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遊戲競技 > 蘿莉城主大人萬歲!

第一卷 城鎮的開始 23 送出禮物

書名:蘿莉城主大人萬歲! 作者:思鄉和秋日以及夕陽 本章字數:322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10


並不是天然物的空間內部,是一間寬敞的殿堂,其中心有一塊巨大的石碑。

首先進入眼簾的是周圍的牆壁,這是最為壯觀的地方,規整的牆壁上密密麻麻的鑲嵌著熱礦石,一齊發著光的樣子,交替著閃爍的樣子,如同幻境一般讓人歎為觀止。

但是有煞風景的事物——

「你們這群亞人,快給我幹!」

小鬼們無一例外地都戴著奴隸項圈,然後被鞭笞著賣力地幹著活。

「在今天之內給我拿下3000塊礦石,不然就別想著可以休息!」

又一鞭下去,一個小鬼的背上又新添了一道傷痕,蹣跚著步履的樣子倒在了地上。

說到小鬼族,是和精靈族、大鬼族、龍族、獸人族等的一樣,都是在伊碧莉絲大陸生息著的亞人。

小鬼族的特點是有著像是小孩子一樣的身姿,然後有著幾乎與伊碧莉絲大陸成年人類同等程度的臂力,頭上的小角是其稱之為鬼的部分,除此之外便沒有太大的特點的。

就因為其與成年人類同等程度的臂力,而且誕生下一代的速度相對要快,所以被人類作為廉價的勞動奴隸所青睞著,這就是小鬼族在當下的現況了。

然後一位額頭有傷疤的男性對著這個已經累得倒下的小鬼,又是狠狠地一揮,毫不留情地一鞭,皮開肉綻的樣子看起來本該萬分痛苦,但即便如此地上的小鬼還是毫無反應。

這是死了嗎?疑惑著的娜娜希利用技能《鑒定眼·初級》看了過去。

——————

姓名:沒有

種族:小鬼

性別:男

體 0/700

備註:已死亡,因不堪勞累,拼命致死。生下來就是奴隸,可憐的亞人。

——————

這還真是了不得啊,娜娜希在心裡暗自感歎道。

對的,從各種意義上都了不得,這應該說是當下奴隸亞人們的悲慘寫照。

因為勞累致死,被壓榨殆盡的生命,成就了王國如今的豐功偉業。

並不是說沒有想到,不如說從剛才那一刻開始,娜娜希心裡其實有有了某種預感,並為此做好了心理準備,只是實際見到的情況卻超過了想像而已罷了。

「哼,真沒用。」

這位傷疤男性提起直劍,就這樣對著這個小鬼插了下去,拔起劍後甩著血漬的樣子,是毫不在意的樣子,不如說很享受這個過程。

「死了也好,我們人類可是很慈悲的。」

對的,如果無法忍受這漫長的痛苦,選擇了結性命也不失為明智之舉。

但施加痛苦的是人類,讓其變得沒有盡頭的也是人類,然後當其變得沒有價值時,便如同殺雞一般了結其性命,然後假惺惺地訴說著仁慈的大論。

這可謂是極端的諷刺。

「嘿,這感覺真愉快。」

說到一半,這位傷疤男性又把直劍刺入了這個小鬼的身體,反復進出直至變成一團漿糊的樣子才甘休。

「哈哈,真是有趣啊。」

「別玩了!要是完成不了今天的任務,小心吃不了兜子走!」

「是~」

工頭模樣說著話的男性從一旁走了過來,對著這個場面進行了指責,指責的內容是“別玩了”。

對的,在大家看來這只是在玩而已,玩弄亞人的屍體罷了,沒有地位的樣子,即便死後都得不到尊重。

「你們這些該死的人類!!」

一個看不下去了的小鬼,舉著鶴嘴鎬沖了過來,尖銳的鎬端就這樣對著傷疤男揮下!然而——

「哈哈!這也是餘興節目呢」

傷疤男戲謔著笑著,安然無恙。

而小鬼的動作,就像是按了影片的暫停一般,高舉著鶴嘴鎬遲遲不揮下,然後臉上是掙扎憤怒然後扭曲著痛苦的表情。

然後就這樣被這位男性一劍刺穿了心臟,這位小鬼倒下了,帶著遺憾不能瞑目的樣子,脖子上的奴隸項圈發出的翠綠色光芒才漸漸暗淡下去。

對的,因為這個奴隸項圈,被奴役者哪怕是一絲的反抗行為都做不到。

「哈哈,真是活該呢~……你們誰要是下成為下一個,讓我來“幫忙”也不是不行的。」

戲謔的樣子,沒有絲毫的罪惡感,不對,既然都把這種行為當作是仁慈,仁慈的行為怎麼可能是惡行呢。

不如說是善行,多多益善。

「本大爺可是很仁慈的……好了,誰想成為下一個?」

就這樣睇睨著全場,亞人者紛紛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不,要是怒意過於直接,恐怕下一個被刺穿的就是自己了。

