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二十九章 力量,或是覺悟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81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2


“啪嗒!”

少年手中的劍被毫不留情地擊飛,在半空中轉了幾圈後,直直地插到了草地上,劍柄猶在風中微微顫抖。

他呆呆地站著,目光凝聚在眼前的少女身上,腦子裡的念頭僵滯著,一時間竟轉不過來。

特蕾西亞,似乎,變得更強了?

這或許是他的錯覺,但無論如何,在剛剛經歷的那場戰鬥中,他確實敗得很淒慘,起碼比之前更淒慘。他原本以為自己與特蕾西亞之間的距離是在不斷變小,終有一天自己可以達到擊敗她的地步。但是,今天這一戰卻讓他意識到,事實或許並非如此。

每一次漫不經心的揮劍,都能讓唐恩疾風驟雨般的進攻出現瞬間的停頓,待他反應過來之後,揮出去的劍鋒也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連貫與順暢。

看少女遊刃有餘的樣子,顯然還未用全力,這讓唐恩有些挫敗。

或許,之前特蕾西亞和他的戰鬥,其實都不過是為了給自己增添信心而做出來的偽裝而已。直到現在,她才終於顯露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

這一猜測給唐恩的內心籠上了一層陰雲,他原以為的觸手可及,原來是遙不可及麼。

“怎麼了,唐恩?”

特蕾西亞沒有發現唐恩心中湧動的小小陰霾,走過來,關切地問道。

“沒什麼。”

唐恩自然不會承認自己出現了這樣的想法。

“是嗎?”少女歪了歪頭,眼眸中是不帶掩飾的擔憂:“還在擔心那件事嗎?”

“大概吧。”

唐恩目光遊移,飄忽不定。

其實,就在這一次次戰鬥之中,關於維格村、關於血壤森林、關於那些襲擊村民的神秘猛獸……等等的事情,早已被他暫時拋諸腦後。並非是他冷血殘酷,只是,在無可奈何的事實面前,每個人都得承認自己無能為力。英雄之所以成為英雄,就在於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足夠的勇氣與力量改變一切。

無法改變一切的唐恩,於是選擇了在劍鋒的交錯之中埋葬自己的不安與焦躁,就好像把它們深埋在冰雪之下一樣,讓這種冰凍的感覺把自己變得麻木。可是,總有一天,陽光也會照耀冰雪,白色的冰消融之後,最終暴露出來的還是他心靈深處的愧疚與恐懼。

他因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愧疚,進而對自己無能為力的事情感到恐懼。

於是,不知不覺之間,少年失去了揮劍時的勇氣,失去了劍鋒舞動間他每一滴汗水揮灑出來的激昂與熱血。

“我想,休息一下。”

他如此說道。

不待少女回應,他便自顧自向後躺倒,身體“碰”的一聲,幾乎是以砸的方式落到草地上,所幸有柔軟的青草墊著,所以,並沒有感到多麼疼痛。

特蕾西亞看到他以如此簡單而粗暴的方式躺下,眨了眨眼,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悟的神情。

當然,這個時候的唐恩並沒有看到特蕾西亞臉上的表情,他正對著天空出神,視野中一塵不染的蒼穹總會讓他想起少女純淨的眼眸,從那之中透露出來的是一種發自內心,無需質疑的美麗與純潔。然而,不知何時,這種美麗與純潔竟也沾染上了別的顏色。這並不是說特蕾西亞變得不好了,若要用一種比喻來形容的話,唐恩只想說,雖然白色雲海彌漫的藍色也是一片美麗的天空,但他還是更喜歡原先一塵不染的蒼穹。

特蕾西亞的眼中,便染上了雲海的白色。那是一種毫無意義的顏色,好像是為了襯托少女的心靈。但實際上,少女本就是如此美麗而純潔的存在,多餘的修飾與襯托,難道不是只會讓它顯得浮誇嗎?

由此推導下去,他又想起了自己,自己最原初最由衷的顏色是什麼呢?明明渴望著成為一名偉大的劍士,但卻連近在眼前的危急都表現得束手無策,這難道不是一種諷刺嗎?他大可以安慰自己,這不過是由於自己力量不夠,如果自己擁有足夠的力量,那理所當然地會像個英雄一樣解決所有困難,可是……

這種安慰,也不過是一種安慰罷了。

因為他還有更多可以詢問自己的,比如,你為何沒有力量?比如,你為何不是個英雄?比如,你為何只能在這裡安慰自己……諸如此類,或多或少都是直接觸及他本心的問題。

這些問題,大概都有著同一個答案,可唐恩卻無法想到。他絞盡腦汁,他冥思苦想,他用盡一切需要用到的思維,在尋找這個答案。可是,它依舊藏在一片朦朧與混沌之中,好像神明的微笑,不會輕易給凡人看到。

他想得太過入神,以至於沒有發現特蕾西亞一直盯著他看。將少年臉上不加掩飾的焦慮與煩躁都收入眼中後,少女微不可覺地皺了皺眉,眼瞼緩緩垂下,長長的眼睫毛在風中顫動著,幅度很小,給人一種她也在糾結在猶豫的感覺。只是,或許,她糾結和猶豫的原因和唐恩並不相同。

“唐恩?”

少女忽然開口道:“你知道,勇者的故事嗎?”

