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十四章:人靠衣裝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68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王復興開著那輛奧迪r8回到社區,在酒吧分開的鄢諦已經躺下休息,而虎子則神采奕奕,龐大的身軀蹲在客廳,正在玩時下裡很流行的一種遊戲:多米諾骨牌。這玩意要是靠興趣支撐的話,折騰兩下確實挺怡情,但如果從小到大只專注於這東西,未免就有些恐怖了。虎子就是如此,幾萬塊的多米諾骨牌,在專業級別的人眼中不算多,可這卻幾乎是他的所有家產,裝在一個大箱子裡面,每次拿出來都費勁,一塊一塊堆起來的話,更是折磨人的耐性,在這方面,就連性子平淡的王復興都甘拜下風,不服不行的。

他悄悄關上門,站在虎子身後,安靜觀看。就算是從小到大都穿一條褲子的死黨,王復興同志也沒法給虎子一個這廝智商很高是個大智若愚的狠角色的評價,憨厚近乎憨傻,這評價最為中肯,但虎子身上卻有個不容忽視的閃光點,就是他無論做什麼事情,都異常專注,古語說勤能補拙,就是這個道理,一個敢跟任何困難玩命的人物,就算傻,也能創造出不俗成績的,如果不是這樣,當年他斷然不會以不差王復興鄢諦幾分的優異成績被華清大學錄取。

一塊一塊,拼成各種不規則但卻很有美感的圖案,看別人在做自己做不到或者不願意做的事情,人類多半會有兩種心理反應,要麼是羡慕,要麼就是嫉妒,王復興屬於前者,安靜觀看,眼神中滿是笑意。

拿起,堆砌,如此反復,整個過程中,虎子的手抖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顫抖,穩的不像話,這樣一雙手,如果拿刀或者拿槍的話,多半也是可以發揮出非同尋常的戰鬥力的。

王復興輕輕笑了聲,在虎子身邊給自己倒了杯水,笑道:“虎子,我找到工作了,保鏢兼司機,牛不牛?”

虎子的手終於抖了一下,積累起來的近千塊多米諾骨牌悉數倒塌,但他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抬起頭,憨厚笑道:“牛。”

王復興嘿嘿一笑,喝完一杯水,打算回房休息,虎子在酒吧是晚班,白天大把的時間睡覺,他就不一樣了。

王復興房間的佈置跟客廳天差地別,遠沒有外面那些別出心裁的小心思裝飾,偌大的房間,簡單卻溫暖,一張足以容納五六個人的舒適大床,估計就是房間裡最值錢的玩意,床上方,粉紅色的牆壁上,貼著一個大大的囍字,雖然不如當初那般光鮮亮麗,但明顯經常被人小心擦拭,所以很乾淨。

王復興躺在床上,衣服都沒脫,點了根煙,怔怔出神。今晚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遠算不上波瀾起伏,但王復興心裡那一湖水要說真一點漣漪都沒,也太假了點,唐寧的冷漠不屑,夏沁薇的熱情拉攏,甚至還有楚前緣,一一閃過王復興腦海,最終停留在一年前還活在自己世界中的靚麗女孩身上,王復興盯著床上方那個大大的囍字,沉默良久,才歎了口氣,拉開床頭櫃,從裡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把蝴蝶刀,輕輕撫摸。

刀身純黑色,做工異常圓滑,冰冷的刀柄內藏著一小截同樣是黑色的刀鋒,冷冽鋒銳。這是王復興的爺爺去世前留給王復興的遺物之一,雖然不是小說中類似千年玄鐵打造的神兵利器,但也是王家在輝煌時期王老爺子親自派人重金打造的小巧玩意,送給自己的孫子後,就在沒見過血。

王復興怔怔出神,拉開兩邊的刀柄,大概十來公分長的刀鋒瞬間暴露在空氣中,漆黑色,深沉而鋒銳,它有個很古怪的名字:花斑。爺爺說蝴蝶刀本來是一對,還有一把,名叫鳳尾,硬度方面跟花斑也是兩個極端,但老人卻始終沒說鳳尾的下落,不過如果估計沒錯,現在的王復興,已經大概知曉。

網路上不少玩蝴蝶刀的花哨把式,但現在手持花斑的王復興同志卻一個都耍不出來,他玩刀,就如一身出類拔萃的八極拳一般,簡潔樸質到了極點,只追求純粹的殺傷力和攻擊力,不具備任何觀賞性。

王復興把玩著手中的花斑,最終也沒放進床頭櫃,而是不動聲色的收進了袖口,躺在床上,想起的,卻是一段兒時記憶中早已模糊的對話,異常簡短。

“爺爺,這把刀有名字嗎?”

“有,叫花斑。”

“好古怪的名字,難道還有特殊作用?”

“用來殺人。”

黑暗中,王復興自嘲笑了笑,沒由來想起青鼎門口逼自己回去道歉的保鏢,眼神猛然略過一絲詭異的近乎深沉的色彩,輕聲道:“爺爺,殺人,可是要償命的啊。”

第二天一早,很罕見的沒有按照自己固定生物鐘準時起床的王復興就接到夏沁薇的電話,嬌笑著讓他去楚前緣家門口接駕,王復興得令之後睡意全無,晃了晃腦袋,看了看表,上午八點多,確實不早了,穿衣起床後洗了把臉,連早飯都沒吃,開著那輛奧迪r8順著記憶中的路線來到別墅區門口,王復興將車停穩之後才看到別墅區名叫青雲,挺大氣的一個名字,內部景色估計更是不俗,好傢伙,從門口看過去,都是一片鬱鬱蔥蔥的綠色,綠樹成蔭,如此驚人的綠化面積,很難讓人想像這是存在於都市中的住所。

到五分鐘的時間,一輛黑色的奧迪a6l就沖出別墅門口,停在王復興的r8面前,車門打開,夏沁薇一臉笑意,沖著車內的王復興揮揮手笑道:“換車,三個人方便些。”

當著夏沁薇大搖大擺坐在r8裡面抽煙的王復興推開車門,內心有些不舍,確實,以他有些悶騷的性格來說,真心喜歡r8這類張揚跋扈的車型,但兩座跑車,空間是致命傷啊。他扔掉煙頭,主動坐進駕駛席,看了看明顯因為王復興的出現而有點錯愕繼而驚喜的楚前緣,很禮貌的笑了笑,喊了聲楚老師。

“表姐,這就是你的新保鏢?”

