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妖孽

第一卷 第三十章:混蛋

書名:極品妖孽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291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55


下了樓。陳平將鑰匙交給納蘭傾城,示意他開車,而他本人則靠在座椅上,閉著眼睛沉默。

“你沒事吧?”納蘭傾城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句,滿心歡喜的找過來,結果劈頭蓋臉的就遭到一頓臭駡,就連納蘭傾城都替陳平憋屈,看到他這個樣子,校花竟然發現本來應該小小高興下的自己竟然沒有絲毫快意。

“沒事。”陳平輕聲道,聲音有些發苦,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給納蘭傾城說一樣:“我不怪乾爹,他是為我好,我知道。”

陳浮生說他,他能倔強,能反駁,能叛逆,能不屑,因為那是陳浮生,親生父親。李誇父說他,罵他,甚至揍他,他只能受著,因為他是李誇父,就這麼簡單,從沒怨恨過,陳平尊敬李誇父,一直都是。

“有一天,你會不會徹底從我身邊走開?像乾爹說的那樣,找一個你喜歡的,沉穩的,成熟的,懂得體貼你的男人?”陳平突然睜開眼睛,靜靜的看著納蘭傾城,沒有玩笑沒有戲謔,伸出手,輕輕撫摸著校花的臉蛋,陳平靜靜等著答案。

納蘭傾城心緒起伏不定,似乎有些猶豫躊躇,沉默半晌,她才苦笑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但我想說,你乾爹的想法絕對不代表我的想法。”

陳平得到這個沒有答案的答案,手上頓了一下,然後輕輕捏了一把納蘭傾城嬌嫩的臉,笑了起來。

納蘭傾城白了他一眼,很嬌媚,然後繼續開車。

沒有回學校,兩人回到納蘭傾城的那所精裝公寓,上了樓,直奔臥室。

一張一弛確實是個大學問,以往就算在做愛的時候陳平也是毫不憐香惜玉的兇猛進攻,而校花則倔強的忍受,從不服軟,今天興許是受到了李誇父的刺激,也可能是別的原因,總之陳平再次伏在校花柔嫩如水的嬌軀上的時候,動作比之以往明顯溫柔了不止百倍。

校花也沒倔強的抵抗,雙手勾住陳平脖子,緊緊摟住他,輕輕迎合,輕輕喘息,真正的媚眼如絲,嫵媚銷魂。

一次巔峰,之後梅開二度,瘋狂半夜,最終陳平壓在校花水一樣的身體上,輕聲笑道:“傾城,說句認真的,你叫床的聲音,我很喜歡。”

納蘭傾城渾身無力,慵懶的瞪了她一眼,抗議似地小聲哼哼兩句,像一隻慵懶名貴的波斯貓。

“再來一次?”陳平躍躍欲試。

校花輕輕搖頭,雙手再次勾住陳平心甘情願的送上一個深吻,然後藏在陳平懷裡甜甜的睡了過去。

“這才是自己的第一次嘛。”睡著前,納蘭傾城迷迷糊糊的閃過一絲這樣的念頭,就連嘴角的笑容都溫柔甜蜜起來。

清晨,做了一夜美夢的納蘭傾城醒過來,睜開眼,正好對上陳平的眼光,安靜溫柔。

“你一夜沒睡?”納蘭傾城躺在陳平懷裡,沒有像往常一樣掙脫陳平的懷抱大罵老娘又被你糟蹋了一次,而是雙手環住陳平,輕輕問道,顯得很慵懶,真的像是一個小妻子一樣。

一夜無眠靜靜思考的陳平沒有回答,摸了摸納蘭傾城的柔順青絲,道:“今天打算做什麼?”

“嗯。”納蘭傾城靜靜想了想,道:“我去學校,好幾天沒過去了,我可是好學生哦,都被你帶壞的。”

“嗯,傾城老婆當然是好學生,學習能力超級棒,連做愛這麼深奧的事情也是進步神速,昨晚那小聲音叫的,怎一個甜美銷魂了得?”陳平嘿嘿輕笑,看似無比輕鬆,似乎昨晚的煩悶也隨著兩人的瘋狂運動而宣洩出去。

納蘭傾城心中松了口氣,哼了一聲坐起來,慢條斯理邊穿衣服邊道:“死色狼,整天就會想著那些事。”

陳平欣賞著校花穿衣服的優雅姿態,也不否認她的話,拍了拍她的臀部笑道:“你去學校吧,我今天還有點事,就不去了,以後再陪你上演夫妻雙雙上課下課的戲碼,怎麼樣?”

