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七章 名為偽裝的少女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404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艾因羅貝迪亞家族的府邸位於王城法斯塔尼亞的東北部,在寸土寸金的王城了佔據了一大片土地,在這裡,恢弘神聖的建築群拔地而起,紅門白磚,青石金瓦,無不顯示出一種尊貴與威嚴。甚至,就連建築的風格都不盡相同,既有人類工匠的天馬行空,也有矮人的嚴絲不苟;既有精靈一族的精雕細琢,也有來自獸人部落國的粗放狂野。千年世界的底蘊,在這些風格迥異的建築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然而,身為艾因羅貝迪亞家族歷任家主處理公務的地方,名為“劍閣”的建築卻是平凡無奇。既沒有白磚金瓦,以各種名貴的材料襯托得華美尊貴,也沒有刻意雕琢,用異族的建築風格來體現它的藝術價值。它僅僅是坐落在艾因羅貝迪亞家族的最深處,被一片紅杉樹包圍著,整片空地除了它再無其他建築,在素雅自然的環境中顯出一種孤高。

此刻,正有一名金發藍眸的年輕男子,踩著青石鋪成的小道,在紅杉林間行走,小道的盡頭,便是那座外表平凡無奇的劍閣。年輕男子的步伐很急,神色雖平淡,眼眸深處卻時不時閃過一絲焦躁,很顯然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在催促著他。他來到劍閣之前,徑直推開無人把守的大門,往著劍閣最裡面的書房走去,急促的腳步聲在長廊內踏出“咚咚”的聲音,可見此刻他的心情並非很平靜。

劍閣最裡面的書房便是家主辦公的地方,一向都被視為艾因羅貝迪亞家族最神聖之地。但年輕男子來到書房前,卻毫不顧忌,也沒有敲門,一把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書房裡面的景象頓時呈現在他面前,那是他從小到大都十分熟悉的景象——面積堪比大廳的書房內擺設簡單,只是在對著紅杉林的窗邊擺著一張書桌,一張椅子,書桌前另有一張圓桌,兩張沙發,顯然是用來接待訪客的。除此之外,再無其他陳設,有的只是從書桌旁一直往書房最內部排列而去,上面擺滿了書籍的書架。

粗略掃過去,最起碼也有數千本書,既有詩歌、神話等文學作品,也有和政治、經濟乃至歷史息息相關的書籍。

年輕男子看到這些書架上的書籍時,再一次想起了幼年時父親對他說過的那句話——

“劍予我們力量,知識予我們自我。”

“擁有自我,才能操控力量。”

略顯沙啞卻沉穩好似磐石的聲音傳來,年輕男子抬起頭,頓時看到,窗邊正有一名金髮男子正對著窗外,欣賞紅杉林的風景,剛剛那句話便出自他的口中。

“弗雷,你從書上學來的禮儀呢?”

男子轉過身,歷經世事滄桑因而顯得穩重威嚴的臉龐上帶著嚴肅的表情,那藍色的眼眸仿佛利劍,直刺年輕男子的心靈。

他便是艾因羅貝迪亞當代家主,卡爾波加·法格納·艾因羅貝迪亞。

“抱歉,父親大人。”

名為弗雷的年輕男子低下頭,以手撫胸:“一時衝動,為怒火遮蔽心靈。”

“你應當學會控制你的情緒。”

卡爾波加望了他一眼,勸誡了一句,這才問道:“你來找我,所為何事?”

弗雷的臉色變得鄭重:“關於小妹,不、關於聖劍之主,特蕾西亞·法格納·艾因羅貝迪亞的事情。”

“特蕾西亞?”卡爾波加皺了皺眉:“具體呢?”

弗雷原本低下的頭仰起,目光變得如劍一般銳利:“我想請問父親大人,為何要讓特蕾西亞返回領地?”

