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尊嚴與臉皮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33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有錢’這個字眼,只要一說出來,放在哪都會有種很直接的優越感,這完全就是無關地域的一種感情。經濟社會,手裡有大把銀子的人群,總是格外吸引人們的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出生在一個不缺金錢權利的家庭,除了極少數能平穩低調的怪胎之外,站在大部分普通人之上的孩子,誰能受得了半點委屈?自高自大自傲,這是通病,尤其是還在叛逆期的年齡,被人當場潑了酒水,而且還是兩杯,是個人都會覺得屈辱,在正常不過的心態了。

齊鳳鸞死死咬著牙走出酒吧,對一路上的詫異眼神視而不見,走出大門口,狠狠擦了擦臉上的酒水,回過頭,竟然發現沒半個人追過來後,心中怒火與委屈愈演愈烈,跺了跺腳,走向停車場。她跟出門偶爾還要打車的楚前緣不一樣,高二升高三的年齡,已經有了一輛保時捷-panamera,外形爭議很大的一款跑車,但她這個年紀,開著一輛這玩意,毫無疑問的拉風到家了,從小到大習慣了高人一等生活的齊鳳鸞打開車門,啟動那輛保時捷,車速飛快離開酒吧,越想越不是滋味。在她心裡,那個靠著楚前緣才有幸進入自己這個圈子的男人,在怎麼強大,也只是一個奴才而已,憑什麼前緣姐就為了她不惜跟自己翻臉?齊鳳鸞咬牙切齒,汽車行駛在公路上,她猛然砸了砸方向盤,尖叫道:“死混蛋,我討厭你,我討厭你!”

發洩完畢,在這個年齡段思想最容易偏激的齊鳳鸞大口喘息,眼神怨毒,猶豫了下,從自己包裡拿出手機,翻了翻通訊錄,最終撥了個號碼,等電話接通後,直截了當道:“哥,你不是喜歡前緣姐麼,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情,也是幫你自己。”

---------

聚會熱熱鬧鬧開始,散場卻異常詭異。

如果說上次王復興是在這圈子裡露個面,隨著唐寧的出現給了眾人一次震撼的話,那這次的王復興同志可算是風騷的沒邊了,風頭出盡呐。雖然被潑了杯酒水不美觀,但先是唐寧,又是楚前緣的表現,足以唬的所有人一驚一乍了,一些男性在看王復興,頓時有種高山仰止的意味,總覺著這位仁兄是真高人,明明不帥,但一舉一動,似乎有種天生做小白臉的純爺們氣概,相當矛盾複雜的感覺。

自認跟王復興關係不錯的杜威似乎有些意猶未盡,但在楚前緣的瞪眼下,還是止住了繼續拉著某同志大戰三百回合的想法,一群人告辭閃人,甚至就連本來應該跟楚前緣一起的夏沁薇似乎都看出了某些苗頭,找了個藉口就開溜,於是出了復活酒吧,原本熱熱鬧鬧的一群人立刻消失,只剩下王復興和楚前緣兩個人面面相覷。

“我送你回家吧。”

楚前緣輕聲道。楚老師挺落落大方的一個女孩子,雖然會矜持,但人與人的溝通絕對不成問題,可經過今晚這麼一鬧,現在單獨面對王復興,頓時覺得有點彆扭。

王復興搖搖頭,掏出一根煙,深呼吸一下,笑道:“我來開車就是了,這裡距離你們家很近,車也少,放心,保證安全。”

兩人走進停車場,取出那輛a6l,王復興發動汽車,看了看不是坐在後排卻選擇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楚前緣,下意識的扔掉煙頭,自嘲道:“這次我在你朋友圈子裡算是有名了,堂堂楚大美女替我出頭不惜跟好朋友翻臉,這故事傳開,最後難免傳出我是小白臉的傳聞,樂子大了。”

“你介意嗎?”

楚前緣小心翼翼道。自卑自尊,兩個詞彙一字之差,實際上的距離也並不遙遠,極度的自卑衍生出近乎畸形的自尊敏感,容不得任何人傷害或者觸碰,是很正常的事情。楚前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但潛意識裡,卻並不希望因為今晚的事件破壞她跟王復興之間的關係。

“放心吧,我臉皮厚,倒是讓楚大小姐聲譽受損,有些說不過去了。”

王復興嘿嘿道。關了車內空調,打開車窗,讓窗外的風吹到臉上,頭雖然還有點暈,但在這個寂靜路段,卻並不影響什麼。

“我不介意呀。”

楚前緣輕聲說了句,似乎覺得說的太過曖昧,紅了臉,卻強自鎮定,眨了眨眸子,笑道:“謠言止於智者嘛。”

王復興淡淡笑了笑,腦海中卻沒由來想起唐寧將那一億支票推給自己時候的那份冷漠,然後逐漸變換成小鳳凰潑自己一臉酒水的陰陽怪氣,王復興性子淡然,但終歸不是沒絲毫脾氣的菩薩,自然會覺得憤怒會覺得屈辱。世間多的是不平路不平事,每個人都遇上的幾率不大,但真撞見了,難免心裡不舒服,很正常的情緒,王復興安靜下來,聲調平靜道:“我爺爺在

