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八章 蘇醒的魔將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6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深夜,萬籟俱寂,只偶爾傳來一兩聲寂寥的蟲鳴。今晚,銀色之月露娜深藏在片片陰雲之後,不肯向人間灑下皎潔的月光。阿道爾山脈在沒有月光的夜裡匍匐著,山脈的輪廓在陰影中勾勒出影影綽綽的曲線,乍看上去,到好像是潛伏的猛獸,正用狂野而嗜血的目光,注視著黑夜裡的一切。

不是好像,它,確實是一頭猛獸。

不知從何處睜開一對血紅色的眼眸,被鎖在山腹中的魔將仰天嘶吼,身上猩紅的鎧甲開始燃燒熊熊的魔焰。

“叫吧,哭吧,逃吧!”

“弱小的蟲豸啊!”

“用你們的爪牙,用你們的咆哮——”

“去帶給他們恐懼吧!”

低慘的笑聲在夜色中回蕩,好像罪犯窮途末路時的絕望與歇斯底里,但卻又多了些許瘋狂。

於是,黑暗所到之處,枝枝葉葉遮擋的陰影之中,一雙又一雙血紅色的眼眸睜開,那是野獸的眼眸,瘋狂、嗜血、殘暴以及狂野。

這是戰爭的開始,並且,從未結束。

* * *

小小的村莊內,所有人都已入睡,因而顯得格外安靜。

一間平凡無奇的小屋內,忽然睜開一雙黑色的眼眸,那眼眸深邃如夜空,其中仿佛有星辰閃爍,璀璨耀眼。

黑髮男子從床上起身,走出屋子,好像在望著不遠處夜色中陰森可怖的森林,但目光卻眺望到了天際,穿透時間與空間的界限,遙遙望著遠方輪廓若隱若現的群山。

寂靜的夜空下,忽然傳來一兩聲野獸的嘶吼,尖銳淒厲,在夜風中久久回蕩,足以令人汗毛倒豎。

黑髮男子卻面不改色,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赤之魔將……”

他低聲呢喃,聲音被風撕碎,消散在夜色之中:“開始了?”

好像在詢問誰,又好像只是在自言自語。

理所當然,無人回答。

男子也不在乎,只是站了一會,然後搖搖頭,又走回屋子裡。經過另一個房間時,他腳步頓了頓,輕輕推開房門,看見黑髮黑眸的少年躺在床上,呼吸平緩,睡得正酣。

靜靜地注視著少年的睡顏,幾分鐘後,男子又輕輕把門帶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但是,他並沒有入睡,反而掀起木床的床板,從裡面取出一把長劍。長劍外表平凡無奇,劍身上卻銘刻著神秘的符文,好像某種古怪的文字。

男子對著長劍發呆,許久後,緩緩走到窗邊。

不知何時,銀月露娜已經從陰雲之中現出身來,朝人間灑落皎潔的銀色月光,如寒霜一般覆蓋滿地。月光落到窗前,如戀人的手溫柔地撫摸著男子手中的長劍。在月光照耀下,長劍劍身散發出瑩瑩的光芒,這光芒雖然明亮,但卻顯得很柔和,並不十分刺眼。

男子又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塊純白色的手帕,呆呆地望了好久,眼中逐漸泛起溫柔的情緒。

他神色變得嚴肅,像是正在主持什麼重大儀式一般,極為鄭重地舉起長劍,右手抓著手帕,開始緩緩擦拭劍身。無論是神情還是動作,都輕柔得仿佛手中捧著的是一件稀世珍寶,稍有不慎便會摔成粉碎。

手帕擦過劍身,卻並沒有變髒,唯獨長劍身上的光芒好像又變亮了幾分。

男子就這樣一遍一遍擦拭著長劍,月光照耀著他,也照耀著他手中的長劍。

* * *

第二天清晨,唐恩是在一陣喧鬧聲中被吵醒的。平時這個時候的村子總是特別安靜,除了唐恩還有一些比較勤奮的農戶外,其他人都還在沉睡之中。但今天不知怎的,一大早就無比喧囂,搞得唐恩有點不適應。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唐恩揉著惺忪的睡眼起床時,卻發現老爹並不在屋裡。他有點疑惑,走到屋外,卻看見村裡的村民都正往某個方向彙聚而去,臉上大多帶著驚恐不安的表情,這種場景總讓唐恩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

之前那只獠牙獸襲擊村民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場景嗎!

唐恩頓時一個激靈,睡意全無,連老爹的問題都暫時拋到了腦後。他連忙換上獵裝和長劍,往村民彙聚的那個方向趕去。在村子的最週邊,靠近村外荒地的地方,他看到一群村民圍成圈聚在一起,圈子裡順著風傳來一陣濃重的血腥味,讓唐恩的臉色不禁陰沉了下去。

他分開人群,擠進圈裡,很快又黑著臉走了出來。望著村外不遠處的血壤森林,他握緊了腰間長劍的劍柄,恨恨咬牙。

幾分鐘後,唐恩離開村子,往特蕾西亞的莊園而去。

這一次,唐恩走得很急,正如他所想的那樣,神秘猛獸襲擊村民的事件再一次發生了,這次遇害的是一戶住在村子靠週邊的農戶,一家四口全部遇害,屍體和之前一樣淒慘。根據散落在附近的腳印推測,襲擊他們的野獸體型應該和之前那頭獠牙獸差不多,但最要命的地方在於,地上不僅僅只有一種腳印!僅僅是用肉眼觀察到的腳印,就有足足三種!

