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六章 以劍連接的羈絆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88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帝國曆1066年6月1日,特蕾西亞自王城歸來。

當唐恩知道這個消息時,他正在後院和卡爾進行實戰訓練,沒有猶豫地,他將訓練拋到腦後,急匆匆地便往門口趕去,只留下卡爾一個人站在原地無奈地苦笑。

唐恩趕到門口時,正好看到特蕾西亞從馬車上走下來。少女身著淡雅素潔的白色長裙,金色的頭髮紮著長長的辮子,一直垂到腰際。看到唐恩出現在眼前,呆愣愣地看著她,少女臉上浮現出淺淺的微笑,湛藍色的眼眸依舊如以往純淨無暇,仿佛藍寶石晶瑩剔透。只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卻能從中看到夾雜著喜悅與哀愁的複雜情緒。

“唐恩?”

她輕聲喚道。

“啊?是!”

唐恩反應過來,卻有點猶豫不定。

“你怎麼了,唐恩?”

特蕾西亞走到唐恩面前,歪了歪腦袋:“感覺你好像……不敢靠近我?”

“啊!沒有,我只是……只是有點,有點奇怪而已。”

唐恩的目光在特蕾西亞身上一觸即收,視線遊移著,似乎不願直面特蕾西亞的目光:“你好像,變了?”

少年撓著臉頰,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此刻的特蕾西亞和以往不太一樣。以前的少女雖然是高高在上的貴族,但卻給他一種陽光一樣溫暖的感覺,讓人不自覺就想親近她,想靠近她。而現在的少女卻由內至外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威嚴,雖然也好像光芒,但卻不再是溫暖燦爛的陽光,而是更加恢弘更加高貴的……神聖之光。

那種光芒,讓人不敢直面,不敢靠近,仿佛只要有一絲親近的念頭,都是一種褻瀆。

唐恩,不喜歡這種光芒。

“變了?”

特蕾西亞面色變得不自然,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陰鬱,但又很快被她掩蓋,取而代之的是一塵不染的碧空:“你看錯了吧,我可是一點都沒變呢,要說變了的話,變的人應該是你吧,唐恩?”

她像是為了轉移話題一樣,繞著唐恩上下打量,說道:“感覺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哦。”

“那是當然!”

唐恩自然而然地忽略了特蕾西亞的問題,胸膛一挺,顯出一副想要炫耀的模樣,讓特蕾西亞不禁捂住嘴,笑出聲來:“好啦好啦,知道你很厲害,就不要在這裡炫耀了,進去再說吧。”

說罷,她轉頭望向出來迎接的卡爾,笑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卡爾爺爺。”

老者面色不變,握住腰間長劍的劍柄,微微彎腰,行了一禮:“也辛苦您了,小姐。”

唐恩沒有注意到,卡爾說的話似乎別有深意,而且,他行禮的姿勢和之前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更加古老也更加莊重的禮儀。此刻的唐恩,已經完全沉浸在了特蕾西亞歸來的喜悅之中。

真是單純的美好呢。

特蕾西亞抿著嘴,看唐恩臉上露出溢於言表的喜悅,眼眸中不禁掠過一絲羡慕。但很快,她又把這種情緒深深掩埋,很自然地拉起唐恩的手,往後院走去。

卡爾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心裡微微歎了一口氣。

特蕾西亞把唐恩拉到後院的大樹下,兩人靠著樹幹坐下,身旁便是奔騰洶湧的白水河。

少女注視著白水河往遠方的山脈流去,又瞥見少年探頭探腦望著自己的模樣,不禁會心一笑:“好了,唐恩,別遮遮掩掩的,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額?”唐恩摸了摸後腦勺,有點不好意思:“很明顯嗎?”

“你覺得呢?”

少女白了他一眼。

“嘿嘿。”

少年看到少女的白眼,反而低頭笑出聲來。這一瞬間,他才覺得以前那個特蕾西亞又回到了他身旁。

“其實呢,在你離開的這十幾天裡,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

唐恩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然後說道:“你還記得,四年前我和你說過的那只獠牙獸嗎,這一次,它又出現了……”

懸崖邊的大樹下,少年與少女背靠著樹幹,肩並著肩,一個講述,一個傾聽。白水河奔騰遠去,濺起漫天水珠,金黃色的陽光透過頭頂樹葉的縫隙,照落到兩人身上,仿佛為他們披上了金黃色的薄紗。微風拂過時,帶來遠方群山的呼喚,花朵的香氣在久遠安詳的歲月中氤氳著,醞釀出溫馨的氣氛。

在這樣溫馨美好的氣氛裡,唐恩就像個愛炫耀的小孩子一樣,把關於自己如何擊殺獠牙獸,保護村子的事情完完整整地給特蕾西亞複述了一遍。說到最後,他大概是壓抑不住自己的心情,舉起長劍,臉上現出激動興奮的笑容:“特蕾西亞,我想我已經知道了,你先前和我說的,劍的信念,揮劍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對我來說,大概就是像現在這樣,能夠用自己手中的劍,去保護身邊的人!”

“那就是,我的信念。”

他轉頭,眼中似乎有異樣的光彩閃動,特蕾西亞看在眼裡,竟忽然覺得少年身上似有燦爛耀眼的光芒籠罩著,照耀得她的眼睛一片酸澀,她鼻子一酸,眼中似乎有晶瑩的液體打轉。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如此光彩奪目?

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

風吹過,她揉了揉眼睛,笑了笑:“那不是很好嗎?”

“找到自己的道路,堅定自己的信念,明白揮劍的理由,那是很好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是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內明白的,那不是……更好嗎?

