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七章 帶你換衣服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2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07


唐恩最終還是站到了特蕾西亞府邸的後院。

早上他還在自家的田地裡教特蕾西亞如何收割小麥,下午就被老爹趕過來訓練了。這中間的變化似乎有點夢幻,以至於當他握住自己長劍的劍柄時,雖然掌心傳來的觸感是如此冰冷而堅實,但他卻依舊有點恍惚。

仔細想想的話,有可能是因為特蕾西亞和老爹說了什麼,但唐恩總覺得老爹不是那麼容易改變決定的人,而特蕾西亞也不像是會以勢壓人的那種貴族。既然如此的話,以老爹之前表現出來的堅決態度,為何會如此輕易鬆口?

更何況,他在目送唐恩坐上特蕾西亞的馬車離去之前,可還說了一句話:“喜歡劍的話,那就努力去學吧。”

看上去好像是鼓勵,但唐恩一直都清楚,老爹雖然沒有表明,但實際上他對於自己學劍還是不怎麼支持的。就連這句看似鼓勵的話,都是以一種帶著淡淡無奈的語氣說出來的,就好像是明明不想看到某件事發生,卻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發生而無能為力。

那麼,到底是什麼讓老爹覺得自己學劍的事情已經無法阻止,或者說阻止了也沒有用呢?

唐恩可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堅定信念和不屈意志打動了老爹。

他握著劍站在後院正中央,擺出特蕾西亞教給他的標準劍術起手式,正對著懸崖邊緣那棵大樹,崖下便是奔騰的白水河。只是,雖然動作很認真,但唐恩的心思卻很顯然沒有放在這上面,他目光飄忽,顯然思維已經發散到了很遠的地方。

直到特蕾西亞輕輕拍了一下他的頭,才把他從出神中驚醒。

“在想什麼,唐恩?”

少女和唐恩面對面,眨了眨眼:“不好好訓練可是不行的。”

“不要拍我的頭。”

唐恩先是下意識指出了她有意無意做出來的,忽略了自己身為人類不可褻瀆尊嚴的動作,然後才搖了搖頭:“沒什麼。”

“明明就有什麼吧?”少女頓時不滿地鼓著腮幫子,懷疑的目光直往唐恩身上戳:“不說實話嗎?”

“真的沒有,大概,只是在想,額……”

唐恩眼珠子一轉,很快想到了轉移話題的方向:“我只是在想,你早上怎麼會經過村子的。”

“不是說了嗎,是去找你的。”

少女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讓唐恩有點疑惑:“真的嗎?”

“難道不是為了血壤森林?”

他沒有遲疑就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畢竟,自己昨天剛剛遭遇獠牙獸,今天特蕾西亞就封鎖了血壤森林,怎麼看也太可疑了。

“血壤森林?”

特蕾西亞愣了愣:“你怎麼會想到這裡?”

“額。”

唐恩眼神飄忽,隨口找了個藉口搪塞:“因為聽村裡的人說,你封鎖血壤森林不是要去秋獵嗎,可是你看上去好像也不像是要去打獵的樣子。”

“是嗎?”

特蕾西亞拽了拽裙角,倒也沒有太大懷疑。

她今天穿了一條淡綠色的露肩長裙,邊緣襯有白色的花邊,領口和胸口則繡著淡雅素潔的花朵,看上去格外美麗動人。雖然長裙因為特蕾西亞的性格緣故做了一點裁剪以方便行動,但畢竟不是那麼適合戰鬥,所以唐恩才會說特蕾西亞看上去不像是要去打獵。

“所以,到底是不是啊?”

唐恩追問道。

“唔嗯。”

特蕾西亞用手指點著嘴唇,擺出一副仔細思考的模樣,認真的臉龐讓唐恩看了,不禁略微臉紅。

直到好幾分鐘後,少女才在少年望眼欲穿的目光下,嫣然一笑:“你猜啊!”

我猜什麼啊!

唐恩差點把手中的劍都摔倒地上了。

但特蕾西亞沒有管他,只是轉過身,背著手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每走一步就頓一下,倒像是個調皮的小女孩。一直走到走廊處,她才開口道:“唐恩,如果你接下來還是這種狀態的話,今天的劍術和體力訓練就改為文化課哦。”

她身後,唐恩的臉瞬間就白了。

背對著唐恩,少女臉上勾勒出一抹笑容,頗為愉悅地往府邸內走去。

叫你瞎想,叫你瞎猜,叫你不好好訓練!

她哼著輕快的小調,儼然得勝歸來的將軍。

忽然,又想起了什麼,腳步頓住:“啊!還有一件事!”

特蕾西亞扭過頭:“五天后,作物收割完畢的時候,莊園會舉辦豐收慶典。”

“要來放鬆一下嗎,唐恩?”

她眨了眨眼,雖然是詢問,但暗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少年稍微愣了一下,然後自然不會拒絕,點頭答應了。

特蕾西亞這才滿意地離去。

留下唐恩一個人在原地繼續訓練,同時還在思考問題。和之前不同,他現在思考的有兩個問題,一個是之前關於老爹的問題,另一個卻是特蕾西亞邀請自己參加豐收慶典的問題。

她的這個邀請,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呢?

