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小人物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13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23:13


向來喜歡主動出擊的陳平這次很反常的坐在位置上紋絲不動,臉色平靜,看著李東正越來越近的身影,不動聲色的喝酒。

在陳公子看來身邊這個賤貨娘們雖然值得男人去掰命爭取,但還真不至於在知道她有男人後還死乞白賴的過來糾纏,尤其是李東正這種有身份的大少。

但李大少不這麼想啊,或許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就算是納蘭傾城在他心中放低N個形象,也不會跟陳平心中的‘賤貨娘們’持平。

這種心理,就是情場中勝利者和失敗者的差距。

李東正在陳平和納蘭傾城的對面坐了下來,笑道:“沒打擾你們吧?我這人臉皮厚,有啥說啥,剛第一眼看見咬金,就覺得這人實在,能深交,這不硬冒著被你們小倆口白眼的風險老著臉來跟咬金喝一杯,你們可別拍我哈。”

在人前的納蘭傾城永遠都是微微冷傲而矜持,淡淡笑道:“學長客氣了,剛才我老公也在跟我說學生你風度迷人讓他很羡慕呢。”

“是嗎?”聽到納蘭傾城很自然而然的老公,李東正眼皮不自然的跳了兩下,他在城府深沉也不是那種定力堪比雕像的猛人妖怪,聽到自己喜歡的女子這麼自然的喊著別的男人老公,個中滋味不足為外人道。

陳平眼見杜清若和他男朋友越走越近,微笑著端起酒杯道:“學長,我是復旦的新生,在學校這段時間可沒少挺別人說起你在復旦的風雲事蹟,仰慕之至啊,來我敬你一杯。”

納蘭傾城心中大罵,李東正的風雲事蹟?他在學校四年也沒你這混蛋短短一個月做的事情轟動。

陳平這記馬屁可謂拍到了點子上,在外再怎麼飛揚跋扈神采飛揚,偶爾總還是會懷念學校裡的青澀歲月的,陳平這記馬屁,頓時讓李東正想起在復旦的那些日子。

“人不輕狂枉少年。嘿嘿,兄弟,幹了。”李東正大笑,不過也並沒有因為陳平這個馬屁而忘記今天的目的,輕笑著試探道:“兄弟家裡是幹什麼的?”

“開雜貨鋪的。”陳平想也不想的扔了一句,賭場,酒吧,酒店,房地產,網路遊戲,私人會所,鬥狗場,甚至地下兵工廠,這些陳家的產業在陳平看來就是一個雜貨鋪。只不過規模較大而已。

李東正差點被酒水嗆到,納蘭傾城也是忍著笑,面色古怪的看著他。

李少爺乾咳了一聲,正要說話,一道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東正,你小子在這躲著幹什麼?來來來陪我喝兩杯,在美國這麼長時間,連個說交心話的人都沒有,這次逮住你,可得好好陪我聊聊。”

陳平心中默默一笑,這位仁兄很給力啊,出現的很是時候。

杜清若看著背對著他坐著的陳平,遲疑道:“你是陳?”

陳平立刻回過身來,一臉驚訝道:“咦?輔導員你怎麼也在這,記得我嗎?我是陳咬金,您的學生。”

杜清若何等聰慧,聽到陳平的話立刻明白怎麼回事,所以聞弦知雅意的笑道:“嗯,是陳同學吧,剛才看到你都不敢承認呢,你怎麼在這裡?”

“唔,被女朋友硬拉著過來的。”陳平一臉無奈道:“這裡可是有錢人的世界,我這種窮小子來這裡都害怕,你瞧我身上這衣服?都是女朋友掏腰包買的,我們家一個開雜貨鋪的,哪有錢買這麼好的衣服,不行,回去我趕緊給洗了,看能不能退回去,瞧我衣服上的商標都沒敢撕呢。”陳平說著,似乎就要將衣服上的商標反過來給杜清若看看。

納蘭傾城臉色憋得通紅,拉住陳平不讓他繼續耍寶,小聲道:“你少說兩句。”

李東正何等城府,自然不會百分之百相信陳平的話,雖然有所懷疑,但也沒表露出來,不過杜清若的那個男朋友就不一樣了,他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搖頭晃腦的走過來拍了怕陳平的肩膀,豪氣道:“嗯,不錯嘛,範思哲還是真品,是值點錢,小兄弟不用這麼節省,改花的錢就應該花了,像我在美國的時候,一天有時候都幾十萬上下的開銷。”

陳平滿臉震驚的點點頭,感慨道:“老兄你真是厲害。”

他確實震驚了,不過震驚的不是這位老兄的開銷,而是震驚杜清若怎麼會找這麼一個男朋友,簡直是極品啊。

杜清若臉色通紅,拉了男朋友一下,道:“嶽鵬,好了,少說點,既然大家都認識,那坐下一起聊聊吧。”

李東正立刻點頭,他沒有他心通之類的特異功能,不會知道陳平的想法,看到陳平一臉震驚的樣子不像作假,李少爺對‘雜貨鋪’理論頓時相信了八成,不過沒百分之百把握他從來不會出手,讓身邊這個自己的‘死黨’先探探底也好,朋友這個時候不用,更待何時?

