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六章:那一段淒美歲月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58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15


葉天聽夫婦在第二天一早天還不亮的時候就靜悄悄離開。王復興一夜沒睡,送他們下樓,在社區門口告別,看著葉天聽坐進那輛邁巴赫揚長而去後,才歎了口氣,在附近的地攤上吃了些簡單早餐,三塊錢。他,虎子,鄢諦,還有王複雨,幾個人住在一起,花銷一直不大,除了偶爾的放縱外,小兔崽子每年的學費書費,還有社區的物業費才是大頭,沒錢的情況下,以王復興為首,這些人都是節儉的年輕人,好孩子。

吃過早餐,回到自己的公寓,看了下日期,王復興才突然想起今天上午八點就是王複雨學校的家長會。原本打算睡一覺的王復興索性洗了洗臉,簡單收拾了下,然後在客廳一口氣做了一百個俯臥撐,面不改色,最後才靠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看早間新聞,精神一直良好。

家長會在上午八點,王復興從床上把王複雨拎起來,草草吃點東西趕到學校的時候,正好踩著點進入教室,大多數三十來歲的家長都坐在教室裡面,楚前緣站在講臺上,看到王復興兩兄弟,眼神中的古怪神色一閃而逝,隨即點點頭,開始發成績單。

王複雨這個整日裡在學校惹事生非的小孽畜依然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並且甩開第二名將近二十分。其他家長看著很年輕的王復興,眼神中帶著不加掩飾的羡慕,接下來就是老師跟家長的溝通,王復興終於第一次見識到楚前緣的嚴肅面孔,點評班裡的各個學生,大都中規中矩,少有嚴厲批評和過分讚美,能得到這種殊榮的學生,沒超過五個,其中王複雨就占了兩個名額,被美女班主任狠批了一頓立刻開始表揚,很有衝擊力的一件事情,王複雨坐在老哥身邊,在也沒有平日裡的跋扈氣焰,撓著頭,嘿嘿傻笑,態度相當的謙虛。

臨近十一點,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家長會平平淡淡開始,波瀾不驚的結束,唯一的亮點恐怕就是王複雨挨了批評在屁顛屁顛接受表揚的滑稽事件了,家長們逐漸離席,不管內心想法如何,都會跟楚前緣說一些嚴加管教之類的客氣話,楚前緣一一微笑應對,文靜婉約。

王復興跟王複雨最後離開,看著空蕩蕩的教師,王復興笑了下,本來也想跟面前的小女人說兩句嚴加管教之類的,但又覺得太虛偽,畢竟該說的,昨晚都已經說過了,想了想,他點點頭,笑道:“楚老師,那我們也回去了,小雨以後還要你多多照顧。”

楚前緣眼波流轉,現在沒有別人,她眸子中的古怪神色就愈發明顯,猶豫了下,輕聲說道:“我午飯還沒吃呢。”

王復興一愣,這算是對方美女給自己的機會?他歎息一聲,很誠實的拍了拍口袋,一如昨晚一樣,坦率的令人感動:“我沒錢。”

“...”

楚前緣憤憤看了王復興一眼,轉過頭,對自己的學生道:“王複雨同學,你先回家吧,我和你哥哥還有事情要談。”

王複雨怔了一會,隨即就癲狂了,瀟灑一甩背後其實並沒有裝多少東西的書包,大喊一聲:“o。yes。”然後直接奔出教室,步伐歡快。

楚前緣臉色微紅。

王復興同志還是一臉不解風情的疑惑模樣,沉默了下,才淡淡道:“有事?”

楚前緣平穩了下呼吸,輕輕開口道:“我們走走吧?”

王復興嗯了一聲,懶洋洋走在楚前緣身邊,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楚前緣也靜靜走著,皺著眉,一時半會也沒開口的打算。

氣氛有些尷尬。

楚前緣畢業于華亭復旦大學,從青澀的初中年代開始,就不缺乏狂熱的追求者,事實上每個在後來者看上去無比封閉的年代,內部總有一些癲狂不羈的激情在燃燒的。在當時楚前緣的學校內,她就是能讓諸多男人激情燃燒的焦點,初中,高中,甚至大學,一路走過來,無論在男生圈子還是在女生群體中,都有著極好的口碑,昨晚跟王復興分別回到家,照例打開筆記型電腦上網,登上msn之後,看著上面一排排從初中時期到大學時期的校友,沒由來的想起王復興說他自己從華清大學畢業的那句玩笑話。再然後,鬼使神差的,她點開一個在高中畢業之後就去了華清的同學的聊天框,心裡想著既然王復興這廝能說他自己當時還是華清大學的風雲人物,如果是真的,那自己這個同樣在華清的高中同學,應該沒理由不知道吧?

