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第一卷 第十一章:風雷夜驟雨

書名:冷豔總裁的小白臉 作者:小舞 本章字數:68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有種女人,就算每天早上隨便用清水洗把臉,收拾一下頭髮,素面朝天走出門,依然有種能讓男人折服的魅力。

唐寧無疑就是這種人物,用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來形容她,絲毫不誇張。就算是臥虎藏龍的京城,唐寧也是不少身居高位的大佬眼中最理想的兒媳婦,真正的花名遠揚,但卻始終冰清玉潔。冰冷,驕傲,智慧,幾乎所有人對她的評價都是如此,作為京城最耀眼的兩顆明珠之一,這樣的女人,她以後的丈夫,能陪她走完後半生的男人,該如何光芒萬丈?

這絕對是能讓大部分雄性牲口想起來都覺得自卑的大命題。

王復興從離開酒吧,到坐進那輛加長林肯,不管心態如何,起碼表情一直維持著不會讓別人看出深淺的平靜,唐甯坐在王復興身邊,距離不遠不近,看到王復興上車後,也只是讓司機開車,然後就陷入沉默。

七月份的華亭,悶熱。就像此時車內的氣氛,看似平靜,卻透著一股子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抑,唐寧靠在背椅上,神態慵懶,從王復興上車後,就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只是靜靜看著窗外的景色,明媚的眸子中,深邃而冰冷。

王復興也沉默著,想抽煙,卻沒敢,怕被趕下車。他終究不是對自己曾經那個輝煌家族一無所知白癡,相反,對於自己曾經家族的興衰起源,都還算清楚,對小時候爺爺經常給自己玩笑般提起的娃娃親,自然更是不能忘懷,這件事在京城圈子中根本就不算是什麼秘密,所以今天這次談話,無論是王復興,還是唐寧,心裡都很清楚,甚至剛才唐甯身邊的保鏢看著王復興,都是一副在明顯不過的不屑姿態。確實,一個曾經輝煌現在卻落魄到連普通人都不如的所謂大少,憑什麼能讓他們高瞧一眼?

王復興有些自嘲,想通其中關節,也就不在端著那份可有可無的驕傲,主動開口,淡淡道:“去哪?”

唐寧終於把視線從窗外的夜景中收回來,看了王復興一眼,語氣平和,不慍不火道:“青鼎會所。”

王復興哦了一聲,很誠實道:“沒聽說過。”

唐寧沒有接話,淡淡一笑。朦朧的月光透過車窗,車內,佳人傾城。

青鼎會所放在偌大的華亭,實在算不上起眼。外表看起來四層的破舊建築,整日裡都是一副無人問津的景象,會員少得可憐,更沒有組織過什麼大型聚會,而且更致命的是,它的選址就在銀城中路,這是什麼地方?生活在這裡的人幾乎都知道,銀城中路有個意弗利會所,大名鼎鼎的銀行家俱樂部,屬於華亭市最頂尖的私人會所,青鼎坐落在這裡,和找死沒什麼區別。建立兩年以來,似乎也證明了這個事實,青鼎的落魄,恰好襯托出了銀行家俱樂部的輝煌,這在附近,倒也算是一個趣聞了。

唐寧的豪華車隊就這樣浩浩蕩蕩的進入了青鼎會所的大門,在一片破舊的停車場停下來。

唐甯和王復興率先下車,這位極為耀眼的女孩平穩走在前面,似乎在跟王復興解釋一般,輕聲道:“夏家在附近的銀行家俱樂部佔有很大的股份,你既然能知道我的存在,對夏家,應該同樣不陌生,今晚的夏沁薇,就是夏家的長女,如果不出意外,十年之內,就是夏家的女皇,所以如果一旦有抹黑我這個對手的機會,她肯定不會放過,青鼎會所不一樣,雖然在夏家掌控的地盤附近,但因為這裡的賣相並不算好,會員稀疏,相對來說封閉性也很高,夏沁薇再怎麼神通廣大,也不可能知道這裡的情況,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我說這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王復興眯起眼睛,腳步不自覺的慢了下來,平靜道:“你在威脅我?”

