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十章:娘們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298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5


陳平緊緊摟著納蘭傾城擁吻著,納蘭傾城呆住了,所有看戲的人也呆住了,以這種讓人驚愕的方式挑翻復旦有名的大衙內劉傑之後又以近乎張狂的姿態強吻校花,很成功的,陳平在人們心裡的感覺由厭惡提升到了複雜的高度。

太跋扈了!

這是所有人的想法,陳平的表現讓所有在場女生都有尖叫的衝動,那種只有在高級紈絝子弟身上才會出現的邪魅張狂讓所有女生眼冒金光。

劉傑臉色鐵青,怨毒的看了擁吻在一起的兩人一眼,頭也不回的走出球場。

一分鐘。

兩分鐘。

納蘭傾城由開始的掙扎到倔強的抵抗,終於讓某人成功撬開牙關將她怯怯躲在一邊的小香舌含在口中。

抵死纏綿!香,真香。這是陳平心中唯一的想法,懷裡的娘們確實有讓被幾千學子奉為校花當女神膜拜的理由,就連陳平這種經常以混蛋流氓高學問高閱歷色狼自居的人物都沉醉在這醉人的清香裡。

太他媽銷魂了。

五分鐘。

十分鐘。

納蘭傾城終於開始掙扎起來,小腦袋使勁向後仰,但陳平絲毫不鬆手,一隻手按在她頭上,兩人的唇一直黏在一起,不曾分開。

呼吸困難的納蘭傾城睜開眼,靜靜看著眸子中帶著戲謔笑意的陳平,不悲哀不憤怒,不愛慕不沉醉,只是平靜的看著。

陳平不為所動,依舊近乎貪婪的吻著她,眸子中戲謔的神色愈加明顯。

十五分鐘。

終於,納蘭傾城劇烈掙扎起來,一雙一直平靜的眸子也留露出一絲哀求,她看著陳平,露出一絲楚楚可憐的味道。

陳平笑著鬆開她。

納蘭傾城劇烈喘息。

周圍的人懷著複雜的心情漸漸散去,陳平看著美人因劇烈喘息而抖動的豐滿胸部,邪笑道:“是初吻吧?”

納蘭傾城稍一猶豫,終於還是點了點頭回答了陳平的問題。

陳平走上前,挑起納蘭傾城精緻的下巴,淡淡道:“剛才怎麼不咬我?那樣我就放開你了。”

經過這麼一個堪稱漫長的深吻後,納蘭傾城強大的氣場頗有臣服在陳平變態肺活量之下的架勢,明顯溫柔了許多,就連此時某人輕佻的捏著她下巴她也是選擇很配合的抬起頭,俯視著這個男人。

陳平鬆開她,淡淡笑道:“不用說為什麼了,我不想知道,看在你剛才表現不錯的份上,今天我先放過你,不在你面前礙眼了,自己想去哪去哪吧。”

“能陪我走走麼?”納蘭傾城說出來的話出人意料,陳平微微一愣,笑道:“當然。”

兩人出了球館,在幽靜的校園裡慢慢散步,陳平不顧身邊美人的反對硬是強行把她摟在懷裡,一臉猥瑣的享受。

頗有引火焚身嫌疑的納蘭傾城抗議了,掙扎了,最後還是無奈的呆在身邊可惡男人的懷抱,繼續用沉默反擊。

“傾城老婆,你讓我陪你走走,你也不說話,不悶嗎?你看,老公我可是很忙的,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人物,現在我可是在浪費生命浪費金錢哦,看你今天這麼乖我才答應陪你的,現在還不抓緊機會討好下我?”陳平繼續發揮無恥光榮的作風,摟著納蘭傾城嬉皮笑臉,說完就又將嘴向著納蘭傾城湊過去,一副上癮的架勢。

“別鬧。”納蘭傾城玉手擋住陳平,輕聲道,跟往日動不動就橫眉冷對大聲呵斥陳平的姿態大不相同。

“你怎麼了?”陳平微微皺眉,隨即笑道:“突然對我這麼溫柔我可是受寵若驚哦,很不習慣。”

納蘭傾城沉默,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眼前這個傢伙,自己一開始是那麼討厭他,但隨著他越來越不要臉的糾纏,自己越是發現自己竟然在慢慢習慣這種方式。自己喜歡上他了?應該還是討厭他的吧?納蘭傾城心中複雜,他確實很優秀,如果自己和他一開始不是那麼荒唐的碰面,相信自己和他還是有可能成為戀人的。她猛然搖了搖頭,輕聲道:“沒什麼,我想回宿舍,我累了。”

陳平突然扳過她嬌柔的身體,惡狠狠的道:“娘們,讓大爺陪你走走也是你,不讓大爺跟著也是你,你當大爺是你養的寵物還是咋的?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不行,今天讓爺盡興了,不然你休想回去。”

納蘭傾城被陳平的姿態逗笑了,“你想怎麼盡興?”

