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二十四歲,二十五歲。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42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第二十二章:才不是

夏沁薇在王復興離開青鼎會所之後也隨即返回楚家的別墅,大叔級人物孔林親自開車,也僅他一人而已,真不知道該說這位夏大小姐缺心眼還是太過膽大魄力驚人,普通人剛剛經歷了綁架事件,不精神失常胡言亂語已經算是心理素質強悍,她倒好,還是一副隨意的樣子,不加強防範的招搖過市,孔林也沒提出什麼反對意見,自己負責送大小姐回去。他自己有一輛外表看起來並不算出眾的別克,但材質卻幾乎全部更新了一遍,輪胎,引擎,車窗,甚至刹車油門,都是通過特殊管道引進過來的玩意,價值不菲,最後也就保留了一個別克的標誌,這玩意哪天如果在大街上發飆的話,絕對能算是汽車中的好漢,不怕碰撞,跑路的速度更是一絕,毫不誇張的說,動輒數百萬的進口跑車,如果沒有經過改裝的話,都不一定能跑過孔林大叔這輛外表中規中矩的別克。

夏沁薇安靜呆在車後排,已經勉強可以算是清晨的時間,她卻神采奕奕,沒半點困頓,開始還能跟孔林聊兩句,但看見這位大叔回個話都小心翼翼,索性自己就沉默下來,望著窗外的燈火輝煌發呆,內心卻有些歎息,孔林作為自己的心腹尚且如此,足以看出夏大小姐在京城無限榮耀背後的寂寞清冷。所以她才會格外珍惜跟楚前緣之間的單純友誼,就算以她的挑剔目光來看楚前緣,這個表妹也可以說得上是個不太計較利益的乖巧女孩。

在自己面前唯一可以做到心如止水的異性,除了父親和爺爺之外,恐怕也只有王復興了吧?夏沁薇眯起水晶般剔透的眸子,摸了摸下巴,原本不合時宜的一個動作,放在她身上卻盡顯韻味,夏沁薇突然開口道:“孔林,你覺得王復興這個人怎麼樣?”

孔林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很隱晦,一閃而逝,隨即很認真的思考,有些迷糊,一個隻跟自己有過兩面之緣的年輕人,大小姐以為自己真具備大聖爺的火眼金睛不成,這哪能瞧出個所以然來?是褒還是貶?大叔思考了半天,最終小心翼翼給出了一個模棱兩可卻意味深長的答案:“很穩。”

夏沁薇哦了聲,似乎這個問題只是隨意拋出來的話題,沒有在繼續問下去的欲望,輕輕閉上眼睛。

心裡有點忐忑的孔林安靜開車,再不多嘴,這位青鼎會所幕後老闆,跟青鼎會所外表破敗內部卻金碧輝煌的裝修擺設一樣,都不簡單,在夏家的身份更是敏感,青鼎作為夏家在華亭收攏情報之後歸納整理的核心區域,只有寥寥數人知道的地下第五層,一直存放著大量的情報資料,小到各種近乎無關痛癢的細節,大到某個集團的動向,華亭周邊一些省份的黑道勢力分佈,應有盡有,甚至青鼎的一些會員,整合起來都是一筆大大的人脈資源,總體來說,青鼎會所就如同他現在的主人孔林一般,在整個夏家,都佔據著一個敏感卻很低調的位置,某種程度上來講,他關鍵時刻說句話,甚至比同樣是夏家產業光鮮無比的銀行家俱樂部部長說話還要好使。

孔林將夏沁薇送到別墅區門口後就迅速離開,夏沁薇獨自走進別墅區,熟門熟路來到屬於楚家的那一棟,敲開門,卻發現裡面依然是燈火通明,清晨將近五點鐘的時候,別墅大廳內,楚前緣,楚成武,還有一個白髮老人依然坐在大廳沙發上,顯然是在等著夏沁薇回來。

楚家是夏家的表親,說難聽點,就是夏家的一個旁支家族,夏沁薇在華亭遇到被綁架這種影響極度惡劣的事件,于請於理,都應該高度關注,擺出這種通宵等待消息的架勢,雖然難免有些形式化,但其中的關心,卻沒有絲毫作假。

