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十七章:默契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13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22:59


計程車上陳平簡要的給納蘭傾城說了下這次目的主要就是陳家方面有個長輩想見見她,絲毫沒有意識到陳家是哪個陳家的校花大人自然而言的埋怨陳平為什麼不提前打招呼,不管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默認也好,還是校花這會確實糊塗沒意會這次見面的性質也罷,總之納蘭傾城對這次性質上很曖昧敏感的見面沒有絲毫抵觸。既然校花不說,陳平自然也不會揭這個底,順其自然,他也確實很想看看這個被老狐狸納蘭王爺視為接班人的驚豔女人以一個晚輩的身份面對比正常人荒誕無數倍的王虎剩時是什麼結果。

地點並沒有選擇亂世酒吧,而是一家相對來說很偏的茶館,按照王虎剩的風騷性格,如此機會,自然要風騷無比的擺出一副長輩姿態附庸風雅一番,陳平對此並不奇怪,習以為常,納蘭傾城卻對這個‘長輩’好奇起來。

走進茶館,陳平終於明白為什麼王虎剩會選擇在這裡見面,估摸著見面是一回事,貓在這裡看美女才是正事,裡面大部分都是女人,從顧客到服務員,男人的身影寥寥無幾,長相抽象很野獸派的大將軍坐在很顯眼的位置上,一雙賊眼左右亂瞟,滑稽的漢奸頭來回甩動著,一頭‘秀髮’順著他不斷擺動的頭部甩出一道又一道驚心動魄幾乎可以稱為慘絕人寰的弧線,風騷指數直線上升,一茶館的人愣是被他一個人瞅的坐立不安。

看在眼裡的校花微微忐忑,這個猥瑣到詭異地步的男人確實讓人感覺另類,當陳平半抱著納蘭傾城走向王虎剩的時候,校花臉色已經微微發白。

“叔。”

陳平徑直坐下來,給納蘭傾城倒了杯茶之後,笑的格外開心。

王虎剩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並沒有轉頭觀察納蘭傾城,頭猛然一轉,帶著不知道抹了多少髮膠的頭髮飄了一下,大將軍的眼睛死死落在一個起身結帳的女人豐滿的屁股上。

“這妞是生男娃的料啊,嘖嘖,陳平,你以後就得娶個這種娘們,生一窩小兔崽子讓我們這些老傢伙閑著沒事給你帶帶孩子啥的,多舒服?你說對不?”王虎剩嘖嘖歎息著點燃一根煙,還是沒有理會納蘭傾城,看來是鐵了心要給校花一個下馬威。

能成為一個大家族的接班人,納蘭傾城自然不會計較這種事情,微笑著捧著茶杯,安靜恬淡。

長的還算水靈的服務生滿臉甜美微笑的上前提醒這裡不許吸煙,哪知大將軍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意思,狠狠一拍桌子,‘噹啷’巨響中王虎剩扯著一副破鑼嗓子囂張大叫:“草,不讓抽煙?上海這種地方爺怎麼也算能橫著走的角色,在你小小的茶館抽根煙怎麼了?爺有錢,能砸傻你們全家,你信不信?靠,我今個這根煙還就在你們這抽定了,怎麼樣?”

王虎剩的大嗓門頓時引得所有人注目,就連納蘭傾城都微微呆滯,看來這個下馬威確實夠分量,只是可憐那位很水靈的服務員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王虎剩,顯得有些楚楚可憐。

“叔,算了。”陳平笑著打斷王虎剩的表演,對那位看上去有些害怕驚懼的服務生笑道:“麻煩你了,我叔脾氣不好,別惹他,就抽一根,下不為例。”

剛剛被王虎剩一副生猛架勢衝擊的七葷八素頭暈腦脹的服務員乍一聽到陳平的話無疑是感覺溫暖的,臉色一紅,小聲說了句自便後匆匆離開了,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叔侄倆配合默契,天衣無縫,果然將納蘭傾城鎮住了。

“小姑娘,你叫納蘭傾城?”

王虎剩終於開始打量這個此時心中微微忐忑的校花,笑容和善,緩緩問道。

納蘭傾城下意識的點點頭,這種把主動權交給對方讓對方掌握節奏的動作頓時讓納蘭傾城處於絕對下風,陳平悠哉喝茶,不急不緩,笑容玩味。

“想做我們陳家的兒媳婦?”王虎剩似乎很滿意,笑的更加和善了,婚姻大事張口便說,像是說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

陳平差點被茶水嗆到,即使習慣了王虎剩的語出驚人,但這麼簡單直接的問話還是讓他感覺有點扛不住,陳公子都是如此,更不用說此時的納蘭傾城了。

校花當時就懵了,下意識的點點頭後終於回過神來,趕緊搖頭,隨即發現搖頭似乎也很不妥,第一次有種慌亂感覺的她很自然的看向陳平向他求助,女神似乎就是這樣一步步走向

神壇最終跌落在男人懷寶的。

陳平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中充滿了納蘭傾城平時沒感受到的寵溺意味:“傻丫頭。”

