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十八章:大將軍推心置腹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0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22:59


當晚陳平跟校花雖然填飽了肚子,但並沒有發生什麼去酒店‘滾大床’之類的浪漫事情,雖然有點小遺憾,但陳公子也沒後悔到痛不欲生的地步,親自將納蘭傾城送到宿舍樓下,很平和的告別,看著校花的妙曼身影消失在宿舍樓裡,陳平在細細思考現在還在上海的納蘭無敵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在納蘭傾城身邊,什麼時候將自己的身份告訴校花。

陳平邊走邊想回到宿舍,很不意外的看到其餘三個人坐在小凳子上排成一排正在認真學習某島國的動作片,李江海一邊看一邊風騷喃喃自語:“怎麼新下載的日本電影才五分鐘男女主角的衣服就顯示不出來了?難道顯卡壞了?”

所有人無視李江海,別看這仁兄長的人高馬大,但心思相對來說還很單純,放到當下社會,走出去就是讓人笑話的尷尬處男,來到大學之後終於明白自己以前的生活是多麼純潔的李江海開始孜孜不倦的鑽研動作片,淫賤指數直線飆升,現在差的只是實踐了。

“相比之下還是喜歡麻倉優之流啊,長相清純甜美,床上床下簡直天差地別,那樣看起來就跟看小說一樣,充滿戲劇衝突,要是在來個帶劇情的,簡直就是極品。”王勤悠閒的喝了口茶,無限感慨,一邊的田成傑雙眼放光,使勁點頭。不知道是因為螢幕前的男女,還是因為王勤嘴裡的‘麻倉優’。

“靠,看你們的饑渴的樣子,讓個地一起。”

陳平搬了個下馬甲也走過來,踹了田成傑一腳笑駡道,小田同志嘻嘻哈哈的往李江海身邊靠了靠,四個人坐在一起,欣賞著少兒不宜的電影,臉色肅穆的像是參加開國典禮。

這就是陳平的強大之處,雖然現在都知道這個校園惡霸背景不簡單,但是對於身邊的人,無論富貴還是普通,陳平都能迅速跟他們打成一片沒有絲毫芥蒂。

“陳平,這幾天你神神秘秘的,昨晚更是過分,竟然徹夜不歸,今天又回來這麼晚,老實說,是不是把校花給辦了?”李江海忍著笑,表情嚴肅。

陳平沒好氣的笑駡道:“滾犢子,哥習慣被逆推,你這種純潔的小屁孩懂個毛。”

四人看完動作片之後抽了根煙,然後全部去沖涼,影片裡或含蓄或大膽的鏡頭刺激的幾個牲口欲火焚身,雖然陳平也是久經戰場,但今天不知道李江海從哪里弄來的片子確實大膽之極,足夠撩撥,整的陳公子也有點躁動,索性洗了個冷水澡後漸漸平靜下來。

抱著電腦看了會書,將所有內容回想一遍,上床睡覺,陳平看的書很雜,不會只擺弄什麼經濟學專著之類的東西,風水相術,圍棋象棋,金融股票,等等等等,五花八門,樣樣都有涉獵,充分發揮他父親的優良傳統。

第二天一早,陳平就接到王虎剩的電話說今天要離開上海去杭州,陳平也不驚訝,這位小爺的性子使然,天生閒不住,從前忙的沒辦法,現在閑下來了也是要到處走走,估摸著大將軍要是找到婆娘生了孩子,沒准還真能幹出浪跡天涯老死在古寺前春暖花開的地方的壯舉,按照王虎剩的風騷性格,一切皆有可能,無關高雅粗俗。

穿上衣服招了輛計程車,去跟王虎剩碰個頭,怎麼說也是長輩,怎麼也得去送送,跟虛偽之類的礙不著,純粹的禮數。

上車前,陳平猶豫了下,打算打電話給陳安,後來想想也就作罷,讓她呆在皇甫阿姨那挺好,估計軍訓一結束這丫頭也得回來體驗大學生活,況且王虎剩堪稱驚天動地的風騷性格讓陳安著實有些犯怵,讓她去送送虎剩叔,這丫頭估計一百個不願意,既然這樣,自己去好了。

人來人往的機場永遠都跟冷清無關,陳平找到王虎剩的時候,這傢伙依然風騷無比的甩著頭髮搜索著屁股大胸脯大的娘們,小爺幾十年如一日的猥瑣過來,早就蕩漾到了一種境界,要改過來,難,很難。

這個時刻以一種我們的風騷這個世界不懂的姿態面對生活面對社會面對人生的小爺確實是現實世界中一個巨大的反諷,有多滄桑,多心酸,外人不得而知,但看王虎剩現在的樣子,要說他內心苦悶,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

“虎剩叔,杭州完了去哪?”