唐寧沒有轉身,腳步不停,繼續向前走,淡淡道:“你誤會了。”

事實上,在唐寧胸有成竹的說完這番話剛剛進入青鼎會所沒多久,一輛鮮紅色的奧迪r8就開足馬力以極為野蠻的架勢沖了過來,最終在青鼎會所附近停下,車門打開,氣質和唐寧截然相反,猶如夜晚精靈的夏沁薇獨自一人跳下車,拍了拍手,玩味笑道:“還好,沒有來晚。”

她從車內掏出一頂鴨舌帽帶在頭上,拎起一個普通的單肩背包,深呼吸一口,走進青鼎會所,與守衛在會所大門口的唐甯保鏢擦肩而過。進入會所,直奔四樓,早就有個一臉恭敬的中年男人等在走廊內,看到夏沁薇,立刻微微躬身,這位夏家的大小姐顯然不願意在乎這些禮節,揮揮手,一臉期待道:“他們在哪個單間,錄影設備開了沒?帶我去監控室。”

中年人唯唯諾諾的應聲,帶著這位自從俱樂部成立幾年來還是第一次出現在這裡的大小姐來到監控室,打開監控裝置,站在角落中,一臉無奈。

夏沁薇微微眯縫著漂亮眸子,看著螢幕中出現的唐甯和王復興的身影,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唐大小姐原來也有失算的時候。”

她轉過頭,看了看站在角落中的中年男人,淡然道:“孔林,讓你呆在這裡,辛苦你了,要不要給你挪個位置?”

被大小姐親自點名的孔林一臉受寵若驚,趕緊笑道:“不必,我平時也很少在這裡露面,我留在這裡,不過是襯托一下周正輝那小子,他的銀行家俱樂部越來越風生水起了,按照計畫,過幾年青鼎會因為財力不支倒閉,這裡所有的秘密會員都會進入銀行家俱樂部,成全那周正輝那王八蛋一次,那小子說了,欠我一頓飯。”

夏沁薇點點頭,笑著稱讚了一句:“你們的合作還挺默契的。”

然後她轉過身,繼續盯著螢幕,不再出聲。

別有洞天。

這是王復興進入青鼎俱樂部最大一個單間時候最為直觀的印象。他沒有去過現在在華亭如日中天的銀行家俱樂部,不瞭解裡面的金碧輝煌,但走進普普通通的樓道,在唐寧的帶領下來到三樓,推開門的時候,王復興還是被內在的裝飾所震撼,完全就是一副皇宮禦書房的造型,除了沒有那把現在滑稽到讓人想笑的龍椅之外,每一個細節,都頗具古風,雍容大氣。王復興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場所,表情雖然不變,但內心卻翻江倒海,他的家族後退二十年,再怎麼輝煌都已經成了過去,背井離鄉來到華亭的那年,他才五歲,兒時的記憶早就模糊,現在一腳踏進這種場所,土包子王復興同志很沒出息的想著,這裡面的東西,自己似乎只要隨便拿出去一樣,接下來的三年內,完全可以吃喝不愁了。

“抽煙嗎?這裡有雪茄,從古巴空運過來,和市面上流通的不一樣,試試?”

唐寧坐在沙發上,拉開一個木制的小匣子,拿出一盒包裝精美的雪茄,往王復興的方向推了推。

王復興搖搖頭,說抽不慣,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紅雙喜點燃,深吸了一口,舒坦,還是這種七塊錢一包的玩意抽著安心,華亭人稱小中華,口味還不錯。

“你知道我想和你談什麼嗎?”

唐甯靜靜倒了杯水,看著吞雲吐霧的王復興,小口喝了一口,平靜如水的眸子逐漸犀利起來,驀然間多了一絲咄咄逼人的意味。

王復興大口吸煙,沉默了下,才抬起頭,看著唐寧,緩緩微笑。

從酒吧開始就保持的防守姿態慢慢卸下來,隨著嘴角的笑容,王復興語氣也開始放肆:“談什麼?你想用什麼身份和我談呢,唐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身份?還是我的未婚妻身份?”

