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打臉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504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孔林走後,王復興坐在原地,將面前剩下的兩瓶啤酒和果盤全部解決,這才一身酒氣的站起身,準備回家。這麼長的一輩子,論天算的話,好幾萬天,有多少人能好運到一成不變了?孔林都能做到雲淡風輕,王復興同志也懶得傷春悲秋什麼,搖晃著奧迪a6l的鑰匙走下樓,王復興猶豫了下,打算找個代駕,華亭酒駕查的太嚴,雖說有夏沁薇一句話就可以解決,但老是麻煩女人,也不是王復興的風格,再者,他早就過了裝逼耍酷的年齡,做什麼,都要為自己的生命安全負責。

酒吧方面就有代駕,一身boss西裝像模像樣的王復興問了下價格,嚇了一跳,尼瑪的起步就要一百,之後的路程按公里算錢,這消費場所不帶這麼坑爹的啊。別指望渾身家當就剩下五百塊錢的爺們有啥節操,王復興挑了挑眉,就要拒絕,大不了不開車,慢慢溜達回去就是。

“先生,我們已經為您準備好了代駕司機,您的朋友離開前已經付過錢了。”

王復興剛想轉身走人,就被一個長相還算水靈的服務員攔住,一身制服的妹紙笑容真甜,說出來的話更是中聽。看來孔林為人處事確實有獨到之處,就算是喝多了,也忘不了別人,王復興笑了笑,跟著長相還算不錯的妹子出門,本來以為是由她安排代駕,結果到了車邊,才名然醒悟,原來所謂的酒後代駕,就是身邊這小娘子,看對方媚眼如絲的模樣,估摸著孔林走的時候沒少塞銀子。王復興揉了揉額頭,下意識的想抽煙,摸了摸兜,才發現最後一支紅雙喜已經被孔林叼走,只能硬著頭皮上車,還挺臉皮薄的出於禮貌,坐在了副駕駛席。

徹底被大把銀子蠱惑的妹子臉色紅潤,卻沒說啥,不少客人就喜歡在酒後找個女性代駕,臉蛋無所謂,但身材必須過得去,個別顧客還會灑下銀子要求對方套上黑絲襪之類的情趣玩意,為啥?還不就是為了坐在副駕駛席過紅燈的時候把手伸到女性套裙中感受一下別樣溫柔?

先入為主的妹子也算大無畏,搖擺著嬌軀坐進駕駛席,開車離開,只不過身邊的客人卻始終沒做出什麼讓人羞怒卻期待的舉動,老老實實,除了離開酒吧後讓她把車停在路邊並且親自下車買了包煙之外,一切都規規矩矩,遇到傳說中的正人君子了?她握著方向盤,微微側頭,看了看旁邊的年輕男人,卻看到他正拿著買回來的拿包煙愁眉苦臉,七塊錢的紅雙喜,因為是在酒吧附近,統一都往上漲了兩塊,這個男人,莫不是在心疼錢?

奧迪a6l在市區的燈火輝煌中不斷穿梭,車速算不上快,但很穩,進入王復興社區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起,王復興看了下號碼,精神一振,果然,消停了一整天的那兩個小娘子又有事情了,楚前緣的號碼,接通後卻是夏沁薇的嗓音,夏大小姐在電話中笑語嫣然,打趣中略帶一絲嬌媚,輕柔道:“來嘛英雄,復活酒吧,我和前緣,還有她的一群朋友都在,都想看看英雄救美的男人的真面目呢。”

夏大小姐這表情,別說身在復活酒吧拼了好幾張桌子圍在一起的年輕男人覺得銷魂,就聽這語氣,王復興就很難拒絕,哦了一聲,掛掉電話,他皺了皺眉,似乎有些猶豫。

奧迪a6l已經停在王復興的住宅樓下,一路上都沒遭到任何非禮的妹子看在孔林的人民幣的面子上,終於鼓起勇氣,並起自己的兩條長腿,膩聲打斷身邊男人的思緒:“先生,我還可以為您提供其他服務的哦。需要嗎?”

