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青春校園 > 不要啊!世界會被玩壞的!

顫抖吧大腦,崩壞吧三觀,有毒啊世界 秘密暴露?

書名:不要啊!世界會被玩壞的! 作者:普通人類 本章字數:23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9


看到草瑩忽然出現的身影,我腦海中泛起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她怎麼會找到這的?

第二個念頭就是我還年輕,不想死。

怎麼辦?我轉頭看向李馨語,然後我發現他現在也僵硬的像個在冬天被掛起來的臘肉。

“你們倆個,關係很親密啊,就算是課間時間都忍不住非要跑到樹林裡親熱一下?”草瑩是用非常溫和的語氣說出這句話的,但此時她背後的黑暗已經充斥了天地,恍惚間,整個樹林都變成了染成一片絕域。

“我……”李馨語一開始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然後他就用發現了新大陸般激動語氣的大喊著:“誤會,事情不是這樣的。”

“對對,是誤會。”回過神來,我也趕緊附和著李馨語。

“誤會?”草瑩看向李馨語,嘴角顫抖著向上傾斜,但我絲毫不認為那個表情是笑,那是她的殺氣快抑制不住了。

“那麼,你們倆要維持這個姿勢到什麼時候?”

聽草瑩一說,李馨語就像身上長了個彈簧一般,向後一跳,瞬間和我拉開了最少三米的距離。

“到底什麼誤會,讓你們倆個像是一對要殉情的怨女癡男一樣,跑到人煙稀少的樹林裡?難道,真是為了殉情?……那倒是挺方便我的。”

我和李馨語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後我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

“方便你幹嘛?”

草瑩把視線從李馨語身上移到了我這,一瞬間,我清楚的感覺到周圍濃墨般漆黑色的境界裡,出現了兩個猩紅色的原點,那是剝離了人性,只剩下最原始狩獵本能的虐殺者的眼神。

“……當然是,埋啊。”草瑩的聲音寒冷的仿佛來自九幽地獄。

“噫~”被草瑩那似乎勾魂使者般的語氣嚇的心臟都開始亂跳,我頓時渾身上下爬滿了雞皮疙瘩。

然後草瑩一步步的向我靠近,不是我不想跑,而是草瑩在靠近時,她的背後好像瞬間出現了長著上千隻臂膀的白色枯骨,那無數的白骨之手化作了充斥天地的鎖鏈,把我禁錮在原地……草瑩你畫風都變了好吧,這都變仙俠了好吧。

就在草瑩走到我身邊不足一米時,她停了下來,我瞬間閉上眼睛,做出抱頭防禦的樣子等著草瑩的暴打……但,等了一陣,發現原本意料中的暴打沒有降臨到我的身上。

“你們,感情真好啊……”

我略微把眼皮抬起了一條小縫,卻發現草瑩只是站在我身前,低著頭,雙手自然垂落,而她身後的漆黑氣息,也在這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劉海的碎發遮住了她的眼睛,我沒法看到她的表情,也猜不到草瑩這忽然像是放棄一般的動作到底是想到了什麼……

這要是在平時,草瑩肯定已經開始對我施加暴力了,但,今天卻沒有,別說暴打,甚至連一句嘲諷都沒有,只是安靜的低著頭站著,像個被世界拋棄的小女孩……

“你,沒事吧。”不自覺的,我有些擔心她。

似乎發現氣氛有些不對,李馨語也慌慌張張的走到草瑩身邊,低聲安慰起來。

“草瑩,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我只是想逗逗他而已。”

“是啊,我們只是在商量一些事情而已。”

“對對,真的,我們根本不是情侶關係。我根本就看不上他的。”

“說的好像我喜歡你似的。”

“那你剛才還臉紅?”

“我怎麼臉紅了,那時天氣熱。”

……

不知怎麼的,情況就變成了我和李馨語互懟,然後我和李馨語一邊互懟一邊偷偷觀察草瑩,生怕她開始做什麼過激的舉動。

結果,我和李馨語又懟了半天,草瑩一直在原地低著頭站著,似乎完全不為所動,怎麼辦?誰來勸勸她?花蘭好像沒跟著草瑩過來,那,誰去勸?

我跟李馨語又用眼神交流了一會,誰也沒敢上前,怎麼辦?耗著?然後我就看了一眼手機,發現現在離上課時間已經不足五分鐘了,也就是說,現在必須跑回去才能上課不遲到。

但草瑩這個狀態……這要是都曠課,指不定班裡又得出現三角戀之類的緋聞了,而且下一節可是我們班主任月雪玲的課,真敢曠,那今天還能不能保持身體的完整性離開學校都不好說……髮型意義上的。

當然,李馨語和草瑩估計不危險,危險的只有我……等等,這個平行世界……月雪玲會做什麼我還真不敢說了,誰知道三觀改變後她會不會給女生剃光頭,真要是給草瑩和李馨語剃了……臥槽我不敢想下去了。

所謂兩害相傷,取其輕。李馨語不敢上前的情況下只能我上了。於是我試探著靠近草瑩,然後低聲說道。

“草瑩,那個,你在生氣嗎?”

……草瑩一陣沉默,像是失去了對外界的反映。

“那個……你有什麼想法就說出來吧,我跟李馨語肯定照辦。”

“嗯嗯。”李馨語在一旁附和著點著頭。

……似乎有什麼關鍵字刺激到了草瑩的反映,她微微的移到了一下腦袋。

“說吧,真的,你不說我也不知道對吧,交流才能溝通,溝通才有未來,未來,嗯……對吧。”

……

草瑩一句不坑的樣子讓我急的像個熱鍋上的螞蟻,但卻又束手無策。上課的時間快到了,你這一聲不吭的我也不敢把你一人留下就跑,真出事心理肯定過意不去,這要是不去上課……那就不是可能會出事了,那是必定會出事。

“草瑩我求你了,你到底說句話呀,再不說可就上課了,下節課可是月雪玲的。”

“喂喂,上課重要還是草瑩重要啊,你這人怎麼分不清楚啊。”李馨語對我把上課看的比草瑩更重要的態度充滿了鄙視,然後乘機拉近了自己和草瑩的立場。

這算賣隊友不,算了,我現在也沒心情和李馨語拌嘴,只要能迅速解決問題,怎麼著都行。

那我就繼續用月雪玲來刺激草瑩的求生本能,李馨語不知道她的恐怖,但草瑩知道啊

“草瑩,語文真的快上課了,你也不想要個像陸田一樣的髮型吧。”

“什麼意思?”李馨語聽到我忽然提到陸田的髮型,有些腦子沒轉過彎來,但李馨語不傻,他一看我急迫的表情就明白,貌似下節課好像真的和髮型有關?他雖然女裝但本質是個男生,男生貌似都挺在乎外表的?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誠意?或者說我們班主任的名頭好用,沉默了半天的草瑩終於抬起了頭,看了一眼我,然後又把視線轉移到了李馨語的身上。

李馨語心中一跳,關鍵是我?

“那麼,李馨語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