“那是她自己的選擇。”

卡爾波加面無表情地回道。

“但是!”弗雷寸步不讓,直視父親威嚴的雙眼:“她是繼承了聖劍意志的人,是決定了戰爭勝敗的人,就這麼讓她輕易離去,還是獨自一人!您難道不知道嗎,阿道爾山脈裡有可能正沉睡著的‘赤之魔將’,萬一他蘇醒,那特蕾西亞身為聖劍新的主人,處境十分危險!”

“我說過了,那是她自己的選擇。”卡爾波加沒有因為長子的堅持而改變自己的心意:“你既然知道她是繼承了聖劍意志的人,那麼也應當知道,和魔王軍的碰撞是她遲早要經歷的,最初允許她前往杜伊勒領度假,不也是因為這個嗎……”

“但她還未準備好!”

弗雷厲聲打斷了卡爾波加的話。

“不,她已經準備好了。”

卡爾波加語調平靜地說道,他凝視著弗雷的雙眸,弗雷也毫不畏懼地回視。雙方僵持了一會後,弗雷咬緊下唇,不甘心地低下頭。

卡爾波加這才又說道:“從她回到王城進入劍塔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準備好了面對這一切。因為,不管她願不願意,這都是她身為聖劍意志繼承者必須去面對的。弗雷,不要再把你的妹妹看成什麼都不懂,需要你和提爾來保護的小孩子,她已經長大了,而且,她正在接受原本應該是由你們兩個來承擔的命運。”

“雛鳥將飛時,需要的不是母親的羽翼,而是呼嘯的狂風。”

他轉過身,不再去看自己長子臉上的表情。弗雷望著他的後背,狠狠咬牙,面色變幻不定,雙拳緊握著,好一會兒後,卻又忽然鬆開,輕歎一口氣,整個人仿佛泄了氣的氣球,精氣神也頹了下去。

但很快,他又重新打起精神,抬起藍色的眼眸:“那麼,父親大人,我再問您一個問題。”

“是什麼原因,讓特蕾西亞在覺醒後的第二天便迫不及待地趕回領地?”

他想起了前天,自己得知特蕾西亞回到王城後,匆匆忙忙便從前線戰場趕回來,就是為了見她一面,看看多年未見的小妹如今變成什麼樣子了,順便……也要好好安慰她。不只是他,提爾也是這樣想的。但是,當他們

幾乎是同時趕到王城後,才愕然得知特蕾西亞已經離開了王城,並且還是在覺醒後的第二天就離去的。

當時他和提爾就意識到,一定是存在什麼特殊的原因,才讓特蕾西亞連自己的兄長都沒見一面就如此匆忙地趕回領地。那或許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弗雷想知道具體的內容,身為兄長,他或許無法幫助特蕾西亞擺脫那註定的命運,但好歹,也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幫她解決某些困難。

然而,卡爾波加給出的回答卻讓他愣住了。

“是羈絆。”

卡爾波加望著窗外的紅杉林,意味深長地說道。

“羈……絆?”

弗雷細細咀嚼著這個詞,忽然覺得有些許憤怒,雖然他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是,能讓特蕾西亞這種年紀的女孩子牽掛於心,甚至連兄長都顧不上的羈絆,除了那種感情,還能有什麼?

他“騰”地轉身,臉上殺氣騰騰,恨不得現在就沖到特蕾西亞的領地好好教訓教訓那個混小子,但是,還沒等他付諸行動,卡爾波加就先阻止了他。

“不要試圖破壞這種羈絆,因為它是無法斬斷的。”

“我說過了,你的妹妹,早已不是需要你們來保護的小孩子了。”

“現在的她,已經站在了保護其他人的位置上。”

“更何況,這種羈絆,並不會成為阻礙她前進的障礙,反而,會是她力量的源泉。”

男子望著紅杉林,目光深邃,說出來的話語,別有深意。

弗雷踏出去的腳步頓住,他轉身呆立在原地,望著父親的背影,悵然若失。

* * *

“父親大人,我想回一趟格蘭達爾,回自己的領地。”

“哦?為什麼?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繼承聖劍意志的時間太短,需要一段時間好好磨練與聖劍大人的默契嗎?更何況,你現在也還不能完全掌握聖劍大人反哺給你的力量……”

“我知道,但是,有一些事情,我必須去解決。阿道爾山脈裡沉睡的那只魔將,還有他麾下無數的魔王軍隊,難道不就是身為聖劍繼承者的我應該去解決的嗎?”