唐寧愣了一下,似乎對王復興突然間的轉變有些不適應,她原本還打算迂回一下在把話說開,現在看來,似乎沒必要了。

“如果你堅持這麼問的話,那我想還是用第一個身份和你談吧。當年京城的一場暴風雨,王家首當其衝,原本輝煌的家族,幾乎一夜之間日薄西山,之後王老帶著兒子和年的孫子來到華亭,幾年前突然和唐家失去聯繫,至於二十多年前那場娃娃親,這麼多年來,似乎也沒有人在提及,不過很顯然,沒有人提及,不代表有人會忘記,我們都從各自的長輩嘴裡聽到當年的一些消息,對於王家的隕落,我不做評價,不過,王復興,我希望你可以放棄我未婚夫的身份,主動退出,甚至對外,你可以說是你主動休了我這個未婚妻,都無所謂,抱歉,我不想打擊你,但是站在你這個位置上,做我的男人,你真的沒有資本。”

唐甯平靜道,語調不帶任何波動,緊緊盯著王復興的表情變化,頓了一下,才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拿出一張支票,推到王復興面前,淡淡道:“這裡是一個億的人民幣,隨時都可以兌換。算是唐家感謝以往王家對我們的幫助,從今以後,我不希望你在和我有任何關係。王復興,我唐寧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唐家也不是慈善機構,我很漂亮,有自己的思想,自認也足夠優秀,憑什麼要被一個幾十年的承諾來支配我的青春和下半輩子?我完全可以找一個比你更優秀的男人,談戀愛,結婚,甚至生子,這些,都不會和你有關係,簡單來說,抱歉,我不覺得你配得上我。”

還真不是一般的驕傲和自信啊。

王復興微笑著聽完唐寧一席話,要說還能心如止水,肯定是假的,畢竟被一個優秀到足夠讓大部分男人都自慚形穢的女孩給徹底否定,就算是聖人,心裡也會有點失落和憤怒情緒,這一刻,王復興沒由來的想起自己的死黨鄢諦對身前女孩的一句評價。

僅僅兩個字:孽障。

一語中的。

唐甯甚至不給王復興說話的機會,一張俏臉上滿是冷漠,再次將那張一億人

民幣的支票往前推了一下,不帶絲毫感情道:“拿著它,你可以走了。”

標準的施捨語氣。

王復興眼神中終於出現一絲陰沉波動,不劇烈,但落在唐寧眼神中,卻異常深刻。

“不夠?要多少?”

唐寧下意識的開口刻薄道。不知道為什麼,她尤其受不了剛才王復興的眼神,仿佛自己的驕傲在他面前是可以隨意踐踏的東西一般,她討厭這種感覺,很討厭。

“你是處女嗎?”

王復興突然開口,在不恰當的時間,不恰當的地點,面對不恰當的人,沒由來的問了一句和現在談話沒有半點關係的輕浮話語。

唐寧頭腦驟然一片空白,完全反應不過來。

王復興笑容燦爛,這種笑容,在那個他生命中迄今為止最重要的女孩離開後,已經很久不曾出現在他的臉上,但現在出現,卻帶著一種令人心寒的怨氣,他把面前的支票拿起來,輕輕摔在唐寧面前,淡淡道:“一億人民幣,買你的初夜,夠不夠?”

“你在說一次?!”

唐寧終於反應過來,臉色冰寒,冷冷道,美女就是美女,就算發火,依然有種讓人動人風韻。

只可惜某個不解風情的傢伙卻絲毫不懂欣賞,微微歎息,瞥了一眼重新扔到唐寧面前的支票,無奈道:“那看來是不夠了。”

唐甯強忍住叫保鏢進來把面前這個傢伙丟進黃浦江裡的想法,眼神冰寒,跟王復興對視,一言不發。

王復興緩緩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淡淡道:“這一億我收下了,但先放你那裡,算是預付的嫖資,既然這些錢買你的初夜不夠,那等我賺夠了錢,在拿回屬於我的東西,唐大小姐,我對你的婚姻和愛情不感興趣,倒是對你的第一次十分期待,希望你能為我留著。”

王復興走了幾步,回過身,看了看渾身有些顫抖的唐甯,淡然一笑,無所謂道:“就算給了別人也沒關係,到時候,我拿回唐家就是了。”

