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十九章:刺殺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8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23:13


陳平並沒有選擇回學校,而是坐了一輛計程車,直接來到市中心,很難得的沒有繼續騷擾納蘭傾城,而是自己靜靜站在街上,看著人潮洶湧的街頭。

或許習慣了黑暗的人都格外的渴望光明,有個陳浮生這樣的父親,陳平甚至是陳安的一生都不太可能一輩子無憂無慮,童年,對於陳平來說,或許燦爛過,但留給他回憶的,大部分都是灰色,甚至赤裸裸的黑色。

陳平站在街上,身邊的人群來來往往不斷,這一刻他沒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像是一個平常人一般,帶著一種漠然的態度看著庸碌的人群,不居高臨下,不自以為是,不冷漠,不鄙夷,只有平靜。

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個高級衙內的。

難得感性一把的陳公子就索性放縱自己一次,靜靜感受著周圍熱鬧的氣息,心中充滿了溫暖祥和的感覺。

邊走邊看,只有這種時候,陳家小霸王才是最接近現實,最接近平凡,也最人性化的一面。

“無所事事的感覺真好。”陳平雙手抱著頭,眯著眼睛享受著陽光,整個人洋溢著一種溫暖味道。

中午陳平在一家麵館吃了碗面,味道一般,對食物,他向來沒太多的要求,只要不是做的太慘絕人寰能吃死人的東西,一般陳平都能下嚥,對於好吃的,陳公子自然也來者不拒,沒有公子哥的嬌氣,也不會出現小說中吃慣了大魚大肉偏愛清淡素菜的裝B橋段,填飽肚子才是第一位。

下午陳公子一頭紮進人群,繼續閒逛,甚至還買了一串冰糖葫蘆,吃的津津有味,懶散磨蹭了一下午,夜幕降臨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竟然是陳安這丫頭,這丫頭還是去了皇甫阿姨那第一次主動來電,陳平笑著接聽,小名小蠻的陳安聲音立刻響了起來:“老哥,想我了沒?”

“你當我有病啊,想你這個麻煩鬼,老哥我今天自己閒逛了一整天,要多悠閒有多悠閒,想你有什麼好處。”陳平懶洋洋的笑道。

“哼哼,怪不得這幾天都不理我,原來是把我忘了,虧的皇甫阿姨今天親自下廚我還想著你呢,無賴哥哥,你要不要過來蹭頓飯?”陳安在電話那頭小聲哼哼。

“皇甫阿姨做飯?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嘛?如果是真的,小蠻,你可要小心些,長這麼大我可沒見過她做過飯,說不準吃了就要死人的,皇甫阿姨的手藝,我可沒那魄力去嘗試,還是你自己享用吧。”陳平玩笑道。

接下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讓陳平玩世不恭的笑容瞬間凝固,皇甫薇羽憤憤的聲音傳了過來:“臭小子,我做飯就這麼可怕能吃死你?你父親都誇過我廚藝不錯,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專門給你做一盤難吃的,今天你過來也得過來,不過來也得過來。”

“皇甫阿姨,我…”陳平哭笑不得,被陳安陰了一把的陳平徹底沒轍,想解釋都不知道怎麼說。

“別你你你的,現在我就在這盤菜裡使勁放鹽放醋,等著你過來品嘗能吃死人的菜。”皇甫薇羽淡淡道,聲音中充滿了戲謔,不給陳平反應時間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我&……%¥”陳平無語,看了看天色已晚而自己現在又餓著肚子,心中默默思量了一下估計皇甫阿姨的菜應該沒彪悍到能讓人翹辮子的程度,不就是吃頓飯嘛,要實在不行就多吃飯少吃菜好了。這麼一想,陳公子頓時輕鬆起來,看了看這裡距離目的地不遠,直接抄小路步行過去。

陳平拐入一個小巷子,心中想著是不是用個大召喚術將校花叫過來,說不準就能在女王氣場十足的皇甫阿姨威壓下讓她乖乖就範,想到得意處,陳平嘴角不自覺露出一絲淫笑,頗有王虎剩大將軍的意味。

“呯!”

