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二章 迷惘著的命運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63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07


黃昏時分,唐恩回到村裡,卻發現村子的西面聚集了很多村民,在通往血壤森林的入口處圍成一圈,臉上大都帶著哀傷或是憤怒的神色。隱隱約約的,還有血的腥味順著風傳入他鼻中。

出事了?

唐恩眉頭一皺,維格村是一個偏僻的小村子,也沒有很多人口。除了某些節日的慶典以外,很難看到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

唐恩朝著人群走去,四周的村民看到他過來,都下意識往旁邊側了側,臉上露出隱晦的敬畏。這幾年來,唐恩在特蕾西亞那裡學習劍術的事情早已不是什麼秘密,這些村民早就把他當成了是被領主垂青的幸運兒,是未來的“騎士老爺”。

對此,唐恩懶得解釋什麼,只是分開人群,走到最前面,然後就看到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拄著拐杖鬍子花白的是村長,雖然年紀很大,但在村裡卻頗有威信;而另一個人黑髮黑眸,面色淡然,居然是他的老爹約翰。此時此刻,約翰正半蹲著,在他的面前是一具屍體。

唐恩看到約翰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下意識把目光投向約翰面前那具屍體,頓時瞳孔一陣收縮——那具屍體身材高大,關鍵部位穿著類似皮甲的護具,很明顯是村裡的某位獵戶。但是,此刻他的身上包括四肢在內卻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臉龐也被抓得千瘡百孔,分不清五官和面容。落在屍體身上的血液早已凝固為了一塊塊的血斑,讓人看了頗為不適。更恐怖的是,這具屍體的胸口和腹部出被挖出了一個大洞,裡面的內臟已經被掏空,只剩下腸子耷拉著,間或還能看到一兩隻綠頭蒼蠅在腸子四周打轉。

混雜著血腥與惡臭的氣味從眼前的屍體上散發出來,直沖入鼻孔內。唐恩看到這具屍體的慘狀時,心臟驟停,呼吸仿佛也在一瞬間凝滯了一下。雖然好不容易勉強壓抑住內心翻滾欲嘔的衝動,但看著屍體的目光也帶著些許的猶疑。

他能夠察覺到,身後的人群中,已經有人因為無法忍受屍體的慘狀而開始幹嘔,尤其是女人和小孩,更是被呵斥著攆開了。如果叫他們看到這場景,只怕維格村今晚就要有好多人做噩夢了。

留在現場的只有村長、約翰、唐恩以及那些資深的獵戶和膽子比較大的年輕人,饒是如此,他們的臉色也不是很好,顯然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

約翰蹲在屍體旁,倒是不嫌棄屍體的模樣,依舊面色淡然。他仔仔細細地觀察著屍體,許久後,開口道:“是傑森。”

“傑森!?”

村長大驚,人群中也紛紛傳來了諸如“不可能”這樣的話語聲。

唐恩知道為什麼,名為傑森的獵戶是村子裡僅次於約翰的好手,據說在血壤森林內,或許有他無法狩獵的猛獸,但絕不存在能威脅到他的猛獸。

“是或不是,早該知道了。”

約翰站起身,黑色的眼眸在人群內掃過。面對著他的目光,這些平日縱橫山林的老獵手要麼低下頭,要麼偏開了目光,似乎不敢直面約翰的注視。

約翰的話,其實他們也很清楚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不是傑森的話,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他肯定會出現的。可是,現在人群中卻並沒有他的身影。

仿佛是接受了這樣的現實,人群中一個大漢帶著懊悔說道:“確實,我早該知道的!傑森那傢伙,說什麼好幾天沒打獵心裡癢,想趁著領主大人解除封鎖進去轉轉。我以為他的實力,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握緊了拳頭。

眾人默然,唐恩卻猛地想起來,四年前豐收節過後,特蕾西亞便時不時會派遣騎兵隊,以各種各樣的名義封鎖血壤森林,雖然時間都不是很長,但次數卻很頻繁。這四年來,大家早就習慣了,但現在這麼一看,似乎是在為了提防什麼?

可是,真的要提防的話,也不會是這種猛獸吧?

唐恩的腦海中仿佛有一道靈光閃過,但卻轉瞬即逝,讓他無法捕捉。

“這件事就先這樣吧。”

村長拿拐杖敲了敲地面:“把消息通知傑森的家人,找個地方葬了。至於這幾天,就先不要進去打獵了。等領主大人的士兵來之後,我再去溝通一下。”

不能進去狩獵?

多數人的神色都變了,但也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連傑森都栽了,換成他們遭遇那頭神秘的猛獸,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當然,也不一定。

唐恩敏銳地感覺到,有人將殷切的目光投到了約翰身上。他畢竟只是個“騎士學徒”,而老爹卻早就是村裡共認最強大的獵人了。如果真要說有誰能解決那頭強大而神秘的猛獸的話,那個人毫無疑問就是約翰。

可是,約翰卻仿佛沒有看到這些目光一樣,站起身來:“既然沒什麼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他瞥了一眼唐恩:“走吧。”

說罷,分開人群,往家的方向走去,唐恩自然也跟在他身後。

走之前,唐恩隱隱約約聽到了歎氣的聲音。他似乎還聽到了那些人的議論聲,其中夾雜著諸如“鋒利”、“暴躁”、

“龐大”、“兇猛”這樣的詞彙。

頓時,一道靈光劃過了唐恩的腦海,之前無法捕捉到的靈感盡數湧上心頭——那是四年前一個普通的早晨,奔跑在大道上的少年,遭遇了一隻血色眼眸的獠牙獸。

絕對是這樣!

