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五章:軍訓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50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23:13


“立正!”

“稍息”

軍訓第一天,陳平懶洋洋的站在隊裡,按照教官的指示一遍一遍的立正稍息,周圍的同學全部跟蔫了的茄子一樣,稀稀拉拉,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你們這樣怎麼行?現在是軍訓,你們就要把自己當成一個軍人!嚴格要求自己!看看你們的樣子?都沒睡醒?”年輕的教官扯著嗓子喊著,說不出的器宇軒昂:“現在在來一遍,立正!”

“稍息!”

“報數”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輪到陳平,陳平想也不想的扔出一句:“J”

全場寂靜無聲,身邊的陳安眼睛立刻亮了:“Q”

隨後,身邊一個不太確定的聲音響了起來:“K”

全場爆笑,教官的臉當場就綠了,他指著陳平:“是不是你喊的?誠心搗亂來的?什麼態度?!立刻做五十個俯臥撐,然後歸隊!”說完他又看了陳安一眼,眼中露出一絲男人都看的出來的猥瑣,隨即消失不見,“這位女同學就算了。那個喊K的,你也出列,做俯臥撐!”

“抱歉抱歉,昨晚跟室友玩撲克,剛才有點不太清醒,下不為例,下不為例。”陳平嘻嘻哈哈的跟教官告饒,穩穩的站著,一點接受懲罰的意思都沒有。

那位不知道這對兄妹關係的教官似乎有些嫉妒陳平能站在陳安身邊,聽著陳平說完便要繼續說話,但餘光一掃,看到陳安正睜大眼睛看著他,他興許是覺得應該表現點氣度之類的,哼了一聲,道:“行了,重新報數!”

“一,二,三…”

“立正!”

“稍息!”

“向右轉!”

“齊步走!”

整個班級跟著教官的口號邁著步子,忍受著這漫長的一個月的軍訓。

“抬頭,挺胸!”

教官嘴角的笑意神秘,從後排的女同學開始,一個一個的親手指導,其中不免有姿色的同學被大佔便宜,但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原來所有的教官全部正直無私都是假的,總有些披著教官外衣就以為可以正大光明佔便宜的害群之馬,這也算教官?陳平狹長的眸子微微眯起,他從來不否認有正直的軍人,但很遺憾的是,眼前這位負責陳平班級軍訓的‘教官’並不是那種軍訓結束後能讓所有同學爭著搶著擁抱合影的人物。

陳平微微轉頭,看著教官越接近陳安越火熱的眼神,不動聲色。

“這位女同學,挺胸!要精神點。”來到陳安身邊,那位教官緩緩說道,眼神火熱,語氣帶著一絲他自己都沒察覺的下流。他伸出手,就要像‘指導’其他女同學那樣給陳安指導一番。

陳平的眼神驀然閃過一次冰寒,猛然伸手,拉住教官那只即將觸碰到陳安臀部的爪子,嘴裡淡淡道:“教官現在算是我們的師長,希望你能有個軍人的樣子,自重!”

陳平的聲音不大,但音調恰好能讓所有人聽的清清楚楚,頓時,行走中的隊伍立刻停了下來,各種眼神全部停在了教官身上。

“你!”教官臉色漲得通紅,手懸在距離陳安十公分左右的地方,想收也收不回來,神色尷尬之極。

“你是你們教官隊伍中的恥辱,我想現在,如果我要提出換教官的要求,全班很多人都會支援!”陳平臉色淡然,眸子深處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森然殺機。

母親早逝,父親常年在外,忙的一塌糊塗,對陳平來說,自己的妹妹在調皮,也不允許別人來褻瀆!決不允許!

“我請求更換教官!這樣的人不配教官這個詞。”一道淡然平和的聲音微微響起,陳平回頭,發現說這話的竟然是昨晚在辦公室翻閱《全球戰略解析》的女孩。

“有點意思。”陳平終於對這個女孩升起一絲興趣。

“我支持換教官!”

“我也支持!這個垃圾,什麼玩意!我呸。”

“換了他,看到他我覺得噁心。”

“讓他滾。我想吐。”

群情激奮,女生一下子爆發開來,那些對陳安驚為天人的男生也跟著起哄,氣氛熱烈,一直被陳平抓住的教官臉色更紅了,陰沉的可怕,他低吼道:“小子。放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怎麼回事?”聽到這裡的聲響,其他幾個班的教官連忙趕了過來,稍遠處,陳平班級的輔導員和一個上尉軍銜的軍人也快步走過來。

被陳平狠狠抓住的教官雙眼通紅,頗有破罐破摔架勢的吼道:“草,我讓你放開!”

陳平不為所動。

或許是被衝動沖昏了頭腦,又或許是被憤怒蒙蔽了理智,總是,這位剛才還神采飛揚的教官失控了,他狂叫一聲,另一隻手狠狠的揮了過去。

陳平挑眉,眼中的冰冷憤怒再也不加掩飾,雙手扣住教官身體,往下一壓,膝蓋猛的抬了起來,重重磕在教官的鼻子上。

“哢嚓!”

