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十五章:野蠻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241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23:13


杜清若的按摩很溫柔,雖然手法說不上多專業,但起碼讓人心裡倍兒舒服,當陳平在醒過來的時候,精神好了許多,輔導員已經走了,讓陳平不得不感慨,女人再好,不是自己的也是浮雲。自己起身倒了杯水,突然想起今天還要帶納蘭傾城給王虎剩看看,沖進洗手間洗了把臉,那個玩世不恭的陳少爺又生龍活虎起來。

給納蘭傾城打了個電話語氣很強硬的說明了下情況,最後告訴她自己會在校門口等著,陳平就掛了電話,男人該霸道的時候沒必要假惺惺的溫柔,很多時候女人說的不行,不要之類的,相信包括女人自己都分不清楚是拒絕還是欲拒還迎。深諳這點的陳平在這種不需要女人拿主意的事情上一向很爺們,所以絲毫不理會納蘭傾城的反應直接掛了電話。

校門口站了大概一刻鐘,陳平第三根煙剛點燃的時候,納蘭傾城來了,依然是冷傲的不行的那種表情,知道這娘們其實屬於冷媚類型的陳平也不在意,笑嘻嘻的就要給校花來個擁抱,結果被一隻看似白淨修長其實很有力的手擋了下來。

陳平微微皺眉,順著那只手看過去第一眼就發現一款價值不菲的江詩丹唐名表,心裡明白怎麼回事的陳公子沒有惱怒,甚至沒有轉頭,眯著眼睛直視納蘭傾城,笑道:“你帶來的?”

納蘭傾城起先還有些尷尬,但聽到陳平的語氣之後那股子倔強勁頭又上來了,她尤其不喜歡這個時候的陳平,雖然表情平靜話語也算溫和,但總能讓人感覺到一絲很逼人的壓迫感和被懷疑的感覺,陰陽怪氣!

“是,他叫湯瑋則,我同班同學,怎樣?”納蘭傾城面對陳平的時候一向平靜的心緒總是波瀾起伏,尤其剛才陳平那種不信任的態度更是讓她憤火,不假思索的跟陳平頂了一句。

陳平眯起眼睛,氣質愈加陰柔,他轉頭看著那個伸手攔在他面前表情有點小尷尬的湯瑋則,淡淡道:“把手拿開。”

“小子,老實點,就你這樣的也敢約傾城?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膽了。今天有我在,你別想脅迫她。”湯瑋則針鋒相對,一臉的正氣凜然,仿佛馬上就要解救校花於水火之中的磅礴姿態。

“哦。”陳平應了一聲,瞬間出手。

一個側身猛然貼近湯瑋則身邊,一肘狠狠撞了過去,冷冽狠辣。橫生出一股勢如破竹的霸氣!

在復旦擔任武術社副社長的湯瑋則自然不會被陳平一個照面就放倒,向後微微一躬身,躲過陳平的肘擊就要還擊,誰知剛抬頭就看到陳平的腿甩了過來。

迅雷不及掩耳!

“嘭!”

一聲悶響,陳平一腳狠狠掃在湯瑋則的脖子上,這廝的抗擊打能力的確不俗,在陳平堪稱恐怖的爆發力下竟然沒有倒地不起,只是踉蹌向後退了幾步而已。

陳平冷笑,沒有絲毫意外,對於未知的對手,不管對方是是文弱還是彪悍,在沒看到對方徹底倒地不起之前陳平從來不會掉以輕心,一出手必將全力以赴。

陳平沖過去,一腳又狠狠踢在湯瑋則的下巴上,鮮血終於忍不住從這位仁兄嘴裡噴出來,順帶著幾顆牙齒,而他的身體也向後仰了過去,就要摔倒在地上。

陳公子並沒有打算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他,自從出現在納蘭傾城身邊之後,除了教訓幾個不長眼的小魚小蝦之外,似乎並沒有做過什麼太跋扈

的事情,今天正好拿湯瑋則立個威,雖然不知道這廝在復旦的地位,但光看他手腕上的名表就知道這傢伙不是什麼無名之輩。

猛然向前一步,抓住湯瑋則的頭髮,不顧他的慘叫猛然將他拉回來,往下一按,踢腿,一個撞膝狠狠撞在湯瑋則鼻子上,這下這位學長一張很英俊的臉頓時全是鮮血,看上去觸目驚心。

自始至終,納蘭傾城都冷眼旁觀,沒有絲毫幫助她同班同學的意思。而周圍來來往往穿梭於校門口的人全部呆住了。

陳平沒有在乎別人的感受,又給了湯瑋則幾下狠的,才一把將他扔了出去,喃喃道:“這下沒你在了,很抱歉,沒能讓你解救校花於水深火熱。”

陳平一臉什麼都沒發生的表情走到納蘭傾城身邊,冷冷道:“跟我走。”

納蘭傾城眼波流轉,靜靜的看著陳平,一雙迷人的眸子慢慢溢出了些許笑意,最終擴散的嘴角,終於,校花滿臉笑容的柔聲說了一句:“野蠻。”

陳平愕然,本以為這娘們又會對他冷言冷語一番沖著他怒吼這是她朋友她同學之類的,沒想到校花竟然是這麼個反應,笑盈盈的樣子,仿佛她並不是這場事故的主角之一,而是一個看客一般。

陳平就鬱悶了,罵道:“我操,人家拼死拼活拼的滿臉是血就為了做個護花使者,結果你個賤貨竟然一點也不關心人家的死活。”

周圍看到納蘭傾城表情的人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就像看到了英勇無比的騎士生猛彪悍的闖進惡魔的古堡營救自己心愛的公主,卻看到公主正在床上跟惡魔親熱一般。

見鬼了。

陳平無視周圍人的臉色,一把猛的將納蘭傾城拉過來,走出校門,左拐右拐,兩人來到一處沒人的胡同裡。

納蘭傾城正在納悶的時候,陳平一把將她推在牆上,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小嘴,雙手也沒閑著,一隻手按在她挺翹的臀部上感受著驚人的彈性,另一隻手在她胸部上肆虐,納蘭傾城劇烈掙扎,雖然現在經歷了一些事情後這妞覺得第一次被眼前這個混蛋強行奪走並不是什麼痛不欲生的事情,但眼前這個場合納蘭傾城實在沒有配合的勇氣。

她掙扎的劇烈,不是欲拒還迎,是真正的掙扎,有些惶恐,有些哀怨。

最後納蘭傾城發現這廝的手竟然伸進了自己的褲子裡,她終於忍不住一口咬在陳平的舌頭上。

陳平鬆開納蘭傾城笑,用手擦掉嘴角的血跡,笑的毫不在乎。納蘭傾城一臉的憤怒委屈驚惶幽怨,表情楚楚可憐。

“以後別跟我玩這種把戲,帶個所謂的‘護花使者’就能把我怎麼著了?你最好老老實實的跟著大爺我,安安分分的,比什麼不好?整天玩這出,玩那出的,煩不煩?最後警告你一次哦,沒有絕對把握就別上我著來丟人現眼,不然下次我可不會放過你了。”陳平挑著納蘭傾城的下巴,淡淡道。

“你混蛋!”

“那請問校花,你剛才跟混蛋在這裡做了些什麼?”

“無恥!”

“無恥到能在這光天化日下差點上了校花,也是一種本事。”

“色狼,齷齪,下流!”納蘭傾城恨恨道。

“這些都是一些未經人事的女孩子說的東西,性沒有你想得那麼骯髒,傾城老婆,我可是很堅挺的哦。要不我們現在試試?”

“啊!你神經病!我殺了你!可惡的混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