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狗男女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05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5


陳平不得不感歎,如果說生命是上帝最偉大的傑作,那女人則是上帝給自己出的難題。或許是他老人家一時疏忽也好,一時寂寞無趣想找點事情也罷,總是,上帝很慷慨的給了女人一個內心豐富多彩的世界,於是,這個社會註定要有很多男人鬱悶,憋屈,抓狂。

納蘭傾城是女人中的佼佼者,能被男人膜拜的女神,高高在上。沒人能問心無愧的否認這一點。

在床上比老婆還老婆,下了床之後比陌生人還陌生人。這娘們的心理變化之快,讓陳平目瞪口呆。

看著‘強姦’了自己一次之後忍著下身疼痛穿衣服但表情已經冷漠的校花,陳平突然生出一種自己被這賤貨給嫖了的感覺。

校花啊,納蘭家繼承人啊,女神啊,果然不是這麼好征服的,能讓她在床上叫老公不代表下了床之後她會認識你是誰。陳平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

日升月落,時間不知不覺的匆匆溜走,大學的第一課軍訓終於結束,走在復旦校園內,明顯的可以感覺到一股輕鬆的氣息。

一個月前刺殺陳平的幕後主使劉傑死了,死於車禍。長江集團的董事長自然大發雷霆,但千方百計尋找肇事司機無果後也就作罷,對於這種身價數百億私生子無數的富翁來說,劉傑的死固然讓他抓狂,但遠不至於讓他喪心病狂喪失理智。

陳公子跟校花堪稱畸形的戀愛也在日益趨向完美,很多時候,陳平都不得感慨甚至是佩服這娘們的強大,自從那次荒唐的誤會之後,兩人關係明顯發生了變化,很微妙的事情,當事人說不出個所以然,別人更不會理解。

打個比方,想上床,可以。五星級酒店開好房間,老娘脫光了隨便你。想約會,行啊,不就是玩嘛,燭光晚餐,或者激情派對,隨便。看電影?我就挑恐怖片,到時候就躲在你懷裡嚷著:“相公我怕我怕嘛。”

似乎一次雖然是誤會但卻異常刺激的激情之後,納蘭傾城已經完全褪下了冷傲的外衣,單獨面對陳平的時候,儼然就是一副能禍國殃民的賤貨姿態。

但公共場合,納蘭傾城似乎更冷了。

有點可悲的是,陳公子就喜歡這口。

納蘭傾城由輕微的人格分裂症。陳平知道,納蘭傾城自己也知道,但都沒覺得這有什麼不妥,像是陳平一樣,瘋狂起來的陳平跟平時的玩世不恭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納蘭無敵自從上次找過納蘭傾城之後再沒有來過,標準的一副順其自然的姿態,成了最好,不成也不會太失望,對於雖然霸氣淩人卻懂得知足的納蘭家族來說,家族更進一步是好事,但也不會去放下身價玩什麼聯姻。這是納蘭家跟別的家族唯一不一樣的地方。

希爾頓大酒店,豪華套房內,納蘭傾城赤身裸體的靠在陳平懷裡,嬌,喘吁吁。

陳平靠著床坐背,掏出一根煙叼在嘴裡,校花立刻跟乖巧的幫忙點上,絕色俏臉上甜甜笑著:“相公,你剛才很勇猛嘛,人家腿都軟了,一會你背我出去好不好?”

陳平拍了拍納蘭傾城的臀部,邪笑道:“累了?好啊,就在這睡吧,這的房價也不算貴,反正傾城老婆有的是錢,銀行卡一刷就能在這住個一年兩年的,寶貝你放心,作為很有職業道德的小白臉,我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

納蘭傾城伸了個懶腰,風情萬種,雙手很自然的纏在陳平脖子上,咯咯嬌笑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陳平表情肅穆,像是在面對五星紅旗宣誓一般:“毛,主席作證!”

“哼,花言巧語,誰知道你會不會一出去就直接上了另一個女人的床,假惺惺。”納蘭傾城眯著眼睛,仔細觀察陳平的表情,女人的外表再怎麼表現,總歸還是會吃醋,會生氣,會耍小脾氣的。

一個月的接觸下來深知納蘭傾城習性的陳平很配合的露出一絲神往的表情。

納蘭傾城手猛然下身,抓住陳平剛剛疲軟的欲望之源,狠狠一握,哼哼道:“如果你真上了別人的床,下次就給你咬斷!”

“喂!”陳平趕緊做起來拉開納蘭傾城的手,罵道:“賤貨,你就不怕萬一被你捏壞了你以後就要寂寞難耐?”