鼻樑斷裂的聲音清晰可聞,即使九月的天氣還很炎熱,但此時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絲寒意。

幾名明白怎麼回事之後在圍觀的幾位教官再也不能袖手旁觀了,他們立刻叫道:“住手!”

陳平像是沒聽見一樣,抬腿,一腳蹬在教官的肚子上,肋骨斷裂的聲音響起,伴隨著的還有這名教官的慘叫。

這名姓王的教官身體狠狠摔在五米遠外的草地上,嘴裡鼻子噴出的鮮血染了一臉,他渾身抽搐著,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哥,算了。”身邊一直安靜的陳安拉住陳平,輕聲道。

“這是怎麼回事?!”一道嚴厲的聲音響了起來,那名上尉軍銜的男人跟輔導員杜清若匆匆走了過來,厲聲問道。

陳安沒說話,那名上尉立刻發現了自己士兵的慘狀,他微微眯著眼睛盯著陳平,聲音發寒道:“王偉是你打的?告訴我怎麼回事?你們幾個吃白飯的?怎麼不攔住他?”最後一句,他是對著身邊另外幾名教官說的。

陳平微笑著針鋒相對:“你有意見?”

這種狂妄的近乎無法無天的回答頓時讓一群女生心花怒放,眼放異彩,連杜清若眼中都閃過一絲奇怪的光芒。

陳安輕輕扯了下陳平的衣角,她知道,哥哥越平靜的時候,越是最可怕的時候。

一名其他班級的教官走了過去,喊了聲連長,小聲說了下事情的經過,雖然沒目睹全部過程,但是很顯然他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上尉連長靜靜的聽著,眼中寒芒愈甚,最後他轉頭冷冷的看了躺在地上的王偉教官一眼,緩緩道:“王偉,好,你很好,這次的事情真給我們連長臉了,虧我還想給你出頭,你真給我爭氣!”

說完,他徑直繞過王偉,走到陳平眼前,敬了個軍禮,又給陳安敬了個軍禮,道:“這位女同學,對不住,這是我帶的兵,我替他給你道個歉。”

陳平臉色平靜的異常,他笑眯眯道:“連長貴姓?”

連長看了看他,總覺得這個年輕人現在的表情很不尋常,不過既然他沒問出那句殺傷力驚天動地的“你媽貴姓?”他也沒理由翻臉。

“姓李。”

“李連長,不只是我妹妹,

我們班級的女同學,都被你的好士兵照顧過,您真是帶兵有方。小子給您敬禮。”說完,陳平懶洋洋的敬了個軍禮,是左手…

連長臉色難看,他在聽不出來陳平的諷刺就是傻子了,正要給其餘女同學道歉,突然發現身後王偉滿臉是血的站了起來。

“滾回去,回去等我彙報上級之後,直接開除你軍籍!”李連長臉色異常憤怒,指著王偉喊道,然後他對陳平道:“陳平同學,我把他帶回去一定嚴加處置,然後開除軍籍,今天的事情,實在抱歉。大家抱歉。”說完,他向著全班敬禮。

王偉臉色猙獰,如今他還有什麼在乎的?他獰笑著放出狠話:“陳平?嘿嘿,好,我X你媽,除非今天你殺了我,不然有機會,老子不強姦你身邊那個小賤人我跟你姓!”

此言一出,所有人譁然,李連長的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他快步走過去,狠狠一巴掌又將王偉打翻在地:“放屁,你給我閉嘴!”

所有人都在看著陳平的臉色,想知道他下一步該怎麼做。杜清若一陣頭疼,直覺告訴她,這次似乎鬧大了。

陳安臉色冰冷,陳平眼神中閃過一絲詭異的紅芒,笑的異常詭異,他的聲音很溫柔,平靜的讓人心底直冒涼氣:“殺了你?好。”

話音未落,陳平猛的沖了出去,在所有人沒反應過來之前,沖到了王偉身前,抬起腳,對著他的腦袋就要狠狠踩下去。

一隻腳突兀的伸出來,攔住陳平,是連長。

陳平也不廢話,直接揮拳,拳勢淩厲,直攻連長。

連長眼中閃過一絲厲芒,他不是門外漢,自然看得出這毫無花哨的一拳有多恐怖,沒十年以上的火候,絕對不會達到這種程度。

他猛然伸出手,抓住陳平的拳頭,狠狠往前一帶,一推,陳平頓時被他推出去好幾米遠,不過連長也沒占到便宜,被陳平一腳踹的後退了好幾步。

“住手!”李連長沉聲喝道。

陳安扶起陳平,就要替哥哥沖過去。

陳平拉住他,道:“別衝動,這是硬點子,估計能跟咱小雀叔有一比了,真他媽虎啊。”

陳平神色平靜,淡淡道:“李連長,你的兵現在爬不起來了,你現在要代你的士兵給我同學道歉,不過分吧?”