楚前緣身體前傾,大腿支撐著手臂,撐著下巴,正在出神,走混黑這條所有人都不看好的路子卻硬是闖出一番天地的楚成武坐在另一側,時不時抬頭瞥一眼寶貝侄女,眼神玩味而細膩,跟他在凱悅酒店表現出近乎魯莽的豪邁一面形成鮮明對比,目的最為單純的楚老爺子雖然頭髮已經花白,但精神氣卻十足,坐在最中央的沙發上,手指輕輕敲打著旁邊的拐杖,極具節奏感。

夏沁薇走進來,看到這種場面,笑容溫暖,吐了吐舌頭,很可愛道:“楚爺爺,年紀大了可要早點休息哦,熬夜要不得。”

單名一個孝字的老爺子還沒有開口說話,在場年齡最小也是最受寵溺的楚前緣已經迅速回神,看到夏沁薇的第一眼,張口就問了一句:“王復興呢?”

在場的其他三人一齊愣住。

年歲最大的楚孝還好,自認瞭解點內情的夏沁薇和楚成武則臉色古怪,盯著楚前緣,眼神中含義豐富。

意識到自己似乎表現的太不正常的楚前緣沒由來羞紅了臉,小聲解釋道:“怎麼說他也救了我和沁薇表姐,我還沒來得及好好謝謝人家。”

結果不說還好,一解釋,平白增加了些欲蓋彌彰的意思。

夏沁薇心思玲瓏剔透,沒有多問,輕笑道:“忙完了就讓他回去了,不然還讓他來這裡過夜不成?”

楚前緣哦了一聲,貌似知道剛才下意識的問話讓自己陷入被動,言多必失,乾脆不再開口。

“調查出結果了沒,小丫頭,大家都是自家人,有什麼需要的,別跟楚爺爺客氣,我知道你在華亭有自己的底牌,但多些力量,總得好的。”

頭髮花白面色卻一絲不苟的楚孝緩緩開口道,語調低沉,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的拐杖,一個夏沁薇就有足夠的理由讓楚家大動干戈,在加上今晚明明很無辜卻受了牽連的楚前緣,這就更讓楚老爺子暴怒了,楚家誰不知道,對這個小孫女,老爺子疼愛到近乎寵溺的地步,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就吩咐下去,讓楚成武也開始全力調查,整晚都毫無頭緒,只能找夏沁薇問一下結果。

“對方很謹慎,似乎只跟眼鏡蛇一個人接觸過,如今他一死,就死無對

證,我來之前已經派人審問過,眼鏡蛇的兩個兄弟,似乎真的並不知情。對方處心積慮先是策反了我的兩個保鏢,然後又在宴會上對我動手,甚至連得手之後如何撤退都很清晰,一舉一動,都帶著明確的目的性,想來行動之前,應該是周密計畫過的。而王復興是一個變數,如果不是他的實力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話,今晚這個看似簡單的計畫,很有可能就被他們得手了。”

夏沁薇坐在楚前緣身邊冷靜道。

這已經是是楚家老太爺今晚第n次聽到王復興這個名字,下意識把這個名字記下來,不動聲色點點頭道:“那是要好好善待對方,越是有實力的人,內心都越柔軟,想讓這樣的人死心塌地的忠心耿耿,難,但是不難。”

夏沁薇點點頭道:“我心裡有數。”她瞥了楚前緣一眼,笑道:“楚爺爺如果捨得的話,恐怕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打算以身相許了,還再大的人情都夠了。”

楚前緣終究還是才從象牙塔里面出來的小丫頭,要說社會閱歷和城府,自然不是夏沁薇這種年紀輕輕就代表著家族東奔西走的小狐狸的對手,下意識開口反駁道:“我沒有。”

這下連楚老爺子都忍不住側目了,看著孫女的反應,在華亭起碼算是一號大人物的他沒由來的生出想見見那個叫王復興的年輕人的想法。

楚前緣的叔叔微微皺了下眉頭。

夏沁薇咯咯嬌笑,輕描淡寫道:“傻妹妹,我又沒說你,你倒是不打自招了。”

楚前緣憋紅了小臉,鼓著嘴巴坐在一邊,一言不發。

楚孝內心雖然稍有波動,但表面上對孫女這種反應卻不置一詞,站起身道:“回去睡覺吧,沁薇,你也早點休息。”

夏沁薇嗯了聲,戲謔的看了看楚前緣,隨即上樓。

臉色依然通紅的楚前緣也打算開溜,卻被楚成武叫住,只好耐著性子坐在沙發上,眼神躲閃,有些心虛。

楚成武果真不愧是華亭地下勢力中排的上號的人物,喜歡直來直去,再者面對自己一直視若親生女兒的侄女,也沒什麼號拐彎抹角的,直截了當道:“小丫頭,你喜歡王復興那個小子?”

