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八章:孽障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461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6:16


就算在遍地都是夜店的大華亭,復活酒吧依然保持著牢牢不可撼動的一線地位。

規模,裝修,dj,甚至是每到晚上就遊蕩在裡面或清純或妖嬈的女人,都是復活酒吧的亮點。所以經常來這裡玩的顧客,大都也保持著對這間酒吧的超高忠誠度。大場子,有些背景,絲毫不離奇,起碼在王復興這個層次的人眼中,這裡的老闆,就是那種出了什麼事都可以三言兩語擺平的大角色。所以虎子能在這裡找到工作,在王復興看來,能有個站在華亭牛氣哄哄的老闆,肯定不是什麼壞事。

晚九點鐘左右,良久都沒有一起行動的王復興,鄢諦,加上虎子,三人懶散坐在吧臺上,要了幾瓶啤酒,隨意閒聊。九點多鐘的時間,場子裡人還不算多,比較清淨,就算使喚起服務生來,對方也樂得態度真誠一點,王復興坐在吧臺上,捏了一粒花生米放進嘴裡,眯著眼睛,靜靜打量著對現在的他來說根本就可望不可及的酒吧,眼神純粹到不夾雜絲毫羡慕。

虎子從小到大都沒心沒肺,說難聽點,就是憨傻,但卻不笨。他要的生活一直很簡單,有肉吃,有酒喝,就足夠,天真到連討媳婦的大事件都沒有想過,所以在一些問題上,王復興,或者鄢諦,都習慣性的幫他做主。王復興看了看坐在自己身邊的傻大個,笑了笑,用力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點燃一根煙,不動聲色觀察周圍的環境,越大的場子就越可能存在不安定的因素,販毒,賣。淫這些大都市中永遠都不可能徹底杜絕的東西,任何場子沾上了,都不亞於一場災難,一旦曝光,再怎麼手眼通天的老闆都罩不住,王復興自認自己是個冷漠到從來不關心別人生死的混蛋,沒愛心沒同情心,但對自己的兄弟,則永遠都保持著百分百的熱情,不介意自己吃點虧,或者操心一點。

“這裡的老闆不簡單。他在我賣別墅的地方有套房子,當時一口氣付清的款項,上千萬,而且戶主用的還不是他的姓名,嘖嘖,這種生活,咱們真不敢想的,當時跟我一起賣房的幾個女同事,個個都是恨不得以身相許的模樣,都是爺們,差距這麼大,怪不得有些人仇富,其實不是沒有道理的。”

鄢諦喝了口酒輕笑道,語氣難免有些酸溜溜的意味。他本來就是個走在街上回頭率幾乎高達百分百的大帥鍋,這樣的爺們,要是手裡再有點錢,還不想禍害哪家閨女就禍害哪家閨女?就算性子淡然的王復興,偶爾也會表態嫉妒這廝一張能禍國殃民的英俊臉孔,足以說明鄢諦對女人的吸引力和殺傷力了。

“仇富沒錯的,但一味的仇富,而自己不知道去拼,那就盲目了。這個社會,就算在往前推幾十年,往後推幾十年,所有的榮華富貴,也都是靠自己去搶,去拼,去掙扎出來的可貴東西,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太扯了。沒錢的嫉妒有錢的,有錢的嫉妒比自己還有錢的,非常有錢的嫉妒有權的,這社會,談不上畸形,人性如此。”

王復興淡淡道,拿起旁邊的啤酒瓶喝了口酒,他喝酒上臉,但很少醉,眼神依舊清明。再說了,他兜裡裝著的不過是幾張百元大鈔,三個人門票錢不算,就面前要的一堆啤酒,就差點掏空了他的口袋,真心不敢在跟面前的瓶瓶罐罐較勁,這他媽都是實打實的銀子啊,沒錢的活法,自然就是能省就省了。

“去拼,去搶,去掙扎。”鄢諦喃喃自語,因為喝了點酒的關係,一個大男人的臉龐,竟然透著一股子讓人心底直冒寒氣的嫵媚,他轉過頭,看著王復興,眼神中滿是深意:“那你呢,不拼不搶就甘願這樣了?每天兜裡裝著幾百元錢,來一次這種地方,都要籌畫半天,這種生活,是你想要的?”

