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章 勝負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8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琅天帝國的王城,有一座比之王宮更加宏偉的建築。那是一座高塔,塔身通體以白色的石磚砌成,形狀下寬上窄,遠遠望過去,宛如一把純白色的神劍,直入雲霄,氣勢凜然。高塔共分九十九層,每一層都有身著白底金邊長袍的人守衛,戒備森嚴。這些守衛都是來自護劍教團的真正高手,有他們守著,哪怕是傳說中已經成就【奇跡】的強者,也無法輕易突破。

此時此刻,在高塔的第九十八層,空曠的圓形廣場上,正有四名老者分坐在廣場的四側,面色淡然。四周沒有圍牆,雲霧繚繞,迅猛的狂風吹來,使他們的白色長袍迎著風獵獵舞動。這四位老者坐在廣場的最邊緣,直面狂風吹拂,稍有不慎便會跌落萬米高空。然而,他們卻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身軀如磐石紮根塔身,不曾有絲毫晃動。

而在他們的膝蓋上,卻都放著一把長劍,外表看上去平凡無奇,只是偶爾有一道流光閃爍,顯露出幾分崢嶸的神光。

這四位老者的心跳與呼吸高度一致,達到了某種詭異的和諧,如果閉上眼的話,說不定會覺得只有一個人在這裡。而且,他們呼吸與心跳的頻率似乎在冥冥之中韻合了天地之間的某種規律,這讓他們看上去像是融入了這片天地之中,僅憑肉眼的話,絕無法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在他們的頭頂,便是高塔的最高層,也即是第九十九層。從那上面,隱隱約約能夠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似乎是在某種束縛之中沉寂著,但時不時還會洩露出幾分淩厲的鋒芒。如果要做一個比喻的話,大概就相當於一把藏於鞘中的絕世神劍,等到出鞘的那一天,勢必驚天動地,震撼世人。

可惜,距離上一次這把神劍出鞘,只過去了九十一年。九十一年對於凡人來說或許是一個很漫長的時間,但對於某些特殊的存在,亦或者是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都太過短暫。所以,起碼現在,並沒有人期待這把神劍的再度出鞘。

然而,有的時候,越是害怕什麼,就越是容易遭遇什麼。在一陣狂風掠過高塔之後,第九十九層之上,那股被封印的強大氣息忽然在一瞬間爆發。在一聲清脆嘹亮的劍鳴聲之後,一道純白色的劍光自最高層爆發,直沖天際。緊跟著,龐大凜然,壓迫萬物的氣勢覆蓋了整座高塔,讓所有人都處於一種詭異的僵硬之中。伴隨著這股氣勢而來的,還有無數流瀉的劍氣,它們環繞著高塔,形成了一道無形的劍氣龍捲風,那淩厲的鋒芒似乎要把空氣也給切割開來。

仿佛有一雙眼眸從雲層之中睜開,將整個王城都收入眼眸之中。但這僅是一瞬間,下一刻,這雙眼眸閉合,伴隨著那股強大氣息忽然爆發而產生的種種異像也在這一瞬間消失。一切歸於沉寂,那些普通居民甚至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可是,在強者看來,這股強大氣息的忽然爆發卻說明瞭一件事。

“聖劍將要蘇醒。”

四位白袍老者幾乎是同時睜開眼眸,連聲音也是同時響起,帶著某種詭異的共鳴:“去通知陛下以及艾因羅貝迪亞的當代家主。”

空氣中傳來若有若無的應和聲,很快,一個消息自高塔最高層分別被送入了王宮以及另一座宏偉的建築之中。大約十幾分鐘後,戒備森嚴的高塔內來了兩位中年男子,其中一位紅發炎眸,氣宇軒昂,另一位金發藍眸,面容堅毅。

兩人身上都帶著一股久居高位者獨有的威嚴氣質,但那位紅發炎眸的中年男子相較之下更加強烈,顯然地位也更高。如果有人在這裡的話,想必會很驚訝地發現,這位紅發炎眸的中年男子就是琅天帝國那位雄才大略的皇帝陛下,而另一位金發藍眸,面容堅毅的男子,卻是琅天帝國傳承千年的艾因羅貝迪亞家族當代家主。

這兩人同時到來,足以說明,高塔之上發生了一件可能改變帝國甚至改變如今大陸局勢的重大事情。

而哪怕是面對位高權重的他們,四名白袍老者臉色也沒有太大改變,只是淡然地行了一禮後,將兩人帶上了高塔的第九十九層。這裡同樣是一片空曠的廣場,只是廣場最中央卻還有一個雕刻著玄妙符文的平臺,平臺之上,供奉著一把長劍。此時此刻,長劍正散發著瑩瑩的白色光芒,劍身顫動著,響起一聲聲清脆的劍鳴。

見到這把劍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下意識放輕了腳步,似乎害怕驚擾到誰的存在。紅發炎眸的中年男子,帝國的皇帝,被大陸譽為“怒炎的君王”的蘇爾·因覺羅瞳孔微縮,似乎是感慨般說道:“看來,護劍塔又要多出一層了。”

“僅是初次共鳴罷了,陛下。”身旁的卡爾波加·法格納·艾因羅貝迪亞沉聲說道:“多特蒙德大人完全蘇醒還需要繼續積蓄力量,陛下,我們還有時間。”

“確實。”

蘇爾點頭,帶著卡爾波加走向平臺,四名白袍老者緊跟在後。

“這一次,又會是誰被選中呢?”