也就是說,這回襲擊村民的不只有一隻猛獸,而是三隻和之前那頭獠牙獸差不多體型的肉食猛獸!這是很致命的事情,就連村裡的獵戶也感到不可思議,因

為按照一般情況而言,這種體型的肉食性猛獸在一個區域內最多只會出現一隻,同時出現兩隻以上的話,為了劃分地盤它們應該會自相殘殺才對,更不要說是結伴同行,襲擊人類了。

可是,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偏偏就發生了,數隻這種體型的肉食猛獸聚集在一起的危害絕不是簡單的一加一加一等於三那麼簡單,村長果斷下達了命令,禁止任何人靠近血壤森林,甚至稍微離開村子都不行,同時,還將村裡的獵人組成了警戒的隊伍,隨時戒備那些猛獸的再次襲擊。這一回再沒有哪個村民敢表現出不滿,因為事情的嚴重程度甚至已經超過了上次。

與此同時,唐恩也臨危受命,接受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去杜伊勒領的領主,也就是特蕾西亞那裡請她派遣騎兵隊再次封鎖血壤森林,並且追捕那些危險程度極高的猛獸。

相比起其他人,唐恩的特殊身份顯然更適合做這件事,所以他也沒有推辭。由於情況比較嚴重,事態比較緊急,他甚至連早飯都沒吃就離開了村子,至於老爹約翰到底在哪裡,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留意了。

當他趕到特蕾西亞的府邸時,後者沒有如以往在府邸的門口等他,而是在後院的那棵大樹下靜靜地站著。唐恩雖然有點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只是匆忙跑過去。

少女看到唐恩的時候臉上浮現出明顯的笑意,只是,她同時也看到了唐恩臉上的焦躁與急切,頓時歪了歪頭,有點不解。唐恩也沒有想著寒暄什麼,而是開門見山,把早上發生在村子的事情簡單地給特蕾西亞複述了一遍,然後直截了當地提出了自己希望特蕾西亞派遣士兵解決這件事的請求。

然而,特蕾西亞聽完後,臉上的笑容卻逐漸變為了苦笑:“你也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的嗎,唐恩?”

“什麼意思?”

唐恩看著少女臉上的苦笑,心中逐漸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不出他的預料,少女用幾分無奈的口吻說道:“唐恩,難道你沒有發現麼,除了必要的警戒人員以外,莊園裡已經沒有多餘兵力了。”

“什麼!?”

唐恩瞳孔猛地收縮,仔細回想自己來時的狀況,然後才愕然發現,今天小鎮的守備力量確實比以往薄弱了許多。先前他急著趕路,所以沒有發覺,現在看來,這似乎揭示了某個嚴重的問題。

“該不會……”

他的嘴唇有點乾澀,為自己那個猜測。

“和你想的差不多。”少女搖了搖頭:“今天早上,整個領地包括兩個小鎮還有五個村子在內,都遭遇了猛獸的襲擊,傷亡人數已經超過三十。這是很嚴重的意外事故,拖得越久越容易造成更大的損失,甚至是領民的恐慌。所以我已經把大部分士兵都派遣出去調查解決這件事了,現在,沒有多餘的兵力可以調動。而且……”

特蕾西亞頓了頓,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說道:“從我得到的消息來看,似乎不僅是我的領地,周圍其他的領地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所以,想要向其他領地借兵的話,短時間內應該是不可能的。”

“怎麼會這樣?”唐恩恨恨咬牙,一拳打在樹幹上,樹葉颯颯落下,飄了一地。

血跡,順著唐恩的拳頭滲落。

特蕾西亞看在眼裡,忽然有點心疼,她歎了口氣:“其實,倒也不是沒有辦法,可以向凡納伊彙報這件事,我出面的話,凡納伊領主府的人應該會同意出兵援助。但是,那需要繞過阿道爾山脈,最快也要五天才能抵達。”

“五天?”

唐恩並不傻,五天的時間足以發生很多意外。萬一這五天的時間裡,事件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愈加嚴重的話,那該怎麼辦?僅憑維格村的村民,根本不足以擋住兇猛的野獸。到那個時候,整個村子都會被摧毀,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喪生在猛獸的利爪之下。

想到這裡,唐恩緊緊地握住拳頭,指甲陷入肉裡,他卻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他或許對村子並沒有很深刻的感情,但是,要讓他眼睜睜地看著那麼多鮮活的生命死去,他也絕對無法做到。

其實,並不至於這樣。

看著唐恩眼眸深處閃過的痛苦與絕望,特蕾西亞差點想把這句話說出口。只有她知道,少年的身邊有一名神秘強者保護著,甚至極有可能就是他的父親。那是一位踏足巔峰,甚至接近【奇跡】的存在,無論什麼困難,都無法難倒這種層次的強者。

但是,只要她一想到阿道爾山脈深處沉睡的那名“赤之魔將”,這句話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

或許那名強者可以在赤之魔將手下保護唐恩周全,但他卻無法同時顧及其他人的生命。

所謂的保護,有的時候,也是如此局限。

她忽然開口,說道:“唐恩,來陪我練劍吧。”

少年愕然抬頭,有點難以置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是絕沒有心情練劍的。

可是,當他看到少女眼眸中透露出來的,期待與掙扎並存的複雜情緒時,拒絕的話語,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了。

“……嗯。”

懷著複雜而沉重的心情,少年緩緩點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