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卷一:與劍同行 第三十章 真正的戰鬥

書名:如果取代勇者的她 作者:超究級武神崩壞 本章字數:36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07


唐恩來的時候很著急,走的時候卻很從容,那離去的步伐間是特蕾西亞十分熟悉的自信與沉穩,就好像他已經在朦朧的迷霧之中找到了前進的方向,從此不會再陷入迷惘。

那種自信,或許是特蕾西亞給他的,或許,是他自己找到的。

不論如何,少年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特蕾西亞望著唐恩離去的背影,心不知怎的,忽然逐漸沉了下去,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件並不正確的事情。這或許就是她的本意,但直到現在她才發現,出自本意的,未必就是正確的。

她沒有繼續練劍,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呆呆地坐在床上,正對著牆壁上掛著的長劍,目光渙散空洞,沒有焦距,整個人的心也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在她沒有注意到的空隙裡,時間悄然流逝。當門外響起了“當當”的敲門聲時,她才恍然驚醒過來。此時,天色已暗了下去,遠方天邊最後一縷昏黃的陽光被黑暗吞噬,深邃的黑暗逐漸席捲這個世界。

特蕾西亞從出神之中驚醒過來,先是呆了一會,然後才愣愣開口道:“誰?什麼事?”

“冒昧打擾,還望小姐恕罪。”

門外傳來了那位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的聲音,而他來打擾自己的原因不禁讓特蕾西亞心猛地一頓,好像在這一瞬間停止了跳動:“老朽以為,血壤森林之事還需要繼續查探,所以,前來請求小姐指示。”

繼續查探?當然需要繼續查探,無論那些襲擊領民,在多個領地造成了巨大恐慌的異化魔獸到底有什麼目的,它們的出現都足以說明阿道爾山脈深處沉睡著的“赤之魔將”已經不甘寂寞了。一旦他重新蘇醒,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必然是入侵文明的世界,而血壤森林那仿佛被血液染紅的土壤下面,可就潛伏著他的軍隊。

萬一赤之魔將真的蘇醒,又喚醒了他的大軍,那麼,整個格蘭達爾地區陷入戰火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或許,就連那些魔族,也都已經感受到了聖劍的蘇醒吧,不然,又怎麼會在這種時候蠢蠢欲動呢?

特蕾西亞沉默了一陣,然後用沙啞的聲音回道:“那就拜託你了,卡爾爺爺。”

言下之意,好像並不打算出面。

“老朽定當竭盡全力。”

卡爾並不奇怪于特蕾西亞的態度,倒不如說,如果特蕾西亞的態度表現得更加積極的話,他反而會懷疑少女是不是受到了某種刺激。畢竟,不是所有聖劍繼承人都可以在蘇醒之禮後很快調整過來,找到自己的定位。

他們,大多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身份的變化,特蕾西亞也不例外。

這樣想著,他沒有繼續停留,打擾特蕾西亞休息,而是悄悄地退了下去。特蕾西亞坐在自己的床上,數秒後,聽到府邸後院,崖下的白水河忽然發出猛獸般的怒吼,原本就已洶湧的河水在這一瞬間如同被激怒了一般,變得更加澎湃更加狂野。於是,她很快意識到,卡爾已經離去了。

少女緩緩蜷縮起身子,抱著膝蓋,仿佛這樣就可以尋求到一絲溫暖。她湛藍色的眼眸充滿著猶豫、迷惘、掙扎等複雜的情緒,落到牆壁上的長劍,一陣出神。

那是她的佩劍,和唐恩手裡的長劍不同,她這把劍是請了最好的鑄劍師鑄造的,而它的外觀設計和命名,卻全都是由另一個對於特蕾西亞來說有著極為重要意義的人來決定的。這把名為龍劍朵拉貢的劍,劍身如龍軀,劍柄如龍頭,劍格如龍翼,花紋如龍鱗,看上去尊貴而威嚴,好像真正的巨龍,就連其名字,也是以龍命名的。

每當看到這把劍時,特蕾西亞腦海中,總會浮現出那個已經逝去的人的面孔,以及他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語:“龍劍朵拉貢……”

* * *

今晚註定不會平靜。

直到此刻,約翰都還未歸來,這讓唐恩有些擔心,不過,一想到他是維格村最強大的獵人,這份擔心就會稍微減緩。更何況,如果約翰遲遲未歸的話,那麼他就更有理由去進行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了。

少年坐在屋後的荒地上,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著手中的佩劍,神態認真。如果有人能同時目睹昨晚和今晚的兩幅景象的話,那麼他竟然會驚訝地發現,唐恩擦拭佩劍的神情,居然和約翰格外相似,或者說,就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少年此刻還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他只是靜靜坐著,等待最合適的時機。

終於,銀色之月露娜從陰雲之中露出面來,朝人間灑下明亮的月光。唐恩心念微動,毫不猶豫站起身來,收劍回鞘,從荒地繞著離開了村子,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朝著血壤森林趕去。

臨走之前,他似乎還隱隱約約聽到了村子裡組建的巡邏隊伍的聲音。自從唐恩明確告訴村長特蕾西亞那裡沒有多餘的兵力後,後者雖然無可奈何,但也只能選擇用這種方法作為臨時應對的策略。想起村長年邁的臉上毫不掩飾的失望與無奈的神情,又想起整個下午家家閉戶無人外出,死氣沉沉的村子,唐恩抿了抿嘴唇。