王復興頭腦很短暫的空白了下,轉過頭,看了看這顆雖然不算耀眼但卻也絕對不乏追求者的水靈白菜,反應過來後,下意識的問了一句:“孔林給了你多少錢?”

內心緊張但表面上卻偽裝很好的妹子眨了眨眼睛,她自然不認識孔林,但對往自己身上砸錢的那位中年大叔卻記憶深刻,輕聲道:“兩萬塊。”

“你是處女?”

王復興一臉震驚。

妹子顯然也愣了下,隨即嬌笑開口道:“呦,處女價都這麼清楚,先生,您真內行。”

完全是脫口而出了這麼一句話的王復興恨不得一頭撞死,哭笑不得的點了根煙,看了看這個因為兩萬塊錢就要獻出自己第一次的水靈妹子,擺擺手道:“不用了,送我到附近的復活酒吧,我有朋友在等我。”

妹紙輕輕哦了聲,打開導航,將車重新開出社區,看不出情緒波動。

十分鐘左右的車程,王復興跟旁邊年輕女人隨意聊了兩句,結果在復活酒吧,下車前,妹子又確定了一下,仍然得到不需要其餘服務的答覆後,幾乎是硬來性質的抱住王復興的腦袋,狠狠親了一口,這才下車,想來應該是不讓自己那兩萬塊拿的有負罪感,這敬業精神,該贊一個。

王復興獨自坐在副駕駛,從旁邊抽出一張紙巾,慢條斯理的擦了擦臉,有些感慨,兩萬塊都能買一個上等水準的妹子的初夜了,這世道,究竟是怎麼了?想起剛才對方在車裡說的一句粗話:愛情都他媽成了有錢人玩的奢侈品了。王復興微微搖頭,自嘲笑了笑,這想法,偏激了。

走進復活酒吧,內部依然是他熟悉卻又陌生的景象,群魔亂舞。對酒吧這種地方,王復興以前都是很無愛的,大學四年,是青春這個記事本上可以肆意揮霍的時光,但某同志在清華再怎麼大出風頭,也極少踏足這種地方,葉雨煙的性子喜靜,王復興也如此,與其有時間去酒吧裝逼,在他看來真心不如跟葉雨煙找個酒店溫存一下來的舒坦,等她從國外回來,卻異常突兀的永遠離開自己之後,王復興才偶爾拉著虎子和鄢諦兩個死黨來這種場所,不為獵豔,只是喝酒。

即使作為華亭浦東區一帶的標杆性酒吧,楚前緣和夏沁薇那一桌人在這裡也非常顯眼,第一是因為他們確實人多,十多個人圍在一起,目標較大,第二就是傳說中的美女光環了,王復興順著他們的方向走過去,距離這群人大概還二三十米的時候,楚前緣眼神就已經鎖定了王復興,顧不上矜持,使勁招手,神采奕奕。

隨著楚前緣的招手,一桌子人全部轉過頭,看向慢慢走過來的王復興,臉色怪異,卻很難得的沒有帶著輕視神采,就算是富二代官二代,一輩子遭遇綁架勒索的,也只是少數而已,楚老師英語說得流利,漢語更是沒話說,在眾人的起哄下紅著臉把昨晚的過程說了一遍,繪聲繪色,相當具備立體感,說出來就跟讓眾人身臨其境一樣,那叫一個刺激。而主角王復興又成了夏沁薇這個大美人大尤物口中的英雄,嘖嘖,了不得哇,記得上次在這裡遇見那個年輕男人的時候,先是楚前緣熱情,之後是夏沁薇主動示好,最後甚至還有個冰冷驕傲到讓許多人都自慚形穢的女人也主動過來搭腔,這才幾天,這廝就又玩了一手漂亮的英雄救美,太兇殘了,所有人表情複雜,尤其是上次在這裡,就跟王復興坐在一起,臨走時雙方還交換了

