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三章 劍刃為誰而動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1066年5月19日。

一大早,唐恩就踏上了前往特蕾西亞莊園的路,一路上想的都是關於昨天發生的那件事。表面上看這件事似乎只是和那頭獠牙獸有關,但不知怎的,許是聯想到了特蕾西亞派人封鎖血壤森林的舉動,以及其他林林總總古怪的表現,唐恩總覺得這件事並不簡單。一陣陰霾籠罩了他的心靈,讓他此刻的心情頗為沉重。

或許,等特蕾西亞出面處理後,情況就會變好吧。

選擇性忽略了關於血壤森林的種種詭異之處,少年心中堅信這一點。只是,這份堅定的信念在到達莊園之後,卻被輕而易舉地粉碎了。此時此刻,站在府邸門口迎接他的,並非是如往常一般金發藍眸的美麗少女,而是面容威嚴古板,銀色的短卷髮打理得一絲不苟的老者,正是府邸的管家,同時也是特蕾西亞的家臣,卡爾。

唐恩有點意外,下意識放緩了腳步,當然,該有的禮數還是沒有忘記:“早上好,卡爾先生。”

“早上好。”

卡爾淡淡點頭。

“那個,卡爾先生,特蕾西亞呢?”

唐恩探頭探腦,往府邸內望去,並沒有看到少女的身影。

“小姐正在趕往家族的路上。”

卡爾輕描淡寫地拋出了令唐恩震驚的消息,後者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家族?”

雖然對特蕾西亞的家族瞭解不多,但耳濡目染之下,好歹也知道她的家族是王城貴族,也是帝國為數不多的千年世家。也就是說,特蕾西亞趕回家族的話,其實就是要前往琅天帝國的王城法斯塔尼亞。

“她什麼時候啟程的?”

唐恩急忙問道。

“小姐是昨夜出發的。”

卡爾的回答讓唐恩陷入了沉思。杜伊勒領位於格蘭達爾地區,格蘭達爾地區位於紅杉郡,紅杉郡又是修斯達行省的一部分。然而,修斯達行省也不過是帝國七大行省八大自治領的其中之一而已。整個帝國疆域廣闊,修斯達行省只位於帝國的東南一角,從這裡出發前往王城,哪怕日夜兼程中途不停歇,也需要至少七天的時間。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特蕾西亞如此著急啟程,甚至都來不及告訴自己呢?

唐恩一頭亂麻毫無思緒,抓了抓頭髮,又問道:“那,她大概什麼時候能回來?”

“不清楚。”

卡爾搖了搖頭:“如果順利的話,大概不久之後便會回來,只是……”

他欲言又止,臉上表現出明顯的憂慮,讓唐恩看了更是心急。他恍惚間想起了昨天的場景,那個時候,特蕾西亞忽然走神,而他分明從少女的臉上看到了痛苦的神色。雖然那痛苦只是一閃而逝,但唐恩卻從特蕾西亞身上感受到了一瞬間的淩厲劍意,那劍意穿透特蕾西亞的心臟,穿透她的身體,最終呈現出來的,是令唐恩為之心悸的恐怖氣勢。

當時,這氣勢很快就消失,幾乎讓唐恩以為從未出現過,再加上特蕾西亞的堅持,所以他並沒有多問。現在一想的話,或許,特蕾西亞會如此匆忙地離開杜伊勒領,也是和這件事有關吧?

唐恩臉色變幻不定,卡爾看在眼裡,不知道又想起了什麼,微微歎了一口氣:“現在和你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小姐或許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堅強。”

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封信,遞給唐恩:“這是小姐離開前要我交給你的信。”

或許,這也是一種命運。

看著接過信的唐恩,卡爾心中歎了一口氣,他轉身,往府邸內走去:“小姐不在的這段時間,你的劍術訓練由我負責。”

“準備好了就來後院找我吧。”

他的身影遠去,直到消失在視野之中,唐恩站在原地恍惚了一會,然後才緩緩打開信封,取出折得四四方方的信紙,攤開,入目的是少女娟秀的字體。

在看到信件內容的那一刻,唐恩的瞳孔猛地收縮。

這一瞬間,似乎有許多回憶湧上心頭,淹沒了他的思緒。

* * *

一望無際的原野上,一隊騎兵正以極快的速度前進著,他們的陣型就如同一把利劍,鋒芒畢露,即使速度再快,這利劍般的陣型也沒有散亂,可以看出,這些都是經過訓練的精銳騎兵。被陣型護在中間的是一輛裝飾華麗的馬車,以兩匹棕色毛髮的混血蒙羅馬拉著馬車,四隻蹄子踏在草地上,濺起草屑亂飛。

這是一支既不像商隊貿易,也不像貴族出巡的奇特隊伍,從馬背上的士兵眼中露出來的淡淡疲憊可以看出,他們從出發到現在,大概還未休息過。

金發藍眸的少女坐在馬車內,眼眸微閉,她神色恬淡,似乎並不因為晝夜兼程而感到疲勞。

此時此刻的她,更多的是在想,那名黑髮黑眸的少年。

現在的唐恩,應該已經知道自己離開了吧?他會怎麼想呢?會擔心自己嗎?還是說,會感到疑惑呢?