一聲沉悶的響聲瞬間讓陳平警覺起來,對這種聲音最為熟悉的他身體下意識的向旁邊一竄,隨即不顧體面的在地上滾了幾滾,飛快的佔據死角位置,隨著陳平的高速移動,又有幾聲微響伴隨著火花出現在陳平移動過的位置。

純屬直覺和僥倖躲過一劫的陳平頓時一身冷汗。

有人要殺自己。

陳平狹長的眸子頓時緊緊眯起來,整個人身上頓時充滿了一種暴虐的氣息,是誰要殺自己,他心中已經差不多有數,雖然有些意外,但並不過多震驚,同床尚且能異夢,更何況是她?

輕輕站直身體,脫下上身的襯衫,向著外面奮力一扔,明顯安裝了消音器的輕微槍聲頓時響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銀光在黑夜中一閃而逝,向著槍聲響起的地方飛了過去。

又快又急!

銀芒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狠狠的插在了暗中槍手的眉心!是一把很小巧精緻的飛刀。

槍手手中的狙擊槍瞬間脫手,掉在了地上。

陳平暴虐的情緒終於不加掩飾的流露出來,他重新出現在巷子裡,獰笑道:“都滾出來,草,不都想要老子的命麼?還他媽用狙?我人在這,想殺我的,有種就過來!”

黑暗中一陣沉默,顯然剛才陳平驚豔的一刀帶給了他們太大震懾,稍作猶豫,零碎的腳步聲終於響起,身前身後各四個人出現,堵住了陳平。

陳平冷笑,現實中的生死搏殺絕對不會像電視裡一樣,先2B一樣的得瑟半天然後才開始沖上去哼哼哈兮。陳平自認不是2B,所以沒有一句廢話的出手了。

三道銀芒,毫無徵兆的從陳平手中飛出,氣勢淩厲狠辣,直

射向前面四人。

“哼。“

“哼。”

兩聲悶哼,身前兩個人頓時捂著自己的脖子軟倒在地上,身前陣營的戰鬥力瞬間減半,只有其中一個人躲過了陳平的飛刀。

“做了這小子就是一百萬,砍死他。”

陳平身後傳來一聲沉喝,緊接著四把開山刀猛然砍了過來,陳平不是超人,挑翻幾個混混痞子沒有絲毫問題,但面對這幾個明顯是亡命徒的渣,他也不得不謹慎,一側身,避過迎面而來的砍刀,順手抓住他的手腕,向前一拉,腳下狠狠踹了出去,直中小腹。

陳平奪過了刀,猛然向前一揮,與其他三把刀硬碰硬死磕了一下子頓時震得他手臂生疼。

這幾個貨不簡單啊。為了殺自己還真捨得下血本。

陳平心中暗歎,手中絲毫不含糊,一步跨出,順勢結束了那個被他一腳踹在地上起不來的亡命之徒,提著刀向著後面三人砍了過去。

身後勁風呼嘯,前後兩撥人終於開始夾擊了,幹掉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一百萬,即使兩撥人互相不認識,但面對陳平這個扎手人物,兩撥人還是默契的選擇先合作。

陳平身份不可謂不高貴,但歸根結底,終究還是一個人,而且是俗人,他自然也怕死,而且比一般人更怕死,但發起狂來的陳平是瘋子,這一點,陳安知道,陳浮生也知道。

對身後的危險不管不顧,陳平滿臉獰笑,揮刀。

“噹啷”

幾把刀狠狠相撞,陳平恐怖的爆發力立刻顯現出來,幾把刀應聲而斷,陳平手持著短刀,瞬間加速,沖到距離自己最近滿臉驚愕的人身邊,一刀狠狠捅了過去。

“噗!”

利器刺入皮膚的聲音雖然微小,但在此時卻異常的刺耳,陳平面色漠然的看著面前那張痛苦的臉龐,沒有絲毫猶豫的抽刀轉身。

身後,又多了一具屍體!