楚前緣喃喃自語了一聲,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但語氣中還是透露出來一種本來不應該出現的喜悅,昨晚在酒吧出現的唐甯讓楚前緣很荒謬的感受到了壓力,並且因為這種壓力,讓她心中對王復興那份好感不自覺的升級了一點,很微妙,就連她本人都沒察覺,但這可不代表經常在京城跟一些老狐狸談判的夏沁薇看不出蛛絲馬跡,所以昨晚刻意賣了個關子,就是為了給楚前緣一個小驚喜。

夏沁薇笑而不語,沒有回答,跟王復興說了聲去恒隆廣場後,就跟楚前緣聊天,內容五花八門,都是一些介於花瓶和成功女性中間的話題,土包子王復興同志聽不出所以然來,專心開車,偶爾透過後視鏡看一下兩個坐在車後排的出色女人,心滿意足。

多養眼的風景?

楚前緣經過最初的驚喜之後就重新恢復矜持婉約,落落大方,偶爾跟王復興對視一眼,明亮的眸子中,含義萬千。

來到恒隆廣場,在兩個女人的帶領下,三人直奔範思哲專賣店,一路上王復興大致明白兩個小妞的目的,今晚在凱悅酒店有個公眾性質的商業聚會,主辦方在上海也算是能呼風喚雨的角色,上百億的身價,所以上海的三教九流,基本上都會給個面子,夏沁薇帶著楚前緣過來,就是挑一套晚上赴宴時穿的禮服而已。

挑選,試穿,刷卡結帳,整個過程都異常俐落,楚前緣挑的是一套淺藍色的禮服,款式很含蓄,不過顏色比較小眾,但跟她的氣質搭配起來,頓時有點相得益彰的味道,王復興站在一邊,看著穿上一套淺藍色禮服的楚前緣,沒由來的想起了一種只存在於童話故事中的生物:美人魚。

王復興同志相當肯定,就算夏沁薇穿上這套禮服,估計也不會比楚前緣出彩。

範思哲這種絕對不做專櫃只做專賣店的奢侈品牌,偌大的中國大陸,也不過只有五家而已,穿在楚前緣身上,確實比她只穿著一身休閒裝要漂亮得多。

三人出了範思哲專賣店,夏沁薇和楚前緣幾乎同時回頭,看了看王復興的裝束,楚前緣猶豫了下,鼓起勇氣,還沒說話,很精緻的小臉已經浮現出一抹緋紅色,歪著腦袋小聲道:“你喜歡什麼牌子,幫你也買一套吧,今晚宴會上指不定就會跳出一些隻看別人穿著打扮的奇怪人物。”

王復興一陣汗顏,剛想說不用,夏沁薇已經接話,吃吃笑道:“表妹,他現在可是我的保鏢兼司機哦,你想挖我的牆角不成?”

楚前緣臉色更加紅潤,心如鹿撞,說了句我沒有。

王復興推辭了下,說自己真心穿不慣這裝13的東西,不過以夏大小姐的強勢性格,自然被無視,拉著王復興來到boss專櫃,跟楚前緣一起,幫土包子王復興同志挑了一身西裝,甚至連皮帶皮鞋都準備妥當,楚前緣原本還打算送王復興一條領帶,卻被夏大小姐阻止,說不帶領帶的男人灑脫一些,每次看到帶著領帶的男人,都會想到脖子裡拴著繩子的寵物狗,這話聽的不止是面帶微笑暗中羡慕王復興豔福的服務員臉部抽搐,就連楚前緣都很無奈,打消了親自送旁邊這個男人一條領帶的想法。

佛靠金裝,人靠衣裝。

這話果然不假。

當王復興從試衣間走出來的時候,不止在一旁靜候的服務生,就連楚前緣和夏沁薇這兩個眼界奇高的女人都瞪大眸子,下意識捂住嘴巴,一臉的不可思議。

就像是一塊翡翠,剝開粗糙的石皮,終於開始顯露鋒芒。

王復興的臉蛋確實不帥,但日復一日的苦練八極拳,身材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完全符合大部分人的標準,套上一套價值不菲的名貴西裝,整個人無論精神還是氣質,都攀升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

自信而隨意。

這一刻,楚前緣終於相信面前這個男人曾經是能讓大部分清華女生都心生好感的風雲學長,是那個擁有了女朋友之後對待其他漂亮女視如浮雲的‘傻逼。’

輪廓分明,鋒芒如刀!

楚前緣突然覺得自己心跳的厲害。

所有人的驚豔視線中,王復興背對著楚前緣和夏沁薇,看著鏡子中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面色平靜,縮在袖口中的右手,卻死死攥住了那病藏於袖中名為‘花斑’的蝴蝶刀,因為用力過猛,整條胳膊都在以一種不明顯的頻率微微顫抖。

他深呼吸一口,猛然間露出一個恍惚的笑容,喃喃自語道:“第二次穿這麼貴重的衣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