王復興喝酒的動作頓了一下,沒有醒悟,眼神反而愈加迷茫起來。他轉頭看著這個從小就智商高超的不像話的死黨,咧開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伸出手使勁揉了揉鄢諦的頭髮,笑道:“這樣不挺好?活著多累啊,喜歡錢喜歡權的都會拼命,因為他們都有追求,我呢,我追求什麼?我追求的,死了。呵呵,來,幹了。”

鄢諦漠然,緊緊握著手中的啤酒瓶,眼神清冷。

“有時候想想,當個小白臉其實挺不錯的,真心話。但肯出錢包養我的富婆必須得漂亮溫柔的,沖著我撒銀子也得大把大把的,穩定,長期,那生活就太滋潤了,只不過有點可惜,款爺為了小三買房買車的是少數,富婆肯為小白臉付出的,就更他媽少了,有些事情,只能想想而已,真的。”

王復興微微笑道,將酒瓶推開,掏出煙盒,給虎子和鄢諦一人扔過去一根,然後自顧自的吞雲吐霧。

虎子沉默著接過來,猶豫了下,夾在耳朵上,沒抽,盯著面前的酒瓶,眼神空洞,毫無聚焦,王復興和鄢諦大多數時間的對話,他都聽不懂,不過無所謂,在他心裡,唯一的準則就是王復興說的話,不管是什麼,都是對的,這就夠了。

十點鐘。

作為上海標誌性夜場之一的復活酒吧,人流量激增,逐漸向著最高峰發展。

一小隊在人群中異常扎眼的年輕人進入酒吧,在王復興附近的角落裡面要了張桌子坐下來,隨意點了一大堆東西,氣氛熱烈。

但王復興卻怔住了。不止是他,酒吧大多數人都微微一靜,眼神不約而同的落在這一小隊人身上,目光複雜,但唯一的相同點,就是每個人眼神中都帶著一絲驚豔。

瞬間就成為酒吧焦點的小隊人數不多。四個,三女一男,都很年輕的歲數,氣質穿著談吐,很明顯都高出普通人不止一個檔次,帶頭的是個年輕女孩,長髮,t恤,牛仔褲包裹著一雙修長完美的長腿,一張就算再怎麼挑剔的審美觀都會下意識給出滿分的俏臉上,滿是驕傲冷漠,就算坐在屬於她自己的小圈子裡面,依然有種淩駕於其他三人之上的優越感,不加掩飾。

天使,或者仙子,這兩個詞彙,是形容她在恰當不過的評價了。

世界真小。

回過神來的王復興有些感慨。復活酒吧雖然是上海的標誌性夜場,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那晚看到的豪華車隊中,坐在加長林肯裡面的這個女孩。

當時雖然是驚鴻一瞥,但也足以給多數人一種很難忘的印象了。

王復興笑著搖搖頭,看了周圍似乎還有些呆滯的人群一眼,繼續喝酒。金庸大

俠的著作中,楊過第一次遇見小龍女,段譽第一次遇到神仙姐姐的時候,大致就是這種心態了。

虎子看了看那個集萬千光環于一身的女孩,咧開嘴,沒由來的笑了笑,突然覺得除了心目中帶走了王復興大半色彩的葉雨煙之外,現在出現的這個女孩子,跟王復興也很般配。

鄢諦面色依舊冰冷,自始至終,甚至都沒有回頭。

真是個怪人。

場中短暫的呆滯過後,接下來就是更熱烈的氣氛,絕大多數有色心沒色膽的雄性牲口意猶未盡的走向舞池,有的訕訕坐下來,人能有自知之明,是好事,但偌大的上海,怎麼可能每個人都清楚明白自己的位置?無論什麼情況下,都會有不長眼的牲口來湊熱鬧的,要麼怎麼都說世間百態,少了這些人,肯定會少不少樂子。

幾個從酒吧二樓走下來的年輕人死死盯著角落裡那個驕傲冷漠的女孩,眼神異常一致,他們是這個酒吧的常客,就算這裡的經理,有時候都要給他們幾分薄面,過著聲色犬馬的生活,加上家裡有點背影,難免倡狂了一些。幾個年輕人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人眼神最為灼熱,輕輕舔了下嘴唇,盯著角落裡那個仿佛有種魔力的女孩,喃喃自語道:“這個妞,今晚我要了。”

“東子,想要就上,復活酒吧是咱哥幾個的地盤,還真不怵誰。怎麼說,你先提出來,給你個面子先上,兄弟幾個後面排隊,哈哈。”一個渾身掛滿了鏈子的小混混猥瑣笑道,東子明顯是這個小團體的核心人物,所以小混混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異常心虛。

東子嘿嘿笑了笑,整理了下領帶,那張很英俊的臉龐瞬間變換了好幾種表情,這才大步走上去,徑直來到坐在角落中的焦點女孩面前,感受著那份近乎驚心動魄的魅力,強自讓自己的笑容變得自然,微笑道:“美女,我可以坐下來喝一杯嗎?桌上這些東西,算我請客怎麼樣?”

