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七章:旁門八百,左道三千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19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5


陳平臉色淡然的走出教學樓,沒有絲毫激動或者生氣的神色,這讓一群賊心不死留下來打算看看兩人鬥法結果的人失望透頂,陳平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沒搭理這群在他看來無聊又膽小的‘學長’,徑直去了校門口。

人來人往的復旦大學門口,陳安像一隻快樂的精靈,圍繞在一個身材修長,長相清秀到讓同性都感覺驚豔的男人身邊,一雙大眼睛微微眯起,嘴裡甜甜的叫著:“三千哥,你一直在暗中盯著我和哥哥?”

陳安嘴巴裡的三千哥三十左右的樣子,笑容溫暖,整個人透著一股子別樣的氣質,鋒芒內斂,睿智,銳利!

復旦的人不少,來來往往,幾乎所有的女生眼神有會有意無意的朝這裡瞟一眼。沒人否認這個男人的優秀,單論那溫暖的猶如三月陽光的溫醇笑容就足以迷倒一大片復旦美眉。

“三千哥。”陳平走過來,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只是誰都看得出來他臉上一副絕對真誠歡喜的笑容。

對於這位三千哥,無論是陳平還是陳安,很顯然的沒有絲毫戒心,完完全全的把他當自己人看待,自然的不能在自然。兄妹倆知道,不止他們,就連他們在南方地下世界權勢彪炳,手眼通天的父親,權利覆蓋整個南京軍區的大伯,甚至是很多老一輩跟著父親出生入死的兄弟,都對眼前這個三千哥無話可說!死忠!絕對的死忠!在他們的父親陳浮生掙扎著向上爬的這些年裡,張三千,是其中最功不可沒的人物之一。

張三千,十多歲就帶著一條狗從東北一個犄角旮旯的小山村來到上海,找到‘三叔’陳浮生,之後又跟著三叔從上海到南京,跨省流竄,喪家犬一般,跟三叔一起在小飯館刷過盤子,做過保安,一起擠在十來平方米的小屋子裡睡著吊床,那段時間有多苦,除了幾個當事人之外,沒人知道。但當時幼小的張三千始終沒有一句怨言,仿佛跟著三叔,就是最快樂的事情。

南京,不禁是陳浮生的福地,在那裡,張三千也被一個在中國道教協會德高望重的‘老神仙’收下做關門弟子,一走就是十年,期間發生過什麼,沒人知道,除了在陳浮生結婚那天他出現過一次,十年間可謂音訊全無。

張三千的歸來是震撼的,也是驚豔的。

旁門八百,左道三千。這個叫張三千的男人,在回來的十年中,為三叔,為陳家,做了太多事情,以犀利霸道讓人髮指的雷霆手段在整個南方縱橫馳騁,旁門左道,無所不用其極!鎮壓,提拔,殺戮,許多血腥的背後,都有張三千的背影。很難相信,這竟然是一個仙風道骨,超然物外的老神仙培養出來的關門弟子!

大權在握!近年來陳浮生慢慢退居幕後,浮生集團絕大部分事情都是張三千接手,白的,黑的,他都處理的妥妥當當,確實是個難得的帥才,足以獨當一面。

記得張三千回來的第一天,陳浮生就帶他來到陳平陳安的面前,就說了一句話:“這是你們的三千哥,我知道你們是第一次見面,但你們三個記住,以後,你們就是親兄妹。三千不是外人,叫我一聲三叔,我也一直把他當半個兒子看待,以後你們三個要是互相玩心眼,我不管誰對誰錯,一律打斷你們的腿,讓你們自生自滅!”

那一年,陳平和陳安九歲,張三千二十五。相信在陳平徹底成熟之前,浮生集團絕大部分權利都會控制在張三千手裡。

張三千點了點頭,扔給陳平一根煙,笑道:“你小子,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好了,太衝動了,在學校裡面敢抄著狙擊槍狙教官,你真逆天了。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嚇得學校不敢讓學生參加軍訓的鬧劇。”

陳平把香煙點燃,嘿嘿笑道:“我就是個有自己底線的二世祖,發生那種事情,我忍不了。而且我心裡有底,就算我把那教官狙死,估計到最後也不會有啥事,大不了回家讓老頭子抽一頓。嘿嘿。”

“把槍給我,我得帶走了,以後也不能經常跟著你,我得去一趟內蒙,還是趁早把那玩意給你沒收比較好,為了補償你,我送你一套飛刀。玩飛刀可是我親手教你的,那東西不比槍差,被發現了也不會太麻煩。”張三千淡淡道,想起電話裡富貴叔劈頭蓋臉的訓斥,張三千欲哭無淚。

陳平苦笑:“槍沒在我這,那天正好被我們輔導員看見,當時那連長就要衝上樓抓人,我就把槍交給她保管了,

過幾天我去取,三千哥,放心吧,出不了事。”