“你的實力尚不足以直面魔將。”

“我明白自己的界限,也清楚自己的能力,父親大人。”

“聖劍巡禮,不能延期。”

“我很快便會回來,父親大人。”

“你的兩位兄長,弗雷和提爾,他們已經很久未和你見面了,你確定不等他們到來嗎?”

“到了那個時候,我應該便無法離去了吧,兄長大人,絕不會允許我回到那裡的。更何況,我與兄長大人,未必是最後一次見面,但我與他,卻極有可能無法再見了。”

“他?”

“父親大人,我……”

“我明白了,你去吧。”

“父親大人?”

“那是你的羈絆,不是嗎?”

“……”

“你是聖劍的繼承人,從今以後,你的命運將與整個大陸的命運連接在一起,你明白嗎?”

“我明白。”

“羈絆是無法輕易斬斷的,我也並不要求你斬斷這段羈絆,只是,我希望,當你握著聖劍的時候,能夠不忘自己真正的身份。”

“……是。”

“那麼,你去吧。”

“是,父親大人。”

* * *

你的夢境裡,夢見的始終都還是現實。

深邃的黑暗中傳來一聲幽幽的歎息,少女猛地睜開眼,入目是綠樹藍天,以及少年關切的目光:“特蕾西亞,你醒啦?”

夢裡的對話和眼前的現實重疊在一起,讓少女恍惚分不清何為現實何為夢境。她支起身子,臉上浮現出溫柔的微笑:“唐恩,我睡了多久了?”

少年指了指遠處的地平線,那裡,太陽已經沉下大半個身子,如血的殘陽鋪陳整片大地,把一切都籠罩在了昏黃的光線之中。

黃昏了嗎?

少女捋了捋耳畔的髮絲,又伸了個懶腰,順手抹去眼角的淚水:“好像睡過頭了呢。”

“不會啊,還沒到晚上呢。”

少年說著,做賊心虛般看了少女一眼,小心翼翼地拿起放在兩人中間的長劍,鬼鬼祟祟的樣子讓少女不禁笑出聲來。

“唐恩,明天也會來練劍吧?”

少女忽然站起來,望著遠方的夕陽,臉上笑容燦爛:“好久沒教你劍術了。”

明天當然會來練劍啊,不是每天都有來嗎?

雖然覺得少女的說法有點奇怪,但唐恩沒有多想,只是重重地點了點頭:“當然,這次一定會擊敗你的!”

“自大!”

少女吐了吐舌頭,沖他扮了個鬼臉:“小心輸了哭鼻子哦!”

“才不會!”

唐恩下意識反駁道。

不過,總感覺哪裡不對勁,似乎睡醒後的少女,比之前更活潑了?雖然沒有了之前那種讓人不敢輕易的威嚴,看上去好像不錯,但唐恩還是覺得不舒服,就和特蕾西亞剛剛回來時他見到的少女那樣,那個時候的她,和現在的她,好像都不是平時的她。可是,真要叫他說出口的話,他又覺得無從談起,有什麼東西梗在了他的喉嚨,準確地說是梗在了他心口,堵住了一切他想說出來的話,讓他覺得很難受。

像平時一樣的對話,卻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一切好像蒙了一層薄紗,真相隱藏在薄紗之後,可惜他無法望見。

特蕾西亞,金發藍眸的少女忽然俯下身子,臉龐靠近少年,然後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少年楞了一下,撓了撓頭發,同樣回以笑容。

他沒有發現,如今的他,竟不會臉紅了,像從前一樣,純真地、靦腆地紅著臉,不敢直視少女戲謔的目光。

直到很久以後,他獨自一人行走在人間,偶然想起來時,才忽然明白,原來,那個時候的特蕾西亞,名為偽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