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十八章 少女領主的驕傲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6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今天的特蕾西亞穿著一身純白色的及膝連衣長裙,露出了白皙的小腿。長裙的裙擺處有著蕾絲一般的花邊,腰部則用一條帶著金色紐扣與淡銀色花紋的腰帶紮著,勾勒出少女盈盈一握的細腰,讓她看上去纖細得如同一朵嬌嫩的鮮花。而且,很罕見的,特蕾西亞的脖子上戴著一條純銀的項鍊,這是唐恩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裝飾品。這名鍾情于劍的少女原本就有著不遜色於任何人的美貌,如今認真打扮一下,更是美麗得難以言喻,甚至可以用月光來形容。

起碼,在唐恩的心中,現在的特蕾西亞就如同月光,純淨而皎潔。

同時,他也忽然明白了,為什麼特蕾西亞說要帶他去換衣服,因為,現在的他依舊穿著那身簡陋的粗布衣裳,雖然少年已經習慣了,但特蕾西亞卻覺得有必要給他換上更加正式一點的著裝。

唐恩自己也覺得,兩人站在一起的時候,自己穿成這樣好像確實和特蕾西亞不是很搭配。

所以,沒有多大抗拒,他任由特蕾西亞拉著自己,一直來到了某間緊閉的房間面前。

“裡面有我給你準備的衣服。”

特蕾西亞臉上忽然浮現出壞壞的笑容:“唐恩,你會不會換啊,如果不會的話,我可以……”

“不需要!”

唐恩紅著臉,下意識駁回了特蕾西亞的提議:“我、我自己會!”

“是嗎,真的會嗎?”

特蕾西亞懷疑的目光在唐恩身上來回掃視,後者大概實在受不了這種目光,連忙推開門走入房間,小心翼翼地把門帶上,似乎害怕特蕾西亞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舉動。房門被合攏的前一刻,特蕾西亞似乎還聽到了唐恩喃喃自語的聲音:“別把我當小孩子啊!”

特蕾西亞的眼睛頓時彎成了月牙。

真是,小孩子一樣。

她嘴角上揚,心情似乎頗為不錯。

* * *

幾分鐘後,房間的門被推開,唐恩從裡面走了出來,頓時,特蕾西亞眼前一亮。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名穿著獵裝的少年,雖說是獵裝,但卻是那種貴族喜歡穿著的獵裝,不僅外觀華美,而且行動也很方便。他內裡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外面則套著一件用不知什麼猛獸毛皮製成的馬甲,下半身則是一條黑色的長褲,一雙襯著野獸絨毛的長筒靴包裹著少年的雙足。以特殊皮革製成的腰帶緊緊地紮住腰,其上有特殊的掛鉤,剛好掛住了少年那把寸步不離身的長劍。少年雙手著著露出半截指頭的黑色手套,輕輕撫摸著長劍的劍柄,便能感受到掌心傳來的柔順觸感。

整套獵裝以精湛的手藝製成,線條簡潔流暢,卻很能凸顯出他的氣質,讓唐恩顯出一股少年獨有的朝氣與颯爽的英姿。更重要的是,這套獵裝顯然是根據唐恩的身材量身定制的,穿在他身上既不顯得很寬鬆,也不會太緊致。可以想像,這套獵裝一定價格不菲。

“不錯啊!”

特蕾西亞繞著煥然一新的唐恩走了幾圈,嘖嘖稱讚:“很有精神哦,唐恩。”

她拍了拍唐恩的頭,表示贊許。

“不要拍我的頭!”

唐恩習慣性地反駁了一句,然後才低下頭,打量著自己,可惜,由於沒有鏡子,再怎麼打量他也不可能看出自己換上這身獵裝之後是什麼模樣。不過從特蕾西亞的話來看,效果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其實你還是蠻帥的哦。”

似乎看出了唐恩在想什麼,特蕾西亞笑眯眯地說道,頓時,唐恩臉上浮現出可疑的紅暈。不過,由於有前面多次被特蕾西亞“調戲”的經驗,所以倒是紅得並不很明顯。

其實特蕾西亞倒也沒有在調侃他,唐恩的五官和臉龐的線條本來就很柔和,發色和瞳色又是很少見的黑色,所以原本就可以算是俊朗。再加上有過體弱卻克服困難努力學習劍術的經歷,身上帶有一種很特殊的氣質,換上新裝後,整個人看上去就和之前的他截然相反了。特蕾西亞相信,就算現在她把唐恩帶到帝國的王城,也會有很多人願意相信他是一名貨真價實的貴族少年。

雖然他身上尚且缺少貴族的那種發自骨子裡的優雅與高傲,但他因為過去太過孤僻導致的靦腆柔弱與學劍後逐漸萌生的自信昂揚交融在一起卻也產生了某種矛盾卻又和諧的氣質,這是會讓不少人為之著迷的氣質。

說不定可以迷倒很多貴族小姐呢。

特蕾西亞臉上浮現出笑意,後退一步,很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唐恩,這套衣服就送給你了。”

“誒!?”

唐恩驚訝地抬起頭想說些什麼,特蕾西亞卻伸出手指,堵住他的嘴唇,眨了眨眼:“豐收節的禮物,你不要拒絕我哦。”

“再說了,你也不能總穿著那身衣服來訓練吧?”

唐恩愣了愣。

好像確實如此。

如果是這身獵裝的話,訓練起來確實會比之前更加方便。

可是,他還是覺得有點惶恐。

與特蕾西亞相識到現在,不過一個多月,他已經得到了很多照顧。如果特蕾西亞要送他禮物的話,他腰間那把用精鐵凝練的鋒銳長劍就已經是他現在無法奢望的寶物,更不要說是她教導自己劍術和文字的恩情了。

而現在,又多了一套貴族的獵裝。

自己,會

不會一輩子也無法還清她的人情了?