王復興重新點了根煙,轉身,微微歎息。他一點都不震驚唐家出手就是一億人民幣的大手筆,民國時期的四大家族泯滅於歷史塵埃後,各方面利益和政治的巨大衝突下,王家唐家兩個家族的創始人最終踩著千萬屍骨上位,成為當時的草根派代表人物,而當時制衡王家和唐家的,是夏家和秦家,典型的精英派和草根派的相互對立,之後數十年的沉浮時間,解放後,幾乎成了新。四大家族的王唐夏秦四家同時進入精英俱樂部,紮根京城,維持表面和諧的同時暗中交鋒,這種局面,終於在八九年王復興爺爺任家主的時候由於一次大方向的決策失誤打破,輝煌的王家幾乎瞬間日薄西山,苟延殘喘兩年後,終於倒塌,其他三家家族卻依然在壯大,觸角遍佈全國各地,用富可敵國來形容,絲毫不為過。

一億人民幣的財富在大多數人眼中是天文數字,但在唐家眼中,卻並不算什麼,側面也證明了王復興這個王家後人在唐家人心裡的地位,他自認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爺們,如果唐寧今晚好言好語的商量,而不是用那種咄咄逼人的蔑視語氣的話,最後的結果,很可能截然不同,最起碼,王復興同志不會這般刻薄的揚言要買唐大小姐的初夜。

“狂妄!”

身後,唐寧憤怒的聲音終於響起。

王復興淡淡笑了笑,拉開門,直接走了出去。

關門的瞬間,唐甯手中的水杯猛然砸到了門上,響聲清脆的回蕩在樓道內,站在大門口的保鏢幾乎同時回頭,盯著王復興,眼神冰冷。

王復興不動聲色,走出大門,看了看天色,淩晨時分,剛才還悶熱的天氣開始起風了。

一隻手直接擋在王復興面前,黑西裝,名表,手背之上滿是青筋,然後一道聲音在王復興身後猛然響起,異常刺耳。“滾回去,給小姐道歉!”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王家大少?王家又是什麼東西?小姐叫你來談話,是給你臉,丫還敢得罪小姐?你連唐家的一條狗都不如!”另一個保鏢同時出言嘲諷,語調異常刻薄。

狗?

王復興淡淡笑了笑,轉過身,面對那個讓他滾回去道歉的黑衣保鏢,淡淡道:“如果我不回去呢?”

隨著大風,一道閃電猛然在天際遠方劃落,森白的光芒照耀在王復興的臉上,原本一張平靜普通的臉龐,竟然多了些猙獰陰冷的神色。

光芒一閃而逝。

保鏢愣了一下,隨即獰笑道:“不回去?好說,在這裡跪下來跟小姐求饒好了,狗都不如的東西,在這裡弄死你,隨便埋了都不會有人知道,怎麼,想試試?”

王復興眯起眼睛,一動不動。

周圍的保鏢漸漸圍攏過來,臉色不善。

會所包廂內,唐寧似乎還在大發脾氣,畢竟一個冰清玉潔的千金小姐,被人揚言要買她的初夜,誰也不會太過淡定,摔東西的響聲不斷傳出來,異常雜亂。

“操。你媽,還不滾進去道歉?真想死?”最先叫住王復興的保鏢徹底失去耐性,臉色暴躁,獰笑一聲,狠狠一腳踢了過來,直接踢向王復興胯下。

王復興眼神在對方髒話出口的瞬間變冷,仿佛一下泯滅掉所有人類該有的情感,微微向後退了一步,直接抓住了那名特種部隊退役的保鏢的踹過來的腿。

一種讓所有人頭皮發麻的危險氣息驟然爆發。

王復興拽住對方的一條腿,很尋常的姿勢,兩條手腕猛然一擰。

清脆的骨骼摩擦聲響直接響起,伴隨著的還有這名保鏢淒厲的慘叫。

驚雷起!

王復興面無表情,但每一個動作都透著一股異常狠辣的乾脆,猛然掄起手中那名保鏢,一米八多個頭的魁梧漢子,在他手中卻仿佛沒有重量一般,被掄起一個弧度後,狠狠砸到地上!