“姐姐有分寸,而且你放心,我再風騷,也只是對你,姐

自我感覺怎麼也是個忠貞不渝的娘們,就算給你捏壞了,我也不會紅杏出牆哦。”納蘭傾城真變了,異常的嫵媚,她俏臉湊近陳平,嬌笑著在他嘴角添了一下,撩人之極。

陳公子欲火焚身。

天雷勾動地火了。

當一切平靜下來的時候,陳平輕輕玩笑道:“你就不怕我玩膩了就轉投別的美女的懷抱?雖然我承認校花老婆的完美,但男人嘛,不屬於自己的女人才是最好的,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納蘭傾城立刻露出一副幽怨哀傷的表情,她哀怨的看著陳平,幽幽道:“人家這麼會伺候人,有求必應。你捨得拋棄人家嘛?真有哪一天,我就死給你看,便成鬼也纏著你,嘻嘻。”

陳平嘿嘿笑著,看著納蘭傾城紅潤的小嘴,色色道:“真的有求必應?”

納蘭傾城再不知道眼前的混蛋想什麼就是白癡了,她點了點頭,小心翼翼道:“當然了,如果老公大人有要求,就算那樣,我也願意的,不過我就怕控制不住力道,萬一當成香腸,習慣性的一咬的話…”

陳平不笑了,他一把抓過校花讓她躺在自己懷裡,嚴肅道:“我怎麼會讓你做這種事情呢?哦,你不要這麼看著我,我絕對不是害怕你咬,要知道你老公可是很堅挺的,你不一定咬得動。什麼?你要試試?那絕對不行,看你的牙齒多漂亮,萬一咬不動反而把牙齒脫落了可不好,對不對?”

納蘭傾城哈哈大笑,嬌軀在陳平懷裡不斷顫抖,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最後,她仿佛更賤了一般,撒嬌道:“不嘛,我就要試試,好不好?好不好嘛。”

陳平無奈了,眯著眼睛戲謔笑道:“真要試試?”

納蘭傾城點頭,陳平回答的很直接:“那我給你買點香蕉先試試?嗯?看你的表情好像不情願啊,沒關係,胡蘿蔔好不好?我不在的時候你也可以在胡蘿蔔上刻上我名字假想一下吧?咦,你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呢?啊,別咬,我的耳朵。我投降。”

終於忍受不住爆發的校花跳起來一口咬在陳平耳朵上,陳公子立刻很沒骨氣的投降,雙手擁著這娘們的臀部將她慢慢的拽了下來。

納蘭傾城恨恨的盯著陳平,冷聲道:“你混蛋。”

“對於混蛋嘛,我不否認,但我對你可是真心實意呀,比如說香蕉…”

“不許說香蕉!”納蘭傾城尖叫道。

“哦,好吧,那胡蘿蔔…”

“啊,我跟你拼了,你下流,一年之內你休想再碰我一下。”

“娘子饒命,我再也不跟你說胡蘿蔔了,真的,我發誓。”

“哼,那你還說不說香蕉了?”

“不說了。”

“真的?”納蘭傾城一臉懷疑。

“當然是真的。”陳平信誓旦旦,看到校花慢慢從他身體上爬下來,陳平急忙笑嘻嘻的將她抱在懷裡。

校花剛才顯然氣的不輕,掙扎了兩下見沒有效果,只能恨恨的沉默。

“傾城。”陳平柔聲叫了一句,飽含深情。

校花心中一顫,這個向來很吝嗇自己溫柔的男人突然這樣,她還真有點不習慣。

“嗯。”她輕輕嗯了一聲,雙手抱緊了陳平。

“我們不說香蕉和胡蘿蔔了,我跟你認錯,我們說說黃瓜怎麼樣?”

納蘭傾城身軀頓時繃緊,她伸手向下一探,再一次抓住陳公子的欲望之源沒有半天水分的狠狠一扯!

陳平確實悲劇了,慘叫一聲,也沒半點水分,是真疼。

“我草,你個浪蹄子,真敢下手?你他媽瘋了!”

納蘭傾城心中頓時充滿快意,得意的瞟了她一眼,風情萬種道:“我們扯平。你不是對黃瓜很有興趣嗎?我給你扯成特大號黃瓜你應該感謝我才對。”

這絕對不是普通戀人的對話,簡直就是一對狗男女。

“相公?”納蘭傾城突然嬌滴滴的喊了一聲。

“怎麼?”陳平語氣不善。

“你看人家的美腿,白不白?是不是很完美?”

陳平:“…………”

“人家咪咪疼。你幫我揉揉好不好?”

“我蛋疼,你幫我舔舔?”

“官人,我要。”

賤貨!陳平狠狠罵了一聲將納蘭傾城按在身下,挺身而入。

空氣似乎都變得曖昧了,充滿了一種旖旎的氛圍。

同上的話,這確實是一對狗男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