最後她頭腦一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知道王復興嗎?你們大學的,兩年前畢業,應該大你一屆。”

對方瞬間就沉默了,楚前緣眼睜睜的看著跟對方的聊天框上面不停的顯示輸入狀態,顯示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對方才簡單的回了一句:“那是個傻逼。”

那一刻,楚前緣心想,說是風雲人物,還真夠風雲的啊。

只不過這位高中時期一樣有名的花朵接下來的一句回話卻讓楚前緣措手不及。

“兩年前華清大學幾乎百分之八十女生都暗戀的風雲學長,姐姐我也在暗戀啊,所有華清心高氣傲的美女,都不同程度上對王復興學長保持好感,呵,是不是有種聽傳說故事的感覺?事實上就是這樣的,就算現在,離開華清一年多的時間,每次跟男朋友躺在酒店的床上,偶爾我也會想念他的,別怪姐花癡,這是事實,咦?不對,你突然問這個做什麼?靠,難道你們認識?!”

幾乎瞠目結舌的楚前緣內心甚至來不及感慨什麼,下意識的機械性打字問了一句:有這麼誇張?為什麼你還說他是那個?

對方沉默了更長時間,才輕描淡寫的回復了一句:因為他女人咯。

於是大半夜都在胡思亂想消化高中同學帶給自己的情報的楚前緣第二天見到王復興,頓時有種高山仰止的詭異錯覺,扮豬吃老虎這句話現在很流行,但楚前緣左看右看,也沒察覺出身旁這個年輕男人竟然還是個頭頂光環的牛叉存在。

“你真的是華清大學畢業?經濟管理專業?”

兩人慢慢走到操場上,踩著腳下碧綠的草地,楚前緣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道,眸光閃動,一時間竟然給王復興造成一種興師問罪的感覺。

王復興很誠實的點點頭,沉默不語。

楚前緣心裡的滑稽感覺更濃重了,猛然向前走了幾步,來到王復興身前,水潤的眸子很專注的盯著面前這張年輕男人的臉,一字一頓道:“那,你認識葉雨煙嗎?”

僅僅一瞬間,在楚前緣話音剛落的一刹那,在美女班主任眼中,一直很寧靜淡泊的王復興臉色驟然慘白。

葉雨煙,這個名字仿佛帶著魔力一樣,將面前這個男人擊中,束縛在原地,像是抽空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氣。

楚前緣很荒謬的湧起一種被宿命選中的感覺,掙不開,逃不掉,甚至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她有一個在普通人眼中很顯赫的家庭,從小就在溫室中生長,受傷了會疼,看言情劇的時候也會哭,除了很漂亮之外,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這一刻,楚前緣沒由來的想到,就算自己以後會忘記眼前這個男人的樣子,也永遠忘不掉他現在的眼神。

哀傷。徹骨。

“你調查我了?”

王復興慘然笑道,緩緩蹲下身體,坐在草地上,慘白沒有一絲血色的臉逐漸又恢復平靜。

楚前緣沒由來的有些心慌,慌亂搖搖頭,小心翼翼道:“只是隨便找了個在華清的同學問了下而已,聽說你的女朋友叫葉雨煙,是華清最漂亮的女生,我好奇,就打算問問你。”

“女朋友?”