慘叫聲戛然而止,但骨骼斷裂的聲響卻沒有停歇。

所有保鏢下意識的沖向王復興。

轟隆隆的雷聲中,王復興眼神近乎空洞,喃喃自語了一句:“是你們逼我的。”

爆發!

王復興看起來並不魁梧壯碩的身形瞬間狂暴起來,猛然邁了兩個小碎步來到距離自己最近的一人身前,一把攥住對方握著軍刀刺過來的手,狠狠向前一扯,向前一步,頓時又是一個前推的動作。

對方緊緊握著軍刀的手一下子鬆開。

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斷裂聲響在黑夜中異常清晰,震撼人心。

單獨面對一大群退伍特種兵並且連續廢掉兩個人的王復興依然不動聲色,臉色如萬年不變的岩石,順手奪過倒在自己身下的保鏢手中的軍刀,反手握住,直接沖進人群。

摧枯拉朽!

王復興臉色平靜,反手握住軍刀,自上而下猛然揮了出去,穩准狠,凜冽的刀鋒一閃而逝,瞬間劃過兩個並排保鏢的胸前,腥紅的鮮血驟然間迸射在王復興臉上。

王復興動作沉穩,後退,再次貼近附近的一名保鏢,單腳猛然一跺地面,整個人身體直接撞進對方懷裡。

八極拳,貼山靠!

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自古就有八極不上擂這種說法,八極拳的套路跟美觀沒有半點關係,但一招一式,都異常生猛霸道,追求絕對的殺傷力,極富攻擊性,從小到大,王復興在爺爺近乎不近人情的督促下苦練了將近二十年,專攻八極拳輔以披掛掌,偶爾練練太極修身養性,就算老人去世,王復興也不曾鬆懈半點。

被王復興隨手抓住來了一記貼山靠的保鏢身體當場橫飛出去,口吐鮮血,接連將他身後的幾個保鏢全部撞翻在地,身在空中,當場昏迷。

爆發力駭人聽聞,動作果斷,絕對不會出現在這個年齡段的人身上的八極拳勁竟然違背了常理一般。

王復興動作不停,像左跨出一步,手中軍刀沒有半點猶豫,直接插進對方肩膀,最後又是八極拳中最重要的腿法‘搓踢’,瞬間踢在對方的小腿上。

對方小腿受襲下意識跪下的瞬間,王復興嘴角動了一下,刺進對方肩膀的軍刀猛然向上劃開。

殘忍而暴力。

每一個動作都極有講究,不至於致命,但卻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對方全部喪失戰鬥力。

八極拳,登峰造極?!

“住手!”

一道略帶惶恐的聲音猛然回蕩在夜色中,有些顫抖。

唐寧臉色慘白,站在門口,看著會所門口的幾個倒在地上近乎奄奄一息的傷患,一臉不可置信,在她身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風韻少婦,面色凝重,身體緊繃,如臨大敵。

王復興跟唐寧靜靜對視,半晌,才咧開嘴,露出潔白的牙齒,跟臉上的鮮血形成鮮明對比。

然後他扔下軍刀,轉身,頭也不回離開。

沒殺一人,但卻在極短的時間內破壞掉了唐寧身邊的大半保鏢隊伍。

唐寧站在青鼎會所大門口,慘白著臉,看著身前註定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要躺在床上養傷的保鏢,良久,才緊緊握起拳頭,深呼吸一口,喃喃道:“王復興,你不可能復興王家的。”

頂層監控室。

同樣目睹了全過程的夏沁薇目瞪口呆,一雙清澈的眸子中,異樣的神采劇烈閃爍,等王復興的身影消失,才反應過來,猛然沖著站在一邊的孔林喊道:“還站著幹什麼,去,追他回來,我有大用!”

孔林如夢初醒,就要動身。

卻被夏沁薇再次喊住。

然後青鼎會所的老闆孔林就看到印象中仿佛把誰都不放在眼裡的夏大小姐站起身,揮了揮小拳頭,堅定道:“不用了,我親自追他回來。”

孔林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夏沁薇再次帶上那頂鴨舌帽,急匆匆出門,追了出去。

風雷夜。

驟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