橫刀立馬!

陳平站在中央,一把斷刀不斷往下滴著鮮血,陳平心中卻沒有什麼一刀縱橫的豪情,相反的滿是憋屈,竟然被人暗算了,這簡直就是恥辱!自己以後必將狠狠的報復回來!

陳平看著兩撥人慢慢組合到一起,眼中的光芒冰冷而不屑,揚起刀,主動出擊!

陳平氣勢生猛,沖進幾人中就是一頓狂砍,切瓜切菜一樣,斷刀在他手中那叫一個犀利霸氣,揮舞的所有人一陣心驚,如果不是看著陳平身上也開始有了傷口,這群亡命徒說不定就要扔下兇器逃跑。

斷刀又一次無情的在一人脖子上劃過,現在場中除了陳平,還剩下三個人,三人緊緊攥著手裡的武器,心中忍不住升起一絲懼意。

這人是個瘋子!這是三人此時心中的想法,見過不要命的,沒見過這麼虎的,完全不顧防守一個勁的揮刀猛砍,每下都是兩敗俱傷的架勢,這哪他媽是公子哥,簡直比亡命徒還亡命徒。

大狠人。

陳平渾身是血,分不清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的,他微微喘息,沒心沒肺的笑著,笑容癲狂。

“過來,在砍我一刀沒准我就死了,殺了我不是有一百萬麼?我幹你們老母的一百萬,都他媽去死!”陳平將手中的斷刀狠狠的向著其中一人甩出去,徹底拼命了。

皇甫薇羽公寓。

客廳內,陳安百無聊賴的托著下巴,看著桌子前色香味俱全的飯菜,笑嘻嘻道:“皇甫阿姨,不用等了,哥哥肯定是害怕了不敢來了,我們先吃好不好?餓死我了。”

皇甫薇羽笑容淡定祥和,這種典型的賢妻良母式笑容終究只有極少數的人可以有幸見到,她看了陳平一眼,笑道:“不是外人,餓了就先吃吧。陳平膽子是越來越大了,我倒是要看看,他今天還真敢不來不成?”

陳安晶亮的眸子轉了轉,突然笑道:“我給哥哥打個電話,然後吃飯。”小丫頭拿出手機,撥通了陳平的號碼。電話很快接通,陳安立刻笑道:“老哥,怎麼還沒來?你再不來的話,皇甫阿姨可生氣了哦。”

陳平苦笑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過來,難掩疲憊和倦意:“放心,我在膽大也不敢放皇甫阿姨鴿子,馬上就到,不過又要麻煩皇甫阿姨了,這頓飯似乎是吃不成了。”

“哥,你怎麼了?”陳安漂亮的眉毛皺起,有些不安。

“開門。我在門口。”陳平的聲音有些虛弱,隨著話音,敲門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

陳安迅速跑過去開門。

陳平靠著牆坐在地上,叼在嘴裡的香煙不斷抖動著,聽到開門聲,陳平頓時掙扎著想站起來,卻怎麼也動不了。

門口突然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陳平微微苦笑的看著妹妹,陳安滿臉錯愕和呆滯,漸漸地,一雙水靈的眸子迅速充滿了痛苦和不可節制的憤怒。

“哥,怎麼回事,你別嚇唬我。”陳安身體晃了晃,勉強站穩身體顫聲道。

餐廳裡聽到陳安聲音的皇甫薇羽頓時面色一變,站起身急忙走了過來。

陳安已經攙扶著陳平走進公寓,看到陳平滿身是血臉色蒼白的一瞬間,皇甫薇羽猛然眯起了眼睛,公寓中氣溫迅速下降,冰冷的殺氣頓時從皇甫薇羽身上散發出來。

“陳安,給我的私人醫生打電話,要她立刻趕過來,陳平,告訴我,是誰做的?”她淡淡問道。

似乎有人忘記了,二十年前,這個刻意模糊自己性別的女人,是一條讓整個上海都忌憚無比的竹葉青。

二十年後的竹葉青有多毒?整個上海很快就會知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