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三章 心中的不安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418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接近午時,陽光炙烤著大地,將人間變成了一個封閉的大火爐。縱使偶爾有清風吹過,也無法緩解這種悶熱焦灼的感覺。唐恩手握長劍站在府邸後院,面前正是奔騰而去的白水河。清風帶來的水汽更顯潮濕,然而對於他身體以及心靈上的雙重折磨來說亦無濟於事。時間分秒流逝著,他不知道自己保持了這樣的姿勢站了多久,手腕和雙腳已經麻木到失去了知覺,望著虛空的眼神迷蒙,似乎出現了某種古怪的幻覺。偶爾做出吞咽的動作,喉嚨卻也幹幹的,沒有一點濕潤。手臂幾度垂下,似乎無法忍受痛苦,但卻又被他抬起。自始至終,長劍的劍尖都對著碧藍的天穹,不曾屈服。

特蕾西亞說過,劍術基礎是最為重要的,所以他必須在這方面付出極大的努力。直到現在他才終於明白,這極大的努力到底意味著什麼。從額頭上冒出,一直流淌到後背的汗水以及腰背處傳來的酸痛無不在提醒著他,所謂的劍術並非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玩具。想要得到劍的虔誠,也必須虔誠於劍。

所以,為此而付出代價,也是必須的吧?

而他先天體質又比一般人弱了許多,那麼,在劍道上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代價,也是很正常的吧?

既然如此,就沒必要抱怨什麼。能得到一個機會,這本身就是命運予他的恩賜了。

更何況,少女還在不遠處注視著他。那名金髮的,美麗而高貴的少女,本來是絕不會和他產生交集的少女,尋找著他與劍的共鳴。他心懷感激,所以,也絕不會讓她失望。

說不出是固執還是堅持,哪怕身體每時每刻都在發出不堪重負的哀鳴,哪怕神經敏感跳躍著告訴他你已經無力支撐,唐恩都沒有鬆懈乃至放棄。雖然沒有看到,但他卻能清楚地感受到,少女的視線正停留在自己身上。她注視著自己,觀察著自己的表現。

不能認輸,不能認輸!

這樣告訴自己,唐恩暗暗咬牙,握緊了手中的劍,任憑毒辣的陽光繼續炙烤自己。到了這時候,身體似乎已經不再屬於他,頭腦也一片混沌,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唯獨有一股信念在支撐著他,讓他能依舊屹立于少女的視線之中。

在這樣的堅持下,時間的流逝似乎失去了意義,每一秒都仿佛一瞬間那麼快,又仿佛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唐恩閉著眼睛,感受著風吹過自己耳畔,感受草葉輕輕拂過自己的小腿。不遠處,懸崖邊緣聳立著一棵高大的古樹,樹冠投射下龐大的陰影,逐漸朝著唐恩蔓延而來。當那陰影最終將唐恩徹底覆蓋時,他終於聽到了少女的聲音:“可以了。”

腳步聲響起,面前有一陣微風掠過,唐恩緩緩睜開眼睛,正好對上了少女彎成月牙的眼眸:“訓練結束了。”

特蕾西亞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

啊,意思是自己可以放下劍了嗎?

唐恩嘴角勉強扯開一個算是喜悅的笑容,想鬆開劍,卻發現手指由於握的時間太長已經變得太過僵硬,很難鬆開。不僅如此,雙腿和身體也已經麻痹得幾乎無法動彈了。

所以,應該怎麼辦呢?

他陷入了沉思。

特蕾西亞看了一眼在原地僵硬著紋絲不動的唐恩,忽然伸出手,輕輕在他手臂和膝蓋的關節處拍了拍。

“嘶——”

莫名酸爽而又令人無法言說的痛楚頓時從原本麻痹的身體和四肢傳來,透過神經一直傳遞到了大腦,讓唐恩吸了一口冷氣。他下意識鬆開手,長劍“噹啷”一聲掉到了地上,唐恩這個時候也如同散了架的木偶一樣,一屁股坐在了柔軟的草地上,感覺全身上下就和生了鏽似的,無一處不酸痛。

最後,他索性躺倒,手臂自然垂下,仰望著碧藍的天穹。

“怎麼樣,很辛苦對吧?”