少女心中歎了一口氣。

如果被唐恩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的話,他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這並非是出於她本人的意願,某種時候,命運便是如此詭異離奇。可是到了那個時候,若是唐恩感到生氣乃至對她失望,也都是因為自己的隱瞞,而非是因為這詭異離奇的命運。

她做好了面對命運的準備,卻沒

有做好面對唐恩的準備。

她還很迷惘,正如她可以想像的,唐恩知道自己身份後的迷惘。

這是兩人迷惘著的命運。

“小姐,達爾領到了。”

馬車外傳來了騎兵的聲音,特蕾西亞輕輕掀開馬車上的小視窗,頓時看到,遙遠的地平線上,建築群影影綽綽,勾勒出模糊的痕跡。

達爾領,是紅杉郡最邊緣的一塊領地。

一個晚上的時間,車隊便跨越了數千公里的距離。

就好像,命運的惡犬,正在她身後追趕,讓她疲於奔跑,無法停歇。

* * *

“啪嗒!”

長劍的劍背抽打在少年手腕上,留下一道鮮紅的痕跡,足見卡爾出手時並沒有留情。

少年下意識鬆開手掌,長劍“噹啷”一聲跌落。

他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後,才恍然驚覺,連忙俯下身,撿起長劍,握在手中,準備迎接卡爾的下一波進攻。

然而,卡爾卻皺了皺眉,收劍回鞘,沒有繼續。

“今天就到這裡吧。”

老者轉身:“你的心思不在這裡,再怎麼訓練也沒有用。”

“或許,你應該嘗試尋找自己的方向。”

他的語氣,意味深長:“不要再只為了一個人揮劍,唐恩。”

他離去,只留下唐恩一個人站在原地發呆。

有風吹過,拂動少年的劉海,露出那下面黑色的眼眸,其中滿滿都是茫然。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離開特蕾西亞的莊園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村子的。當他從恍惚中驚醒之時,才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村口,不知為何,村裡又聚攏了一群村民。這一次,唐恩從他們臉上看到的不再只有悲傷或者憤怒,更多的,是一種恐懼。

又出事了。

一種不妙的預感籠罩了唐恩的心頭,他走入人群中,幾分鐘後又走了出來,神色卻已經變得陰沉無比。

又有人遇害了,屍體的狀況就和昨天的傑森一模一樣,而且,這次遇害的不是獵人,是一名在農田裡勞作的農夫。這就說明,那頭疑似獠牙獸的猛獸活動範圍已不再局限于血壤森林,它開始把目光移向人類的世界。首當其衝的,便是與血壤森林相伴的維格村!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起碼在他們沒把握消滅這只猛獸之前不是什麼好消息。唐恩已經聽到有人建議村長趕緊去和領主彙報了,一開始唐恩也是這種想法,但不知怎麼,他又想起了卡爾說過的話。

特蕾西亞,或許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堅強……是嗎?

他握緊了拳頭,原本就已沉重過的心情再次覆蓋上了一層陰霾。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走到了家門口。只是,猶豫了一下後,唐恩卻並沒有進去,而是繞向房子後的荒地,面朝著廣闊的原野,緩緩坐下,身軀逐漸傾斜,最終躺倒在草地上,眼中倒映出碧藍如洗的蒼穹。

這蒼穹的藍色,總會讓他想起特蕾西亞純淨無瑕的眼眸。

不要再只為了一個人揮劍,唐恩。

老者的話語猶在耳畔回蕩,少年不知為何,笑了笑,聽上去,倒和自己曾經聽過的某句話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從懷裡掏出一張折疊得四四方方的信紙,純白色的底色看上去就和少女的微笑一樣,純潔美好。

那上面只有一句話——

“你為何而揮劍,唐恩?”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再次讓少年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一刻浮現在他腦海中的,是無法輕易遺忘的那些記憶——潺潺的溪流邊,與少女的初遇,帶著草葉的清香以及陽光的溫暖,仿佛泡在了果酒之中,醇香甘甜;然後,是少年獨自揮劍的每一個夜晚,少女朝他伸出手時臉上燦爛的微笑:“一起感受劍鋒的美麗吧,唐恩。”於是,閃爍眼前的是他為了學劍揮灑汗水,哪怕精疲力竭也從不認輸的場景。

最後,四年前,煙花綻放之夜,少年與少女傾述彼此的理想。少女想成為一名真正的領主,少年卻想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當時的他顯然還不明白劍所代表的含義,只是單純地夢想著而已。而現在,少女又給他出了一個難題:你為何而揮劍?

為了變得強壯嗎?可他現在已經很強壯了,最初學劍的目的,的確已經達到了。

只是為了少女的期待嗎?或許曾經如此,可是在卡爾指出這一點後,這個理由便不再成立了。

除了這兩點外,唐恩一時間似乎找不到其他理由。但是,正如少女所說的,揮劍之人,不能沒有信念。

每一個握劍的人,都必須經歷無數次實戰,找到自己揮劍的理由,才足以成為一名真正的劍士,這就是所謂的信念。

對於少女來說,劍是保護他人的依靠。劍的鋒利可以傷害別人,但也可以保護別人,少女不是為了傷害別人而握劍,是為了保護他人而握劍,這就是她的信念。

以劍之名,化身為盾,就和她很崇拜的那位劍聖一樣。

既然如此,那麼,自己還需要猶豫嗎?

少年,不能再只為了一個人而揮劍。

準確地說,不能再只為了回應一個人的期待而揮劍。

他要做的,是去保護。

和他努力想回應期待的那個人一樣,用他手中的劍,去保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這便是少年的信念。

少年的眼眸,逐漸變得堅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