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十三章:蝴蝶效應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43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青鼎會所,唐寧安靜蜷縮在沙發上面,蒼白的臉色已經漸漸恢復紅潤,看著包廂中央擺放著的巨大魚缸,怔怔出神。

會所表面上的負責人在事後的第一時間就已經趕到了唐寧面前,貌似知道對方的底細,沒有斥責今晚出乎所有人預料的事情,只是不卑不亢的出於禮節問候一聲,便不再說話。所謂的上流社會,內部往往蘊藏著普通人一輩子也不可能瞭解的血腥,踏進這個圈子,所有人都要強迫自己去習慣,沒辦法的事情。

“李總,今晚的事情,我希望會所方面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唐寧沉默了一會,才靜靜開口道。語氣平淡,簡單一句話,就已經證明了這個唐家大小姐的強勢,在別人的地盤上鬧出這麼一檔子事情,非但沒有任何歉意,就連說起話來,都是一副毋庸置疑的語氣。

“唐小姐請放心,該知道什麼,不該知道什麼,我們心裡都明白的。”被稱呼為李總的男人笑道,三十來歲左右的年紀,他叫李和,青鼎會所明面上的總經理,剛才青鼎門口近乎暴烈的壯觀場景如何威武他不知情,但只看事後現場,他依然能感受出一種觸目驚心的味道,而且來之前他的頂尖上司孔林已經吩咐過他該如何做,據說從京城下來微服私訪的夏大小姐對那個出手的年輕男人很有興趣,不出意外,是起了拉攏之心,這種情況下,李和自然不會把事情鬧大,一臉真誠笑意,滿口答應下來。

唐甯點點頭,連句謝謝都欠奉,一如既往的驕傲,她揮揮手,淡淡道:“李總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先去忙吧。”

李和禮貌性質的微微躬身,離開這間包廂。

他前腳剛走,一陣輕微的敲門聲就再次響起,唐寧毫不意外,說了聲進來。

包廂門被輕輕推開,剛才王復興同志爆發的時刻站在唐寧身邊充當著最後一道防線的風韻少婦走進來,臉色死板,猶豫了下,輕聲開口道:“兩名輕傷,三名重傷,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傷勢最為嚴重的一個,一輩子都要在床上渡過,小姐,外面的保鏢情緒都很激動,是不是需要安撫一下?”

唐寧輕輕出了口氣,青蔥般的手指放在太陽穴上,思考了下,緩緩開口:“每人五十萬的安家費,所有醫藥費唐家一力承擔,今晚參與這件事的保鏢每人十萬,所有傷者全部送醫院,越快越好。”

很成熟很迷人的少婦點點頭,應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宋姐,如果是你出手的話,能不能達到剛才王復興的效果?”

出於某種極為特殊的情緒,唐寧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姓宋,名為青魚的誘人少婦停下身,很誠實的回了一句:“不能。”

唐寧璀璨的眸子閃過一絲複雜神采,淡淡道:“你先做事吧。”

宋青魚徑直離開。

唐寧從沙發上站起來,來到體積巨大的落地鏡面前,凝視著鏡子中的自己,眼神平靜。三千青絲如瀑,出塵的俏臉,驕傲挺拔的胸部,再向下,纖細的腰肢襯托出來的臀部弧線愈加驚人,在配上一雙長腿,幾乎是一個標準並且完美的s線,京城內部整天詛咒唐家遲早步王家後塵的仇人對手多了去,但無一例外,沒人能否認唐家大小姐的美貌,如果這樣一個美人,在賦予她一身比容貌身材更出彩的驕傲氣質,那這樣的娘們,究竟是個喜劇,還是悲劇?

唐甯並不覺得今晚對王復興的舉動有多麼過分,在她看來,一個男人,如果需要讓女人去照顧他的自尊心的話,也太可悲了點,想起剛才某人在這裡瀟灑甩出一億支票揚言要買自己初夜的狂妄姿態,唐寧冷笑了聲,轉身,順手將桌上的支票撕碎,離開包廂。

唐甯手下受傷的保鏢全部被在宋青魚的吩咐下送往醫院,這個年紀在三十歲上下的少婦就算在唐家,也算是一朵不可多得的奇葩,幾乎一人擔任了唐甯保鏢司機兼助理的所有業務,更難得的是一直做得井井有條,剛剛將群情激奮的保鏢安撫完畢,她就看到大小姐獨自一人表情古怪的走出來,立刻迎了上去,喊了聲小姐。

唐寧點點頭,走向停車場那輛加長林肯,語氣平淡道:“我們回去。”

豪華車隊緩緩離開青鼎會所,雖然少了幾名保鏢,但隊形依然有序,唐寧坐在林肯後排,掏出手機,猶豫了下,給爺爺撥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身在京城的唐天耀明顯沒睡,精神氣十足,接起電話笑道:“怎麼了丫頭,離開北平幾天,難不成轉性了,打算聽爺爺嘮叨了?”