莫名的,唐恩心中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可是,還沒等他細想,特蕾西亞就又抓住他的手,將他從出神中喚醒過來:“在想什麼啊,唐恩?”

“慶典快開始了。”

“我們走吧!”

少女拉著少年,往外面的世界奔去。

或許,那也不錯。

看著少女的背影,少年心中忽然這樣想著。

可是,有的時候,一個不經意間的想法,便會深刻影響到那相互交錯的命運。

* * *

雖已入夜,但特蕾西亞為了豐收節早早頒佈了暫時取消宵禁的命令,因此,山下的小鎮依舊燈火通明。銀色之月露娜帶著一圈淡淡的光暈,朝人間投下皎潔美麗的光輝。小鎮的廣場上早已升起了篝火,居民們圍著篝火三三兩兩而坐,談笑風生,遙想明年的美好生活;年輕人抓緊時間培養感情,試圖與意中人在這個特殊的節日來一段樸素卻大方的民俗舞;小孩繞著篝火奔跑,嬉笑打鬧,時不時用好奇而憧憬的目光打量著眼前巨大的篝火堆,似乎從燃起的焰火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除了小鎮的居民外,廣場上還有許多瞄準了商機,遠道而來的旅行商人,他們在廣場上擺好攤位,販賣各種各樣的東西,來自天南地北,讓人看了感覺大開眼界。

而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各樣打扮的人也會在豐收祭上出現,這是因為這座小鎮身為特蕾西亞這個領主的直屬管理區域,是杜伊勒領的政治中心與經濟中心,所以,自然也蘊藏著無限的機會。唐恩甚至能夠看到,一名身著白色長袍,拿著豎琴的吟游詩人正站在篝火旁頌唱華美的詩章,火焰投射下的巨大陰影將其覆蓋,好似在黑暗中高歌的精靈。

唐恩仔細聆聽著他的聲音,那是一種抑揚頓挫,能夠把平淡的故事念出一種史詩感的聲音。據說,這是吟游詩人獨有的技巧,也是他們行走大陸的立身之本。

“不過,如今吟游詩人那麼多,能碰上一個有真材實料的也很難得啊。”

特蕾西亞忽然感歎道。

“是嗎?”

唐恩對吟游詩人這個行業瞭解不多,只是簡單地在特蕾西亞給的《大陸常識通鑒》裡看過一點關於他們的描述。聽到特蕾西亞的感歎,他也生起了一些興趣,於是閉上眼,感受著那詩人的美妙嗓音。

“我聽說,遙遠的爪牙扼著命運的咽喉;”

“沐浴在光輝之下的人啊;”

“他便去向無所不知的龍神請教。”

“龍神傳下神聖的諭令;”

“必使你的靈魂在紅蓮的業火中灼燒;”

“才足以洗清世人的罪孽!”

銀色月光照耀人間,灼熱的火焰映照之下,所有人的臉龐都紅彤彤的,不知是因為喜悅,亦或是在為了詩人的故事感到激動。

火焰拉長變成詭異的形狀,投下的陰影覆蓋他們,似乎要將他們擁入懷中。

那是篝火,是火焰,或許,也正如詩中所說的,是紅蓮的業火。

不知怎的,唐恩忽然有了這種感覺。

“那是傳頌勇者的詩章。”

特蕾西亞開口解釋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銀色的月光照耀下,她的神色似乎有點不自然:“傳說中,犧牲自己,擊敗魔王而拯救了大陸的勇者,其故事被所有人傳頌著,至今仍然沒有被磨滅。”

唐恩點了點頭,這個故事他也知道,甚至不是從歷史書裡看到的,而是從小到大就被灌輸在腦子裡的。由此可見,這位勇者大人的事蹟到底有多麼偉大了,連維格村這麼一個偏僻的小村子都流傳著他的故事。

不過,大概也是因為聽得多了,特蕾西亞似乎並不怎麼願意停留在這裡聽這個故事,所以她扯了扯唐恩的手:“唐恩。”

“嗯?”

唐恩把視線從篝火旁狂歡的人群上移到特蕾西亞臉上:“怎麼了?”

“陪我走走吧。”

特蕾西亞笑了笑:“這裡太熱鬧了。”

熱鬧嗎?

唐恩看了看喧囂的人群,點了點頭,覺得特蕾西亞應該是不太適應這種環境,所以沒有提出反對。特蕾西亞於是拉著他的手,在這個傢伙意識到自己正和少女手牽手之前把他拽走了。

離開的時候,似乎有幾個在附近巡邏警戒意外事故的士兵發現了這位領主的存在,不過礙於職責,再加上特蕾西亞的暗中授意,所以並沒有過來行禮。即使如此,他們的目光也還是引起了小部分居民的注意,這些居民發現特蕾西亞的存在後,雖然不敢靠近,但也投來了各種各樣的目光。唐恩注意到,這些目光幾乎都是讚美、崇敬、尊重以及愛戴的,至於一般情況下平民見到貴族時的畏懼、惶恐、不安、猜疑等則根本沒有。

至於唐恩,雖然唐恩也經常在特蕾西亞身旁出現,但今晚換了一身衣裳後,反倒沒有人認出來了,所以投給他的目光也很少。

唐恩見到這一幕的時候稍微愣了一下,仔細思考了一會後很快就想明白了這是為什麼。

頓時,臉上浮現出笑容。

“特蕾西亞。”他望著少女,很認真地說道:“你應該是個很好的領主。”

“那還用說嗎!”

少女驕傲地挺起胸。

不同於劍術,這是她的另一種驕傲。

身為領主的驕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