電話號碼的杜威,招手比楚前緣還帶勁,一臉笑容,說誇張點,都有些崇拜色彩了。

心裡素質強大的王復興同志面色毫無變化,腳步沉穩來到一桌人面前,笑了笑,說了句大家好。

楚前緣還沒動手,一邊自認跟王復興算是老相識的杜威就一把拉過他,坐在了自己身邊,上次復活酒吧一別之後,這個富二代跟其他人不一樣,主動給王復興發過幾條短信,王復興一條不露的回過去,聊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話題,但這種場合下見面,自然就成了除了楚前緣和夏沁薇之外和他最熟悉的人。

“兄弟是猛男,那蝴蝶刀帶了沒,明天我也叫人給我弄一把,到時候給你打電話,教我玩刀啊,聽著就帥氣。”杜威神采飛揚道,主動給王復興倒了杯酒。

王復興擺擺手,笑道:“剛才在別的地方喝了不少,頭也有些暈,我還是喝點飲料吧,一會要自己開車。”

杜威一點都不介意,特豪爽的又叫服務員上了一大罐橙汁。

“哼。”

一道並不和諧的聲音響起,王復興轉過頭,看了看,一陣頭大。

還真是冤家路窄,他身邊坐著一個約莫是這群人中年齡最小的女孩,大概上高中的年紀,桌沿上的胸脯卻已經發育成熟,有種很誘人的味道,關鍵就是這小丫頭,上次在復活酒吧見面之後,對自己不停地冷嘲熱諷,好像是自己欠了她多少錢一般,連楚前緣都很無奈。

王復興記得別人都叫她小鳳凰,偶爾挺楚前緣提起過一次,真名叫齊鳳鸞,挺美的名字,只不過配上這性格,他媽的,白瞎了。

王復興轉過頭去,沒跟這位小鳳凰計較。

“喂。”

夏沁薇的聲音響起,這小妞貌似每次喊自己都是一個喂字,放在別人身上不太禮貌的字眼,在她嘴裡卻能喊出別樣的柔媚味道。

王復興轉頭掃了一眼,卻微微一愣。

夏沁薇,楚前緣,一同站起身,似乎想表示誠意一般,特意將杯中的飲料換成了啤酒,輕笑道:“表妹說有必要專門感謝你哦,英雄,還不端起你面前的杯子,滿飲此杯?”

王復興看了看眼神晶亮的楚前緣,深呼吸一口,心虛道:“我喝飲料?”

“行啊,這裡的大瓶橙汁,貌似是二點五升哦,別猶豫,幹了它。”

楚前緣嬌笑道,似乎覺得這話有些落井下石,瞥了王復興一眼,小聲道:“喝酒吧,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換酒。”

“換酒!”

一群人緊跟著起哄,氣氛很歡樂,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的是,王復興身邊,外號小鳳凰的齊鳳鸞小臉已經愈發冰冷,一副隨時都會發作的姿態。

王復興也是精神一振,美人這話都說出來了,在繼續裝慫,那也太不爺們了,滿飲此杯?滿飲就滿飲。

他從杜威身邊拿過酒瓶,不是啤酒,而是後勁充足的紅酒,牌子都沒看就倒滿了一杯,笑道:“幹了。”

夏沁薇酒量不俗,一杯啤酒下肚,面不改色,反倒是楚前緣喝酒上臉,加上酒量也實在差強人意,小臉紅潤,眼神撲閃,當真是秀色可餐,王復興時不時看上她一眼,大部分時間,都放開了肚子喝酒,只等著楚前緣送自己回家。

王復興另一側,似乎從他來了就刻意忽視的小鳳凰齊鳳鸞終於忍不住他跟楚前緣眉來眼去,冷哼了聲,使勁用胳膊撞了王復興一下。

王復興沒搭理。

小丫頭執著啊,加重力道,又撞了一下。

王復興終於回過頭,齊鳳鸞的視線中,那是一張雖然喝的滿臉通紅但眼神卻異常平靜的臉龐。

齊鳳鸞微微眯起眸子,嘴角揚起,陰陽怪氣道:“喝多了?”

