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五章 不能學劍的少年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69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也就是說,你在趕往府邸的道路上,遭遇了一隻闖到大路上的獠牙獸?”

府邸的書房內,特蕾西亞微微俯身,輕聲問道。她手中握著一個銀制茶壺,滾燙的紅茶從壺嘴流出,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曲線後,流入潔白的茶杯內,在書房內氤氳出溫暖而香甜的空氣。

特蕾西亞把紅茶端到唐恩面前,然後才給自己倒了一杯。她坐到沙發上,輕呡了一口紅茶,隱含著擔憂的目光卻不時在眼前出神的少年身上掃過:“你沒事吧,唐恩?”

“嗯,大概沒事吧。”

唐恩勉強扯出一個微笑,他的臉色比起之前特蕾西亞見到的確實要好了不少,這多多少少和特蕾西亞有關。不知為何,從看到少女的那一刻開始,唐恩心中籠罩的陰霾就忽然被一束陽光射穿擊潰,蕩然無存。是眼前的少女給了他一種無所畏懼的勇氣,至於為什麼,唐恩自己也說不清楚。

而他之所以表現得這樣子,卻和另一件事有關。

“能和我仔細講一下具體的過程嗎?還有那只獠牙獸的特徵。”

特蕾西亞放下茶杯,坐直了身子:“治下領地出現了大型猛獸,還是在大道上,身為領主的我不能坐視不管。”

少女的責任感,一如她的劍術一般強大。

有的時候,唐恩都會感慨,到底是怎樣一個家族環境,才能培養出特蕾西亞這樣完美的女孩呢?

當然,也只是感慨一下而已,有些事情,是他不想思考也不願意去思考的。

面對特蕾西亞的問話,唐恩沒有絲毫怠慢,把自己遭遇獠牙獸的整個過程都仔細描述了一遍,連一些小細節都沒有放過。在他說完整個過程後,面前的特蕾西亞忽然臉色微變,湛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你確定那只獠牙獸的眼睛是紅色的!?”

她的語氣有點急迫,似乎這個問題很重要的樣子。這模樣讓唐恩也不禁變得嚴肅起來,他又仔細回想了一下,然後點頭回道:“我可以確定,那是血一樣的紅色,而且,那只獠牙獸的情緒,似乎有點……”

他猶豫了一會後,才想出一個合適的形容詞:“瘋狂。”

“瘋狂?”

特蕾西亞若有所思。

“怎麼了嗎?”

唐恩有點疑惑,在他看來,不管再怎麼特殊,那也不過只是一頭獠牙獸,尚且屬於野獸的範圍。只要出動特蕾西亞麾下直屬的騎兵隊,不,或許不用騎兵隊,只要讓附近村鎮的獵手注意一下,那頭獠牙獸就很快會被解決了。

可是,當他看到特蕾西亞的神情時,頓時意識到,或許這件事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遺憾的是,特蕾西亞似乎並不打算告訴他個中緣由,她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笑道:“沒什麼,我會讓下面的人注意一下的,唐恩你只需要好好訓練就夠了。不過,按你現在的狀態,進行體力訓練或者劍術訓練似乎不太合適。”

唐恩本能地感到一絲不妙,連忙開口:“其實……”

然而已經晚了,特蕾西亞嘴角的笑容變得好像惡魔一樣得意:“那就把今天的訓練項目改為文化課吧。”

“……”

* * *

下午接近黃昏時分,唐恩拖著疲憊的步伐離開了書房,此時他的臉色已經變得比早上遭遇獠牙獸還要蒼白,目光渙散,神情茫然,整個人好像失了魂一樣,讓人看了就擔心他會不會是變成了弱智白癡。

緊跟在他後面離開書房的特蕾西亞倒是臉色紅潤的模樣,眼睛彎成月牙,嘴角噙著淺淺的笑容,看上去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唐恩當然沒有變成弱智白癡,特蕾西亞倒是確實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不知道為什麼,比起教導唐恩劍術,她還是更喜歡教唐恩習字的那種感覺。

到底是為什麼呢?自己明明一開始看中的是他劍術上的天賦啊?

特蕾西亞自然想不到為什麼,不過這並不妨礙她好為人師。起碼,這一個月下來,她沒少把唐恩折騰得死去活來,甚至有的時候唐恩晚上睡覺做夢都會夢到通用語的語法規則和那些奇形怪狀的文字,當然,更少不了特蕾西亞教他的歷史、文學、詩歌……

唐恩不止一次覺得日子已經沒法過下去了,但每天該去書房習字的時候還是乖乖的,不知道該說他賤還是傲嬌。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特蕾西亞把唐恩送到門口,瞄了一眼遠方地平線上緩緩沉下去的殘陽,問道:“真的不需要我派人送你回去嗎,唐恩?”

“不用。”

唐恩搖了搖頭:“我自己會小心的。”

特蕾西亞的提議顯然更加穩妥,但不知道為什麼,唐恩就是不太想接受。

特蕾西亞也猜到了唐恩的想法,沒有堅持:“那你要小心一點。”

唐恩緩緩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往山坡下的小鎮走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特蕾西亞忽然想起了什麼,又將他喊住:“唐恩!”

少年的腳步頓時一頓,卻並沒有回頭:“怎麼了?”

“唔嗯。”

特蕾西亞用手指點著嘴唇,仔細想了想後,才笑著說道:“唐恩,我相信你!”