“盡興嘛?嘿嘿,當然是推倒了,話說蘿莉有三好,柔體,清音,易推倒,傾城除了不好忽悠以外,柔體清音可是無懈可擊啊,要是能…”

“流氓,你去死!”一聲高分貝的尖叫猛然響了起來,校花終於又恢復了她小母狼一樣的本性,狠狠瞪著陳平,張牙舞爪。

陳平訕笑著接近納蘭傾城,無視她的劇烈掙扎把她固定在懷裡,向著校門口走去。

最終他並沒有拉著校花去酒店強行滾大床,對於他來說,雖然表面上不在乎女人心裡的想法,認為身體最重要,但眼下既然看到了征服這娘們愛情觀的希望,他自然希望有朝一日能騎上一個身體心靈都屬於他的妞。所以陳大公子不急,文火慢熬,總有出結果的一天。

在學校快關門的時候兩人才又重新回到校園,陳平將納蘭傾城送到宿舍樓下,微笑道:“美女,明天見。”

納蘭傾城秀氣小鼻子裡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向著宿舍走去,陳平突然喊住了他,道:“等等。”

校花很給面子的站住,回身,看著他不說話。

陳平慢悠悠的從口袋裡掏出一串水晶手鏈,走過去給納蘭傾城戴在手上,晶瑩雨潤的小手跟手鏈相得益彰,在夜光下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納蘭傾城眼睛一亮,帶著不加掩飾的欣喜雀躍問道:“這條手鏈怎麼在你手裡?你買的?”

今天逛街的時候陳平就發現納蘭傾城似乎格外中意這條手鏈,但價格不菲,而且兩人身上也沒帶錢,所以只能過過眼癮,校花大人愛不釋手的把玩了許久,終於帶著無盡遺憾把它還給了滿臉微笑的銷售員。一下午都因為這條手鏈悶悶不樂。

“我可是窮小子,幾十萬的東西我怎麼買的起。”陳平笑的很神秘,湊近納蘭傾城,在她耳邊笑道:“我偷偷拿來的。”

納蘭傾城噗嗤一笑,這是認識陳平以來她第一次露出開心的笑容,璀璨耀眼,在月光下顯得格外女神,陳平看的一呆。

“其實如果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太荒唐太戲劇化,我想我們可以成為戀人的,最起碼,也會是好朋友。”納蘭傾城看著陳平,突然說了一句。

陳平毫不在意的笑道:“你這種女神級的娘們最不缺的就是溫柔攻勢,甜言蜜語,溫柔體貼你們都膩味了,我在跟那些人一樣就是2B了,而且,你初吻都給我了,我們不是戀人還是什麼?”

“你去死!是你用強的!”納蘭傾城狠狠瞪了陳平一眼,說不出的嫵媚。她揚了揚手中的水晶手鏈,哼道:“這條手鏈本來我打算明天去買的,既然你拿過來了,我就收下了,就當你奪走我初吻的報酬。”

陳平一副愕然的樣子,大罵道:“我操,一個初吻值他媽幾十萬?幾十萬在上海這種城市都能買N個處女了你信不信?不過既然你初吻都能明碼標價,那你給爺說說你初夜要多少錢?反正虧了,在貴爺也得買個完整的娘們。”

聽著陳平將自己跟那些出賣自己身體的女人相比,校花當場就發飆了,摘下手鏈,張牙舞爪的朝著陳平撲過來,尖叫道:“還你的破手鏈,買你的N個處女去吧!死男人!”

陳平大笑著一把將納蘭傾城摟過來,點著她鼻子笑道:“跟你開玩笑呢,傾城老婆吃醋了?你在我心裡可是獨一無二的,怎麼能跟別人比。”說著,他從納蘭傾城手裡拿過手鏈又給她戴上。

納蘭傾城小聲哼哼著,貌似是陳平偶爾的一句花言巧語起到了作用,她並沒有拒絕。

兩人的關係,似乎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質的變化。儘管兩人現在還沒察覺。

陳平溫柔的吻了吻納蘭傾城光潔漂亮的額頭,柔聲道:“回去吧,明天見。”

納蘭傾城陡然間俏臉通紅,狠狠瞪了陳平一眼,頭也不回的跑進了宿舍。

站在女生宿舍樓的陳平笑容玩味,嘿嘿笑著自言自語:“魚兒上鉤了,看你還怎麼跑。推到呀,推到!”

納蘭傾城如果聽到陳平的自言自語,不知道會不會再次把手鏈從宿舍裡扔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