王復興喃喃自語,一直平靜的眸子中神采劇烈變換,良久,才喃喃道:“她是我老婆。”

楚前緣帶著疑問嗯了一聲,一點都不知道好奇心能殺死貓的道理,看著王復興的眼神雖然弱弱的,但卻難掩其中強烈的求知欲。

王復興看了她一眼,猶豫了下,掏出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輕聲笑道:“我們之間的開始完全是個意外,我和雨煙一屆,她學的是美術,我是經濟管理,剛進大學的時候,她就被評為華清最漂亮的校花,幾乎是全校公認的那種。我們的相識,還是有次我在食堂吃飯忘了帶飯卡,當時她站在我身後幫我這個普

普通通的校友刷的卡,當時她獨自一人,站在食堂裡,確實是最靚麗的風景。從那一刻我就覺得我愛上她了,不是因為她漂亮,而是因為那種氣質,有些像我記憶中已經很模糊的母親,溫婉恬淡。這樣的女人,就算驕傲,也只會藏在心裡,不會露出來刺傷別人的。很善良,對吧?那頓飯是我們在一起吃的,然後我們相互留了個電話,心裡想著,怎麼也是欠人家一頓飯,咱一個爺們,改天怎麼也得要請人家吃一頓好的吧?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她的家庭,很久以後,等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才知道她是個標準的千金小姐,老爹有個市值上百億的大集團,即使在北平,也有著絕對分量的話語權,我自己都很難相信,一個一窮二白的小子,竟然就這麼狗血的跟這樣一個千金小姐在一起了。其實過程很平淡的,大二的時候我們正式在一起,大三,我要了她的第一次,當她第一次挽著我的手走在校園裡的輕舞飛揚的時候,所有的學長學弟才反應過來,學校裡最美的一朵花,那個叫葉雨煙的女孩,真被我這癩蛤蟆拱了。大一到大三,中間的故事,太模糊了,就算你想聽,我也不願意講。大三下半學期,她帶著我去她們家,見家人,記得那會她當著她身家百億的父親的面,跟那個中年男人說,爸,這是我男人,等畢業,我們就結婚,你不能阻止,也阻止不了。我當時就想,這恐怕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中聽的一句話了,然後我就遭遇了所有人都期待的遭遇,雨煙的父親激烈反對,原本關係和睦的兩父女,差點因為我徹底反目,她的母親是個很和善的女人,對我也很好,但沒用,對待女兒的終身大事上,那個中年男人反對的異常激烈,這麼大的壓力下,我們還依然繼續交往著,一起上課下課,吃飯,實在想念對方了,就睡最便宜的商務酒店。但那段時間,我們還是很快樂的,也就在那年的下半學期,我加入學生會,從那以後,清華對外或者對內的一切活動,都活躍著我的身影,當時想法挺簡單的,總覺得身邊有個如此耀眼的女朋友,自己如果還平庸下去,恐怕我都不能原諒自己,我所吹噓的華清風雲人物,學生會主席,就是大三到大四那兩年的時間了,過了這麼久,想不到竟然還有人記得。”

王復興停下來,躺在草地上,微微眯著眼睛,隨意揪了一枚草葉,放在嘴裡嚼了一下,微澀。

“繼續說。”