特蕾西亞笑眯眯地問道。

唐恩沒有回答她,只是問了一個問題:“我站了多久?”

“一個小時。”

特蕾西亞給出來的答案出乎唐恩的意料,他剛剛在那裡站著,分明感覺自己度過了一段很漫長的時間,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小時?

“不信嗎?”

特蕾西亞挑了挑眉,伸出手指戳了戳唐恩的小臂,又讓後者臉皮一抽,酸爽到吸了一口冷氣。

“一個小時就是你的極限。”特蕾西亞說道:“以你現在的體質而言,能堅持一個小時都有點讓我驚訝了。”

她的話不乏肯定與贊許,但唐恩自己卻不怎麼滿意。他原以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可以堅持更久的,因為他擁有這樣的天賦。結果特蕾西亞居然說他的極限就是一個小時,這讓他有點失望。

特蕾西亞好像看出了唐恩在想什麼,眨了眨眼,道:“所以你才要努力訓練啊。只有突破自己的極限,才能打破現在的桎梏,達到更高的境界。”

她所說的桎梏,自然是指唐恩的體質問題。

唐恩點了點頭:“那麼,接下來訓練什麼?”

無論是再怎麼痛苦的訓練都儘管來吧!

剛剛經歷了仿佛地獄般的一個小時後,少年唐恩覺得自己已經有足夠的勇氣與信念去迎接任何挑戰了。

然後,特蕾西亞臉上浮現出惡作劇般的微笑:“接下來啊,該學字了。”

“……”

* * *

府邸,書房內,休息了一陣,又吃了午飯後差不多恢復了精神的唐恩拖著依舊有點疲憊的肉體坐在桌前,面對著眼前幾乎堆到他頭頂的書,整個人都不好了。堆在他面前的書無一例外都用黑色書皮包著,封面上用暗金色的鎏金大字寫著各種各樣的標題:《大陸通用語入門法則》、《通用語語法詳解》、《大陸通用語與諸種族語言對比》、《大陸通用語基礎書寫規則》等等,以及最上面那一本,可疑的《騎士公主傳說:龍與劍之歌》……

“這本不是。”

特蕾西亞輕輕咳嗽了一聲,假裝若無其事

地將最上面的書抽走,放回了書架上。

“我又看不懂,你緊張什麼?”

唐恩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她。

“沒有緊張,只是那種書不適合你。”

特蕾西亞隨口將話題帶過,然後拍了拍桌子:“好了,不要說那麼多,從現在開始我要教你習字。”

“有那個必要嗎?”

唐恩看著眼前的書山,額頭上冒出幾滴冷汗:“與其學習寫字,還不如學學怎麼揮劍呢。”

他嘀咕著,卻被特蕾西亞聽到了,當下瞪了他一眼,教訓道:“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多少人想習字都做不到嗎?要想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光有強大的實力是不夠的,那最多是會用劍的莽夫,而不是劍士。任何一名真正的強者,都必然是內心的強大與肉體的強大的結合。肉體的強大可以通過鍛煉得到,內心的強大卻要從書本和歷史之中尋找。只有深刻地瞭解大陸的歷史,理解前人的教訓與經驗,才能從中總結出自己的道路,從而得到堅定的信念與堅韌的意志……”

絮絮叨叨了一大堆後,她總結道:“所以,我不僅要教你習字,還要教你歷史、禮儀、詩歌、文學……”

她還沒說完,唐恩的臉就苦了下來:“我是來學劍的啊。”

“嗯!?”