不會是……

徐徐清風吹過,少年唐恩眨巴著眼睛,臉“騰”的一下便紅了。

他沒有注意到,走廊的陰影之中,一個纖細的身影正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直到唐恩慌亂地甩去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臉也不再那麼紅通通的時候,她才帶著惡作劇成功般的得意微笑,離去了。

* * *

一直到黃昏時分唐恩結束一天的訓練,他都沒有在這兩個問題上想出個所以然,倒是特蕾西亞在他離開前特意囑咐了幾句,大意是接下來這幾天訓練不要遲到,豐收慶典的時候不要放她鴿子——唐恩覺得這些囑咐其實是多此一舉,不過也沒有說什麼。

倒是卡爾今天一整天未出現,這讓他有點在意。

是因為血壤森林吧?

不知怎的,唐恩很堅定地認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都和血壤森林有關,只是找不到證據。

回到家裡後老爹依舊是那副死板著臉的模樣,一言不發地在擺弄他的弓箭,只不過唐恩覺得他心不在焉的。他把特蕾西亞邀請自己參加豐收慶典的事情和老爹說了,後者不鹹不淡地應了句,也沒有表示反對。於是唐恩把自己內心的一個猜測劃掉了——他原以為老爹不支持自己學劍是因為不相信特蕾西亞,或者說不相信貴族呢。

這之後的幾天,平安無事,村民依舊在加緊收割農作物,為豐收慶典的到來做準備。村子裡節日到來的氣氛越來越濃厚,再加上今年收成不錯的緣故,村裡不管男女老少臉上都掛著喜悅的表情,村子最中央那個小小的廣場每天都有人在忙碌,似乎是在為即將到來的慶典騰出場地。這樣一來,整日裡都擺著一張撲克臉的約翰以及每天早上天濛濛亮就往村外跑,一直到黃昏時分才回來的唐恩就成了村民之中的異類。

不過,這對父子在村裡本身也是邊緣人物,不怎麼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就連約翰也是因為高超的狩獵技巧才給眾人留下一點印象的,所以他們的行為舉動倒也沒有人在意。

雖然有傳聞說那對父子搭上了一位貴族,但眾人都對此嗤之以鼻。

貴族,哪裡是那麼容易接近的。

除了他們以外,似乎就只有整日守在血壤森林外的那隊領主派來封鎖森林的騎兵隊給人一種違和感了。但他們也沒幹什麼欺男霸女的事情,只是安安靜靜地守著森林,比起騎兵隊來說反而更像是守護者。這種默默無聞的低調舉動自然也讓村民們下意識忽略了他們的存在。

於是,維格村就在這麼一種忙碌熱鬧卻又安靜沉默的詭異氛圍之中結束了收割,迎來了又一年大豐收的同時,也迎來了一年一度的豐收慶典。

時間,五天后的夜晚。

剛好和特蕾西亞莊園舉辦豐收慶典的時間一樣。按照格蘭達爾地區不成文的規定而言,在領主的豐收慶典未舉辦之前,領地下屬村鎮縱然已經收割完畢,也無法舉辦豐收慶典。但偏偏,特蕾西亞選擇舉辦慶典的時間剛好撞上了維格村收割完畢的時間。這樣一來,維格村當然不會有什麼顧慮的,甚至還求之不得。能夠和一位領主同一時間舉辦豐收慶典,可是一件值得吹噓的大事。

這種碰撞,也不知是命運的刻意安排,亦或者只是個巧合。

它註定了唐恩只能在兩個慶典中選擇一個,毫無疑問的,他選擇了特蕾西亞。

畢竟,即使是豐收慶典這樣的節日,他也不過是眾人之中一個邊緣人物罷了。村裡的人對他沒什麼印象,而他也對村裡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很熟悉。

這樣一來,選擇哪邊就是個無需思考的問題了。

唐恩倒也想帶老爹一起去參加特蕾西亞莊園的豐收慶典,但老爹卻拒絕了,態度很堅決,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唐恩縱然很遺憾,但也沒辦法,只能獨自一人坐上特蕾西亞派來接送他的馬車,迎著漫天的繁星,往特蕾西亞的莊園趕去。

馬車逐漸融入夜色,最終徹底消失在黑夜之中時,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雙眼睜開,望著馬車離去的方向,久久凝視。好一會兒後,這雙眼眸才合攏,消失。

一個身影轉身,融入了黑暗。

那雙眼眸,依稀之間,能看出星辰的光彩。

* * *

1062年9月8日夜。

一輛馬車穿過依舊燈火通明,節日氛圍濃厚的小鎮,駛向高坡,最終,在一間豪華的府邸門口停了下來。

從車上,走下了一名穿著普通,但樣貌清秀的平民少年。

而站在門口迎接他的,卻是一名穿著華麗長裙,裝飾精美,面容美麗的貴族少女。

兩人身份如此懸殊,可少年與少女面對面時,卻沒有半分畏懼或是退怯的意思,只是有點靦腆,有點羞澀。

“特蕾西亞。”

少年摸了摸後腦勺,眼睛注視著地面,似乎不敢直視眼前少女的美麗:“我來了。”

“等你很久了哦,唐恩。”

少女一把拉過少年,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然後拽著他的手往府邸裡走去,腳步有點匆忙。

少年被拉了個踉蹌,堪堪穩住腳步,有點疑惑地抬起頭:“怎麼了,特蕾西亞,這麼……著急?”

說實話,他第一次看到特蕾西亞這麼著急的模樣。

“當然著急啦,慶典馬上就要開始了。”

少女頭也不回。

“那你帶我進去幹嘛?”

少年更加疑惑了,明明慶典是在下面的小鎮裡舉辦,為什麼特蕾西亞反而要拉著他往府邸裡面走?

“哼哼。”

少女口中發出可愛的哼聲,然後扭過頭,眼眸明亮:“當然是要——”

“帶你去換衣服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