然後,就在這個緊要的時刻,一個小鬼

族的少女出岔子了,所背負的熱礦石灑落了一地。然後這位少女急忙把地上落散的熱礦石一個個地撿起來時,傷疤男子走到了少女的面前,對著其脖子揮下了劍身帶有未幹血跡的直劍——

「你這傢伙!……好了,就決定你是下一個了。」

「不要!」

一位更加年幼的小鬼族少女沖了過去,用其早已傷痕累累的背部作為盾牌,為少女擋下了這本該致命的一擊。

這一擊目標物件的變化,本該打中脖子然後現在打中了背部,雖然造成的傷害已經不再致命,但鮮血不停地從傷口外滲,道道新舊傷口也在開綻著,然後這位年幼少女——

「姐姐……」

年幼少女所輕聲呼喚的,是對這位實際上並沒有血緣關係的年長少女的愛稱,在艱苦的日子中朝夕相伴,關係已經親至姊妹。然後現在——

「妹妹!不要啊。」

緊緊抱在懷裡,姐姐拼命地呼喚著妹妹。

但是妹妹那意識游離的樣子,本來就已經十分虛弱,現在又挨了一劍,可憐的少女,距離一命嗚呼的時刻已經不遠了。

「嘿,真實令人感動的姐妹情啊……兩人一起上路如何?」

傷疤男就這樣提著劍,高舉著蓄力力氣的樣子,要是就這樣劈下來,兩人都得被撕裂吧。

在場的亞人們因為奴隸項圈的禁令,無法上前去阻止,不甘心的樣子,只能就這樣看著這場即將上演的人間慘劇。

年長的小鬼族少女,就這樣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年幼少女,就像是剛才那樣子,現在輪到她守護著了,但是不用說也知道。

傷疤男這次蓄力了的樣子,就是要將兩人同時劈開,他臉上那副至高的表情,仿佛只是認為,這只是對於亞人們而言的慘劇罷了。

然後少女就這樣緊緊閉著雙眼,即便知道於事無補,因為沒有力量,要是有力量的話,不僅僅是姊妹,全族人都能得救。

但是沒有,所以姊妹只能去死,小鬼族只能繼續著被奴役的命運。然後就像是落下的無情審判一般,傷疤男的劍就這揮下了!

但是最終沒有揮下,因為——

「精彩啊,你說是吧?」

「嗚!」

人們所看到的是傳言中的稀有精靈,還有不應該出現在迷宮內的魔狼。

稀有精靈那絕美的身姿,輕盈著的腳步,就這樣從容地走進了這個空間,臉上帶有的是如同傷疤男類似的,像是在享受著現場情況的愉快神情。

「怎麼回事?!」

「稀有精靈出現在迷宮裡面了?」

「是居住在迷宮內部嗎,這種事情沒聽過啊。」

似乎是有些超現實的情況,現場的人們一時間有些慌亂了,因紛紛準備著拘捕用具而忙亂著。

「真是精彩的演出啊,對於如此拼命的人類各位,我帶來了禮物。」

稀有精靈小手一揮,從一個漆黑的空洞中,拋出了2個頭顱。

人們靠近一看,從那萬分痛苦的表情,死不瞑目的樣子,依稀可見的是熟知的人,是外面休息室負責換班的冒險者。

「喜歡這個禮物嗎?」

稀有精靈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讓現場的人們紛紛膽戰心驚了起來。

「惡魔啊!」

喊出這個話語的,是剛才正在興頭上的傷疤男。

眾人也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副傳言中大鬧城鎮的怪物一般的模樣,如今可以窺見一角。

「哦呀?是不是嫌禮物不夠呢,真沒辦法。」

稀有精靈又再度揮下手,不再是頭顱,而是屍塊,手、足各種各樣的部分,從漆黑的空洞裡飛了出來。

頭顱和屍塊在地上鋪展了一地的異樣場面,這在人們看來,是只有惡魔才能犯下的行徑。眾人臉上的怒意開始浮現著,顫抖著身體是在表達著憤怒。

「哦?不喜歡這禮物嗎,你們人類不是挺喜歡這樣子的嗎,比如說那邊那個。」

稀有精靈說著明知故問的話語,然後指向了剛才被傷疤男蹂躪得不成樣的小鬼族的屍體。

「少開玩笑了!你這惡魔。」

「對啊對啊,亞人只不過是牲畜,屠宰牲畜怎麼可能是同一回事?」

「惡魔的狡辯!」

人們先是怔了一會,然後紛紛開始著反駁。

在現場的亞人看來,作著這種反駁的人類只不過是狡辯罷了。然後這種狡辯因人類至上主義而大行其道,滔天大罪也能被視作是正義。

那麼稀有精靈又如何,無邪的樣子做著讓人驚悚的行徑,亞人們只能希望,這位不速之客將成為大家的救星,帶領大家逃脫這片苦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