一旦擁有了面對一切的覺悟,那麼,揮劍的理由不需要你

尋找,它也會主動找上門來。

邁著堅定的步伐,唐恩踏入了血壤森林內。此時,在銀色月光的照耀下,森林內可見度很高,和上一次來時陰森森的樣子不同,如今的血壤森林整個籠罩在聖潔的銀白色光芒之中,連樹葉上也蕩漾著一層層美麗的光暈,好像模糊霧影之中的清泉,泛開一圈又一圈漣漪。

但是,這美麗的景象中卻隱藏著某種詭異的訊息。

太安靜了。

唐恩皺了皺眉頭,閉上眼,只能聽到風吹過林間,滿地枯枝落葉沙沙作響的聲音,除此之外,尋常夜裡能聽聞的蟲鳴聲,或是某些夜行小獸走動經過時發出的窸窣聲……全都被蓋在了一片死寂之中,好像有什麼可怕的存在驅趕著它們,讓它們不敢靠近這裡。

這也可以說明,唐恩沒有找錯地方。

格蘭達爾地區大多是平原地帶,即使有樹林也是稀疏的小樹林,無法隱藏體型龐大的猛獸。唯一能夠給那些猛獸提供充足食物和活動場所的,也就只有血壤森林了——準確來說,應該是血壤森林所連接的阿道爾山脈才對。

確信自己尋找的方向沒有錯之後,唐恩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前前進,逐漸深入森林內部。越是靠近阿道爾山脈,附近的樹木就越是高大,龐大的樹冠與繁茂的枝葉縱橫交錯在森林上方,將原本還算明亮的月光都給擋住。和週邊相比,血壤森林深處顯得更加陰森更加恐怖,黑暗如同猛獸潛伏著,對闖入它領域的不速之客虎視眈眈。

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靜,詭異的氣氛如潮水包裹著整個森林,讓身處其中的唐恩感到些許不適。但他沒有因此畏怯退縮,反而更堅定了前進的信念。

如果他在這裡退縮,那麼,別說是特蕾西亞,就連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

少年悄然握緊了腰間的長劍,表情愈加堅定。

就在這時,左側的陰影之中忽然傳來一陣窸窣的響動,緊跟著,一股夾帶著腥氣與惡臭的風朝著唐恩卷來,有不知名的猛獸裹挾在風中襲出,張牙舞爪,長大的巨口對著唐恩的腦袋咬下,兩隻爪子則往唐恩的胸口探去,似乎要擢取他的心臟,撕成粉碎。

這只猛獸的襲擊來得很突然,讓人猝不及防。但早已準備多時的唐恩卻不會如它預想的那般輕而易舉就陷入恐慌之中,恰恰相反,少年幾乎是在猩風襲來的那一瞬間就轉過身,閃爍異彩的黑色眼瞳正對著黑暗中氣勢洶洶的襲擊者。他身軀微微俯下,一隻腳往後劃去,蹬住地面,狠狠踩實,右手則抽出腰間長劍朝著襲來的猛獸刺去。整個動作如行雲流水,流暢無比,好像已經在腦海裡演練了無數遍一般。

而他的對手也出乎意料地配合,一對血紅色的眼眸狠狠地盯著唐恩,其中暴虐與嗜血的衝動似乎因為唐恩的反抗而更加蓬勃。它從那道銀色的劍鋒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卻不退反進,凶性更顯,顯然是覺得唐恩這一劍無法對它造成致命的傷害,於是決定以傷換命,將眼前獨自深入叢林的狂妄人類撕成碎片。

即使是充滿了殺戮欲望與嗜血衝動的野獸,流淌在血液裡的戰鬥本能還是讓它做出了最合理的選擇。然而,它終究是野獸,而且是被欲望沖昏了頭腦的野獸,從始至終它都估算錯了兩件事,一是唐恩的劍比它想像的更快更鋒利,二是唐恩的心比它想像的更堅定更決絕。

沒有後退,少年平靜地抬起眼眸注視著眼前襲來的猛獸,從它醜陋的頭顱上看到了那對血紅色的眼眸。這讓他想起了四年前那頭將自己嚇傻了的獠牙獸,但很明顯,眼前的猛獸,既沒有獠牙獸那麼龐大的身軀,也沒有它那樣鋒銳到足以與長劍相抗衡的獠牙。

既然如此,那麼,它所表現出來的暴虐與嗜血,只能幫它更快地走向死亡罷了。

唐恩面無表情,手腕一動,手中刺出去的長劍竟然在這一刻詭異地向前橫挪了數釐米。雖然僅僅是數釐米的距離,但在生死攸關之間卻是足以決定命運的細節。猩風席捲,惡臭撲鼻,猛獸的身軀投下陰影將他遮擋,而陰影之中卻有一道銀白色的亮光閃過,在半空劃過一道燦爛的軌跡。

“噗嗤!”

利器刺入血肉之聲傳來,點點鮮血飛濺,襯托半空中那道銀色的軌跡更顯淩厲。

不知名的猛獸雙爪無力地垂下,整個身軀頹然傾倒落到地上,“轟”的一聲濺起無數枯枝落葉。在它血紅色的雙目之中,生命的靈光隱隱約約黯淡下去。在它的喉嚨深處,似乎還有將欲出口的怒吼,但到了嘴邊,卻已變為了低低的嗚咽,像是窮途末路的困獸,其中滿是不甘與淒涼。

和上一次相比,唐恩只用了一劍就解決了來襲的敵人,這足以說明,他確實擁有力量,去面對這一切的困境。

只不過,以前的他,暫且缺乏這樣的信念罷了。

而現在,這個缺點,已經被彌補,被他自己,也被特蕾西亞。

少年抬起頭,目光平靜,手中長劍,劍鋒猶在淌血。

眼前,幽深的黑暗之中,一雙雙血紅色的眼眸,悄然亮起。

真正的戰鬥,即將到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