李連長點了點頭,道:“應該的。”說完,他真的傻乎乎的開始一個挨一個的跟班裡的女同學道歉。

陳平微微點頭,頭也不回的走向宿舍。

場面一時安靜下來,只有連長給同學們道歉的聲音,所有人都在回味剛才的畫面,這足以讓他們記住一輩子的故事。

陳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不敢置信的望著男生宿舍的方向,突然尖叫了一聲:“哥,你回來!你瘋了?!”她猛地沖向了男生宿舍的方向。

杜清若臉色一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她還是跟著陳安跑了過去。

陳安徑直回到自己的宿舍,拿出了蒙沖才交給他的小皮箱子,解開密碼打開,裡面是一些零零碎碎的散件。

陳安把它們倒在床上,開始組裝,速度快的讓人髮指。

四十秒!一隻成色很新的八五式狙擊槍組裝完畢!

帶著狙擊槍來上學,某種程度上來看,陳平確實是個不可理喻的瘋子,精神病!

陳平提著箱子,一手拿著槍,蹬蹬跑向天臺,在那裡,他相信可以一槍狙了王偉。

不得不說,陳安陳平兩兄妹真的很有默契,陳安和杜清若闖進男生宿舍樓,根本沒去陳平宿舍,而是直接上了天臺。

杜清若嚇了一跳,以為陳平想不開要跳樓,心中不免對他有些失望,但腳步卻更快了。

陳安先杜清若一步到了天臺,果然看到蹲在地上抱著狙擊槍正在瞄準目標的陳平。

“哥。”她急促的叫了一聲,有些惶恐道:“我知道你生氣,你別這樣,你現在殺了他,要是傳出去,即使大伯也保不住你,你把槍放下。”

“我雖然沒見過咱媽,但我覺得一個女人,死了這麼多年還因為孩子被咒駡,忒可悲了點,我不允許任何人這樣做,就像我不允許有人傷害你一樣,今天,現在,他必須死。什麼後果,我擔了。”陳平淡淡道,瞄準鏡中,王偉躺在地上的身影已經出現!

陳安既感動又交集,哭道:“你擔不起!”

她猛然向前跑了幾步,撲了過來。

陳平不為所動,冷靜的扣動扳機,在一刹那,一股巨力猛然傳了過來,迫使陳平的槍口打偏了方向,子彈飛向空中!

“嘭!”狙擊槍沉悶而獨特的聲響帶著濃濃的死亡氣息傳出去老遠。

陳安拍了拍額頭,時間緊迫,竟然忘記了裝消音器!太狗血了。

“啊!!!”一聲高分貝的尖叫猛然響了起來,杜清若站在天臺上,看著不遠處拿著狙擊槍的陳平,滿臉的震驚和不敢置信。

陳平沒理她,他直直的盯著陳安,淡淡道:“陳安,你讓我很失望。”

陳安輕聲道:“哥,我沒錯,你太衝動了。”

陳平歎了口氣,看著操場上迅速逼近這裡的人群,李連長赫然在最前方,他知道,狙擊槍的響聲瞞不過這位深藏不露的連長,他能聽出來,陳平並不意外。

在杜清若目瞪口呆的眼光下,陳平迅速分解了狙擊槍,然後把它重新裝回箱子裡面,對杜清若道:“輔導員,今天的事情,還請保密,現在,麻煩你先把這東西帶出去,我過幾天在找你要。”

杜清若身體僵硬的接過箱子,怔怔道:“你殺人了!”

陳平淡淡道:“恭喜你們,救了他一命,我沒殺成。”

杜清若臉色蒼白的松了口氣,看著陳平的眼神帶著明顯的懼意。

“快走吧,放心,我不會殺人滅口。一會他們來了你就走不了了。”陳平淡淡道。

杜清若點點頭,提著箱子,失魂落魄的向外走去。

“等等。”陳平喊住她。跑過去從自己腰間又掏出一把手槍,打開箱子放了進去,於此同時,陳安也拿出一把小巧的手槍。

杜清若嬌軀一陣顫抖,一種極為怪異的感覺在她心中升起,她怯怯的看著陳平,道:“我可以走了?”

陳平揮了揮手。

這位美女老師提著對她來說跟原子彈沒什麼區別的兇器落荒而逃。

陳平淡淡的看了小心翼翼站在他身邊的陳安一眼,道:“要是你們不來,我也不會忙的忘記裝消音器,那樣的話,現在王偉已經死了,而且沒人知道是我幹的。”

陳安泫然欲泣,一張小臉可憐兮兮的有些委屈。

電話聲響起,陳平拿起電話,輕輕喊了一句:“爸。”

“事情我知道了,幹的漂亮,我支持你。這次的事情我幫你解決,不會有人追究。那個叫王偉的活不過明天,另外做事情別老親自動手,上海的人手隨便你調用,只要你認為是對的,儘管鬧騰,老爹跟你大伯頂得住!”電話那頭一個男子的聲音豪爽笑道,帶著一股磅礴的霸氣!

三十年眾生牛馬,六十年諸佛龍象,電話那頭那個叫陳浮生的男人,如今確實有資本這麼說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