唐恩愣了愣,看著特蕾西亞,眼中的興奮與激動逐漸消退了。他小心

翼翼地問道:“特蕾西亞,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沒有啊。”少女搖了搖頭:“我很高興哦,唐恩你能明白這一點。我終於可以肯定了,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唐恩,你離你的理想,又近了一步呢。”

她說的話顯然是真心誠意的,但不知為何,唐恩卻從中聽到了些許的憂傷。他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因為特蕾西亞從來沒有表現出那種柔弱的姿態。她是握著劍的劍士,也是教會唐恩如何握劍的引路人,唐恩對她懷有某種特殊的感情。無論何時,他總是堅信,少女是有著堅定信念,意志堅強的人。

所以,大概,的確是自己的錯覺吧。

抿著嘴,少年忽然問道:“特蕾西亞,你這次回王城,是有什麼事嗎?”

“唔嗯。”少女想了想,搖了搖頭:“一些小事而已。”

“會讓你覺得為難嗎?”

唐恩又問道。

“為難嗎?倒也不會吧,只是,有點累而已。”

特蕾西亞歪著頭,目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斜斜地望著碧藍的蒼穹,思緒飄飛,讓人難以看出她內心的想法。

“那樣的話,就去休息吧。”

唐恩連忙說道,臉上的表情很認真:“如果你真的很累的話,就去休息吧。一覺醒來,一切都會變好的。”

“是嗎,會變好的嗎?”

少女仰著頭,嘴角微微上揚:“或許如此吧。”

“我真的應該睡一覺呢,以分清何為現實,何為夢境。”

說著唐恩不懂的話語,特蕾西亞忽然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順手抹去眼角的淚水:“那麼,我要睡了。”

“誒!在這裡嗎?”

唐恩有點手足無措,但少女卻不管他,只是靠著樹幹,緩緩躺倒在草地上。風從遠方吹來,她白色的長裙飄揚著,宛如草地上盛開了一朵純白的花朵。

閉上眼睛之前,少女又問了唐恩一個問題。

“唐恩,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很強大的敵人出現在我們面前,要摧毀我們的家鄉,要奪走我們的生命,那麼,到了那個時候,你會保護我嗎?”

少女眨了眨湛藍色的眼眸,其中是毫不掩飾的期待。

這個問題很奇怪,唐恩無法想像到底是什麼敵人才能讓特蕾西亞都覺得強大,那樣的敵人即使唐恩從未遇見過,也可以很清楚地認識到,那絕非是僅僅擊殺過一隻獠牙獸的他所能對付的。

理智是這樣告訴他的,但是,當他看到少女眼中的期待時,這樣的答案自然就不可能說出口了。

“我會的。”

少年摩挲著劍柄,感受冰冷的觸感,同時叩問自己的內心,他說:“或許,我不能戰勝他,但是,只要我還握著劍,我就絕對會盡自己全部的力量去保護你。”

這是他最終的答案,是最符合他本心的答案。

少女聽到這個答案,眼睛頓時微微彎起,顯然頗為高興。但很快,她又嘟起嘴:“真笨,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你應該跑的。”

“實力不夠的話,可不要白白送命哦!”

可是,即使實力不夠,既然有了想要守護的信念,那就應該為之付出一切吧?

唐恩是這樣想的,但他沒有說出口,因為嘴上說說,誰都可以,他不希望少女認為自己是一個隻會說大話的人。

或許有一天,事實會證明這一切——當然,他更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因為他不願意看到特蕾西亞陷入任何形式的危險之中。

唐恩把這種想法掩飾得很好,但特蕾西亞還是看穿了他的內心,注意到唐恩眼眸中一閃而逝的異樣光彩後,她哼哼了兩聲,閉上眼睛,不再和唐恩多說什麼。

唐恩不明所以,有點惶恐,不知道特蕾西亞對他的答案到底是滿意,還是不滿意呢?

少女就這樣躺在樹下,睡著了。

在他面前,少女毫不設防,恬淡而安詳的睡臉就這樣擺在那裡,伴隨著平緩的呼吸,胸口一陣起伏。唐恩看在眼裡,忽然覺得一股滾燙的熱意從心底湧上了臉龐,如果這時候有旁人經過的話,定然會看到少年臉上的紅色已經蔓延到了脖子和耳後。

他忽然覺得嘴唇有點幹,像是很久沒有得到雨水滋潤的大地,斑駁乾裂。而眼前,少女薄薄的嘴唇緊抿著,那略帶嬌豔的粉紅色好像水蜜桃一般鮮嫩。

少年咽了口口水。

緩緩地,他伸出手。

就在這時,少女睫毛忽然動了動,嘴角勾起一起微笑,她沒有睜眼,只是輕聲開口:“不准趁我睡著時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哦!”

“額!”

少年的手僵在半空中。

好一會兒後,他收回手,放在胸前。在他的胸腔裡,心臟正劇烈跳動著,發出“噗通噗通”的聲音。

被耍了。

唐恩臉上浮現出苦笑。

其實,他本來也沒想過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只是……

少年又鬼鬼祟祟地望了特蕾西亞一眼,心中默念“我才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然後小心翼翼地取下腰間的佩劍,放到了他和特蕾西亞相隔的那小小一片的草地上。

青草被劍壓低了腰,又頑強地挺立起來,將劍包裹,容納。

長劍的左側,少女呢喃了兩聲,似乎在說什麼;右側,少年坐在樹下,側著頭,靜靜地望著少女恬淡的睡顏。

一把長劍,分開了少年與少女,但同時也把他們連接起來。

特蕾西亞與唐恩,這兩個人之間,本來就是以劍連接的羈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