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神秘人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12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5


校花口中那個純粹私人性質的聚會地點選擇在一個相對來說算古老的別墅區,奧迪A8開進別墅區大門,將車停在一幢老舊的別墅前,那個相貌普通充當司機的中年女人輕聲道:“小姐,我們到了。”

正忙著跟陳平卿卿我我的納蘭傾城身體頓時一頓,將頭探出窗外看了一眼,然後對陳平媚笑道:“相公,我們到了,是不是感覺很有壓力?”

陳公子表示很淡定,笑容不變的下車,很有紳士風度的替納蘭傾城拉開車門,小聲笑道:“壓力?嗯,我就怕一會壓力太大我承受不住了要把老婆大人拉去衛生間OOXX。”

“色狼。”納蘭傾城輕輕哼了一聲,隨即媚笑道:“如果今晚你表現好,也不是不可以哦。”

陳平心中一股子邪火猛然竄了起來,強自鎮定的深呼吸一口,在校花臀部上狠狠捏了一把。

身後將一切看在眼裡的中年女人眼神古怪而玩味,不過好在看向陳平的眼神中沒什麼敵意,興許她只是奇怪,平時看起來冷傲矜持的二小姐怎麼也會有這樣的一面。

別墅的門很快被打開,從裡面走出幾個西裝革履面容英俊甚至可以用油頭粉面來形容的公子哥式青年。

領頭的一個身材高大,一張很英俊的臉上洋溢著溫暖的笑容,不張揚,不驕傲,氣質內斂,看到納蘭傾城的一刹那,這個盛名傳遍上海的大衙內眼中毫不掩飾的閃過一絲狂熱的愛慕和欣賞。

陳平牽著納蘭傾城的手,臉色平靜。

這就是正主李東正?賣相倒是不錯。陳平心中玩味,實在有些搞不明白,怎麼這麼一個就算不知道實際但光看外表就知道不簡單的男人為什麼會對校花這個‘賤貨’情有獨鍾,看這位仁兄的氣場,在加上自己今天客場作戰,陳平很自覺的明白今天的李東正確實不是以往那種自己隨手打發的小蝦米可以比擬的角色。

“傾城,好久不見。”李東正微笑著走過來打了聲招呼,然後自動無視了兩人握在一起的手,看著陳平很‘真誠’的微笑道:“你好,兄弟怎麼稱呼?”

陳平平時最不怵的就是這種心機深沉喜怒不形於色的頑主衙內,從小到大無論陳浮生還是皇甫薇羽又或者是王虎剩,哪個不是道行高深的老狐狸級別猛人?在他們有意或者無意的陶冶下,陳公子對李東正這種無論道行還是境界都明顯差了一大截的有為紈絝很彪悍的完全免疫。

他主動放開納蘭傾城,伸出手邪笑道:“陳咬金。”

陳平這個名字或許瞞不住類似李東正這種根基在南方的真正望族,但咬金這個小名,知道的人的確不多,所以陳平很自然的報出這個名字,對著李東正禮貌微笑。

上海李大少表現堪稱無懈可擊,毫不猶豫的伸出手跟陳平握了握,心中卻在思考著陳咬金這號人物到底是何方神聖。

兩人的握手並沒有出現相互較量手勁的幼稚橋段,一觸即分,客氣而生疏。

的確,以李大少的身份,如果第一次跟陌生人見面就相見恨晚稱兄道弟,才是怪事,更何況中間夾著一個納蘭傾城,兩人還是一種不尷不尬雖然不明顯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情敵關係。

事情有趣了。

陳平笑容燦爛。

李東正沒有過多客套,寒暄兩句就將兩人請進別墅,大廳裡早已經濟濟一堂,有男有女,所有人都穿著正統,輕言細語的交談。

用校花的話來說,今晚這個宴會,無論是政界商界或者黑道,都有人參加,而且來頭不小,單從這一點看,就看得出來李東正是個人物。

陳平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大廳裡的人物,表面平靜,心中卻在冷笑:“都是大人物?那些混黑道的,在商界摸爬滾打的,恐怕在自己家老頭子眼裡都是小打小鬧上不得檯面的角色吧。”

李東正自然不會知道陳平的想法,大略的介紹了下大廳中的人物,然後很禮貌的告罪,滿臉笑容的說了聲自便後,轉頭去門口接待其他客人了。

“哦,原來校花受到的待遇並不是多麼出格,看來這裡來的每一個人都是這個李大少爺親自迎接過來的,嘖嘖,表面功夫真是滴水不露啊。”陳平稱讚道,單說禮數,李東正確實表現的堪稱完美,這種名門望族出身卻不帶一絲一毫倨傲架子的秒人的確很容易博得人們的好感。