一直安靜坐著極少說話的冷傲女孩終於抬頭,水潤眸子掃了東子一眼,淡淡道:“不可以,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先生,請你離開。”

她重新轉過頭,無意間掃了一眼王復興的背影,怔了下,似乎有些眼熟,但卻想不起來從哪見過這個人了。

東子自詡情場老手,見過太多外表冷豔到了床上就風騷無比的‘矜持’女孩,自然不會輕易放棄,遇見這麼個極品,就算死纏爛打,能到手也是福分,他嬉皮笑臉搬了張椅子坐下來,笑道:“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多個人,也熱鬧點,就當交個朋友。美女,我叫何東,怎麼稱呼你?”

“這裡不歡迎你,你看不出來?朋友,如果沒事的話,請你離開。”

這個耀眼的小圈子中,唯一的年輕男人沉聲開口道。有個上海市秘書長的父親,說起話來就是有底氣,這個叫唐甯的女孩,就連自己的老爸都嚴肅吩咐自己要小心翼翼的招待,所以他才壓下平日裡的跋扈性子,跟東子好說好商量,除了唐寧,另外兩個女孩家庭背景大致都跟自己是一個層面,其中還有個副市長的女兒,這種背景,足夠在上海橫著走了。

“呦,兄弟這話就不對了。酒吧又不是你家的,我想坐在這,還需要別人同意不成?人多,拼張桌子,沒什麼意見吧?”何東流裡流氣道,沖著身後的幾個死黨招了招手,幾個年輕人立刻猥瑣笑著湊了過來。

“人多滾一邊去,想拼桌子,隨便跟別人拼,沒人攔你,別在這裡礙眼。”

一個身材嬌小玲瓏的女孩冷笑道,說話毫不客氣,伸出手指著東子的鼻子,眼神滿是輕蔑。

因為這場小變故,附近幾乎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靜觀事態發展,原本安靜喝酒的王復興放下酒瓶,歎了口氣,有些無奈,怎麼說也是跟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漂亮女孩,難道今晚真要自己上演一場英雄救美不成?

何東眼神陰沉,盯著開口說話的女孩,陰陽怪氣,笑眯眯道:“妹子,你剛才說什麼,哥沒聽清楚,在說一遍?”

“滾。”

一個字。

空靈悅耳,如天籟之音,只不過吐出來的字眼卻並不算美好。

唐寧終於開口,乾脆俐落。

何東瞬間變色,惱羞成怒,但卻終究不想放棄眼前這個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的水靈小妞,猛然起身,伸出手就要拉唐寧的手,沉聲道:“樓上有包間,我們上去談談。”

跟何東一起起身的,還有王復興。

只不過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幾個身材異常魁梧的男人迅速來到唐寧面前,神兵天降一般,在何東的手還沒有觸碰到唐寧的時候,猛然將他的手拍回來,同時一巴掌狠狠甩在何東臉上。

“啪!”

附近一片區域迅速安靜下來。

何東將近一米八的身高瞬間騰空而起,頭部重重裝在吧台上面,在狠狠摔落,鮮血流了一地。

何東的幾個狐朋狗友終於反應過來,同時罵了聲草,還沒開始行動,就被其他幾個男人給攔下,乾脆俐落的出手,幾秒鐘的時間,就讓這群人徹底喪失行動能力。

穩准狠。

黑西裝,光頭,黑皮鞋,耳朵裡掛著一副隨時方便聯絡的耳機,突然出現在唐寧面前的三個黑衣光頭,氣勢一時間生猛的一塌糊塗。

三人解決掉幾個噁心的蒼蠅,也不急著離開,反正已經暴露身份,索性站在唐寧身邊,雙手交叉於腹部,神態恭敬。

所有人目瞪口呆,這一刻那個耀眼卻驕傲冷漠的小妞,太特麼想像史詩級黑幫電影中黑幫老大的女人或者女兒了。

一片寂靜中,唯一站著的王復興分外顯眼,顯眼到就算是唐寧那一小桌子人,都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王復興神色依舊平靜,心裡卻在感慨,這他媽的英雄救美果然是狗血橋段啊,真正的英雄,別說救美女,恐怕在美女出現的那一刻就精盡人亡了。這操蛋生活。

眾目睽睽之下,王復興沖著唐寧那一桌人還算自然的笑了一下,然後重新坐下來,將面前的半瓶啤酒一口氣喝光。

有那麼一瞬間,一直憨傻的虎子覺得,王復興的笑容,似乎重新變得燦爛起來。

唐甯看了看王復興,漂亮的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瞬間露出一個驚豔全場的弧度,然後轉過頭,再也沒有看過王復興一眼。

始終冷漠冷靜的鄢諦終於轉頭,瞥了一眼附近角落中的驕傲女孩,嘴角緩緩掀起一個刻薄到近乎不近人情的弧度,冷笑著說了一句:“孽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