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遊戲競技 > 蘿莉城主大人萬歲!

第一卷 城鎮的開始 11 奇跡降臨

書名:蘿莉城主大人萬歲! 作者:思鄉和秋日以及夕陽 本章字數:457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10


與此同時,在王國瑪律斯城發生的事情

瑪律斯城內正緊鑼密鼓地開展重建作業。

「這邊,對,柱子的方向,然後承重架這邊放,屋頂上面的人先下來。」

工頭指揮著工人們在工地上進行建築,這塊地方原先是一片氣派的商業區。

然後因為一些緣故變得冷清了不少。

「這堵牆的破損程度還真是慘不忍睹啊,不能指望修補,拆掉重建如何,多出來的費用冒險者公會一方會給予補償的。」

「好,補償的方式協定好了嗎?」

「這方面由我們奴隸商會保證,因為亞人或是魔物問題造成的損失,我們會負責到底的,老弟你就一百個放心吧,哈哈。」

說著話的人,是店主和商人。

一副管家打扮的人,消沉著樣子說著話,然後抽了一口王國香煙,這個人是店主——傑克,也就是瑪律斯城內最大的酒館《紅心傑克》的業主。

在開設酒館前,傑克是位老練並頗有名氣的冒險者,瘦弱的身板看不出其B級的實力,而其俠義風格的冒險者形象是其受到好評的原因。

就像是冒險者本來的涵義一樣,當時年輕的傑克身手熟練,是一位獨當一面的冒險者,為正義而踏上了冒險者旅途。

為了保衛村民而擊倒兇惡的魔物,為了解救被綁架的孩童與惡人周旋。

即便對方是亞人也願意出手相助,為了從魔龍手中搶回哈比族的孩子而奮不顧身,一度置身險境而險於喪命。

傑克疲憊身軀沐浴著是魔龍的鮮血,鮮紅的樣子卻不血腥,把孩子安然無恙地交付後收取一枚金幣便離開了。

因此,傑克被贊以《紅心》的名號,這是與其俠客形象相符的名號。當然身為冒險者,收取報酬然後完成對應的工作,傑克也不例外。

所以收穫了金錢和名聲,傑克是冒險者們的榜樣,是人們心目中的英雄。

不同于《狂戰士》、《原騎士》和《聖精靈》,在瑪律斯王國,僅僅B級實力傑克的《紅心》在人們心目中具有別樣的涵義。

這是冒險者榮耀的象徵,也是最後的尊嚴。

現在的冒險者們,無論身手如何,基本上做的事情都與傭兵無異,為了錢願意做任何事。

《狂戰士》的劍士——雷歐,是奴隸商會的第一位交椅,嗜血的戰鬥風格讓亞人和魔物們聞風喪膽,是典型的為了錢願意做任何事的人,如果不具備實力,也就是炮灰而已,但因為具備實力,所以便成了極端的惡人。

《原騎士》的槍兵——基恩,是王國騎士的實力強者,冷酷和謹慎是其戰鬥特點,習得多種武技和稀有的《突進架勢》,無懈可擊的戰鬥風格是《原騎士》的特點,在戰鬥風格上名副其實的是個騎士。現在因為冒犯貴族而被發落,在種種緣由下成了一位為錢願意做很多事的狼人。

然後是《聖精靈》的騎士——露易絲,身為精靈具有高強魔力,又因為在戰鬥訓練中得到磨煉,成為了稀有的魔法和近戰都擅長的武者,皈依女神教後成了虔誠的信徒,因此可以行使女神教的神明——伊碧莉斯女神的奇跡。

