孩子一樣啊。

特蕾西亞心中無奈,目光卻逐漸變得柔和。

陽光灑落兩人身上,逐漸變得溫暖,風吹過,青草搖曳,高大的樹木灑下片片綠蔭,小鳥躲在枝葉後好奇地望著地上的少年與少女,懸崖外,白水河奔騰不息,往遠方的群山流去。

相處竟是如此美好而令人沉醉的事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