唐寧甜甜笑了聲,卸下冰冷的面具,故作雀躍,笑道:“爺爺,你交給我辦的事情,搞定了呢,你打算怎麼表揚我?”

電話中沉默了下,唐天耀明顯對這次孫女的辦事效率大感意外,不過倒也沒懷疑什麼,哦了一聲,饒有興趣道:“王復興那孩子怎麼樣,對你說了什麼沒有?”

“沒有啊,他說願意放棄我和她的婚約,錢也收下了,皆大歡喜。”唐寧眼神躲閃,卻對答如流,隔著電話,就算京城那位元唐家家主在怎麼精明,也絕對不可能料到自己孫女的心理狀況。

唐天耀唔了聲,問道:“王老頭呢,見到沒?”

“死了。”

唐寧拿著電話,手指卻微微顫抖。第一次在自己尊敬的爺爺面前說謊,容不得她不小心翼翼,跟王復興鬧僵這種事情,如果說給視名聲比性命還重要的爺爺聽,後果如何,最不濟也是大發雷霆吧?

唐天耀沉默下來,似乎對唐寧這個答案有些意外,人死燈滅,世事無常,說的不就是這麼回事?唐天耀怔怔出神,良久,才歎息了一聲,感慨道:“可惜了我珍藏了這麼多年的好酒了。”

“爺爺,我陪你喝就是了。”唐甯立馬乖巧道。

唐天耀爽朗大笑,連說了三個好字,笑道:“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在華亭呆些日子,那邊的地鐵19號線這幾天開始招標,你照應一下,最好拿下來,這可是塊肥肉,不少國企都在參與,夏家那丫頭跑去華亭,估計也打算分一杯羹的,這次事情你來。經手。”

唐寧悄悄松了口氣,笑容

也活潑了許多,應了一聲。

唐天耀率先掛掉電話。

唐寧拿著手機,打開車窗,微微歎息,心裡又想起那張揚言要買自己初夜的可惡臉龐,自嘲搖頭。她不後悔跟爺爺撒謊,潛意識中,唐甯並不認為王復興真的還有機會將王家發展到唐家現在的高度,起碼幾十年內不可能,而且以她高傲的性格,就如她所說的一樣,她的青春和幸福,肯定不會被一個幾十年的承諾所支配,那個很自己有著婚約的男人,雷霆出手並且走出青鼎會所的時候,或許就真的該從唐家所有人的心中消失了,唐寧握著手機,輕輕摩擦,嘴角緩緩揚起一個驕傲弧度,堅定自語道:“我沒錯。”

-------------

外灘,淮海路時代廣場,南京路,東方明珠。

夏沁薇親自開車,帶著王復興,幾乎走過了夜色中華亭最為漂亮和繁華的地方,可惜大雨連天,破壞了一絲氣氛,不過對王復興來說,坐在這輛超級跑車裡面,足以彌補這種遺憾。其實這種動輒七位數的跑車坐進去並不如一些商務車舒坦,超跑,主要追求的還是駕駛樂趣,可王復興內心那份幾乎不存在的虛榮感,還是得到了很大的滿足。身邊的小娘子說在空中俯瞰夜華亭,是最壯麗的風景,但王復興同志土包子一個,就算從前有個牛叉哄哄的家世,現在也成了過去式,從小到大都是普通近乎貧窮的生活,懶得去奢望從高處俯瞰華亭這類事情,能坐在車裡漫無目的的閒逛一通,已經很滿足,真的。

有野心是好事,但有野心卻沒資本,就是悲劇了。

奧迪r8最終停在一個格外僻靜優雅的別墅區前,王復興仔細看了看,才突然發現這地方距離自己的住所並不算太遠,騎單車大概也就半個小時的路程,夏沁薇主動解釋道:“這裡就是前緣的家,楚家是夏家的一個分支,主要生意都在華亭,目前都是由前緣的父親在打理家族生意,而且這丫頭還有個在本市地下社會中非常有名望的叔叔,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就算比不上唐家,在華亭,這也算是名門了哦。”