所以具備了魔法和近戰才能,有能行使女神教奇跡的露易絲,是位十足的強者。

與《紅心》的傑克不同,1年前的魔龍襲擊城鎮事件中,面對盤踞咆哮著的魔龍,露易絲於劍尖彙聚雷電之力然後以萬鈞氣勢劈下,僅僅一擊便將它擊倒了。

因露易絲沐浴龍血與雷光的威勢,身為國王之劍的她被冠以《聖精靈》的稱號,對的,沒錯,就是國王之劍。

精靈的露易絲原本是奴隸,然後即將等待著她的是成為貴族性的玩具的悲慘命運。

然而第三王子解救了露易絲,將她指名為親衛騎士。當時這在大臣們看來,只不過是借著親衛的名義而娶小妾罷了,露易絲被看做是床上的親衛騎士而被嘲笑著。

「想要拯救你的同胞嗎,那就成為國王之劍,賺取功名然後實現你的理想。」

這是獨處的二人,第三王子對著露易絲許下的諾言,把親衛騎士象徵的《國王之劍》授予了露易絲。

當時的第三王子仍只是個王子,順位第三,與國王之位無緣。不是國王,卻授予部下《國王之劍》,如果被知道,將會被逆反罪判處死刑。

那麼只要成為國王就沒問題了。與國王之劍一同被授予露易絲的,是改變同胞命運的鑰匙。

接下來的6年裡,表面上裝作紈絝子弟的第三王子,背地裡對著領地勵精圖治然後暗中招兵買馬積蓄實力。

每日被目擊穿著羞恥暴露服裝進出第三王子房間的露易絲,不在皇宮時被騎士長所接應,在荒郊的野外進行著艱苦的戰鬥訓練,與其戰鬥實力一同增長的,是拯救同胞的意志。

露易絲扮成情婦,在聚會潛入了,然後當場擊殺了歡淫作樂的第一、第二王子,並且把在場的貴族們盡數殺死,舊勢力被一網打盡。同時第三王子早已暗中把握了王國經濟命脈。

最後大勢所成,在第三王子的國王就位儀式上,第三王子——阿斯圖特·劄羅·凱特宣誓就位,成為了國王。

然後正式地把《國王之劍》授予露易絲,宣誓了她國王親衛騎士的身份。

高舉著劍的露易絲,心中所想念的是拯救同胞,理想的實現已經快了。

成為國王之劍的露易絲,為了建立功名,在王國各地執行任務,大多是艱巨困難的戰鬥任務——

擊殺群居的地精,驅逐盤踞的地龍,擊倒咆哮的巨虎。

然後也常面臨道德的艱難而不得不違心——

協助奴隸商會捕獲友善的小鬼族,捕捉為農作物驅蟲的妖精,抓捕遊蕩的史萊姆,甚至是抓捕自己的同胞——精靈。

儘管下手很輕,常常以勸誘為主,希望不要傷害到對方。

然而異族被人類捕捉到會是什麼命運,對方可是十分清楚的,所以常常是激烈甚至是拼上性命的反抗。

然後露易絲回過神來時,劍身已經沾染著同胞的鮮血。

這是她無比悔恨的事情,但也堅信一個道理,就是要達成大義,就要有所犧牲。

功成名就後,露易絲利用自己的權力,從奴隸商會那裡解放了不少同胞,然後被解放出來的同胞們都和露易絲一樣成為了國王之劍,為了國王而戰鬥——

為了精靈的未來而戰鬥。

……

「為了精靈的未來而戰鬥嗎……唉」

「嘿~老

弟,說的就是這麼回事了,正是因為有她們這股自由的勢力,我們奴隸商會才得以名正言順呢」

《紅心》的傑克歎了一口氣,任由眼前的紅圍巾商人滔滔不絕。

商人說的沒錯,把異族們從“荒蠻”中“帶”出來,然後在人類社會中予以“教養”,最後得以“改造自新”,就像聖精靈一樣。

這是種很狡猾的說法,什麼叫荒蠻,然後怎麼帶出來,接著這個教養是指什麼,最後如何才能改造自新。

所謂奴隸制的正當化說法,就是這麼回事了。

紅心傑克本來年輕有為,卻早早地退役了,就是因為當下的事實。

各種意義上,冒險者們都不再是冒險者了。

然後為了精靈的未來,為了精靈的自由而戰鬥,然後這份精靈們為自由的榮譽和褒獎,卻是由剝奪其自由的人類所給予的,這是極度的滑稽與諷刺。

紅心傑克認為,要是自己再幹下去,總有一天會迷失自我然後玷污冒險者的光環。

然後他現在用名號和自己的名字開了一家酒館,本想著可以與世道之亂無關的他,數個月前酒館裡來了鬧事的客人。

來了個隱藏著身姿帶著少女樣貌史萊姆奴隸的小少爺,然後在酒館裡的一角調戲了起來,其大膽讓很多客人為之困擾。

要說為何是小少爺,聽聲音是個年幼少女,但會做出這種行徑的應該是男性,而且出手闊錯,為了擺平困擾甚至給了服務生金幣作為小費。

隱藏身姿應該是為了偷偷出來找樂子的。

想著只要玩玩然後離開便可。

但是沒想到來了幾個小混混上前鬧事。

一番爭執後發現不是小少爺而是個幼精靈,幼精靈帶著奴隸項圈的史萊姆,這不就是亞人從奴隸商會逃跑的情況嗎,給小費出手闊錯因為是沒有金錢觀念吧,而且給小費的行為應該是從那些貴族裡學到的壞習慣。