不遠處,少年的身軀似乎顫抖了一下。

“總有一天,你會變得很強,會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

特蕾西亞仿佛沒有看到唐恩的動作,繼續說道:“到那個時候,你可能已經擊敗了無數強大的對手。你要始終相信,你是真正的、肉體與內心結合起來的強大。”

“而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失敗是不會成為阻礙的。”

說到這裡,她眨了眨眼,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其實,不瞞你說,我十四歲那年也被狗頭人嚇跑過,當時還是爺爺救的我呢。”

“噗!”

少年的肩膀輕輕顫抖,發出壓抑不住的低笑。

他已經明白特蕾西亞要說什麼了。

“特蕾西亞——”

他緊握著長劍,高高舉起,仿佛宣誓一般,說道:“我會變強的!”

直到,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

他頭也不回,離去了。

迎著如血的殘陽,終於不再有一點迷茫或是抑鬱。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又想起剛剛從他口中說出來的,羞恥但卻堅定的話語,特蕾西亞貌似無奈地歎了口氣:“沒辦法。”

“像個小孩子啊。”

她轉身,回到府邸內。

* * *

在會客廳中,特蕾西亞見到了自血壤森林歸來的卡爾。

他微微彎腰,行禮致意,語氣沉穩:“小姐,血壤森林已經查探完畢,和往常一樣,並無異動。”

“沒有異動?”

特蕾西亞挑了挑眉:“我看不一定。”

她將早上唐恩的經歷給卡爾複述了一遍,讓這位身經百戰的老者也不禁皺緊了眉頭:“唐恩少年遇到的,確實是異化魔獸嗎?”

“不會有錯的。”

特蕾西亞很確信地點頭說道:“唐恩怎麼說也和我訓練了一個月的劍術,每天都接觸我的氣勢,除非是異化魔獸,否則,普通的猛獸是不可能讓他感受到如此壓迫的。”

卡爾點了點頭:“如此來看,那頭異化獠牙獸或許並非不想攻擊唐恩少年,而是不敢。”

“因為唐恩身上有他的氣息?”

特蕾西亞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

所謂的【他】,自然指的是暗中保護著唐恩的那位巔峰強者,極有可能是他的父親。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現在我們需要思考的只有一個問題。”

特蕾西亞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面色變得嚴肅:“異化魔獸重新出現,到底是偶然,還是有意?這是沉睡在阿道爾山脈裡的那些傢伙不甘寂寞想要歸來的前奏,還是說只是一頭無意中感染了那些傢伙氣息的普通獠牙獸?這是挑釁?還是示威?又或是試探?”

少女精緻的眉毛緊鎖著,口中喃喃自語。

“老朽覺得,這或許是一個信號。”

卡爾忽然說道。

“信號?”

特蕾西亞聞言,若有所思:“一個信號?”

“沒錯。”卡爾銀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銳利的神光:“是那傢伙即將歸來的信號,是戰火重新點燃的信號,是他們正要把觸鬚重新伸到文明世界的信號,同時,也是——”

“時代的浪潮再度席捲的信號!”

* * *

特蕾西亞與卡爾討論關於異化獠牙獸的出現到底意味著什麼的時候,唐恩也已經回到了家中,這會兒,正一邊享用晚餐,一邊和老爹約翰分享今天的經歷。

他如往常一樣提到了自己在特蕾西亞府邸訓練的情況,約翰也如往常一樣漫不經心地聽著,而到了最後,唐恩才仿佛無意中想起一樣,提到了關於早上遭遇獠牙獸的事情。

“我說老爹,你在血壤森林裡打獵了那麼久,有沒有遇到過眼睛是血紅色的獠牙獸啊?”

唐恩大大咧咧地問著,同時往嘴裡塞下一塊熏肉——自從他開始學劍後,約翰就增加了入林狩獵的次數,而且每次都有所收穫,這導致唐恩現在每一餐都有肉食。

他本只是隨口一問,卻沒想到約翰眼中精光一閃:“血色眼眸的獠牙獸?你問這個幹嘛?你遇到過?”

“是啊,遇到過,就在早上呢。”

唐恩依舊沒有發現老爹的不對勁,只是給他講著自己早上的經歷:“早上我去特蕾西亞那裡的時候,路旁的樹林裡忽然就竄出來一直眼睛血紅血紅的獠牙獸,當時把我給嚇傻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它沒有攻擊我,它看上去比普通獠牙獸更兇猛的樣子。不過老爹你也不用擔心,我和特蕾西亞說過了,她說會讓人去處理的,畢竟這裡也是她的領地。當然,如果不是我只學了一個月的劍,我肯定能把那頭獠牙獸擊殺的。等到了下次,我變得更強了,我就不會怕它了。放心吧老爹,我會保護你的。”

他絮絮叨叨著,卻沒有發現約翰臉上的神情變了又變,燦若星辰的眼眸中不斷有異樣的光芒閃爍。到了最後,他的神色終於變得堅定,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

“唐恩——”

他抬起頭,看向一臉興奮,正幻想自己一劍一頭獠牙獸的少年:“你,明天不用去學劍了。”

聲音很輕,卻仿佛石破天驚。

唐恩的動作僵住,話語戛然而止,好像被掐住脖子的鴨子,張開嘴,熏肉從口中掉到了桌子上。

他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哈!?”

“我……”

“不能去學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