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五章 無所不在的光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77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1066年5月21日。

大清早的,村口就圍了一群人。和之前不一樣,這一次,聚攏在村口的村民臉上大都帶著溢於言表的喜悅,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高興得仿佛過節一樣。原因無他,那只連續襲擊了兩個村民,導致維格村人人自危的神秘猛獸終於被制服了。其正體是一隻巨大的獠牙獸,據村裡的獵人說,他們在血壤森林狩獵十幾年,還是頭一回見到體型如此巨大的獠牙獸。單看它那對鋒利的爪子和突出的獠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傑森那樣經驗老道的獵手也會栽跟頭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幹的,但維格村的隱患解除卻已經是事實,這兩天籠罩在村子上空無形的陰雲也因此而消散,從今之後,無論是狩獵還是幹農活,他們都不再需要擔驚受怕了。

村外的一處山坡上,唐恩遠遠地看著村民們臉上露出喜悅和激動的神情,臉上也不由得浮現出一絲笑容。一種成就感湧上他的心頭,只有他知道這種成就感是因何而產生的。

或許沒有人會知道這頭獠牙獸到底是誰制服的,但那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唐恩終於如少女所說的那般,找到了自己的信念,開始用自己手中的劍,去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這才是我揮劍的理由。

唐恩轉身離去,腳步無比堅定。

* * *

卡爾再次見到唐恩時,稍微愣神了一會,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望著唐恩的目光有點古怪。

“怎麼了麼,卡爾先生?”

唐恩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

卡爾搖了搖頭,臉上居然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我只是沒想到,一天的時間,便足以讓你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他能夠感受到,從此刻的唐恩身上散發出來的堅定信念,那是以前的唐恩所缺少的。少年好像一塊璞玉,在經過長時間的雕琢之後,終於綻放出了應有的光華。直到此刻,卡爾才相信,特蕾西亞對唐恩的看重不是沒有道理的。

“是嗎?”

唐恩撓了撓頭,對卡爾的贊許感到些許不適應:“我只是,忽然找到了自己揮劍的理由而已。”

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把自己和獠牙獸的戰鬥告訴卡爾。對於他來說,這是內心深處的秘密,他唯一想與之分享的人只有特蕾西亞,至於其他人,哪怕是約翰他也沒有說。因為,是少女的話讓他產生了用劍保護他人的想法。如果說唐恩找到了自己揮劍的理由的話,那麼,即使是到現在,這個理由也還有屬於特蕾西亞的一部分。

卡爾笑著點了點頭,像是明白了什麼:“我相信,對於你來說,那必然是發自內心的選擇。”

說罷,他轉身往裡走去:“既然你已經擁有了屬於自己的信念,那麼,便可以繼續訓練了。”

“為了你的信念,好好學劍吧。”

“或許,等到小姐回來的那一天,她也會為你而驚訝的。”

老者頓了頓,似乎想到了什麼,微不可覺地搖了搖頭。跟在他身後的唐恩沒有發覺,只是興奮地握住了拳頭——卡爾說的沒錯,自己要好好訓練,等到特蕾西亞回來的那一天,給她一個驚喜!

在這種想法的誘導下,少年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往日的節奏。雖然特蕾西亞不在讓他有時候會稍微不適應,但他還是把自己大部分的精力放到了練劍這件事上面,一心一意想等特蕾西亞回來讓她大吃一驚。偶爾,練劍的閒暇時間裡,他也會躺在草地上,望著天空,想念那位金發藍眸的美麗少女,想她現在到了哪裡,在做什麼,什麼時候打算回來……

這種想念就如同風溫柔的呢喃一樣,總是淡淡地縈繞在他心頭,並不會擾亂他練劍的思緒,反而會成為他的動力,讓他擁有好像無窮無盡的力量,隨時隨地去迎接接下來的每一天。

時間就這樣在少年小小的,毫不引人注目的想念之中流逝,直到有一天,王城迎來了一支特殊的隊伍。

帝國曆1066年5月25日,特蕾西亞抵達王城。

正好是少女離開的第七天。

* * *

王城的劍塔一向是不允許普通人靠近的,這裡面的普通人甚至包括除了皇帝以外的所有王室成員,乃至帝國所有親王以下爵位的貴族。其原因很簡單,劍塔內供奉的是一把擁有決定整個帝國乃至大陸格局力量的神器,那把名為“多特蒙德”的聖劍經常處於沉睡之中,唯有它蘇醒之時,劍塔才會開放,讓有資格進入其中的人觀摩一場祭禮。

其名為,蘇醒之禮。

距離上一次的蘇醒之禮已經過去九十一年了,健忘的凡人總會忘記許多事物,他們沒有悠久的壽命,自然也無法銘記。然而,九十一年對於一個帝國來說卻不過是漫長歲月的一小部分,所以,凡人可以忘記,但帝國絕對不會忘記。

身為帝國的王,蘇爾·因覺羅自然也不會忘記。

他穿著簡便的白色襯衣與黑色長褲,外面罩著一件紅色的戰袍,靠在椅背上,火紅色的眼眸如焰火通明。隔著一張書桌,單膝跪在地上的是一位身著純白色全身鎧的金髮男子,由於低著頭,面容無法看清,只能從他的側臉猜測,這應該是個十分英俊的男子。

蘇爾的書桌上擺放著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球,他望

著水晶球,目不轉睛,口中則淡淡開口問道:“我聽說,艾因羅貝迪亞的那個小丫頭已經抵達王城了。克洛達爾卿,確有其事?”