陳平空手而來,瀟瀟灑灑,跟小爺送東西就俗套了,這

個小時候經常以偷自己兄妹玩具為樂趣的猥瑣大叔從來都是萬事不求人,看上什麼直接拿走,管你有主沒主,估計陳家公主陳安的陰影就是那個時候王虎剩經常偷她積木之類的玩具而造成的。

“完了之後去趟張家界,然後大連,最後去北京,差不多就回南京了,這些年跑了太多地方,要說真有什麼留戀的,真找不出來,但很多地方確實值得在走走,反正現在閑著,在家整天也是找你爹喝酒,每次都得把他灌倒桌子底下去,惹得你幾個阿姨都怨念頗深,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出來瀟灑痛快。”王虎剩嘿嘿直笑。

陳平笑著歎息道:“確實挺羡慕你們的,真正交心換命的交情,一輩子兄弟。”

王虎剩似乎被陳平很少的感慨弄得有些發愣,沉默良久在豁達笑道:“我跟著你爸拼了一輩子,幾十年的交情,他也沒虧待我,浮生集團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說出去能砸死多少人?這根本就不是可以用錢計算的兇悍彪炳,遇到你爸之前,我經歷的也不算少,功成之後之後對著兄弟下手,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聽過見過的感覺也不新鮮,但你爸不是那種人,外界說他毒,說他狠,說什麼的都有,但對我們這幫兄弟,確實沒話說,當初正是看中這點,我才交了他這個兄弟,二十年前我能替他擋槍子擋刀子,替他解決一些上不了檯面的事,二十年後的今天,只要一句話,我照樣也會去做,不止是我,慶之,解放,還有後來的一大票人,都是如此,這就是你爹的魅力,不是用錢可以買到的玩意。”

陳平默然,細細思考王虎剩的話。

大將軍似乎鐵了心要給大侄子掏心挖肺一次,看了看還有點時間,繼續笑道:“陳平,我和解放,慶之兄妹,占了浮生集團百分之四十多的股份,但我們死後,所有的財產還是需要由你繼承,這是事實,不管以後我們有孩子也好,光混一輩子也罷,這都改變不了這個初衷,你先別說話,聽我說。你爸以前貧賤過,說句雖然不好聽但事實就是如此的話,當年我們就跟喪家犬一般,給人跪過低頭過,現在出人頭地了,我們這些跟著你爸打江山的人,還真沒給自己子女留點什麼的意思,給他們一個比普通人高很多的起點,想要更多?那就自己去搶。現在就是這麼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不是誰施捨就能給你一輩子榮華富貴。要是以後我兒子或者女兒胸無大志,給他們幾千萬,甚至幾億,讓他們一輩子不愁,我可以做到,但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不會幫他們一絲一毫,但是如果以後我死了,他們落魄了,淪落街頭了,還得靠你照顧,就是這麼個理。”

“叔,別這麼說,你們的東西是自己拼死拼活拿回來的,我不會要,也沒那資格要。”陳平輕聲道。

王虎剩搖頭道:“我給你是一回事,你要不要,是另外一回事,而且還有陳安,你不要,就留給你妹妹,如果你覺得你沒那資格,就給老子做出個樣子來,我就欣賞你小子的性格,表面渾渾噩噩,其實比誰都清楚,以後如果你真埋沒了,不用你說,我就是全部捐給慈善事業也不會給你,就當積點德了。”

陳平哭笑不得。

王虎剩看了看時間,站起來道:“行了,差不多我得走了,記住,放心大膽的做,對得起自己就行,陳家這麼大的家業,不會有什麼弟弟哥哥的跟你搶,陳安更不會,但你總要拿的心安不是?好好做吧,我們老一輩都在看著。以前你小,有些話不跟你說,現在你也慢慢成熟了,有些事情必須得多考慮考慮,知道沒?”

陳平點點頭,本來是給王虎剩送別的他被小爺一說教心裡頓時有點沉重感覺。

王虎剩走了,跟他的性格一樣,瀟灑風騷,留下滿心複雜的陳平靜靜站在原地。

陳平出了機場,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電話幾乎第一時間接通,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懶洋洋的:“怎麼了小子?你可很少給我打電話的。”

陳平眼角微微濕潤,深吸一口氣,放下以往的執拗,靜靜道:“爸,我想跟您聊聊。”

電話那頭的陳浮生手一顫,聽著這句兒子很少稱呼的字眼,臉上浮現出一絲欣慰釋懷的笑容,道:“好。”

父子之間,向來不需要太複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