楚前緣下意識追問了一句。

王復興長長出了口氣,似乎想把憋在肚子裡的情緒全部吐出來,繼續道:“臨近畢業的時候,雨煙的父親找到我,那是我們第一次心平氣和的談話,他給了我兩個選擇選擇,第一,給我一筆錢,八位數,然後離開他女兒自己去逍遙快活,第二,給我一百萬,算是我創業的資金,我拿著這些留在北平,雨煙出國深造一年,如果一年後我們還堅持要結婚,而我手上這一百萬又做出成績的話,他就會答應我們的事情。呵,我知道這是我唯一的機會,雨煙也知道的,所以她也沒反對,那段時間,我們忙忙碌碌的準備畢業的同時,我註冊了一家軟體公司,她準備出國的事宜,我們那會都很樂觀的認為我們一定會在一起。但畢業前的那天晚上,吃完散夥飯,我送她回宿舍的路上,她還是哭了,死死抱著我,哀求著我,讓我在和她說點什麼,說啥?我自己腦子都濛濛的,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第二天,畢業,一起相處了四年的情侶和兄弟全部各奔東西,我自己一個人坐在宿舍裡面,直到她上飛機的那一刻,我都沒給她打一個電話,發一條短信。我們都知道,按照約定,我們再次聯繫見面的時候,恐怕是一年之後的事情了。她剛出國沒幾天,她的父親就找到我,把一百萬的現金裝到一個箱子裡,交到我手上,跟我說以後是不是能跟他女兒在一起,也不管我用這一百萬能做出什麼奇跡,這都是屬於我個人的,他不沾一點股份。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喝了些酒,他走後,我回到自己臨時租下來的房子裡,心裡想著,也許真該拼一次了。公司選址,招聘,開發軟體,我找了四個同樣剛剛畢業的年輕人,還有兩個跟我在同一所學校的死黨,把小雨接到北平,然後整天都呆在公司,研究軟體程式設計。這個世界很現實,永遠不會出現一年之內從窮小子變成中國首富的奇跡,我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開發各種小遊戲,辦公軟體,終於將當初的一百萬變成了市值兩千萬的中小型公司,雖然不算什麼,但這份答卷交到我的准岳父手中,當時我想,應該也可以過關了。然後在她出國離開的第十一個月,突然給我打了個電話,相隔萬里,電話中我依然能聽到她的興奮聲音,還是甜甜的叫我老公,說自己最近就會回國,我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並且完成了承諾,只要一回去,我們就立刻結婚。我的家在華亭,她開玩笑說嫁雞隨雞,以後我們把公司遷移到華亭,就在那裡定居,還說為我準備了一份很大的禮物,我們打了將近兩個小時的國際長途,掛掉電話的那一刻,我才覺得,自己疲憊的近乎麻木的靈魂,才終於開始復蘇。然後第十二個月,她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回國,在華亭短暫的逗留了三天,然後回到北平,坐進計程車裡,再次給我打了個電話,笑嘻嘻告訴我讓我做好心理準備,兩個小時後在我公司的樓下接駕,當時我在忙著寫一個軟體程式,果真就沒去機場,安心在公司裡等著,等著那個原本可以跟我一輩子走到老的女人。”

楚前緣怔怔出神,看著王復興恍惚的表情,輕聲道:“然後呢?”

“然後,她死了。”

王復興平靜的語調不帶一絲一毫的起伏波動。

楚前緣怔在原地,長大嘴巴,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從王復興的眼神中,她突然間讀懂了剛才在自己提起葉雨煙這個名字的時候,面前這個男人徹骨哀傷的眼神,平靜到極致,本身就是一種瘋狂。

“死於車禍,她出了首都國際機場,來我公司找我的路上,甚至在車禍發生的時候,她還在給我發短信,短信已經編輯完了,但卻沒有發出去:“大懶豬,竟然真不來接你最漂亮乖巧的老婆,一會見到你的時候,我要罰你抱著我說一萬遍我愛你。”很天真的語氣對吧,在我面前,她的強勢與狡黠,我從來都看不到的。所以在我眼裡,她永遠都是個柔柔弱弱的小女人,當我知道後趕到醫院的時候,她已經躺在了太平間,來找我之前,她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婚紗和我的禮服,都放在她的包裹裡面,甚至連結婚戒指都準備好了。她還是那個捨不得讓我花錢的傻丫頭,把所有東西都替我準備好,可惜,她卻沒機會穿著婚紗在我面前。

我把所有沾染著她鮮血的東西全部收起來,然後走到她父母旁邊,跪下,跟他們說,就算雨煙走了,依然是我的女人,只要你們不介意,我就是你們的兒子。她屍體火化的當天,我解散公司,離開那座城市,她回國之後在華亭買了一套房子,現房,也就是她給我準備的禮物,本來沒意外的話,那是我們結婚後的住所,但回來的,卻只有我一個,當我走進那套房子的時候,我就知道,這輩子,除非我死了,不然這套房子,一直都是我的,就像她一樣,再然後,就是現在了,呵,還真是個又臭又長的故事啊。楚老師,你說這麼精彩的生命,這麼繁華的前程,怎麼突然間,就都不吸引人了呢?知道為什麼嗎?”

楚前緣眼睛通紅,捂住嘴巴,用力搖搖頭,內心抽搐成一團,卻死死壓抑著自己,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王復興點燃一根煙,抽了一口,眼神安靜,從京城回到華亭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在自己大學四年中劃出過無數絢爛軌跡的那個女孩,終究還是徹底離開自己了。

她在她的墓地中。

他在她的房子裡。

一陰一陽。

永隔。

王復興靜靜站起身,舒了口氣,看了一眼地上眸子通紅的楚前緣,淡淡道:“我先走了,再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