“啟稟陛下,的確如此。”名為克洛達爾的男子是王城防衛軍團的團長,負責整個王城的安防工作,對此自然一清二楚:“下午三時,特蕾西亞·法格納·艾因羅貝迪亞已抵達王城,其入城後直往劍塔而去,預計還有十分鐘到達。”

“直往劍塔?”

蘇爾摸著下巴,饒有興致:“沒有回到家族嗎?”

“沒有。”

克洛達爾的回答斬釘截鐵。

“那就有趣了。”蘇爾輕笑一聲:“這麼著急趕往劍塔,明顯無法控制血脈裡千年意志的傳承。莫非,艾因羅貝迪亞原定繼承聖劍的人選不是她?或者說,她覺得不會是她?”

“可惜了,原本還覺得是個不錯的聯姻物件,但既然繼承了聖劍,想必艾因羅貝迪亞和護劍教團的人都不會同意。不過也好,既然被選中的是她,那也不需要糾結應該拉攏誰了,她的兩位兄長,可比她有天賦多了,無論放棄哪一位,對帝國來說都是個不小的損失啊。”

蘇爾用手指敲打著桌面,發出“當當”的聲音,克洛達爾一直埋著頭,蘇爾不問話,他便不開口。

帝皇用他火紅色的眼眸瞥了一眼克洛達爾,忽然笑道:“克洛達爾卿,你覺得,為什麼聖劍會選中那個小丫頭呢?”

聽到蘇爾的問話,克洛達爾才沉聲開口道:“啟稟陛下,微臣覺得,聖劍大人的選擇必有其深意。不過,若是要對抗魔王軍的話,自然要選擇天賦最為出眾,或是實力最強之人。而特蕾西亞·法格納·艾因羅貝迪亞如今的實力,在其家族內並不算強大。”

“哦?”

蘇爾目光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或許,那小丫頭的天賦比她的兄長更加強大?”

“只是微臣的想法而已。”

蘇爾的目光稍微移向桌上那顆水晶球,此時,水晶球內倒映出了一座高塔的模樣,高塔直入雲天,仿佛利劍沖霄。一名金發藍眸的少女在艾因羅貝迪亞的家主卡爾波加帶領下,被護劍教團的護劍人護在中間,往著劍塔最頂層走去。在第九十八層,曾經對蘇爾和卡爾波加都不假顏色的四位白袍老者對少女彎腰行禮,面色恭敬。

這四位有著“護劍使”稱號,終年守護在聖劍之側,雖無實權卻有著極高聲望的老者一個為少女捧劍,一個為少女掃路,一個為少女打開通往第九十九層的大門,還有一個護駕在少女身側,似乎擔心有誰會危害到少女的安全。在四人的簇擁下,少女踏上通往第九十九層的階梯,來到了供奉在平臺上的聖劍面前。

頓時,聖劍仿佛感受到了什麼,開始劇烈顫抖,“嗡嗡”的劍鳴聲響徹在劍塔四周的高空,甚至穿越了空間的界限,一直傳入到蘇爾的耳中。這劍鳴聲中帶著淩厲的氣勢,象徵著神聖與正義,令人不禁從內心深處生出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蘇爾身為琅天帝國的帝王,大陸共尊的“怒炎的君王”,自然不會這麼容易就屈服。他面色淡然,仿佛沒有感受到劍鳴聲中透露出來的淩厲氣勢,只是靜靜地望著水晶球,望著那名金發藍眸的少女伸出手,輕輕放在聖劍的劍身上。

頓時,少女與聖劍產生了神聖的共鳴,比剛才更加強大的力量轟然爆發,以劍塔為中心席捲整個王城,最終往整個帝國乃至整個大陸擴散而去。一股無形的氣浪將雲海吹散,露出了太陽的影子。金色的陽光落到少女身上,襯得她如同神話史詩中的英雄,高貴威嚴。

這一瞬間,仿佛有一雙眼眸在天上睜開,俯瞰整片大陸,眼眸的主人,便是最為尊貴最為磅礴的存在,他的意志,便是無法被質疑無法被否定的意志,是為神聖的意志。

大陸上有許多人感受到了這個神聖意志的蘇醒,從大陸東南角的沿海國家白夜,到北冰海上的島國波塞冬;從東方古國麟瀧,到北方的草原公國蒙羅;從諸多種族彙聚的十四族誓約國,到矮人統治的阿斯加德風暴王國;從西南一隅翡翠森林的安羅亞精靈王庭,到極西之地風沙彌漫的獸人族卡迪亞洛荒野部落聯盟國……不同種族,不同勢力,不同實力的人們,當他們的實力強大到足以觸摸龍神法則所給予的【奇跡】之時,他們便會在冥冥之中明悟到——

聖劍,又蘇醒了。

這是時隔五十年的蘇醒,是又一場殘酷戰爭的開端。

可能有人準備好了,有人還未準備,但不管怎麼說,從聖劍蘇醒的那一刻開始,戰爭就已經開始了。

曾離去的,再次歸來;曾沉睡的,再次蘇醒。

而一切的一切,都起源於喚醒聖劍的少女。

從她身上,綻放出了純淨高潔的乳白色光芒。好像是從她內心深處誕生的一般,起先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點,但卻逐漸擴大,一直到遮蓋了所有陰影,驅逐了所有黑暗。

被這光芒籠罩,仿佛沐浴在神聖之中,溫暖到令人沉醉。

這是連最原初的黑暗也無法侵蝕的光明。

蘇爾敲擊著桌面的手指緩緩停了下來。

“光嗎?”

他看著被白色光芒充斥的水晶球,口中念念有詞:“無所不在的光……是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