杜清若的男朋友岳鵬坐下來,自顧自的拿起酒,先給杜清若倒了一杯,小心翼翼的遞給她,杜清若接過來,笑容溫暖。

然後嶽鵬又給自己滿滿的倒了一大杯,一飲而飲,之後咂咂嘴道:“我說東正,你這什麼破酒啊,真難喝,假的吧?我在美國的時候天天喝上好的紅酒,味道比這個可好多了,美國紅酒可是全世界最好的,改天我送你兩瓶。”

陳平算是明白了,這位仁兄是個標準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富二代,張口閉口都是美國,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去過美國一樣,陳平覺得有趣,但臉上卻是一副疑惑的菜鳥表情:“我看書上寫的,最好的紅酒是歐洲一些大酒莊像波爾多之類的出產啊,不是美國啊,難道我看錯了?嗯,可能是真錯了。我感覺這酒簡直比兩塊錢的二鍋頭還難喝。”

李東正頓時真的相信了這位咬金同志是真正的一窮二白開雜貨店起家的角色,言語中頓時多了一絲輕蔑:“咬金說的沒錯,嶽鵬應該是記錯了吧,呵呵,咬金,咱們男人也老大不小了,不能總花家裡的錢不是?這樣吧,你有沒有興趣來我公司上班?一個月三千塊實習工資,哥哥我罩著你,讓你先積累點工作經驗,畢業以後好找工作。”

這種不是很明顯的居高臨下陳平並不反感,他有意讓自己變成一個小角色就是想看看李東正到底是個怎麼樣難纏的人物,但到現在為止,陳平對李東正的評價之後四個字:不過如此。

旁邊的納蘭傾城實在看不過陳平一副扮豬吃老虎的可惡樣子,慫恿道:“陳平,還不謝謝學長?“

李東正心中一喜,納蘭傾城的態度讓他感覺自己還有那麼點希望,既然是這樣,李東正索性大方了一次:“咬金覺得工資少?呵呵,六千怎麼樣?只要你幹的好,一個月六萬我都敢給你!”

杜清若小口品嘗著紅酒,不知道陳平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能明目張膽拿著狙擊槍在學校裡開槍的人,別說六萬塊,恐怕就是六千萬都不會在乎吧?

陳平一臉心動的神色,猶猶豫豫,最終說了一句讓校花有殺人衝動的話,陳公子弱弱道:“那個,六千工資很高了,不過傾城包養我一個月也六千塊,嗯,傾城,如果我去學長那裡上班了,你還會不會包養我?”

李東正臉色頓時蒼白,嶽鵬呆滯無語,杜清若嘴裡的酒一個忍不住猛的噴了出來,灑了嶽鵬一身。

宴會到最後,李東正都蒼白著臉在沒開過口,嶽鵬張口閉口都是美國美國的說個不停,陳平充分發揮窮苦孩子的角色,虛心聆聽,納蘭傾城跟杜清若對視一眼,無奈苦笑。

陳平一開始沒有針鋒相對,而是扮演著小角色在跟李東正鬥智鬥勇,李少爺就是空有一肚子火也不能發出來,不然明天就指不定傳出他李家少爺欺負窮學生的橋段,所以,直到宴會結束,李少爺都沒做出什麼過激舉動,而是很‘友好’的告別,轉身匆匆匆匆走向別處。

陳平看到那個被李東正恭恭敬敬請進來的中年男人向著他打了個手勢,點點頭,對杜清若輕笑道:“老師再見。”

岳鵬似乎對陳平格外滿意,這個一點也不搶他風頭一直虛心請教的大兄弟確實對他胃口,他帶著杜清若來到陳平身前,嘿嘿笑道:“嗯,咬金,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有耐心,夠意思,還好學,不錯不錯,改天有機會我帶你去美國玩,到時候聯繫你。”

陳平臉上微笑謙遜,只是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度伸出手,猛然在輔導員的臀部上摸了一把。

杜清若身形巨震,這種不亞於偷情的動作讓她頓時滿臉薄怒,她抬起頭,狠狠瞪了陳平一眼,只不過這種情況下,杜清若只能強忍著,不能發作。。

還在感受著佳人臀部彈性的陳平一臉茫然,撓撓頭,傻傻的說了一句:“老師再見。”然後拉著校花轉身就走。

看著陳平的身影漸漸消失,岳鵬滿是感慨的說了句:“清若,你這學生真不錯。”

輔導員欲哭無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