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四章 小小的意外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07


1062年9月2日。

正是收穫季節,似疤痕般錯落分佈在村外的田地間呈現出片片金色,雖然陽光依舊毒辣,但氣溫卻比之前降了不少,偶爾也有清爽的風吹過,壓得田裡的小麥彎下腰,起起伏伏似金色的波浪。

再過幾天,這些小麥便可以收穫了,接著,經過短暫的歇息後,這些田地會被重新犁耕一遍,一直待到明年的二月三月進行播種。在這段農閒的時間裡,豐收祭、新春祭等節日接踵而至,為了迎接這些節日,大部分領主都會放開禁酒令和宵禁限制,整個格蘭達爾地區都會被籠罩在節日的喜慶氛圍之中,這也是一年以來普通百姓們唯一可以歇息乃至狂歡的日子。

不知道今年的收成如何呢。

少年奔跑在佈滿腳印和車轍印痕的大道上,望著兩邊的風景,腦海中浮想聯翩。

若是收成夠好的話,在繳納完賦稅之後,說不定還能有多餘的小麥可以用來釀制麥酒。等到了豐收祭,維格村全村的人都會圍到村子正中央那個小小的廣場,點燃篝火,飲酒跳舞,慶祝一年的好收成,同時祈禱下一年的好運氣。在這樣盛大的節日裡,即使是平日顯得孤僻不近人情的約翰也會帶著唐恩參與進去,雖然通常只是帶著他在那裡看別人跳舞狂歡,但那種熱鬧喧囂的氛圍也在唐恩的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更讓他感到興奮的是,豐收祭那天,各個領的領主也會舉辦豐收慶典,雖然以他們高高在上的身份而言,不大可能和普通人一起慶祝,但不要忘了,維格村所在的杜伊勒領的領主,可是名為特蕾西亞的少女。

想到這裡,少年深邃似黑夜的眼瞳中浮現出憧憬與嚮往,額前黑色的碎發隨著他奔跑的步伐開始飄揚,似乎要與金色燦爛的陽光形成最鮮明的對比,一個光明,一個黑暗。

此時距離唐恩接受特蕾西亞訓練剛好過去了一個月,在這一個月裡,他接受了特蕾西亞堪稱魔鬼式的地獄訓練。卡爾為他量身制定的訓練計畫確實很適合他,雖然那些體力訓練每次都會折騰得他死去活來,而文字和禮儀訓練更是會讓他苦不堪言,但一個月下來,效果也是很顯著的。除了學會了一些簡單的文字以外,唐恩的體力也比之前好了不少,起碼握劍的時候不會再感覺那麼吃力,每天早上從維格村跑到特蕾西亞的府邸也不會再累成死狗一樣了。

至於劍術基礎就更不用說了,他的天賦確實很好,雖然特蕾西亞一直在說表現勉強差強人意之類的話,但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對唐恩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

僅僅是一個月的時間,唐恩就發生了可以說是天翻地覆的變化。最直觀的表現就是,他看上去不再像以前那麼安靜或者說是孤僻,而是變得開朗陽光。這種氣質上的轉變讓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也因為如此,每一次前往特蕾西亞的府邸接受訓練時,他都是懷著滿滿的期待去的,這種一天一天改變自己的經歷讓他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雖然每一天訓練結束都會感覺身體被掏空。

“呼,呼!”

唐恩小口喘氣,調整著呼吸的節奏,儘量使自己適應長時間的奔跑,這也是特蕾西亞教給他的辦法。從她那裡學到的知識很雜,但卻很有用,有的時候,他總會覺得特蕾西亞是無所不知的。

或許,是因為特蕾西亞臉上總是帶著自信的笑容的緣故吧,這種自信,發自骨子裡,一直流淌到血脈深處。在這樣的笑容面前,好像沒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到她。

或許,自己哪天也能擁有這樣自信的笑容呢?

少年這樣想著,心中充滿期待與嚮往。就在此時,前方不遠處,道路旁的灌木叢忽然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詭異的響動一下子把唐恩從幻想中驚醒過來。他下意識止住腳步,朝著灌木叢望過去。

那是一片小小的樹林,由於地形和氣候的緣故,這樣的小樹林在杜伊勒領並不少見,棲息在小樹林裡的一般也都是松鼠兔子之類的小動物,所以唐恩雖然疑惑,但也不是特別緊張。

可是,當他把目光投向傳來聲響的灌木叢時,卻倏然看見,在灌木叢枝葉的縫隙之間,一道血紅色的目光直直地投射過來,正好落到了他的臉上,其中流露出來的暴虐、瘋狂、野蠻與嗜血如同最淩厲的劍鋒,刺在唐恩的臉頰上,讓他覺得臉好像刀刮過一般傳來陣陣刺痛。面對這樣充滿野性的目光,他幾乎下意識就想轉身逃離,但腦海中卻忽然浮現出了身為獵人的老爹的身影。

“遭遇野獸的時候,哪怕無法戰勝,也不要將你的後背暴露在它面前。”

這是約翰曾對他說過的話,而與此同時,另一個於他而言有著不一般意義的人的話也同時浮現:“唐恩,你要記住,真正偉大的劍士,永遠都是肉體強大與內心強大的結合。”