唐恩被她突然的提問問住了,像個反應遲鈍的木頭人一樣愣了愣,然後才點點頭:“大概……知道。”

其實,特蕾西亞的問題純屬多此一舉,因為,在這片大陸上,就沒有人不知道勇者的故事。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很多故事都這麼開頭,但實際上,勇者的故事確實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許是兩千多年前,或

許是三千多年前,如眾多英雄故事中慣用的套路那樣,出現了一個邪惡的魔王。魔王的名號距今已不可考證,只有少數人還知曉祂的名號。魔王麾下有許多力量弱於他,但邪惡程度卻與祂相當的手下,祂和祂的手下組成了魔王的大軍,開始侵略大陸,這也是故事慣用的套路了。

至於後來勇者出現,在聖劍的幫助下封印魔王,失去魔王支持的魔王軍被大陸聯軍擊敗銷聲匿跡這樣的事情也是很常見的情節,但與一般的故事有所不同的是,到這裡,勇者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最初的那名勇者封印魔王,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的,世人後來尊稱他為【劍聖】,沒錯,就是特蕾西亞很崇拜的那位劍聖。但許是因為他施下的封印不夠強大,給了魔王可乘之機,於是,在他死後一百五十年,魔王再次蘇醒了,帶著祂的魔王大軍。毫無疑問的,大陸再一次組織了聯軍抵抗魔王軍的進攻,但人們很驚訝地發現,在上一次戰役中被大陸英雄所擊敗的魔王軍將領,居然也隨著魔王的蘇醒而復活了。於是,顯然,大陸聯軍並不佔據優勢。

接下來的劇情出人意料地熟悉,大陸在魔王軍的進攻下陷入危機,第二位勇者出現,手握聖劍,封印魔王。隨著魔王被封印,魔王軍也一併消失。然而,八十六年後,魔王與祂的軍隊再度蘇醒,戰火之中,第三位勇者站了出來……好像是一場永不謝幕的悲劇,詭異滑稽卻帶著悲壯色彩的故事一遍遍輪回,每個人都想說自己已經看膩了這樣的故事,但我們的魔王——或者說命運卻並不覺得膩味,恰恰相反,它恐怕還覺得頗為有趣。

如果要叫任何一個人沉溺於命運無休止的悲劇輪回之中,或者叫一個國家、一片森林乃至一棟建築在毀滅與重生之間反反復複,即使是耐心最好的精靈也會覺得這個過程是多麼乏味。但是,大陸居然撐了下來,在魔王軍短則十數年,長則百餘年間隔的一次次破壞與毀滅之中,大陸居然撐了下來,並且,在這個過程中,于廢墟之上重建了城市、國家乃至整個文明。人類精靈也好,巨人矮人也罷,在戰爭面前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們同樣頑強地反抗,同樣對未來充滿希望,並沒有因為這種無休止的輪回而感到絕望。

一切的一切好像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想活下來。

但是,僅僅是這麼簡單純粹的一個理由,就足以讓這些種族自強自立,讓大陸所有生靈無所畏懼嗎?在這樣一曲殘酷而不失悲壯的抗爭與重建的樂曲之中,唐恩總覺得每一個音符都不那麼簡單。

或許有更深層次的理由,流淌在他們——我們的血液之中,乃至,銘刻於我們的靈魂之中。

“那就是……”

“想守護的信念。”

特蕾西亞忽然輕聲說道。

頓時,仿佛有一道閃電劃破一片朦朧的混沌,在唐恩的腦海轟然炸開。他一個激靈,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就連聲音也帶著輕微的顫音:“想守護的……信念?”

信念這兩個字,他說得很小聲,卻咬得很穩,像是乞丐忽然得到了一個金幣的鉅款,既擔心是在做夢,又牢牢抓著不肯放手。

“是的,就是信念。”

特蕾西亞走到唐恩面前俯瞰著他,身軀遮擋了陽光,讓唐恩落入一片陰影之中:“身為單獨的個體,我們想守護自己的親人;身為種族的一部分,我們想守護種族的延續與文明的傳承;身為大陸的生靈,我們想守護自己共同的家園……哪怕是被所有人憧憬的勇者,也一定是為了守護什麼才握著劍的。每個人都是為了守護什麼而在戰鬥,所以,才沒有在災難中屈服於一次又一次歸來的魔王軍。”

“魔王和祂的軍隊,似乎永不會倒下,但我們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我們的肉體倒下,但靈魂與意志卻在傳承。”

“大陸的生靈,也永遠不會倒下。”

“這因為他們的身後,還有想要守護的東西。”

少女輕輕地笑了,那抹微笑取代了陽光照入唐恩的瞳孔,仿佛在昭示什麼,也仿佛在期待什麼:“唐恩,如果有一天,魔王和他的軍隊再次出現,侵略大陸,你會站出來,保護大家,保護我嗎?”

她給出了一個值得唐恩用一輩子去思考去回答的問題,但唐恩居然在一瞬間找出了答案——不,或許應該認為,他確實是用一輩子去思考去回答這個問題的,但起碼現在,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我會的。”

少年的表情在陰影之中是說不出來的莊重與嚴肅,好像他不是在回答問題,而是在許下身為騎士的誓言:“我,一定會的!”

同一時刻,少女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金色的陽光從背後落到她身上,襯托她的笑容聖潔無比:“謝謝你,唐恩。”

“這是我最近聽過的,最讓我高興的一句話。”

一瞬間,唐恩明白了,自己所追求的那個答案是什麼。

他真的沒有力量嗎?不,之前和獠牙獸的戰鬥早就告訴他,你有足夠的力量面對一切;那麼,他無法成為英雄嗎?也不是,因為,只要你想,人人都可以是英雄。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阻擋了他去面對困難的勇氣呢?

他想,或許是……

覺悟吧。

並非沒有力量,而是沒有覺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