她一開口,滿桌子的人立刻安靜下來,這裡的十來個人,除了夏沁薇和王復興,其他人,對彼此都算得上知根知底,楚前緣和杜威同時皺了皺眉頭,小鳳凰每次遇到這種笑容,似乎都會有人倒楣。

王復興不知道這個跟自己不對眼的丫頭要幹嘛,只能實話實說,淡淡道:“有點。”

還是這副不死不活不急不緩的語氣!

齊鳳鸞眼神閃爍了下,拿過旁邊的酒瓶,將自己的杯子倒滿,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這小丫頭會給王復興敬酒的時候,她卻冷笑了聲,猛然站起身,端起酒杯,將整杯酒水狠狠潑在了王復興的臉上。

“給臉不要臉的東西,喝多了是吧,這回清醒了沒?你就是一個奴才,讓你過來都是高抬你,做了別人的狗,忠心救主,難道不是應該做的?得意個什麼勁。”齊鳳鸞冷笑道,盯著王復興,眼神中滿是居高臨下的優越感,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陰損而刻薄。

坐在原位置自始至終都沒有做出任何躲避動作的王復興桌子底下的一隻手猛然緊握,蝴蝶刀花斑刀柄冰涼,只不過他最終卻又鬆開手,伸出來,擦了擦臉,露出一個沒半點惱怒怨恨的笑臉,輕聲道:“可惜了這套衣服了。“

“沒關係,你喜歡,我在買給你。”

一道異常溫柔的聲音響起,清脆甜美的聲音中,似乎拼命壓抑著什麼情緒。

眾目睽睽之下,楚前緣面色僵硬站起身,再次倒了杯酒,走到王復興身邊,溫婉笑了笑,然後猛然轉身,揚起手,肆意飛散的液體幾乎一滴不落,悉數蓋在了齊鳳鸞的臉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

楚前緣聲調平靜清冷,在沒有半點剛才的溫柔,她看著呆滯狼狽的齊鳳鸞,冷冷道:“我再說一次,王復興是我和表姐的朋友,不是什麼奴才,我的朋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侮辱?”

“前緣姐,你為了一個奴才,用酒潑我?!”

小鳳凰呆滯了半晌,終於反應過來,不敢置信的瞪大水靈眸子,看著楚前緣,猛然尖叫了一聲,發育成熟的胸脯劇烈起伏,似乎不明白平日裡一向與人為善恬淡到不爭半點鋒芒的前緣姐竟然會為了一個她心目中的奴才跟她翻臉。

“刷。”

楚前緣小臉冰冷,二話不說再次拿起一杯酒,又潑在了小鳳凰的清秀小臉上面,冷冷道:“滾。”

美女班主任霸氣了。

這才被徹底震驚到的十多個人終於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紛紛起身相勸,王復興眯起眼睛,眼神閃爍,卻始終沒有開口。

楚前緣不為所動,看著齊鳳鸞,又看了看門口。

這個年齡段自尊心強烈的齊鳳鸞當場摔了杯子,尖叫道:“讓我滾,我滾就是了,前緣姐,你永遠都別來找我。”

今晚徹底被打臉而且被打了兩次的齊鳳鸞走了。

原本好好的聚會頓時安靜下來。

直到齊鳳鸞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眾人視線,楚前緣臉色緩緩歸於平靜,她轉過身,看著王復興,最後一絲冰冷徹底消失不見,在所有人見了鬼一樣的眼神中,蹲下身體,拿了一張紙巾,柔聲道:“我給你擦一下。”

只不過美女班主任的小手卻被一張粗糙的大手給握住,很緊,很溫暖。

楚前緣臉色紅了一下,撲閃著水潤眸子,看著王復興,卻沒有半點掙扎的意思。

王復興微微一笑,依然平靜,輕聲道:“我自己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