陳安點點頭,嬉笑道:“嗯,這我可以作證,哥說的是真的。”

“輔導員?什麼來路?你確定她不會洩露秘密?不如…”張三千眉頭微皺,深邃的眸子裡陰森的殺機一閃而逝,跟他一直洋溢著溫暖佛性氣息的臉龐形成鮮明對比,他一直把陳平當成親弟弟看待,如果那個輔導員洩露了秘密,很可能毀了陳平,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放心吧哥,我有分寸。”陳平嘻嘻哈哈的,滿不在乎的樣子。

張三千點頭,陳平雖然還小點,但不傻,很多事情辦得讓一些老傢伙都驚豔不比,老陳家出來的犢子,怎麼會有孬種?

張三千清秀的臉龐突然浮現出一抹邪笑:“你要動納蘭家那丫頭?嘿嘿,我查了下,那丫頭雖然傲氣,但本質不壞,雖然她們家一直跟我們作對,但你玩的好了,說不定你倆就是陳家跟納蘭家的勝負手,我來之前三叔給我明確指示,說老陳家的犢子沒一個是慫包,你有本事,春節就把那丫頭帶回去給他看看。嘖嘖,咬金,三叔對你期望甚高啊,哥相信你。”

陳平笑了笑,淡淡道:“不玩了,對那種女人,沒興趣了。”

“怎麼回事?”張三千一點沒有做哥的樣子,一個勁的激將加慫恿:“難不成你還對付不了納蘭家的小丫頭?這還是你陳平嘛?不能慫了啊。咱哥們泡妞應該是手到擒來嘛,剛才我還以為那丫頭已經跪倒在你牛仔褲下面了呢,現在看著玄,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可得加把勁,推到!”

“說什麼呢,那種女人太沒挑戰性了,純粹的利益生物,我估摸著我要亮出身份要跟納蘭家不計前嫌聯姻,估計讓她立刻跪著給我吹簫她都願意,什麼玩意,沒勁。”陳平淡淡道,然後把剛才教室裡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張三千撇撇嘴:“我給你講個段子?”

“什麼段子?”陳平還沒說話,陳安就迫不及待的問道,這丫頭抱著張三千的胳膊,幾乎要吊在他身上了。

有個婚托,受婚姻介紹所的指示,頻頻跟各種男人見面,但實際上她並不想戀愛,於是,婚姻介紹所的工作人員就給她出了個絕招:跟男人見面的時候,只要想溜,就使勁挖自己鼻孔,並且翹起二郎腿使勁抖,相信只要不是弱智,都不會跟這種時不時就像發羊癲瘋的女人在一起。婚托照做,每次想結束時都玩這一招,果然屢試不爽!

張三千說完了,他看著陳平,笑眯眯道:“你明白了?納蘭家那丫頭在挖鼻孔,抖二郎腿呢。根據資料顯示,這丫頭獨立意識極強,曾經三次拒絕了家族為她安排的男友,絕對不是什麼狗屁利益動物。”

陳平一臉驚訝:“你怎麼查的這麼清楚?按照我的想像,納蘭家跟陳家應該差不多的嘛,怎麼你們把人家家底都翻爛了,而她卻根本不知道我一樣?難道是裝的?”

“拉倒吧,納蘭家根基在東北,上海的力量遠不如我們陳家,而且納蘭傾城來上海一年多了,我們在查不到她,不如買塊豆腐撞死算了。他們之所以還不知道你的身份,應該是因為你剛來,時間一長,他們總會查出來的,所以,你要儘快下手了。”

陳平點點頭,道:“那成,回頭你把納蘭家的詳細資料發給我一份,知己知彼嘛。”

張三千走了,走之前扔給陳平一把鑰匙,告訴陳平一個位址,說等陳平拿到槍之後放到那就行,飛刀也在那所房子裡,有空讓他自己去拿。

陳平把鑰匙放回口袋,突然發現妹妹正氣呼呼的看著自己。

“咳咳,這個,怎麼了?我沒惹你吧?”

“哼,你追納蘭傾城就是為了對付納蘭家族?追不到還好,萬一得手之後在被你甩了的納蘭傾城豈不是可憐死了?哥,你不許做感情騙子!”陳安氣呼呼的說道。

“你這丫頭想什麼呢?哥感興趣的是納蘭傾城,至於背後嘛,只是順便附帶一下而已。你知道的,我一直很純潔的,只不過我很喜歡收集美女而已,哎,純潔的人也是有缺點的。”陳平搖頭感慨,一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的可恥樣子。

“。。。。。”陳安無語的看著自己的哥哥,狠狠道:“也不許做花心大蘿蔔!”

“我發誓,我很純潔,我怎麼會做花心蘿蔔?我只是喜歡收集美女,這是愛好,我很純潔的。”

“(*&……%¥去死!”陳安張牙舞爪,發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