“美得你。”

納蘭傾城嘴角噙著笑意,小聲哼哼道。

兩人隨便吃了點東西,然後納蘭傾城就去上課了,走之前校花臉色很自然的遞給陳平一把這間公寓的鑰

匙,看著陳平接過去才親了他一口歡快走出公寓。

陳平一個人呆在納蘭傾城的小窩中,猶豫了一會,下樓招了輛計程車,直奔張三千在上海的住所,同樣的,那裡他也有張三千留給他的鑰匙。

張三千在上海的住所很低調,二手房,外表破舊,裡面也沒什麼能令人咋舌的名貴物品,陳平進了主臥室,在床上拿起一個筆記本大小的精美盒子,呆了一會直接下樓,又在一家超市里隨便買了點吃的,才回到納蘭傾城的公寓。

午飯隨便吃了點,對於陳平這種沒進過廚房的人來說,自然不太可能會做飯,麵包牛奶馬虎解決,之後進了臥室輕輕躺在了床上,臥室裡還殘留著納蘭傾城的清香,陳平深深吸了一口,蒙著被子倒頭就睡。

傍晚那會,陳平很準時的醒過來,納蘭傾城還沒回來,陳平靠著床點燃了一根煙,給陳安撥了個電話。

陳安現在還呆在皇甫薇羽那,某種程度上看,這丫頭確實比他這個做哥哥的還囂張,電話很快接通,陳安歡快的聲音傳過來:“哥,怎麼了?你不會是來催我去上學的吧?不急不急,在等幾天我就去。”

“小蠻,你跟老頭子說,我有些事情要暫時離開上海,休學一年,欠下的學分我會補回來,也不用找我,我這麼大人了丟不了,也不會出事,知道嗎?”陳平拿著電話輕聲道。

“哥,你要去哪?我跟你去。”陳安沉默了下,然後小聲說道。

陳平拉開窗簾,很不道德的將煙頭扔出窗外,輕笑道:“小跟屁蟲,這麼大了還粘著我做什麼?你也是該找男朋友的年紀了,這次我自己去吧,放心,就一年時間而已,等我回來的時候,一定有能力保護你,並且繼承陳家。”

“哥,你到底怎麼了?要去哪呀?”陳安的聲音在電話中帶了一絲哭腔:“你不能扔下我,我跟你一起去玩。”

“玩什麼玩,就知道玩,看來確實該找個男生管管你了,我回來以後你要還沒男朋友,我就替你找一個把你嫁出去算了,死丫頭!”陳平惡狠狠的道,陳安在另一邊頓時沉默。

“照顧好納蘭傾城,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不管她會不會找新男朋友,都要照顧好她,納蘭家在上海根基尚淺,有個叫李東正的人你叫皇甫阿姨注意一下,關鍵時刻,可以用家裡的力量。”陳平輕聲說道,然後深深吸了口氣,淡淡道:“等我回來。”

毫不留戀的掛了電話,陳平再次下樓,背著一個包,裡面裝著一整盒子飛刀,直接去了昨晚跟李誇父見面的地方。

而陳安在哥哥掛掉電話後愣了半晌,才急匆匆的像樓下跑去,開車直奔復旦。

李誇父打開門看到陳平的時候,絲毫不驚訝,淡淡笑道:“臭小子,決定了要跟我走?”

陳平微微點頭,笑道:“嗯,跟乾爹走一年,多長長見識,您昨晚上罵的好,我確實不應該這樣了。”

李誇父笑容欣慰,看了看手錶,道:“那我們走吧,昨晚就給你準備好機票了,去雲南,昆明。現在時間差不多了,去機場。”

陳平點點頭,沒有猶豫,直接跟著李誇父上車,像浦東國際機場開去。

與此同時,陳安已經在復旦找到了納蘭傾城,當陳安給校花說明情況時,愣了片刻的校花立刻帶著陳安像李誇父在上海的臨時住所趕來,不過她並沒有告訴陳安李誇父的事情,對於她來說,既然陳平不想讓陳安知道的,她不會多嘴半句。

兩人到達目的地,李誇父已經帶著陳安來到了幾場。

飛機起飛的一刹那,陳平閉上眼睛,心中道:“爸,大伯,咬金這次一定不會再給你們丟臉!”

很遺憾,當納蘭傾城跟陳安趕到機場的時候,正好看到飛機沖入雲霄。

納蘭傾城看著天空,哭的稀裡嘩啦,大罵道:“陳平你混蛋,嗚嗚,你沒良心。”

陳安走過來輕輕道:“嫂子,我們等哥哥回來再好好罰他好不好?”

校花梨花帶雨的臉上滿是倔強的神色,她張牙舞爪的看著漸漸消失在雲層的飛機,狠狠點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