王復興並沒有多少震驚情緒,仔細一想,也就釋然,尋常人家,斷然培養不出楚前緣那種不在乎太多功利的恬淡女子,更何況能跟京城夏家沾親帶故的,就算是雞犬,也能升天了。

整個晚上跟王復興聊了很多的夏沁薇突然轉頭,一雙眸子中滿是意味深長的色彩,玩味道:“男人挖空了心思想上位,最可恥的是只會空想,卻不敢有半點實際行動。最無奈,是想走捷徑,最終卻發現無捷徑可走。最可恨的,就是功成名就之後的白眼狼。王復興,有錢人的基數雖然不如普通人多,但終歸是一個群體。華亭很大,北平也很大。除了極少數走狗屎運的所謂成功人士,每一條向上的道路,都是屍骨與榮耀並存,想上位,就要掙扎攀爬,最簡單不過的道理。這個世界有很多一夜成名的鳳凰男,但大都是曇花一現,不是這些人不夠聰明,而是太聰明了,反而失去了本來應該有的智慧,最終在看似光明無限但卻步步危機的道路中夭折。男人想上位,走捷徑,靠女人,不擇手段,都不可恥,成功後忘恩負義,才是最讓人不屑的下作行徑,最終成為眾矢之的,也怪不得誰,心懷怨念只想一口氣往上爬的人,我見過很多,但有好下場的,沒幾個。無論站在什麼位置,心懷不公,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如果心眼小到連最基恩的感恩都裝不下,還能奢望他裝下更多的人性嗎?”

王復興一時之間沒明白這小妞的意思,這一番話,怎麼聽怎麼有種讓自己走靠女人那條捷徑的意思,至於最後論調,更像是對自己的警告,頗有軟硬兼施意味,他點了根煙,很聰明的選擇沉默。

夏沁薇笑了笑,繼續道:“我們家有個老人說過,做人,可以陰險卑鄙陽奉陰違,但只要對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抱有善意,有良心,就算是好人。”

“很精闢。”

王復興笑著評價道。

夏沁薇沒好氣的白了王復興一眼,打開門,下車,笑道:“車子你開走好了,明天早上來接我,前緣對你很有好感哦,要不要我幫忙撮合一下,怎麼說她也有個至少能讓男人少奮鬥二十年的家世,人長得也漂亮溫婉,乖巧的很,動心嗎?”

王復興終於明白這妞說的走捷徑是什麼意思。說來說去說了半天,感情這剛才她說的那條捷徑還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楚前緣,並且是替楚前緣給自己敲警鐘,嘖嘖,這迂回戰術,玩的也太亂七八糟了些。他哭笑不得道:“不是讓我跟你混麼,怎麼,才幾個小時,就打算讓我做楚前緣的小白臉了?”

夏沁薇微微眯著眸子,夜色的映襯下,有些狐媚色彩,她吃吃笑道:“也說不準哦,沒准你表現好了,姐姐我一心動,讓你做我的小白臉也是說不定的。”

王復興沒敢接話,說了句再見,爬到還殘留著夏沁薇體香的駕駛位上,發動汽車。

只不過沒走多遠,就接到夏沁薇的電話。她似乎還沒有走到別墅,話筒中隱約傳來一絲蟲鳴聲,那個今晚似乎沒由來邀請他上車,又莫名其妙讓王復興跟著她混的女人在電話那頭輕笑著問了一句:“喂,我會在華亭待一段時間,之後你願不願意跟我回北平?以我貼身保鏢兼職司機的身份?”

王復興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夏沁薇哼了一聲,也沒強求,只是打趣道:“那就算了,你表現不好,我收回剛才我說的話。”

王復興有些無語的掛掉電話,開車直接回家,前路大風大雨,一如他自己的未來,模糊而朦朧。

可以說,在走出青鼎,坐進這輛奧迪r8的那一刻起,王復興的人生便開始以蝴蝶效應的姿態一點一滴展開,但他能走多遠,能爬多高,都取決於他自身決斷和視野。

去京城?

王復興點了根煙,眯起眼睛,單手控制著方向盤,猛然緊握。

就算回去那座城市,自己也絕對不會以現在的身份回去。

姓王。名復興。

復興家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