被自己叔叔如此直接的問話大感不適應的楚前緣臉色更加紅潤,像是一株只適合生長在優越環境中的蘭花,嬌嫩而矜持,她搖了搖頭,小聲道:“我沒有啊。”

楚成武一陣無力,這死丫頭,說出這句話來,恐怕她自己都不信吧?

平日裡尤其是深夜從來都不抽煙的他破例點了根煙,大口吸了一口,沉默了會,才靜靜開口道:“其實你要真能遇到個喜歡的人,忘了復旦那小子,倒也是一件好事。但王復興,他太穩了,讓我們這群老傢伙都生出一股摸不透的感覺,這樣的人,不好掌控的。楚家在華亭算不上名門望族,但叔叔我自負說一句,我們比大多數勢力都要龐大,這一點,起碼在華亭,沒人敢反駁。任何勢力都會適當的吸收新鮮血液,但如果王復興進了楚家的門,對我們來說幾乎是一把雙刃劍,華亭很大,淩駕於普通人之上的一個個圈子,也非常精彩,每天都在上演著一幕又一幕的滑稽事件,我見多了平凡時能忍能拼的年輕人,娶了富家小姐之後,做白眼狼的例子也多不勝數。前緣,人心隔肚皮,有些事情,你自己掂量,我們楚家沒有重男輕女的習慣,所以對你也很看重,叔叔給你的建議是,不能控制的人或物,就算在怎麼喜歡,也千萬別碰。”

楚前緣緊緊咬著嘴唇,雙手握成小拳頭,纖細的青筋因為用力過猛,分外明顯。

“依我看,齊家那小子就不錯,而且也一直喜歡你,還是可以考慮一下的。你跟他妹妹,那個叫齊鳳鸞的小丫頭關係不是一直不錯麼,那丫頭刁蠻了些,但是她哥哥,我還是很看好的。”

楚成武似有意似無意在最後又加了一句。

楚前緣還是沒說話,怔怔出神。她一個從小到大都沒經歷過大風大雨的普通女孩,出生在富貴家庭,沒沾染上嬌蠻氣焰,已經實屬不易,今晚經歷的這些,在她的世界中,估計就已經是頂天的大事件了,就這麼個單純丫頭,開始的時候確實對王復興沒多少感覺,對他的印象,也只是對方有個很能調皮搗蛋學習成績又很彪悍的弟弟,僅此而已,哪怕在那個炎熱的正午,對方坐在草地上,用一種哀而不傷異常平靜的語調講述他和葉雨煙的故事,淚眼朦朧內心絞痛哭的稀裡嘩啦的楚老師依然沒察覺出自己對王復興仿佛突然間賦予的好感,只是很單純的覺著,自己和他,或許可以成為很好很好的朋友,然後就是今晚,王復興突然闖到天臺的那一刻,楚前緣的腦海中,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那一幕:橫空出世。她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男人在榮辱不驚之後同樣可以擁有那股殺伐決斷的淩厲氣質。

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楚老師,楚前緣,開始嘗試著想,如果這個男人是屬於自己的,那得是多美妙的事情?這個想法一旦出現,竟然頃刻間就有了種一發不可收拾的意味,在自己的內心愈演愈烈,最終由萌芽的種子狀態開始迅速成長,事實證明,莫名其妙的好感和喜歡往往都是突如其來,以至於讓楚老師一點準備都沒有,就算有又如何?準備什麼?她一個不爭鋒芒甘願平凡的漂亮女孩,正是為某個男人璀璨綻放的如花年齡,既然喜歡了,為什麼要拒絕呢?

楚前緣看了看身邊的座位,楚成武已經在她發呆的時候悄悄上樓,很不負責任的把她自己留在這裡胡思亂想。

到現在還是沒半點睡意的楚前緣給自己倒了杯水,捧在手裡,突然想起自己的爺爺說過的一句話:“有些事情,明知做不到,得不到,在怎麼不甘,想想也就算了。”

想想也就算了?

真的是這樣嗎?

楚前緣用力搖搖頭,將杯子裡的水一股腦倒掉,很堅定的自言自語了一句:“才不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