於是,唐恩硬生生頓住了就要邁出的腳步,深吸了一口氣後,他緩緩拔出佩在腰間的長劍,握在手中,擺出特蕾西亞教給他的,最標準的起手式,嚴陣以待。

而這個時候,隱藏在灌木叢後的猛獸也露出了它的身影——高大的身軀被堅硬如針的

毛髮覆蓋,毛髮表面呈現出青色與灰色相間分佈的花紋,猙獰的巨口中有著參差分佈的尖利獠牙,尤其是從上顎突出來的那對巨大犬齒,更是如同匕首一般閃爍著令人膽寒的光芒。它輕輕邁步,身軀分開灌木叢走出,露出粗壯的四肢。僅是從那緊致的肌肉便能看得出來,如果剛剛唐恩選擇逃跑的話,不出十秒鐘便會被它追上撲倒,然後用那對巨大的犬齒撕成碎片。

獠牙獸,大型野生猛獸,牙獸種中最兇猛的一種,即使是縱橫山林數十年的老獵人也不敢單獨面對的存在!整個維格村,唐恩只知道自己的老爹約翰曾經獵捕過一隻,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被默認為是整個村裡所有獵戶的最強者。

可是,當初老爹狩獵的那頭獠牙獸,也沒有這一頭這麼大吧?

這仿佛成年公牛一般的體型,甚至都足以撞倒一棵大樹了!更何況,這頭獠牙獸的眼睛,似乎……不太對勁。

那雙血紅色的眼眸,仿佛無時不刻都在散發著暴虐與嗜血的惡意,唐恩從沒有聽說過哪頭野獸會有這種血紅色的眼睛。

唐恩咽了口口水,感覺手腳都在打顫,也虧這一個月下來特蕾西亞的嚴格訓練,他才沒有嚇到劍都握不穩。可是,縱然如此,他也不覺得自己能夠擊敗眼前的獠牙獸。

嗜血而殘暴的猛獸目光在唐恩身上來回打量,唐恩握著劍,看似鎮定,其實內心卻慌亂無比。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只能聽天由命,就好像是即將走向刑場的犯人。

額頭上似乎有汗水淌下,背後也不斷滲出冷汗,心跳的聲音在這一刻被無限放大,“噗通噗通”的聲音好像在死亡的倒計時,每一下都讓唐恩覺得自己離死亡又近了一步。他不是沒想過抵抗,但當他看到獠牙獸那血紅色的眼眸時,腦海便會轟然炸開,一切想法蕩然無存,根本無法生起一絲反抗的勇氣。

或許,被眼前的猛獸吞下腹中,便會是自己最後的結局吧。

唐恩的嘴唇乾澀,沒有一點濕潤。

時間好像凝固了,一人一獸隔著短短數十米的距離對峙。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對唐恩來說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的時間後,這頭有著血紅色眼眸的獠牙獸忽然從喉嚨深處發出壓抑暴躁的低吼聲。唐恩心頓時一緊,以為它要發動進攻了,可卻沒有想到,它僅是又看了唐恩一眼,然後才一甩尾巴,轉身朝著小樹林深處奔去。

唐恩依舊僵僵地站在原地,一直到獠牙獸的背影徹底消失後,他才像是耗盡了所有體力一樣,癱坐到了地上,整個衣裳都被汗水浸濕,好像剛剛脫過水。

四周一片寂靜,只有風吹過時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遠方,似乎隱隱約約傳來了高亢嘹亮的野獸嘶鳴聲。

聽到這聲音,唐恩面色一變,不敢再停留,連忙起身,拖著僵硬疲乏的身軀朝著特蕾西亞莊園的方向跑去。大概是由於受到了刺激的緣故,他的速度比平時更快了,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他就看到遠方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低矮的建築群。在建築群的最週邊,塔樓之上,正有哨兵手握長槍,警戒四周的動靜。

他松了一口氣,但不知為何,內心深處卻總有一片陰霾,揮之不去。

* * *

特蕾西亞站在府邸門口已經等了很久了。

她皺著眉頭,視線一直盯著遠方的地平線,卻始終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頓時內心充滿疑惑。

這一個月訓練下來,唐恩的體質早已有了很好的改善,每天早上跑到莊園所需的時間也更短了。按照平時的情況來看,他早就應該抵達了才對,可是,沒有。

她不禁懷疑唐恩是否遭遇了什麼意外。

如果是平時她還能放心,因為有卡爾在他身旁照看著。但今天卻有點特殊,卡爾去血壤森林進行例行的巡視檢查了,而她又覺得唐恩來的路程位於杜伊勒領內部,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所以才沒有派人去接送,誰知道恰好就出現了這樣的問題。

正當她按捺不住擔憂的心情,想要親自跑去尋找唐恩的時候,視線所及之處,小鎮的邊緣,一個熟悉的人影忽然出現了。

是唐恩!

她松了一口氣,同時又有點小小的氣惱,這傢伙居然讓自己這麼擔心,等會訓練時一定要好好教訓他才行。萬一他總是這樣,那自己豈不是要被擔心死了?

可是自己又不是他什麼親人,用這樣的語氣教訓他,會不會顯得過於親昵了呢?

少女正煩惱著的時候,遲到的少年唐恩已經穿過了小鎮,來到了高坡之上的府邸。特蕾西亞眉毛一挑,正要開口,卻忽然發現唐恩此時狀態似乎不太對勁,他臉色蒼白,腳步虛浮無力,看上去倒像是剛剛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可是,他的身上分明沒有一絲傷痕!

見到唐恩這麼狼狽的模樣,特蕾西亞心不知怎的就慌了,她連忙跑過去,伸出手扶住他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摔倒的身軀,語氣帶著責備,但更多的卻是擔憂和關心:“唐恩,怎麼回事?你怎麼弄成這樣子?”

唐恩聞言,嘴角勉強勾勒出一個微笑:“沒什麼,只是……”

“遇到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