特蕾西亞瞟了他一眼,目光很危險,唐恩頓時坐直了身子:“我們開始吧。”

對於他這麼沒有骨氣的表現,特蕾西亞自然是很欣賞的。滿意地點了點頭後,她抓起身旁的鵝毛筆,沾了沾墨水,在白紙上寫下幾個字元。

她伏案的時候,金色的髮絲從兩邊垂下,襯托她的脖頸白皙光潔。少女神情貫注,無意中透露出一種別樣的美感,讓少年難以移開他的視線。

在他注視著少女的這會兒,特蕾西亞已經把字寫完,筆勢一收,劃過一個完美的弧度。

“習字的目的,是為了掌握知識。”

“而用帝國那些學者的話來說,知識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説明你認識你自己。”

“所以,唐恩,你也要認識你自己。”

特蕾西亞把紙放到唐恩面前。

她的字體很是娟秀,看上去就像是美麗的花朵綻放,賞心悅目。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卻會發現,在這美麗的花朵之下,卻還隱隱約約藏著淩厲的劍氣,讓這些扭動的字元仿佛都要活過來,化為一把把鋒銳的長劍。

唐恩看著白紙上的字,眼中浮現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這是我自己?”

唐恩問道。

特蕾西亞眉毛一彎:“這是你的名字。”

“看不懂。”

“沒關係,可以慢慢學。”

陽光斜斜地照進來,灑在少年與少女身上,為他們披上了一身金輝。

也是一片溫暖。

唐恩不會知道,這幾個代表他名字的字元,最終會成為他一生的寫照。正如他的命運,是一把劍,從不後退,從不妥協。

* * *

約翰今天又在家裡擺弄他的弓箭,手法卻很隨意,沒有以往的全神貫注。下午的狩獵並沒有什麼收穫,大概是由於他心不在焉的緣故,這讓村裡的其他獵戶有點驚訝,但約翰卻一點也不在意。

他只是總會不自覺想起少年的影子,浮現出他的臉龐,以及在他臉龐上出現的笑容。

到底有多久,那孩子沒有露出過這樣的笑容呢?

大概是從他知道自己體質比其他同齡人差的時候開始吧。

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那確實太過殘酷了。約翰覺得自己有錯,若不是自己,唐恩也不用遭受這樣殘酷的現實。如果能讓他露出笑容的話,大概也是不錯的事情。所以,他才沒有反對唐恩去學劍。

只是,心中依舊有些許不安。

那是劍,是他一輩子無法放下的劍。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選擇了握劍,那就再也沒有輕易放下的可能。

所以,最後那孩子也無法放下劍的話,自己該怎麼辦呢?

他不知道,所以更加糾結,更加迷茫,以至於沒有發現,天色早已暗了下來,小屋裡沒有半分光亮,哪怕夕陽的餘暉也沒有照進來,正是一種詭異的陰沉。

忽然,房門被推開,大汗淋漓的少年拖著疲憊的身軀走進來,癱坐到椅子上不願再起身。

學劍回來了嗎?

他默默地看著眼前的少年,輕聲開口問道:“怎麼樣?”

“學劍,怎麼樣?”

本是隨口一問,少年的眼眸卻立刻亮了起來,開始滔滔不絕地給他講述今天的經歷,他是如何在那名為特蕾西亞的少女指導下訓練,訓練又是如何辛苦讓他死去活來的。看得出來,他確實很享受這個過程,他,很喜歡劍。

可是,越是喜歡,約翰就越是不安。

他不關注外界已經很久了,所以他不清楚這個名叫特蕾西亞的少女到底是什麼來歷,但她既然能有一位接近巔峰的強者作為管家,想必背後勢力應該不小。但約翰不關心這個,他只關心一點,她教給唐恩劍術,這對他、對唐恩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答案其實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願意承認,他不願意唐恩走上那條道路。

“……不過除了劍術之外,特蕾西亞還教我習字,我覺得那可比學劍難多了,我寧願整天學劍,也不願意去碰那些看著就讓人頭暈的文字……老爹?老爹!你在聽嗎?”

他當然在聽。

而且他覺得,這個倒是不錯。

“習字挺好的。”約翰說道:“以後當個書記員,也不錯。”

起碼比學劍好。

可是,唐恩臉上露出了不置可否的神情。他覺得老爹小瞧了他,自己以後可是要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的,習字只是因為特蕾西亞這樣要求而已。當書記員什麼的,太過小看他的能力了。

一定會證明給老爹看的!

自己的劍術!

唐恩暗暗下定了決心。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約翰看著他的眼眸,燦若星辰,卻深邃如夜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