唐恩猛地握住拳頭,只有體型如此龐大,性情又如此兇猛的獠牙獸,才有可能把一個老資格的獵戶咬成那樣子。仔細回想著那頭獠牙獸的利爪與犬齒,又想起剛剛屍體上密密麻麻的抓痕與被掏空的內臟,唐恩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當初那頭獠牙獸看他的眼神,不就是想把他吃下去一樣嗎?

唯一讓他疑惑的一點是,四年前他曾經和特蕾西亞提到過這件事,但直到現在獠牙獸也沒有被制服,莫非特蕾西亞的騎兵隊封鎖森林就是為了它?看上去也不像。

不管怎麼樣,兇手已經確定,哪怕不是獠牙獸,也應該是和它類似的猛獸。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要如何做。放著它不管的話,無法狩獵還是小事,萬一它跑到村裡撒野怎麼辦?到那個時候,就算能殺死它,只怕也要有不少人死在它的利爪和犬齒下。

他看著走在前邊的老爹的背影,心裡有種種想法翻滾。一方面希望老爹能挺身而出保護村子和大家,另一方面卻又擔心老爹在和獠牙獸戰鬥的時候發生什麼意外。這兩種矛盾的想法在他腦海中不斷糾纏,讓他覺得很糾結。

一直到回到家中,看著約翰坐在椅子上開始擺弄弓箭,他才恍然醒悟:不管他怎麼糾結,最後做出選擇的,不都是老爹嗎!

“老爹,你會出手嗎?”

他直截了當地問道:“那可能是我四年前曾經遇到過的那只獠牙獸。”

“四年前?”約翰抬起頭,回憶了一下,逐漸地,眼神變得銳利。但是,最後,他還是搖了搖頭,目光重新變得平靜:“如果真的是四年前那只,那麼,我的目標不是它。”

“不出手嗎?”

唐恩暗暗松了口氣,雖然有點失望,但也沒有太在意,畢竟,老爹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他沒有注意到,約翰的說法既不是“無法戰勝”也不是“不願出手”,而是“目標不是它”。

等到明天再去和特蕾西亞說一下吧。

忽略了這一細節,少年這樣想著。

但有的時候,命運總是不按照你想的那樣前進。

* * *

入夜,府邸燈火通明,府邸大門前卻有一輛裝飾華麗的馬車停著,馬車前後左右都有身著半身鎧甲,腰佩長劍,手持長槍的騎兵守護,整個陣型看上去如同一把利劍,一旦出現意外,便會毫不猶豫以強橫的姿態碾壓所有妄圖靠近馬車的敵人。

卡爾站在府邸門前,眉宇間有幾分無奈:“小姐,真的需要這麼匆忙嗎?”

“這是多特蒙德大人的意志,卡爾爺爺。”車廂內傳來少女的聲音:“自千年前,艾因羅貝迪亞家族傳承下來的意志,如今便要貫穿我的命運始終。”

少女的聲音略微顫抖,其中透出幾分困惑,幾分迷惘,以及幾分對未知的恐懼。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希望這命運是錯誤的。

卡爾內心無奈地想著,他仿佛已經看到了少女未來的命運一般,眼中露出隱晦的擔憂。

“無需擔憂,卡爾爺爺。”

少女看穿了卡爾內心的想法,倒不如說,看清了自己的想法。為了說服自己一般,她說道:“繼承千年的意志並非是能夠一蹴而就的過程,龍神大人賜予凡人力量到底是為了什麼,艾因羅貝迪亞家族賭上傳承的戰鬥又是為了什麼,在繼承那份意志之前,我將會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去探尋和實踐這一點。”

卡爾無法再說什麼,只能歎了一口氣:“那麼,唐恩怎麼辦?”

“唐恩?”

少女頓了頓,然後說道:“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他的訓練便暫時交給你了。等到我回來後,再告訴他這一切吧——我,會選一個恰當的時機和他說明一切的。”

恰當的時機,又是什麼時機呢?

卡爾的神色更加無奈了,明知道逃避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可是少女還是本能地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但是卡爾無法去責怪她什麼,畢竟,突然加諸於她身上的那段命運,未免也太過殘酷了。

她本以為無需面對的,本以為不可能面對的,本以為沒有資格面對的,如今統統都落到了肩膀上。這一切足以打亂少女原本的選擇,讓她無法繼續自己的理想,甚至,就連已經明瞭的道路都要被強制性偏往另一條隱藏在迷霧之下的道路。

若那迷霧之後便是懸崖,那麼,縱然萬千冠冕加諸於身,又有何用?

可惜,世人大多不明白這樣的道理。

“那麼,一切就拜託你了,卡爾爺爺。”

“我給唐恩寫的那封信,也請一定要交到他手中。”

“那是關於,我們都迷惘著的命運。”

少女的聲音在夜風中被吹散,騎兵們護送著馬車離開了莊園,逐漸消失在夜色之中。

卡爾愣愣地在夜色中站了好一會,然後才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轉身朝府邸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