我小時候就給我灌輸一些在大多數家長心裡認為是歪理的大道理。比如他說尊嚴這種東西,對於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來說,必須先學會放下尊嚴,才能得到它,很複雜的一個悖論。我想了好久都沒想明白,在初中,在高中,在華清,甚至畢業到現在,我都不認同他老人家那句話,總覺著自己是挺直腰杆做人,能問心無愧,就算沒錢沒權,也能活得舒坦。只不過今晚才突然想明白,那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自尊心再怎麼強大,不去努力,最終也只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面稱王稱霸,在上位者眼裡,我的自尊,只不過是他們想踩就踩的垃圾而已。自身沒實力,卻有著太過強烈的自尊心,本身就是一種自卑的可悲表現。他老人家去世將近五年,但現在在想起他說的話,才覺得挺有道理,想要臉,就必須先得懂得彎腰去拼,一個勁活在自己世界裡面,充其量算是自我安慰。”

楚前緣張了張嘴巴,似乎很不適應王復興突然間說了這麼多,小腦袋中消化不了,此刻想說什麼,最終卻只是很簡單卻很堅定的說了一句:“我支持你。”

王復興掏出一根煙,叼在嘴裡,卻沒點,搖頭道:“隨便感慨一番,無病呻吟了。”

楚前緣沉默了一會,不動聲色拿過擺在車前的打火機,親手把王復興嘴裡那根煙點上,輕聲道:“你們家,從前很厲害嗎?”

她再怎麼說也是個女人,是女人,就會有強烈的好奇心,特別是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這幾天的時間裡,楚老師幾乎一有空就纏著表姐夏沁薇,軟磨硬泡,最終才得到了一些很片面的資訊,結合起來的話,就是身邊這個年輕男人的家庭,曾經輝煌,現在卻落魄了。

看似簡單的一件事,但背後的榮耀與不甘,衝突有多強烈,楚前緣自認並不精明的小腦袋中想不透,也沒去問表姐,幾十年前的變故,她不認為夏沁薇能瞭解多少。

王復興停頓了下,點點頭,雲淡風輕,笑道:“是很厲害,不過都是過去式了。”

楚前緣哦了聲,攏了攏額前的秀髮,抿著嘴唇,突然抬起頭,微暗的環境中,她似乎鼓足了勇氣一般,一雙眸子異常明亮,看著開車的男人,輕聲道:“復興,你不應該站在現在這個位置上的。”

王復興愣了一下,車已經來到楚家的別墅區門口,他將車停下,轉過頭,跟美女老師對視,笑道:“那應該在哪個位置?”

楚前緣伸出小手,從上而下揚起,在車內劃出一到很完美的弧線,冥冥中,似乎勾動了某人沉寂了很久的野心一般,她嫩白的手指指了指車頂之外的漆黑天空,眼神迷離道:“應該在很高很高的地方,跟表姐一樣,甚至比表姐還要出色。”

王復興來了興致,似乎無形中跟這個年輕女孩拉近了不少距離,玩笑道:“這是你的直覺麼?”

楚前緣點點頭,嗯了聲,頓了下,才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紅著臉笑道:“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的哦。”

單獨面對一個才熟悉了沒幾天的男人,說出這句話,這恐怕已經是楚前緣自己挑戰自己的矜持底線了。

王復興搖搖頭,失笑道:“那我豈不是真成了你的小白臉了?”

楚前緣沒說話,笑吟吟的下車,沖著王復興揮了揮手,走向別墅大門口,走了兩步,卻突然停住,轉身,看著還沒離開的王復興,學著夏沁薇的語氣,笑著說了一句異常有深意的話:“喂,那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也不會介意的。”

一句話似乎消耗了楚美人的絕大多數矜持一般,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這位異常動人的年輕女人臉色紅的已經像是滴出血來一樣,這天真女人,似乎連最基本的等王復興答覆都忘了,說完這句話就匆匆轉身,走向自己的家門口。

月色下,長長的裙擺和髮絲微微飄揚,美人玲瓏如玉,宛若精靈。

王復興出神了一會,默默思索著楚前緣這句話的含義,難道是指做小白臉的事情?

他點燃一根煙,抽了兩口,開車回家,顧不得跟客廳裡的鄢諦打招呼,直奔自己的臥室。把門反鎖後,王復興深呼吸一口,拉開輕輕蓋住婚紗的被子,然後從床底下將那個藍色箱子拉出來,打開,小心翼翼的從裡面拿出那對婚戒,最終,將男士的那款帶在了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面。

戒指戴在王復興修長乾淨很適合彈鋼琴的手指上面,屋頂水晶燈的照耀下,微微泛著光芒。

他帶著戒指的手輕輕撫摸著染血的潔白婚紗,踢了踢腳下的藍色箱子,看著箱子裡面靜靜放著的藍色筆記本,捏著自己的臉,喃喃自語道:“一張臉而已,暫時不要了又如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