納蘭傾城俏臉通紅,看著陳平,目光中在沒有了平時的盛氣淩人。

“唔,點頭又搖頭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做陳家兒媳婦但並不想給陳家傳宗接代?不對呀,我也沒問孩子的事情,丫頭你搖頭幹什麼呢?”王虎剩的聲音很不解風情的響起,似乎有些納悶。

對於這種問題沒有絲毫心理準備的校花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唯一寄託了希望的陳平也沒有替她給出明確答覆,這讓她不由有些無助,乍一抬頭,猛然跟陳平溫柔溫暖的目光相撞,納蘭傾城心中不知道怎麼就狠狠衝動了下,然後又不知道是衝動還是有感而發的說出了三個字。

“我願意。”

“好!”王虎剩哈哈大笑,端起一杯茶為老不尊的道:“來來來,丫頭,我這當叔的敬你,祝你們早點畢業結婚,早生貴子,哈哈。”說完,他端起茶杯仰頭將一杯剛剛被陳平滿上的茶水倒進嘴裡。

“唔。”大將軍臉色猛然通紅,哇的一聲將茶水全部噴了出來,直到這時,陳平和納蘭傾城的聲音才小心翼翼的同時響起:“叔,這茶是剛倒上的,熱。”

王虎剩無語,猛然笑駡道:“陳平你個小犢子敢耍我,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你。”

陳公子毫無心機的愉快大笑。比之平時多了一絲鄰家男孩的溫暖氣息。

經過這麼一鬧,氣氛比之剛才頓時輕鬆了許多,納蘭傾城也覺得這位‘長輩’並不是想像中那麼難相處,頓時放鬆下來恢復了納蘭家繼承人的本色。

一下午很快過去,一直呆在茶館暢談的三人已經換了好幾次茶葉,王虎剩似乎是特意考驗納蘭傾城這位‘陳家媳婦’一樣,聊得話題要多偏門有多偏門,但納蘭傾城每次都能給出完美的回答,並且還能發表一些自己的獨到看法,王虎剩愈加滿意。

後來王虎剩陳平叔侄倆倆家常的時候,校花不管是出於真心還是偽裝,都很安靜很完美的扮演了一個賢慧女友的角色,雖然對叔侄倆時不時透露出來的一絲資訊感到驚心動魄,但表面功夫確實到位,滴水不露,照顧殷勤周到,跟平時學校裡的冷美人形成鮮明對比。

甚至到了三人分別的時候,納蘭傾城還挽著陳平甜甜笑著跟王虎剩告別,這讓王虎剩大感欣慰,一個勁的誇獎著丫頭懂事,讓陳平好好對待等等。

陳平對於今天納蘭傾城的表現談不上多驚豔,如果沒這種手段,她也不可能成為納蘭經緯欽定的接班人,只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這娘們居然現在還緊緊挽著他的胳膊,豐滿的酥胸跟他的手臂若有若無的碰觸,那感覺就一個詞:銷魂啊。

既然校花不肯放手,陳平自然不會2B到主動要求她怎樣怎樣,既來之的則安之,對於這種享受,陳公子心安理得。

兩人沉默著沿著馬路緩緩散步,除了兩個當事人外,所有路人都帶著羡慕的眼光看著這對小情侶,這是納蘭傾城突然說話了,帶著一絲平時根本不可能表露出來的賤貨姿態嬌聲道:“陳平老公,你說今天是你跟你那位我現在還不知道名字的叔叔配合好呢,還是你無意間跟我的配合好呢?”

陳平無動於衷,納蘭傾城此時雖然異常嫵媚,但陳公子也不傻,今天這種情況能到現在還在感受校花胸部的彈性已經是意外收穫,至於在發生點什麼事情,他不奢望,對女人尤其對極品女人向來是文火慢熬一步一步來的他格外有耐心。

“配合啊,默契啊,之類的我不知道,不過現在我才是真感覺到了校花老婆胸部真的很有貨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更近距離的接觸下?”陳平邪魅的笑著,在夜色的渲染下他似乎也蒙上了一絲邪惡的色彩。

“死色狼!”納蘭傾城恨恨的罵了一句,只不過挽著陳平的手依然沒鬆開。

“我們走。”

“去哪?”

“當然是吃飯,茶館那些點心都讓我叔吃了,我根本沒吃到,先填飽肚子,為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做準備,免得到時候傾城老婆說我不爺們。”

“接下來的什麼事情?”校花問的天真燦漫。

“比如去酒店開個房間滾滾大床這類體能消耗巨大的運動什麼的。”

“死色狼,滾遠一點。你休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