站到平臺前,注視著聖劍的蘇爾火紅色的眼眸中仿佛燃燒著紅蓮的烈焰。好一會兒後,他才移開視線,輕聲說道:“交給你了,卡爾波加卿。”

“不勝榮幸。”

卡爾波加走上前,對著聖劍行禮,然後緩緩伸出手,停在聖劍上方大約十釐米的地方。頓時,一道無形的劍氣自聖劍上爆發,劃過他的手掌,割開一

個細小的傷口。一滴鮮紅的血液從傷口中滲透,緩緩滴落到劍身上。詭異的是,血液滴落堅硬的劍身,竟如同水滴落入平靜的湖面,蕩開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紋。

在這波紋之中,似乎有誰的面孔出現在了劍身上,卡爾波加凝神望去,頓時瞳孔一縮。

那是一名金發藍眸,臉上帶著淺淺微笑的少女。

“特蕾西亞!”

他脫口而出。

* * *

時間是1066年5月18日下午一點,地點是一座建在高山崖畔的豪華府邸的後院,崖下,正好是奔騰而去的白水河。

遠在千萬裡之外的人們根本不知道此刻的王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依舊進行著他們日常的活動。午後的陽光照耀著人世,落到人身上,讓人覺得暖洋洋的,好像失去了力量,渾身提不起幹勁。

在這一片祥和的氣氛之中,府邸的後院正進行著激烈的戰鬥。黑髮黑眸,面容俊朗而不失英氣的少年正揮舞著長劍不斷發動著進攻,他的對手一名年紀和他差不多大,身著純白色劍士服,金發藍眸的美麗少女。面對少年來勢洶洶的進攻,少女只是揮舞著長劍,輕描淡寫地將其擋下來。無論少年的攻擊再怎麼淩厲,她的面色始終淡然,似乎並沒有感受到少年附著在劍之上的強勁力道。

兩把長劍在空中交錯,劃過一道道銀芒,碰撞之時有刺耳的金鐵交鳴聲響起,更有點點火花迸濺。由此可見,這兩人絕非在進行什麼遊戲,而是真正的戰鬥。

從表面上看,少年似乎佔據著上風,他使用激進的打法逼迫少女不斷後退,雖然攻擊大多都被少女擋了下來,但有的時候某些意想不到的進攻也能讓少女措手不及,險些落敗。在少年的瘋狂進攻面前,少女完全找不到反抗的機會。但是,這只是開始而已,到了後半部分的時候,少年激進的打法也讓他的體力損耗得七七八八,這個時候,少女終於憑藉嫺熟的劍法以及更加堅韌的耐力開始了反擊,兩個人攻守交錯,場上的局勢瞬間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少女的反擊下,少年僅僅是堅持了幾分鐘,便被她手中的長劍擊中手腕,吃痛之下鬆開手掌,長劍跌落到地上,發出清脆響亮的“噹啷”聲。

“哼,贏了!”

少女瀟灑地收劍回鞘,比了個完美的勝利手勢。

“嘁!”

少年不甘地撿起劍,看著得意洋洋的少女,心中頗不是滋味:“等著吧,特蕾西亞,你也就高興這麼一段時間了,我馬上就會擊敗你,讓你甘拜下風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堅定,但因為表情太過不甘,而且剛剛經歷過一次失敗,所以反倒像是敗犬的哀嚎。

“上一次你也是這麼說的,唐恩。”

特蕾西亞笑眯眯地說道:“已經一千六百三十五次了哦。”

她沒有要嘲諷的意思,但臉上的笑容和所說的話在唐恩看來怎麼看都像是在嘲諷。

啊啊啊啊,可惡啊!

雖說確實是自己技不如人,但是這未免也……太難受了吧!

唐恩握緊了拳頭,發誓自己下一次一定會打敗眼前的少女,讓她對自己刮目相看……

“你又在發誓了對吧?”

特蕾西亞在這一瞬間看穿了唐恩的想法:“不要那麼執著啦,再說了,其實你和我的差距也不大了。一個月之前你還只能堅持二十分鐘,現在已經提高了半個小時了。再這麼努力下去,說不定真的有一天就勝過我了呢?”

少女為了不打擊唐恩的信心,不得不哄他……我是說安慰他。

其實特蕾西亞也沒有在騙唐恩。

自從四年前那個豐收節的夜晚,她和唐恩做出了“如果你打敗我我就答應你任何一個要求”的約定後,每當唐恩自覺實力足夠的時候便會來找她挑戰,到現在已經一千六百三十五次了。結果特蕾西亞很驚訝地發現,或許是因為劍術天賦過人的原因,在戰鬥這方面唐恩的表現比她預想的要更好。

一開始,唐恩在她放水的情況下都被打得落花流水,但到了後來卻越來越熟練,對劍法的掌握和戰鬥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入,逐漸地能勉強和她交戰,不至於立即落敗。而在一年前,她針對唐恩的體力訓練完成之後,制約他戰鬥的體力因素也不存在了,於是,唐恩的實戰能力增長又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照這麼下去,或許真的有那麼一天,唐恩的劍術會真正超過特蕾西亞,僅在劍術一道而言,特蕾西亞無法戰勝他。

若是讓他接觸到更加強大的力量,總有一天,他也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

自己,可能培養出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

想到這裡,特蕾西亞臉上不禁浮現出喜悅的笑容。

唐恩看到這笑容,臉頓時一紅,扭過頭去:“當、當然啊!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的。”

特蕾西亞已不再是第一次看到唐恩這麼扭捏的表現,但還是忍不住“噗嗤”一笑,走到他跟前,踮起腳,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嘛。”

“才沒有生氣,還有,不要拍我的頭!”

唐恩下意識反駁了一句,轉過頭,卻看見特蕾西亞正仰著小臉盯著他看,她的腳尖輕輕踮起,卻還是比唐恩矮了半個頭。四年前能夠輕易拍到少年頭的她,如今身高反而被超過了。

看到這一幕,唐恩頓時浮現出發自內心的微笑。

“贏了。”

“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