納蘭傾城眼波流轉,掃了

陳平一眼,楚楚可憐的道:“感覺怎麼樣?是個人物吧,相公,你可得把人家抓緊些,不然指不定哪天奴家就被人搶走了。”

陳平嘿嘿笑著坐在沙發上,毫不在意道:“滾犢子,要走快點走,什麼叫抓緊?把你整天塞兜裡夠不夠?要是這個李東正真有那本事從我手裡搶女人,我也認栽,親愛的校花大人,你老公我可很男人的哦,受得住一點小失敗。”

校花毫不在意的緊貼著陳平走了下來,嬌笑道:“死沒良心的,現在你恐怕是恨不得趕我走吧,是不是玩夠了想換換新口味?”

陳平掏出一根煙示意納蘭傾城幫他點上,懶洋洋道:“怎麼可能,老婆大人還不瞭解我?咱向來是喜新不厭舊,所以就算以後咱在外面有個啥二奶三奶四奶的,也絕對不會忘記你這個正房的。”

“去死,誰是你的正房。”納蘭傾城俏臉微紅,輕嗔了一聲立馬又惡狠狠的小聲道:“你如果敢在外面找女人,切掉小JJ!”

陳平聳聳肩,正要說話,眼角餘光卻不經意間掃到了李東正,此時,他正恭敬的迎著一個中年男人走向大廳。

陳平猛然站了起來,看著那個男人,有興奮,有懷念,很真誠,那是一種無關乎城府,無關乎心機的雀躍。

納蘭傾城有些奇怪,順著陳平的眼光疑惑的看了過去。結果一眼就看到了李東正身邊的男人。

大概四十左右的年紀,個子不高,一米七出頭的樣子,但卻極為耀眼,氣質溫潤如蜜蠟黃玉,卻輪廓分明,鋒芒如刀。人至中年所有氣質都應該內斂的成功人物納蘭傾城見過不少,但這個年紀還有這種像年輕人一般的銳氣的,納蘭傾城確實還是第一次見。

中年男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陳平,在李東正沒反應過來之前,他輕輕朝著陳平笑了笑,搖了搖頭。

陳平身體頓了頓,深深吸了一口氣,重新坐在沙發上,只是再也不像剛才那麼平靜。

納蘭傾城想不到剛才那個極為耀眼的中年男人對這個混蛋有這麼大影響,不禁好奇問道:“那個人是誰,看樣子你們應該很熟,但他分明不想讓李東正知道你們相識。我說的對不對?”

“對也不對。”陳平淡淡道,何止不想讓李東正知道,那個男人似乎不想讓全天下的人知道自己和他認識,相信到現在為止,這個二十年來很少出現在自己身邊但每次出現都會帶給自己一番驚喜的男人都不想讓別人知道。

這個男人,陳平認識,陳安認識。僅此而已。

所有人包括陳浮生在內,都不知道他們兩兄妹生命中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納蘭傾城更加好奇了,眼光不由自主的掃過去,努力回想著關於這個男人的記憶,但卻怎麼也想不出個頭緒。

“別瞎猜了,如果真好奇,等宴會結束,我帶你去見見他,怎麼你也是我媳婦,想來他不會拒絕的。”陳平淡淡笑道。

“誰是你媳婦?愛誰是誰是,反正不是我。”納蘭傾城嬌憨的哼了一聲,錘了陳平一下。

陳平沒理會校花的撒嬌,而是眼神充滿懷念的喃喃自語:“算算也有好幾年沒見了吧,還真是懷念呢。”

這個男人很不簡單,無論能力,單論他背後的勢力,就不會比陳家差。陳平很肯定這一點,不說別的,只說這麼多年下來自己和陳安跟這個男人的每次見面的保密程度就能猜出一二來。

想在陳浮生,陳富貴,陳慶之,竹葉青等一些智商或者武力值全部妖孽化的人物保護下跟自己兩姐妹見面而不被發現,一般人怎麼可能做到?

但無論陳平還是陳安,對這個男人都有種盲目的信任!從來沒想過,這個男人會害自己,會對自己不利。這對於內心是個真正懷疑論者的陳平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單憑這一點,就足以看出這個男人在陳平心中的地位。

陳平正在出神,突然納蘭傾城扯了扯她的衣角,玩味笑道:“相公,李東貌似抽出空來要對付咱們這隊狗男女了呢,你一會可要保護好小女子呀。”

陳平沒好氣的罵道:“滾遠點。死娘們!”

余光一掃,李東正向這邊走來的身影頓時出現,於此同時,一男一女同樣靚麗出彩的身影也出現在陳平的視線中。

是杜清若,還有她所謂的男朋友。

陳平嘴角笑意玩味,意外收穫啊,今天看來有趣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