然後只逃離了奴隸商會,便認為獲得自由了,然後在人類的領域裡大搖大擺著。

如同犬和貓一般,天然呆的幼精靈和史萊姆,多麼可愛、天真而又單純啊,為什麼人類要迫害這些同為這片大地生靈的亞人呢。

果不其然現場很快來了奴隸商會的冒險者,不過紅心傑克並不認同其冒險者的身份——

史萊姆挺身保護著幼精靈,然後冒險者們恃強淩弱著虐待起史萊姆的囂張模樣,這情景痛擊著紅心傑克的心。

然而這樣的人大行其道,因為“大義”無法制裁他們,這也是紅心傑克早早退役的理由之一。

儘管可以自我修復,但這番虐待下史萊姆持續衰弱著。

呆然看著這一切的幼精靈,身體微微顫抖著。

想必是因為人類的殘暴在其純真無暇的心靈面前無情地展現。

一直以來自我相信著的傑克,秉持著冒險者光環的傑克,無數劫難險阻也跨越過的傑克。

曾是英雄的傑克,看著眼前的人間慘劇,第一次感覺自己如此無能為力。因此——

「無上慈悲的神啊,懇請您救救她們吧」

傑克閉上了雙眼,向著神明開始了誠心的禱告。

連伊碧莉絲女神的名號都不知道的傑克,生平以來第一次地,第一次地向神發起了禱告,向著不知哪裡的神發起了禱告。

毫無信仰的傑克是不可能禱告成功的,當然對應的奇跡也不會顯現,但傑克即便明知如此仍不停止禱告。

所謂奇跡,也正是因為明知不可能,卻固執地盲信,然後成功地使其發生——

「那不是稀有精靈嗎,看她背部!」

傑克聽見一位元不認識的客人的喊叫,然後睜開了雙眼,看到了神明回應其禱告的結果——

幼精靈背後的是美麗的羽翅,如同蟲羽一般透明的翅身,然後如同蝴蝶般有著美麗的花紋,其中可以看到微微的光芒,有著些許彩虹的影子。

傑克一瞬間被迷住了,這就是稀有精靈嗎……

然後稀有精靈的身影如同彩虹一般流轉起來,現場刮起一道激風,勉強睜著眼的傑克看到了施虐者們的慘死。

然後輕盈地落地除了劍身滴血未染,稀有精靈那潔白如霞的身姿,以及其絕美羽翅,這神聖的身姿刻在了傑克的眼裡、腦海裡。

對的,在傑克看來這不是什麼稀有精靈,而是精靈身姿的神明。

是眼前這位神明回應了自己的禱告。

對的,是精靈神回應了自己的禱告,然後降臨到了幼精靈的身上。

然後等回過神來時,幼精靈和史萊姆早已離開現場了,然後傑克連忙從廢墟堆裡起身,跑向屋外尋覓她的身影。

然而除了街道一片混亂就再也看不到什麼了,聽衛兵說是離開城鎮了。雖說有些遺憾,但傑克仍舊感到了無比的安心。

接著喜悅之情在胸中倍增著。像是醒悟了什麼一樣,然後傑克決定——

然後幾個月過去後的現在,傑克決定——

「喂~老弟,我說你啊,好好的酒館怎麼就不要了呢,《紅心傑克》可是個響亮的招牌啊,不少冒險者都認為只有這裡才有家的感覺。再考慮下如何?」

「哈哈~其實我想我退役得是不是太早了」

「嘿~老弟,行了,冒險者生涯可是以命相搏的職業,要不維修的費用給你全免……不不,不僅如此,還要給你獎勵金,只要你再次開業就給你11枚金幣」

「哈哈~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總之就這樣吧,這段時間感謝你的關照了,以後請多保重了」

「啊~老弟,聽我說一句……喂!別那麼急啊……喂!22枚金……喂!」

紅圍巾商人有些焦急了,急忙勸慰著,但傑克道別之後,提起冒險者行囊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然後現場只留下了愣著懊悔著的紅圍巾。

「嗨,我的老夥計,你是要去哪?」

城門的衛兵向傑克打起了招呼。

「我,《紅心》的傑克,決定複出了!」

「喔!這是要出山了嗎,嘿,英雄加油啊,我家的孩子還挺喜歡你的。」

「哈哈,當英雄還真是麻煩啊」

「嘿,路上保重!」

衛兵送上了真誠的祝福,目送傑克離開後,衛兵暗自歎了口氣。

和其他平民百姓一樣,衛兵是發自內心地喜愛著《紅心》的傑克。

如果是要複出的話,也就是要繼續施展其正義的意思了,然而王國無法為其提供舞臺。

所以傑克離開以後是不會回來的。

正是因為明白這點,所以衛兵歎了口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